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调教大宋 > 第32章 男人哭吧,不是罪

第32章 男人哭吧,不是罪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唐奕斜了眼范纯礼,恨不得把他拉出去枪毙五分钟。

    好吧,大宋没枪,那就砍头五分钟!

    唐奕心里暗骂,早前怎么就没看出来,这货居然长了一张八婆嘴。

    “哦?”

    “大郎还会唱曲儿?”尹洙放下酒杯,一脸的玩味。

    “哼着玩的,尹先生别听三哥乱说。”

    “我哪有乱说?本来就会,唱得还挺好呢!”

    贱纯礼哪肯轻易放过唐奕。

    “唱的是男人哭吧哭吧,都是罪”

    范仲淹听范纯礼有模有样儿地在那哼着,心说,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伟光正的范大神,又把脸板了起来,开始喝斥唐奕了。

    “整日琢磨一些无用小道,你说你现在做的事情,桩桩件件,哪有一样是君子所为?”

    唐奕这个委屈啊,早知道范大神这么爱训人,他说什么也不拜这个师。

    趁着范仲淹不注意,唐奕拧头瞪了一眼贱纯礼。不想,这货正在那儿抿嘴偷笑,不禁更加气结。

    倒是尹洙算是个好人,帮唐奕解围道“今日难得美酒佳肴,希文兄,何毕必这般严肃?”

    “师鲁莫放纵这小子,一身的恶习,若不好好整治整治,将来如何立身?”

    尹洙一笑,“谁无风流少年时?这世上,除了庙里的头陀,恐怕也只有希文兄,从小就不食人间烟火,一心成圣喽。”

    范仲淹老脸一红,“怎么扯到我头上来了?”

    尹洙替范仲淹满上酒,劝解道“兄要为其立身,也要分个时候嘛!今日即有美食佐酒,又有晚辈坐陪,自当尽兴才是。”

    见范仲淹面色缓和,又着看向唐奕,笑言道“君子当成人之美的道理,大郎可懂?”

    唐奕心说,尹先生高人也,三两句就把范大神摆平了。

    “这个道理,小子还是知道的。”

    “既然知道,那还不把你那首小曲儿,速速唱来?”尹洙指着一桌的酒菜道“有酒有菜,就单缺一段助兴小曲儿喽!”

    “对!对!”范纯礼一听尹先生让唐奕唱曲儿,登时来了精神。

    “早上你就没唱全,这我要听整首。”

    啊?

    唐奕扭曲着一张脸,一时不知道应说什么。

    范仲淹看唐奕的样子,也意识要这火发的有些不合时宜。

    轻咳一声,“既然尹先生要听,你且唱吧。”

    得,师父发话了,这唐奕连推拖都不行了。

    无奈,唐奕只得清了清嗓子,开始唱起了一曲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旋律。

    在我年少的时候

    身边的人说不可以流泪

    在我成熟了以后

    对镜子说我不可以后悔

    在一个范围不停的徘徊

    心在生命线上不断的轮

    人在日日夜夜撑著面具睡

    我心力交瘁

    起初,除了听过几句的范纯礼,不论是范仲淹,还是尹洙,包括沉默不语的范纯仁,都没把唐奕唱曲儿当事,全当是消遣娱乐。

    但是听惯了细词慢调的宋人,对这旋律轻快的‘曲儿’一时还真的听不惯

    范仲淹更是微微摇头,心说,这小子果然唱不出什么雅韵。歌词潜白如水,完全是市井之言。

    但是,随着唐奕略显低沉的声音,把这一首千年之后的“男人歌”娓娓唱出,范仲淹的脸色却逐渐凝重了起来。

    直白的歌词纷蹱而至,渐渐的那艰涩难明的曲调慢慢淡去,只余一句句白话直语,如凿子一般砸在范仲淹的心里!!

    那直白的歌词,似乎说的就是范仲淹的故事。

    他何常不是,少时不肯流泪,立命之后不能流泪?

    何常不是,在万民与家国之间不停的徘徊?

    何常不是,用坚强的面具掩盖内心的哀戚?

    幼年丧父,母亲带着尚不经事的他改嫁长山。自此之后,他走的每一步都是艰难的。

    童年寄人篱下,少年仗剑游学,青年时又忍着饥寒,日夜苦读。

    等到苦尽甘来,终于举业有成之时,那一年的范仲淹已经二十七岁了。

    殿试完毕,在京城等任职差遣的日子里,他写下两句诗长白一寒儒,名登二纪余。

    他来晚了,一刻也不敢耽误了。

    他时刻在提醒自己,不能滞怠,更不能软弱,这个国家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去做,需要去奋斗!

    凭着这股信念。

    刘娥把持朝政,三次上本反对,被一贬再贬,差病死在陈州之时,没有软弱!

    吕夷简专权之时,数渡迫害,没有软弱!

    经略陕西,面对西夏狼骑犯我宋土之时,更没有软弱!

