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调教大宋 > 第27章 问名(二)

第27章 问名(二)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徐婆子心中揣揣地跟进了张家院子。却不想,领路的那仆役头瞪了她一眼,拦住去路,冷冰冰地道“让你进来了吗?”

    徐婆子被呛得差没被过气去,抢白道“老身找你家老爷,不进来怎么找?”

    仆役斜着眼睛白了她一眼,这婆子势利嚣张,上次来,说什么“下人不下人”,他可是听得一清二楚,这次哪还能给她好脸色。

    “出去,出去!”仆役不耐烦地驱赶道“有没有规矩?善闯民宅,按律可诛。这是‘下人’都懂的规矩,你一个‘上人’还用我教?”

    “你”

    徐婆子一时乱了方寸,所性耍起了无赖,一把推开仆役,抢前几步,直奔张宅正厅。

    “老身和你一个下人说不着,老身自去找你家老爷!”

    徐婆子在那儿耍泼,六婶也不说话,冷眼看着。心中也是冷笑连连,这可真是人至贱则无敌啊。

    钱家跟着徐婆子来的仆从担着礼品,也是一时不知进退,僵在那里。

    徐婆子急行几步,头见一众人等不曾跟来,破口骂道“一群憨汉!愣着做甚?还不把东西帮张老爷搬进来?”

    众人得了指令,这才手忙脚乱地往里搬东西。

    这时,张全福也听到动静,迎了出去。徐婆子立马换了张笑脸,一步三摇地迎了上去。

    “哎呦,我说张”

    张全福连搭理都同搭理她,冲着后面看戏的六婶一拱手,热情的迎了上去。

    “六婶怎么这个时辰才来?老夫可是恭候多时了!”

    六婶悻悻然地道“张家大哥倒是势利得紧呀。”说着,便抖着手里的绢帕,指向满院子的采礼揶揄道“怎地?张大哥还打算一女嫁二夫?把四娘许了两家人家,收两份礼不成?”

    上她来,被张全福和徐婆子两人挤兑得话都说不出。这可算是逮到机会,哪能便宜了这二人。

    张全福面色一苦,“六婶说的哪里话?咱可是正经人家,哪能干出这等腌臜之事?”

    说着,张老汉转脸就对徐婆妇冷声喝道“谁让你进来的?”

    “我”徐婆子脸色一白,正要辩驳。

    “你这弄了一院子乱遭遭的是要做甚!?毁我张家清誉不成?”

    “张家大哥,哪来的这么大火气?”徐婆子久经战阵,现在也终于冷静了下来。摇着绢帕陪笑着,“您消消气,难得的好天儿,一大早的高兴才是。”

    “老夫好着呢!赶紧把这一院子东西抬走,莫放在这里碍眼!”

    “张大哥别急呀?”徐婆子翻手摸出一张礼单,“这可是钱老太爷为您精心挑选的礼物,这为了二公子能娶上咱们四娘,钱老太爷可是下了血本了,您先看看礼单。”

    张全福瞪着眼珠子,“你抬不抬走?”

    “张大”

    “二柱!”张全福一声暴喝,根本不给徐婆子说话的机会。

    别说钱二公子是个纨绔,就算是朵花儿,张全福也没兴趣了。

    “在呢!”答话的正是那开门仆役。

    “愣着做甚!?都给我扔出去!”

    “好嘞!”二柱一声欢叫,二话不说,上手就扔。

    “慢着!”徐婆子惊叫一声,扑到门口。

    这些都是金贵东西,要是让二柱摔坏了,钱老爷子不找张家麻烦,也得怪罪到她头子。

    “张全福!”徐婆子喝叫一声。

    这个时候她哪里还看不出来,这门亲算是没戏了。既然没了指望,那也不用端着脸面强装下去了。

    “你是铁了心不遂钱家的愿了,是吧!?”

    张全福一声冷哼,心说,老夫现在是和马家、唐家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
嫂子合集笔趣阁
哪还管你什么钱不钱家的。

    “去告诉钱老爷子,就说我家四娘已经许了人家,今生是无缘进他钱家的门了。”

    徐婆子火气蹭的就蹿上来了,指着六婶向张老板质问道“你当真宁愿应了马家那个贱户的亲,也不应钱家?”

    “唉”六婶适时地长叹一声,让那徐婆子怎么听,怎么像是嘲弄。

    “老姐姐啊,老身也奉劝你一句。”六婶不咸不淡地对徐婆子道“这人活一世啊,还是得占一个善字,一副好心肠,可比钱财来得重要的多”

    “少给老身装蒜!”徐婆子才不吃他这一套,一把把六婶推了个趔趄。

    上前几步,指着张老板的鼻子叫道“张全福!你可想明白了,钱家可不是一般人家,得罪了钱家,别以后落得个在邓州无法立足,到时候,别说老身没提醒你!”

    张老板不怒反笑,“好好好!老夫倒要看看,他钱家怎么弄得我在邓州无法立足!”

    “二柱,给我都扔出去!”

    这二柱可是下了狠手,也不管那班仆从阻不阻拦,徐婆子骂不骂,反正是全力开扔。不消片刻,张宅门前一片狼藉,绸缎丝帛、美玉明珠滚了一街。

    张全福冷笑着看着徐婆子被架出宅子,心说,放到以前,他还真得掂量掂量,毕竟钱家在邓州不说只手遮天,也是势力极大,真不是他得罪的起的。但是现在,他还真不怕了。

    四娘嫁入马家,那就是唐大郎名义上的嫂子。唐大郎现在是什么身份?那是范相公的门徒。一个州府富户,跟范仲淹这样儿的国之栋梁,能比吗?

    “老姐姐慢走啊!”六婶笑得又奸又滑。看着徐婆子被推出门去,还不忘补上一刀。

    恶人就得恶人磨,这种势利小人,不给他几分颜色看看,就不会长记性。

    赶走了了徐婆子,六婶立马恢复其泼辣本色,甩着绢帕催促道“别愣着啦,赶紧的吧,把四娘的庚贴请出来,老身也好去复命。”

    张全福附和道“是是,六婶快请堂上稍坐,老夫这就取来庚贴。”

    六婶横了张全福一眼,“德性!”

    她可是还记得,上次被这老货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赶了出去,就差没像今天徐婆子那样狼狈了。

    “现在知道老身一番好意了?早干嘛去了?老身把马大伟这么一个俊后生便宜给你张家,还能害了你?”

    “是是”张全福不敢说一个不字。不过心中却是不愤,明明是我家四娘和马大伟早就心意同投,怎么是你有意说合,你就是走个过场好吧?

    “攀上马家,算你张全福祖上积德,日后发达了,可别忘了老身的好,”

    “是是,一定不忘。”

    张全福心中骂道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媒婆子,没一个好东西!

    这边六婶狐假虎威,在张全福家里差被供上了天。张家不供着不行啊,现在是形势逆转,倒成了张家上赶着这门亲事。

    马家傍上了唐奕这个高枝,不但财源广进,而且唐奕拜师范仲淹,将来更是贵气非常。张全福现在生怕哪里出了问题,这门亲事黄了,就再找不着这么好的亲家了。

    而那边,徐婆子站在街面上,受着往来路人的白眼和指指,恨不得把头埋到地底下去,这丢人可是丢大了。

    不但丢人,去之后,钱家那边还不知如何交代,花红谢礼是别想了,只要钱老爷子别迁怒于她,就算是万福了。

    “张全福,老匹夫,你给我等着!”扔下一句不疼不痒的狠话,徐婆子狼狈地带着一众仆从,在众人的哄笑声中悻然而去。

    无弹窗小说,百度搜索([来]),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