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调教大宋 > 第69章 极为光耀

第69章 极为光耀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下朝之时,赵祯起身而去,朝臣们也三三两两陆续步出紫宸殿。

    “陈昭誉!”

    夏竦从喉咙里扯出一声低吼,面目狰狞地瞪着陈执中。

    “为何不声援于我?!”

    陈执中双手抄袖,面无表情地撇了一眼夏竦。

    “子侨兄可能忘了”

    “忘什么!?”

    “忘了你要胁迫的人,是皇帝!”

    “”

    夏竦只觉一股闷气压在胸口,拉风箱一般喘着粗气。

    “既然胆怯,何不早说,有意加害于我吗?”

    陈执中摇摇头,和这种已入疯魔之人,他真没什么好说的。

    正要躲开这疯子,却不想,贾昌朝横插了进来。

    贾昌朝一脸惋惜地道“唉夏相公太心急了,如此情形,让我等如果声援?”

    说完,摇着头、一步三叹地走开了。

    夏竦眼前一黑

    这是真晕了

    不说被内侍手忙脚乱抬下去的夏竦。

    范仲淹步出紫宸殿长出了一口气,胸中说不出的舒爽、畅快!

    这一刻对于他来说是解脱,也是一个新的开始。

    “范公留步!”

    身后一声高唱,不但让范仲淹一顿,退朝众臣也为之吸引,缓缓停下脚步。

    范仲淹转身望去,只见陈执中大步出殿,在他面前站定。

    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陈执中缓缓

    整冠、抖袖、双掌合抱、上身直下,长揖不起。

    “范公此去,极为光耀!”

    陈执中几乎用尽全部的力气,高声大喊,显然用了真情。

    范仲淹一怔,不禁莞尔,他为官三十多年,这已经是第四次离朝之时被人冠以“光耀”之名了,可这也是最后一次。

    正要礼,却不想殿前百官无不肃穆而定,躬身长揖,唱喝道

    “范公此去,极为光耀!!”

    百官高唱远播,走在文德殿路上的赵祯都隐有耳闻。

    李秉臣看向紫宸殿的方向,不无羡慕地道“这是百官在给范公送行了。”

    赵祯一叹,“范卿之德,众服也。”

    范仲淹此时只觉一股血气直冲冠,眼眸不自觉地有些发酸,为官半生鞠躬尽瘁,只落得残烛病体流落江湖,但此刻看来,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当得起极为光耀!

    范仲淹郑重地面朝百官,了一个大礼。

    “山河社稷,就拜托诸公了!”

    说完,在众人的目送之下,大步离去!

    一代名臣的谢幕表演,依旧耀眼!

    待范仲淹到范宅,唐奕听说了朝堂的种种精彩,不禁惊得目瞪口呆。

    半晌才咂巴着嘴道“老师果然还是厉害,退个休都能这么大阵帐!”

    范仲淹正在伏案急,听了唐奕的话,抬头看他一眼,“满意了?致仕这件事情上你比老夫还上心,这官也辞了,拿来吧。”

    “拿什么?”唐奕一时没反应过来。

    尹洙从旁帮腔道“某人不是夸下海口,给我等建一座院吗?”

    呃唐奕脸子一红,耍起了无赖。

    “当初咱不是说好两年嘛,现在才半年”

    “哼!”范仲淹揶揄f一哼,继续埋头急。

    “明日让纯仁代老夫到国舅曹佾府上拜会一番,以谢捐地之情。”

    “捐地?捐什么地?”唐奕还不知道,范仲淹上了一次朝,不但把官辞了,还得了一块地,外加近万贯的助资。

    等尹洙说明原由,唐奕第一反应就是,这特么当官的是真有钱,随随便便就是一万贯!

    “那曹佾捐的地在哪儿?”