    甚至新政受阻,政治生涯几乎断送的今天,依然在咬牙坚持。

    坎坷的经历造就了范仲淹铁一般的意志,早就不知泪为何物。就像他教导几个儿子说的那样
欲火焚城小说5200
,“英雄无泪!”

    但是,就像唐奕那难听的歌里唱的一样,苦撑了一辈子的范仲淹

    心力憔悴!

    明明流泪的时候

    却忘了眼睛怎样去流泪

    明明后悔的时候

    却忘了心里怎样去后悔

    无形的压力压得我好累

    开始觉得呼吸有一难为

    开始慢慢卸下防卫,慢慢后悔,慢慢流泪!

    尹洙强行收陷在唐奕歌声中的心神,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身旁的范仲淹。只见他全身僵直,脸色灰白,瞪圆的眼眸之中,血丝密布。

    尹洙不禁暗叹一声,看来,范希文也是人,也有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再想起唐奕的那两句诗,尹洙才开始深思其中的深意。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

    再强的人也有权利去疲惫

    微笑背后若只剩心碎

    做人何必撑得那么狼狈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

    唐奕猛然拔高的声调,把这首“男人歌”推到了最高潮。

    范仲淹的情绪也随之被送到了,通红的眼睛,再也压抑不住的开始湿润

    盈满

    最后化作两道滚烫的男人泪,顺颊而下!

    啪嗒

    眼泪落入酒杯的微响,让范仲淹猛然惊醒。

    腾地一声站起身形,一个旋身背对众人,迈步急行,直到离饭桌甚远,方停了下来。仰头望天,不让泪水再度流下。

    唐奕的歌声被范仲淹一系列的反常举动,骤然打断,听得入迷的范纯礼这才发现,父亲大人不知何时已经离桌了。

    “父亲这是怎么了?”范纯礼傻傻地问向二哥范纯仁。

    范纯仁阴着脸瞪了唐奕一眼,然后喝斥道“吃你的饭,管那么多做甚。”

    被二哥训斥的有些莫名其妙,范纯礼茫然地看向尹洙。这才发现,尹先生好像也有不对劲儿,两眼泛红不说,眼神也有些迷离。

    呆愣半晌的尹洙,见众人都望向他,扯起一个勉强的笑容

    “听不太惯但是!曲俗意不俗,词白理不白!”

    所谓唐诗宋词,宋人最爱的是词,有固定的词牌曲调,文人们只要写出词句,添到固定的词牌之中就可以。

    而唐奕唱的曲儿,属于市井百姓唱的东西。可以说,就是俗的代名词,上不了台面的。

    尹洙能用“不俗”来评价俗曲,已经是相当高的评价了。

    “谢谢先生夸奖!”唐奕一颗心也总算落了地。

    本来开始唱的时候,见范仲淹神情有异,唐奕还有忐忑。但范仲淹之后的表现,却让他想到一些不同的东西,心也定了不少。也许想让范仲淹远离那片事非之地,唯一的方法就是把他,拉下神坛!!

    “父亲大人吃完了吗?”二货贱纯礼到现在还是有拎不清。

    尹洙一笑,也不答他,而是言道“我有些累了,你们三个先下去吧。”

    “可可我还没吃饱呢。”二货继续“卖萌”,招来的,却是范纯仁照着他的后脑勺就是一下。

    “让你走就走,哪那么多废话!”说着,拉起贱纯礼就往外走。

    唐奕向尹洙行了个礼,看了一眼范仲淹的背影,也跟了出去。

    见三人已走远,尹洙艰难地起身,来到了范仲淹的身后。

    唐奕三人出了偏院,行至前厅,范纯仁终于按奈不住,一个急停怒视唐奕。

    “唐奕!你和我爹有仇是不是!?”

    范纯礼看着二哥怒气冲冲的样子,有些发愣。

    “二哥,这是咋了?发什么火啊?”转而一想又问道“爹咋了?”

    范纯仁懒得理这个二货,继续对唐奕怒喝“为何你总是能给他老人家添堵?”

    唐奕直视范纯仁通红的双眼,一步不让地冷声反问道“你觉得我是在给师父添堵?”

    “这不算堵,还什么算堵?”范纯仁怒吼着。

    唐奕一声嗤笑,“可怜!”说完,就不理范纯仁,径自离去。

    连家人都觉得范仲淹不能哭,不能软弱,可想而知,压在这个老人肩上的担子是多少的沉重。

    不是可怜,又是什么?!

    “你什么意思?”范纯仁望着唐奕的背影叫喊着,神情可怖。

    唐奕缓缓地停了下来,头也不的低沉道“你爹是人不是神!”

    范纯仁是一怔。

    他明白唐奕什么意思。

    “是人就有七情六欲,是人就有被压垮的时候。”

    说完,唐奕大步走出范宅,留下范纯仁、范纯礼呆愣当场。

    这两天收藏、推荐、击都还不错,谢谢诸位客官的大力支持!新人新需要诸位的呵护,更感激诸位的呵护,苍山拜谢!

    无弹窗小说,百度搜索([来]),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