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逆袭者 > 第七十五节 噩耗

第七十五节 噩耗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活动结束后,锦湖苑广场上一片狼藉,到处是丢弃的纸巾,饮料水瓶,零食袋等等。

    锦湖苑有保洁工作人员,但忙不过来,江雪雁拿了个塑料袋主动去帮手捡拾,她这一帮忙,夏明珠蒋依睫等人都不好意思离开,索性全员动手,如果上司安排下面的职员干这些活儿,大家自然不情不愿,但上司没指排安排哪个去干,而是自己动手。

    江雪雁这一身先士卒的做法,锦湖苑所有的员工都跟着捡拾垃圾,几十个人一起动手,也就十来分钟就捡完了。

    江雪雁看了看腕表,说:“现在四点半了,这样吧,今天提前一小时下班,大家去吃喝玩乐,嗯,吃饭夏总请客,玩乐就由我来请客,为今天这个活动的完美庆功,还有……”

    江雪雁看了一眼就在她旁边一起捡拾垃圾的乐小陶,笑着说:“乐总,你们金凤凰公司的人也都辛苦了,一起去。”

    乐小陶没有拒绝,一边拭了拭汗水,一边点头说:“好啊,白吃白喝的好事,我怎能不去嘛。”

    周子言把手里的垃圾扔到垃圾箱里后,去售楼部里的卫生间洗了手,回到售楼大厅里,拿了一支矿泉水就喝了个干净。

    选择择金凤凰广告公司的方案只要不出特别的意外,基本上算是成功了,而这个意外,其实是很难出现的。

    不知道江百歌会怎么看,当然,他讨厌自己跟江雪雁来往,自己也极力控制不朝那个方向发展,但事情却总是不由他控制,江雪雁没来由的就喜欢上他了,这是他现在最担心的地方。

    这也是江百歌有可能把他踢出百歌集团的原因。

    别人都不知道,但周子言自己是很清楚的,江雪雁是他亲妹妹,他怎么可能会接受她的“爱”?

    这个秘密也恰恰不能透露出来,只要透露出来,周子言就知道他的计划必将失败,有了防患,知道底细了的江百歌怎么可能还会让他留在百歌集团当中?

    医院的特护病房中。

    孤独的江昊然躺在床上发呆,以前的他从来都不担心任何未来的事,但现在他迷茫了。

    父母对他的冷淡让感到了惊恐和彷徨,也很失望。

    从很小的时候,江昊然就觉得他妈妈对他若即若离的比较冷淡些,对妹妹亲热些,但父亲对他很好,但也很严厉。

    在学校中,江昊然淘气调皮,甚至打架生事,惹了很多麻烦,父亲对他开始更严格起来,那时他还认为是他调皮捣蛋惹父母对他严厉,所以也并不在意。

    那天在医院里偷偷听到妈妈跟妹妹的谈话,让江昊然太在意了,对他的影响太大,这几天他都没有一点心情,而且父母依然没到医院里来看他。

    到医院里来看过他的只有周子言和夏明珠,他那些曾经的女友们没有一个来医院看他,反倒是夏明珠这个不是他认可的女人来看他了,真是种讽刺。

    也正因为这次的事故后,江昊然反省起来,为什么他那些兄弟和女友都不来看他?其实都只是酒肉金钱朋友。

    但所有的失望都及不上江昊然对父母的冷淡更让他在意。

    今天在病床上躺了半天后,睡不着,腿上的伤恢复得很不错,伤口部位又麻又痒,医生说那是肌肉在重生,因为他年轻,肌肉伤口恢复得快。

    没有心思做任何事,犹豫到午后,江昊然终于忍不住拿手机给他父亲拨了电话。

    一会儿,电话接通了,父亲那威严低沉的声音传来:“什么事?”

    “爸,我……”江昊然吞吞吐吐的说,“爸,我想到公司里工作,你给我个事情做吧。”

    这是江昊然第一次认认真真的跟他爸提要去上班做事了,以前父亲总是恼他没上进心,贪玩不学经营,那时他觉得反正江家大把的家产都是他的,他又何必费心思去抢去要?但听到他妈说要把家产都给妹妹雪雁后,他才慌了,当然,也许有可能是父母对他使的一个计策,让妹妹雪雁来刺激他上进。

    电话那一头,父亲有些冰冷的声音传来:“你不学无术,什么都不会,你来上什么班?不用了,你继续当你的花花公子得了。”

    说了这一通后,江百歌又补了几句:“还有,你的信用卡额度我已经下调到五万,按额度去开销,没钱了家里不会给你任何补贴,就这样,我很忙,挂了。”

    又一通冰冷语气的话传来,然后就是笃笃笃的忙音,父亲真的挂电话了,既没问他伤势好得怎么样了,或者安慰一下他什么的,直接一通冰冷刺人的话就挂了。

    这还是他的父亲吗?

    还有,他以前的信用卡额度是一百万,一百万的数目他都嫌不够用,现在给下调到五万,他怎么用?五万额度在以前只够他一天的开销,父亲到底是什么意思?

