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调教大宋 > 第55章 军人的棱角

第55章 军人的棱角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厢营的问题在大宋不算是特例,历朝历代娇兵悍将扰民闹事,也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厢军就像是后娘养的一样,姥姥不疼,舅舅不爱。不但粮饷时有亏缺,就连基本的武备也不足所需。

    一套兵甲用上十来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若是穿坏了,想等着朝庭换新,那比等着瓦子里的姐儿义务劳动还不靠谱儿。要么你就光着,要么就自己花银钱修补。

    所以,像邓州厢营这种内陆厢军,根本就没有武备操练这一说。不是曹满江疏于职守,而是怕甲胄兵刃练坏了,到真用的时候只能拎着烧火棍上阵。

    不操练,这一营五百余个大老爷们儿能干嘛?有修城铺道的公差还好,至少不让他们闲着,但这种公务毕竟不多。没事儿干,总不能让这帮人在营里大眼儿瞪小眼儿吧?所以,你总得把他们放出去,放出去就难免惹祸,对此,曹满江也是一个头两个大,没有一办法。

    而唐奕说,他有办法

    呵呵他的办法连他自己都恨的牙痒痒,估计让厢营的汉子们知道是他出的主意,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两天之后,曹满江带着几个亲信的都头,再次来到唐记食铺。

    这次拎来的不是牛肉,而是几样新鲜蔬菜。

    马上就到十月,天气日凉,鲜菜已成了紧俏的东西。市面儿上除了萝卜、松菜,稍稍算花样的菜品,就比牛、羊肉卖得还贵。这还是刚刚入冬,等到年下之时,要比现在还得贵上几倍不止。

    唐奕见他们来了,把写好的“馊主意”往桌上一拍。

    “按这上面写的办吧!保准不出三个月,都训得服服贴贴的。”

    曹满江一瞅桌上的东西,心里咯噔一下子

    这‘主意’也太长了吧?

    只见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写满了大纸,而且还不是一张,是十几张纸。

    拿起来粗略这么一扫,曹营头脸都绿了。

    “这这这这法子也太损了还不得把人管死?”

    王都头几人都不识字,抻着脖子盯着纸上的小字儿干着急,到底个什么法子?把曹头儿吓成这样儿?

    唐奕嘿嘿地阴笑,“你信我的没错,就按这个法子管兵,保准让他们没有一功夫出去撒野。”

    曹满江将信将疑地又翻看了一会儿,指着其中一段念道

    “脚跟靠拢并齐,两脚尖向外分开约一掌距离;两腿挺直,小腹微收,自然挺胸;上体正直,微向前倾;两肩要平,稍向后张;两臂自然下垂,手指并拢自然微屈,拇指尖贴于食指的第二节,中指贴于腿侧正中;头要正,颈要直,口要闭,下颌微收,两眼向前平视。”

    “这这这这是啥意思?就是干站着?”

    “干站着?”王都头等人相互看了一眼,心说,站着就是站着,咋还这多规矩?这要求得也太细了吧?手指头摆哪都规定了?

    “对呀!”唐奕阴笑着。“光这一个站姿就够他们练上十天半个月的了,决对没精力给你惹祸。”

    “那这个这个什么叠内务又是何意?”曹满江又指向另一段。

    “就是叠被子。”

    “叠被子?”

    王都头又听到有用的,但是叠被子也有规矩?和管兵有啥关系?

    “跟我来!”唐奕一招呼,引着众人上了楼,到了他自己的卧房。

    几个壮汉跟着进来,挤满了一屋,都围在床前,看唐奕叠被子。

    看了一会儿,不但曹满江,几位都头的脸也都绿了这哪是叠被子,这比绣花还费事。

    只见唐大郎把一床大被平铺开,用手肘使劲地赶平被子上的褶皱,并把棉被压实,然后三折成一个长条,又用手掌在被条上压出几道折痕,按照折痕一折,那棉被竟然略显方正起来。

    曹满江心说,这被子叠得端是漂亮。却不想,唐大郎根本没停下来,又狠掐被块儿的各条折线,鼓捣了半天,这床大被居然让他掐成了一个方方正正形,如豆腐块一般的方块。

    就当大伙儿以为这总算完了的时候,唐奕又摸出一根筷子,把被块儿各个折角的褶皱都用筷子扣平捋顺,这才算完工。


茅山后裔之兰亭集序最新章节
    “看看吧,这就叫叠被子!”

