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无赖兵王 > 第32章 泡妞用大缸

第32章 泡妞用大缸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你放开,我不扎你就是。”秦奴极力平静心情说道。

    “那你得把发簪给我。”曹铄说道:“否则我不相信你。”

    “拿去!”为了脱身,秦奴只好放开手里的发簪。

    曹铄松了手,秦奴连忙挣脱,蹿到一旁。

    锁起眉头看着曹铄,她心里暗暗惊讶。

    虽然是个女子,她毕竟杀人无数。

    眼前这位少年看着弱不禁风,被他搂着却浑身用不出力气,想挣脱也挣不掉。

    把玩着发簪,曹铄说道:“姑娘和我才见过两次,居然就留下定情信物。这样的情义,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发簪是阁下要去的。”秦奴说道。

    “如果姑娘不肯给,我要就能要的来?”曹铄问道。

    “你……”秦奴被他呛的差点没一口气背过去。

    没见过这么无赖的男人!

    明明是抢去的发簪,在他嘴里居然变成她送出的定情信物!

    把发簪揣进怀里,曹铄咧嘴一笑:“现在我俩可以谈谈正事了。”

    “阁下来到宛城,究竟要做什么?”秦奴冷着脸问道。

    “姑娘留在宛城,不惜在风月之地抚琴,究竟要杀什么人?”曹铄没有回答,反问了一句。

    “好像是我先问的。”曹铄的态度,让秦奴恨不得一口把他咬死。

    “我来偷一样东西。”曹铄说道。

    “我来杀一个人。”秦奴给了个同样朦胧的答案。

    “姑娘就不能坦诚些?”曹铄说道:“我俩都有猜疑,这次的合作恐怕难以促成!”

    “我来这里,是想知道阁下究竟有什么计划。”秦奴说道:“如果计划不够周密,我认为无法达到目的,就凭阁下刚才做的事,我保证你看不到明天的日出。”

    “我这人比较懒。”曹铄无所谓的咧嘴一笑:“几乎没在日出前起身,所以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看到明天的日出。”

    “我会让你永远的懒下去。”秦奴已经是咬牙切齿。

    “姑娘没带琴,难道却带了琴弦?”曹铄问道。

    “杀人不一定只用琴弦。”秦奴说道:“阁下还是说说你究竟是什么人,打算怎样促成我俩的事。”

    “姑娘要杀的人一定很重要。”曹铄说道:“我觉得只要他死了,宛城多少会有些混乱。到时候我就能浑水摸鱼。”

    “对阁下倒是有好处,我的好处呢?”秦奴说道:“没有好处,我们凭什么制造这场动荡?要知道,我们等得起!”

    “姑娘不说究竟要杀什么人,我也没办法制定计划。”曹铄说道。

    “难道我说了,你就会有计划?”秦奴说道:“阁下应该知道,计划做的太仓促,你很可能会死的。”

    “我死不了!”曹铄坏笑着说道:“已经收了姑娘的定情信物,还没和你相思相守,我怎么可能轻易去死?”

    “你真是我见过最无耻也最不要命的人。”秦奴说道:“知道我是做什么的,还敢出言轻薄。”

    “姑娘虽然是个杀人的人,毕竟还是个女人。”曹铄说道:“只要是女人,就逃不掉嫁给男人的命运!定情信物我已经收了,当然会为姑娘负责。”

    “
烽火逃兵全文阅读
你再轻薄,我真的会杀了你!”秦奴感觉到她的忍耐已经快到极限。

    “好吧,说点正经的。”曹铄问道:“姑娘究竟要杀什么人?”

    “我要杀的是胡车儿。”秦奴说道。

    秦奴目标竟然是胡车儿,曹铄虽然吃惊却没问理由。

    她这样的人要杀谁,不过是一场交易,原因和理由根本不重要!

    或许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杀!

    “杀胡车儿之前,我们还要杀另一个人。”曹铄说道:“他的小舅子。”

    “为什么?”秦奴问道。

    “姑娘来到宛城时间绝不会短。”曹铄说道:“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对胡车儿下手?”

    “时机不到。”秦奴淡淡的回道。

    “不是时机不到,而是一直没有机会。”曹铄说道:“姑娘倒是想要速战速决,可惜胡车儿身在军营,难以下手。”

    “那又怎样?”秦奴说道:“我们盯上的人,他早晚会死!”

    “人都会死。”曹铄说道:“几十年后,不用姑娘杀,他也会死。”

    “阁下先给我一个理由,杀胡车儿,为什么要先杀他的妻舅?”秦奴问道。

    “为了引他离开军营。”曹铄说道:“杀他妻舅的事交给我,杀胡车儿交给姑娘。姑娘认为怎样?”

    “阁下的意思是,胡车儿妻舅死后,他会离开军营?”秦奴说道:“万一他不离开军营,又怎么办?”

    “没有万一。”曹铄说道:“机会只有一次,能不能杀得了他,还得看姑娘的。”

    “他肯离开军营,我就有办法让他死。”秦奴说道。

    “杀了他之后,姑娘有什么打算?”曹铄问道。

    “你我萍水相逢,阁下来宛城的目的都不肯说,我为什么要说出将来的打算?”秦奴反问。

    “定情信物我都拿到了。”曹铄把玩着发簪:“做完正事,总要找个地方促膝长谈,畅想一下人生。”

    狠狠瞪了他一眼,秦奴转身就走。

    曹铄说道:“姑娘难道不想知道,什么时候下手最合适?”

    “我会在暗中盯着你。”秦奴说道:“明天之前,如果胡车儿的妻舅还没死,你就得死!”

    “放心吧,我不会让姑娘守活寡的。”曹铄说道。

    冷冷的哼了一声,秦奴摔门出去。

    “公子!”秦奴刚走,刘双推门进来,回头看了一眼问道:“秦奴怎么了?好像很气恼的样子。”

    “以后不能直呼其名,得叫她秦奴姑娘。”曹铄捏着下巴嘿嘿笑道:“说不准你哪天得叫她夫人。”

    “公子是说……”刘双一愣。

    “越看越好看,我决定泡她。”曹铄说道。

    “泡她?”刘双好像明白了什么:“公子要在哪泡?如果离开宛城就泡,我先准备马车和大缸。”

    “准备那个干嘛?”曹铄问道。

    “公子要泡秦奴姑娘。”刘双说道:“她虽然是个女子,也得用缸才能泡上。”

    曹铄顿时满头黑线。

    和刘双这种不懂现代语言的人,完全没办法沟通!

公告:笔趣阁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进入下载安装 xsyd ()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