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无赖兵王 > 第38章 宠幸的时候悠着点

第38章 宠幸的时候悠着点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陈伍出了城,曹铄等人找来一些木棍绑在两具尸体上,把尸体放进水沟,让他们顺流而下。

    “公子,陈伍一人能不能带走两具尸体?”刘双说道:“死人比活人可要重的多。”

    “不是死人重,而是背着死人无法借力。”曹铄说道:“现在也没其他办法,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味道太重,带回馆舍很可能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没想到这次会这么顺利。”刘双说道:“说不定离开宛城之后,还能追上曹公。”

    “来的时候我们什么都没带。”曹铄说道:“等到出城要带着两具尸体,赶路肯定会慢许多。大军驻扎在外又没有仗可打,每天耗费不少钱粮,父亲不会为了我们在那等着。”

    “公子打算怎么出城?”刘双问道。

    “先回馆舍再说。”曹铄招了下手:“我们走。”

    几个人回馆舍的时候,并没惊动管事。

    刘双撬开大门,曹铄等人回到房中。

    刚进屋里,护送秦奴的两个死士就迎了上来。

    死士抱拳说道:“公子,那位姑娘不是太好,一直昏迷不醒,时常还会胡言乱语。”

    屋里太黑,曹铄看不清秦奴在什么地方。

    他向死士问道:“安顿在什么地方?”

    “就在房中。”死士说道:“闹出这么大动静,公子把她留在身边,怕会是个拖累。”

    “我本来以为她能杀死胡车儿,没想到却给办砸了。”曹铄说道:“算起来也是我拖累了她,总不能丢在这里不管。更何况她长的这么漂亮,要是真死了,实在是太可惜。”

    死士一阵无语。

    因为秦奴长的漂亮,曹铄就能冒死相救。

    这位二公子好色,恐怕不输于曹公……

    “你们去休息吧,这里有我。”曹铄说道。

    众人纷纷应了,各自回了房间。

    屋里很黑,张绣军又在外面搜捕刺客,曹铄不可能点灯。

    黑灯瞎火中他很难辨清秦奴在什么地方。

    正摸索着寻找秦奴,他听到房间里传来一声轻轻的低吟。

    曹铄循着声音走了过去。

    秦奴没受伤的时候,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女人香味。

    此时的他却只能闻到淡淡的血腥味。

    虽然看不见,曹铄却能猜到她受的伤不轻。

    摸到秦奴的位置,曹铄蹲了下去。

    由于太黑又不可能点灯,他无法判断秦奴的伤势怎样,只能用手在她身上摸索。

    手在秦奴身上游走,几乎所有凹凸的部位都被他摸了个遍。

    如果秦奴好端端的,他一准忍不住扑了上去。

    可他毕竟不是个趁人之危的主。

    虽然喜欢美女,想干点什么至少也得人家同意才成!

    两厢情愿和霸王硬上弓,滋味可是完全不同!

    找到秦奴衣服破损的地方,曹铄稍稍用了点力。

    昏迷中的秦奴感觉到了疼,轻轻哼了一声。

    撕开那片衣服,曹铄感觉到手上湿漉漉黏糊糊的一片,而且还混杂着浓烈的血腥气。

    掏出随身带的伤药,他为秦奴敷上。

    大伤口做了处理,小伤口完全看不到,曹铄还是很不放心。

    万一哪个伤口没有留意到,
爹地你好大最新章节
让她流血到天亮,想救也救不过来。

    救人要紧,曹铄顾不得太多,干脆脱起秦奴的衣服。

    没一会,秦奴就被他给脱了个精光。

    手在秦奴的身上游走,曹铄嘀咕着,没受伤的时候多美的姑娘,这一受伤,身上还不是黏胶胶的一片血腥气。

    借着触感,他试图找到其他伤口。

    没多会工夫,还真让他找到了几处很难发现的伤口。

    分别在伤口敷了药,曹铄也感觉到倦了,干脆躺在秦奴身边睡下。

    处理伤口的时候,他没为她盖上被子。

    可能是感觉到了冷,秦奴浑身都在哆嗦。

    在给她盖上被子之后,曹铄还是担心她冻坏了,干脆钻进被窝胳膊搭在她的身上。

    折腾了大半夜,他确实累了,钻进被窝没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曹铄是被敲门声惊醒的。

    晚上睡觉他并没有把衣服脱光。

    听见敲门声,他问道:“谁?”

    “是我!”门外传来刘双的声音:“我为公子送早饭。”

    “进来说话!”曹铄吩咐道。

    刘双推开门,看到曹铄和秦奴躺在一个被窝,他连忙说道:“公子要是不方便,我过会再送来。”

    “想什么呢?”曹铄说道:“我怕她冻着,晚上才和她睡在一个被窝。”

    “懂的,都懂的。”刘双把早饭放下,正眼都不敢看着曹铄说道:“公子如果没什么吩咐,我先退下了。”

    “你等一下。”曹铄说道:“我真什么都没干……”

    “公子就算干了什么也没要紧。”刘双说道:“我只是个当兵的,伺候好公子就是我的职责。”

    曹铄满头黑线。

    不过他很快就想到了躺在身旁的秦奴。

    夜里给她处理伤口,黑灯瞎火也不知道怎样,天已经亮了,正好是检查的时候。

    等到刘双退出去,他又掀开被子,检查秦奴的伤痕。

    夜里处理的还是不错,几乎每处伤口都敷了药。

    检查着伤口,曹铄还不时按一下周边的皮肤,看看她有什么反应。

    正检查着,门又被人推开,刘双一头撞了进来。

    曹铄正按在秦奴身上。

    刘双连忙转过身说道:“公子,我什么都没看见。”

    “少废话!我只是在为她检查伤口!”曹铄瞪了他一眼说道:“去弄点热水,我要为秦奴姑娘擦洗身子。”

    刘双答应着,心里却在嘀咕。

    抱着睡了一整晚,天亮了还又看又摸,这会又要为人家姑娘擦洗身子,说什么事都没有,鬼才信!

    “你瞎想什么呢?”见刘双愣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曹铄又一瞪眼:“再胡思乱想,信不信我把你脑子给抠出来?”

    “没!没敢乱想!”刘双说道:“我只是在想,水是热些还是温些。”

    “废话,擦伤口还能不用热水?”曹铄说道:“快滚!”

    “是!是!我这就滚!”刘双答应着退到门口。

    出门之后,他又把门推开说道:“公子,秦奴姑娘伤重,宠幸她的时候悠着点……”

    曹铄一把抓起旁边的鞋子,刘双赶紧关上门跑了。

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告别一切广告。进入下载安装 xsyd ()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