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无赖兵王 > 第21章 当兵打仗只为填饱肚子

第21章 当兵打仗只为填饱肚子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暖洋洋的阳光照射着大地,残雪已经完全消融,气温略有回升,不过还是冷的让人直缩脖子。

    曹铄骑着高大的骏马,在他身后跟着八名穿深衣的汉子。

    汉子们腰挎长剑背着长弓,箭壶塞满羽箭,紧随在曹铄身后。

    换上一身绫罗,骑着骏马的曹铄身体微微晃动,脸上带着一丝傲慢和不羁,就像是个被宠坏的富家公子。

    八个挑选出来的死士也都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表情,从他们身上根本看不出任何溃败曹军的痕迹。

    他们甚至一点都不像军中将士,反倒像是富人家豢养的打手!

    “离宛城已经不是很远。”曹铄说道:“你们做事都得小心点,任何人不得擅自行动。一旦动手,机会只有一次,不是成就是败!”

    曾做过贼的一个汉子说道:“公子放心,到了宛城,谁要是敢不听公子号令,除非脑袋不想要了!”

    另外一个做过贼的汉子应声附和,其他人则都没吭声。

    自从离开军营,两个做过贼的汉子就把曹铄奉为天神,无论他说什么,都跟在后面附和。

    也难怪他们这样!

    因为以前做过的那些事情,他们在军中名声不是太好,想要出人头地几乎没有可能。

    幸亏曹铄看上了他们,给了这次的机会。

    俩人当然打心眼里感激。

    其他人却不这么想。

    曹铄虽然最近有些表现出乎意料,可他毕竟没有带兵经验。

    六个征战沙场多年的老兵,到现在还怀疑他究竟有没有带队的能力!

    太阳落山,天渐渐的黑了。

    正走着,曹铄看见远处亮起一点点火光。

    两团火光之间隔着一些距离,应该是有人点亮了火把。

    “前面亮火光的地方应该就是宛城。”向前一指,曹铄说道:“今晚我们在城外找个隐秘的地方先落脚,明天一早进城。”

    “白天进城会不会太招摇?”一个汉子没忍住疑惑问道。

    “你的意思是晚上进城?”曹铄问道。

    “夜晚翻越城墙,比白天进城稳妥许多。”汉子说道。

    “不说能不能上得去。”曹铄说道:“就算我们成功进了城,晚上在哪落脚?夜晚在城内游荡,万一遇见巡逻兵士,会不会引发血拼?一旦暴露行踪,还怎么偷出尸体?”

    “能提出质疑是应该的,不过也得权衡利弊。”曹铄接着说道:“明天早上进城,我们可以大摇大摆的找馆舍落脚。偷盗尸体并不像野猫去别人家里叼两条咸鱼那么简单,做事还是谨慎点好!”

    提出质疑的汉子没敢再问。

    距宛城一里不到,曹铄下令就地落脚。

    他们不能招摇的搭起帐篷,只得找些干燥的地方,把随身带着的铺盖铺上。

    曹铄选择的落脚地,可以清楚的看见宛城。

    附近有几个很小的土坡,宛城守军很难发现他们。

    安顿下来,曹铄让四个人分别查看宛城的四道城门。

    四个汉子离开,曹铄坐在土坡上,叼着根干草凝望宛城。

    “赶了几天路,公子都没怎么歇着。
郎骑竹马来最新章节
”一个做过贼的汉子凑到他跟前说道:“天已经不早,还是早些歇下吧。”

    “我估计他们根本找不到尸体。”曹铄说道:“张绣很可能把尸体收进了城。”

    “先前不是得到消息说尸体挂在城头?”汉子茫然问道:“收进城做什么?”

    “虽然是冬天,挂在城头久了也会有味道。”曹铄说道:“别说守城的士兵受不了,进出城门的人也受不了,当然要在腐烂之前收进城里。”

    “要是真的收进城,该怎么弄出来?”汉子问道。

    “只进了城才知道。”曹铄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曹铄问道。

    “刘双。”汉子回道。

    “在家排行老二?”曹铄问道。

    刘双愕然问道:“公子怎么知道?”

    “你们村里是不是很多人家给孩子取名,都按照排行?”

    “这倒是。”刘双说道:“贱民的孩子,能有个姓氏就不错了,哪还敢奢望名字!”

    “你的名字已经不错了。”曹铄说道:“比直接叫刘二强。”

    “不敢瞒公子,我本来是双胞胎。”刘双说道:“上面有个哥哥,黄巾之乱的时候饿死了。”

    “天下大乱民不聊生,也难怪你学会了撬门别锁。”

    “其实也偷不到什么。”刘双说道:“我们家乡有几户有钱人家,黄巾之乱的时候被人洗劫了。我能偷到的只是一些口粮,父亲和哥哥饿死了,我只有一个老母亲还在世,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饿死!”

    “父母在不远行,你怎么想起来当兵?”曹铄问道。

    “虽然我会偷,可这个年头养家又谈何容易?”刘双说道:“都是穷人,偷了别人的,自己活下去别人就得饿死。前两年恰好曹公从我们家乡过,老母亲就让我当兵来了。”

    “你当兵了,她怎么办?”

    “曹公答应过,只要当兵,家人就会有粮吃,就不会饿死。”刘双说道:“算起来,我已经两年多没回家了。”

    “等回到许都,我做个主,让你回家看看老母亲。”曹铄说道。

    听他这么一说,刘双眼窝顿时涌出热泪,两腿一软跪了下去,给他磕着头说道:“公子要是肯让我回家看望老母亲,如同有再造之恩。”

    “当兵打仗,只为填饱肚子。”望着宛城方向,曹铄说道:“多少田野荒芜,多少儿郎战死沙场。可怜了天下的孤儿寡母……”

    跪伏在地上,刘双抽噎着没有吭声。

    曹铄说道:“你起来吧。人心都是肉长的,其实我也想家,想父母……”

    提起父母,刘双只当是曹操和养曹铄长大的卞夫人,嘴里说着:“曹公和夫人身体安康,必定可享百年福泽。”

    嘴角牵起一抹淡淡的弧度,曹铄没有说话。

    没人知道他刚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他也不可能给任何人解释。

    他想的并不是曹操和卞夫人,而是两千年后抚养他长大成人,把他送进军队的父母。

    来到这个时代已经有些日子,也不知道隔着时空的他们可还好……

19岁女子直播平台直播自慰曝光!:meinvpai1(长按三秒复制)在线观看!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