    范仲淹略微一滞,忆道“似是在城外三十里的汴河边上,一个叫山村的地方。”

    “山?”这个名字唐奕似有印象,好像来的时候路过来着。

    正说着,就有仆役来报,说是曹家有客过府。

    范仲淹一挑眉,“曹佾倒是痛快,八成是送地契来了。”连忙放下笔墨,出厅相迎。

    果然,来的正是曹府总管曹福,带着之前说好的田契地契来了。

    待范仲淹接过田契地契一看
桃花村野事帖吧
,却吓了一跳。

    本以为只是一张地田契,最多百十亩大的地方,够建院即可。哪成想,曹福递过来一捋的文。

    “山共田一千三百七十四亩,佃户租农一百六十八户,杂铺、铁铺、粮埠、脚店各一间,瓷窑一座,山半山处的宅子一座。”

    曹福一一道来,别说范仲淹,连唐奕在后面听得都直乍舌。

    这个曹佾也太特么大方了,这哪是送了一块地,这是送了整个山!

    范仲淹拿着一捋的契约文如同烫手的山芋,直往外推,“还请管事禀国舅,如此重礼,老夫万万受不得。”

    曹福不接,恭敬笑道“范公这就是为难小的了!主家有言,若范公不授,小年去可是要吃罚的。”

    不待范仲淹再推,“范公安然受之就是,此事是官家授意,要不然,家主也不敢坏范公名节。”

    范仲淹一听是官家授意,也就释然了。

    上朝那一出戏,肯定是官家和曹佾、赵允弼商量好的,如此一来,他也不算受之有愧。

    “那老夫就谢过国舅了!”

    曹福释然一笑,“如此甚好,其实山后半山还有一处炭厂,但那是曹府主要的一项营收,不能赠于范公。但家主有言,将来院建成,一应用度也是不小的开支,曹家会从炭厂每年盈余之中拿出半成,以助学资。”

    “让国舅费心了!”

    “范公哪里话,范公半生为公,是为大宋栋梁,官家一直觉得愧对范公,要家主多多照应,不能让范公寒了心。皇后娘娘还特意嘱咐,要替范公想得周全,不可让您老多费心神。”

    唐奕在后面听得啧啧称奇,心说,这曹家号称东京首富果然不假,大宋朝怕是再找不出来比他更大方的了。而且传闻曹佾深谐安身之道,看来也非虚言。一个管家都这么高的素质,既显示了主家的慷慨体贴,又把头功让给了皇帝和皇后,真不是一般人啊。

    “家主有言,今日先把田契佣契给您送过来。等过几天,范公要亲去山之时,可到府上知会一声,家主会派人与范公去山交接。”

    曹福又念叨了几句其中细处,就告辞而去。

    范仲淹送走曹福,身朝唐奕扬了扬手中的一捋文,有些得意地道“看到没?老夫想办学,还用你小子出资?”

    唐奕白了他一眼,提醒道“师父,得意忘形可是不美,当戒!”

    范仲淹眼睛一立,“小子,尊卑不分可是不孝,该打!”

    “师父,要注意形象。”

    “小子,要尊师重道。”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居然上了牛,却不想这欢乐了一幕全被人看了去。

    甄氏刚一进厅,就见这一老一少在那里耍宝,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们两师徒这是在吵架吗?要吵,也吃过中饭再吵。”

    范仲淹尴尬地清了清嗓子,他可是少有失态之时。

    “咳咳开饭!”

    说完,就僵着身子与甄氏并行出了正厅。

    甄氏一边慢行,一边欣然道“夫君今日似是换了个人。”

    “哦?此话怎讲?”

    “以往夫君可是从来不苟言笑的,好像总有一口气压着,整天都是板着个脸。”

    范仲淹心头一软,“我非对你,更非对家人。”

    “妾身知道!”甄氏抿然笑着。“夫君是忧心国事,并不是疏离家人。”

    “但是今天不同了,妾身还是第一次看到夫君笑得这般轻,也第一次发现,夫君也会和常人一般与晚辈笑闹。”

    “”范仲淹一阵无言,似乎是

    “这叫无官一身轻!”

    唐奕跟在二人后面,贱贱地接了一句。

    范仲淹脸子一红,这才想起夫妻之间的秘话儿,让这小子听了去。

    “午后抄十篇孝经,长长记性!”

    我噗!

    唐奕差没吐血,十篇孝经?

    孝经全文两千多字,十遍!抄死个人啊?

    看来,老师还是不能轻易得罪地。

    范大神很生气

    后果很严重

    无弹窗小说,百度搜索([来]),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