    “”

    “”

    曹满江有蒙

    他做梦也没想过,被子竟可折成这个样子。不但有楞有角,而且就像刀劈斧凿一般方正,一床软趴趴的棉被,居然呈现出一种阳刚、硬朗的美感。

    一众大老粗也都靠过去,见鬼了一样地看着床上的“豆腐块儿”。

    曹满江伸手想摸,又缩了来,这被子叠得让他都不敢砰,生怕摸坏了。

    王都头更是半天才反应过来

    “这这这也太漂亮了吧?”

    “还行吧!”唐奕极不谦虚地笑道“好久没叠了,要是以前,还能叠得更漂亮。”

    曹满江盯着豆腐块儿,了头,“这个不错,去让那帮懒汉也都这么弄!”

    现在营里的那些懒汉别说叠被子,营房里跟猪窝差不多。

    “不光叠被子。”唐奕接话道“我给你写的那东西里,连军服怎么叠,脸盆面巾怎么摆放,布鞋的鞋尖儿该朝哪儿,都写得清清楚楚。”

    “再加上站军姿,队列训练,坐、立、行、走等等一系列操练,保准让厢营面貌一新。”

    王都头听得头皮直发麻

    “这还不得把人管死?”

    他终于明白,曹头刚刚为什么也说这话了。

    唐奕则道“当兵的就是要有棱角!疾如风,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这是行军布阵之时的兵。下了战场的兵虽然不需要这般锋芒毕露,但最起码也要棱角分明,做到整齐化一,坐立有度。这样的兵才能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

    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

    “说的好!”

    曹满江眼神烁烁,“大郎不愧是范公门生,了了几字,就把兵者的精兵之道和杀伐之气一语成括。”

    王都头则不然,“大郎所言非虚,但这与叠被子,摆破鞋有啥关系?”

    强兵之道,细心操练军阵就是,和这些个鸡毛蒜皮的小事根本就不搭调啊。

    “其实叠被子这些,就是一种变向的管教方式。用各种细致到毫巅的条条框框来加强兵士的约束性,协调性。今天知道被子怎么叠,明天他就会知道怎么当一个好兵。今天习惯了把脸盆摆在哪儿,来日上了战场,他就知道自己应该摆在哪儿。”

    “如果曹指挥真的按照这套法子去实行,那厢营里放眼望去,必是整齐如一,在心底里就给士兵种下了十人如一人,百人如一人的想法。到时候,百人行,如一人动,不光利于管教,而且真遇战事,也更为方便将令的行使。”

    唐奕给出的那十几张纸,其实就是一套后世的军训大纲。

    上一世,唐奕的爷爷是个从战争年代走出来的老兵,所以唐爷爷七个儿子,除了唐奕的小叔,全都当过兵,唐奕的父亲更是从旅参谋长的职务上转业到地方的。

    十五岁以前,唐奕就是在军队大院里长大的,对于后世的那一套军队基层管理,十分熟悉。

    后世几乎每一个大学生都痛恨军训,每一个初到军营的新兵都烦透了站不完的军姿,走不完的队列,还有永远也叠不好的内务但是,也只有那些在军中呆上几年的老兵才会懂得,这些看似无用的条条框框,到底意味着什么。

    正是这些近乎变态的规矩,把一个“民”变成一个“兵”;也正是这些规矩,在潜意识里埋下了,令行禁止,不问理由服从的意识;更是这些规矩,让每一个军人在骨子,长出棱角,生出信念。

    当曹满为了厢兵闹事儿的事情发愁之时,唐奕灵机一动,何不把后世治军的方法来让曹指挥试试?行不行得通,他不知道,但最起码让厢营的闲汉们有事儿干,不至于再为祸百姓。

    当然了,厢营的兵丁们恨不恨他,他就管不着了,

    反正,后世他虽然没真正当过兵,但只是一个大学军训,就把他折磨得再也不想到那个伴他成长的军营,就可见一斑。

    那真是

    酸爽啊!

    无弹窗小说,百度搜索([来]),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