    父亲如此冷淡,这让江昊然忽然真的紧张起来了,莫不是妈妈那天讲的话是真的?家里真的准备把他的继承权给剥夺了?

    江昊然发起呆来,好像他不是江家的儿子一样了,家人对他忽然就变得嫌弃冷淡了。

    想了想,江昊然又忍不住给周子言打了个电话,电话通了后,周子言笑问道:“昊然,
月火焚心(超级——你懂的)帖吧
躺得不舒服吧?别较劲,必须躺,最少得一周时间后你才能动弹,估计十来天后可以柱拐杖行走,为了你以后的幸福,你得好好的养伤啊。”

    “子言,不讲这些话了。”江昊然低沉着说,“我……我忽然感觉到自己就不像是江家人一样了,我妈跟我妹妹说那些话,我还觉得她是故意气我,让我上进,但刚刚我给我爸打了个电话,我跟他说我想去公司上班做事,以前他就期待我去公司上班,但我今天说了后,他居然一口就拒绝了,说我不学无术,没有任何优点长处,叫我继续玩好了,然后还把我信用卡额度下调到只有五万的额度了,子言……我……我觉得我爸妈是真的不想理我了,他们是真的放弃我了……”

    周子言沉默下来。

    江昊然的感觉没有错,江百歌就是不想理他,也确实想抛弃他了,江百歌知道他不是亲生儿子了,只怕从此也已经不可能再返回之前对他的状态。

    拿什么去安慰他呢?

    沉默一阵后,周子言才叹息着说道:“昊然,别想那么多,你想要做事,想要工作,也并不一定需要去求你爸才行,你也可以自己创业,自己做事,做别的事,去你们江家公司上班也不是唯一的去处,既然真有那个心思的话,做任何事都是做,只要你的起点要求不那么高,别一门心思想做事就要做总经理,董事长,那太不实际,你可以从你能做,也做得来的小生意做起。”

    这些话,周子言就是真心实意的了,对江昊然他确实有些愧疚,以前是以利用他的心思靠近他的,而现在他居然不是江百歌的亲生儿子,那他就不是自己的仇人,以前对他的心态就变了,反而是真心想帮他了。

    江昊然呆了呆,问道:“从小生意做起?我能做什么小生意?”

    周子言见江昊然还放不下他江家大少爷的身份和面子,当即苦口婆心的劝他:“昊然,你既然想真的做事那就得有认真的心态,你想想看,你爸妈不喜欢你,那肯定是有原因的,我们暂且不去追究那个原因是什么,你只要洗心革面,认认真真的做事,事情不管大小,你只要认认真真的去做了,那就是实在,哪怕你一个月只赚到一千块,两千块,那也是你自己赚回来的,你爸爸既然把你的信用卡额度都下调了,那说明他已经很反感以前的你了,所以我觉得就算是五万的额度你最好都不要去用,因为五万的额度对你来说是很少,但对普通人来说,却也还是一笔大数目,你想想看,我在你们锦湖苑那边的薪水,一个月才一万不到,那就更别说剩下那些普通职员了,他们的工资更低,大家都要生活,都要过日子,你要是连五万都不够用,那你爸还一样认为你还是那个花钱如流水的花花公子,我认为最好的方式就是,那张信用卡你从此就不再用,一分都不要用,去开个什么店面什么的,做点小生意,自己赚钱自己用,然后用实际的行动去打动你父母,看看能不能改变他们的看法,要不然以你现在的行事方式,那只有越来越严重的。”

    江昊然呆呆出神,除了花钱,他还会做什么?子言叫他连那五万的信用卡都不要用了,那他以后还怎么过活?

    但他又不得不承认,周子言说的是好的,但要他这个富家大少来这样做,是不是太那个了?

    周子言从沉默中就知道江昊然的犹豫,又说道:“昊然,我说句不好听的话,我感觉你父母对你的态度也变了,在这个要紧关头,你不能自甘堕落,你要是越沉沦他们就讨厌你,越放弃你,所以你只能靠自己。”

    江昊然苦着脸回答:“子言,我该怎么做?可是我无论如何也没办法相信他们会真的放弃我,我是江家唯一的儿子啊,就算恨铁不成钢,他们也不应该这么铁腕对付我吧,难道我不是他们的儿子了!”

    周子言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昊然,我……给你说一件事,你自己想一想,不过这个事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即使你发现了,你也要埋在心底装做不知道一样,以后该怎么做,我想你应该会明白的。”

    “是……什么事?”江昊然听到周子言的话很沉重,也吃了一惊,有些不踏实的感觉。

    周子言想了想,才用他觉得合适的语气说道:“那天你受伤后,我送你到医院里,医院说库存的血不够用,而且你的血型并不是最常见的类型,所以最好是叫亲属来验血输血,好方便给你手术,当时在医院里,我和你妹妹都验过血了,跟你不合,然后江小姐通知你爸到医院来了,他也验过血,我经过验血室时偷偷听到,护士说你爸跟你的血型不合,你爸的血型是ab型,你妈的血型也是ab型,护士说同样都是ab血型的父母只可能生出三种血型的子女,那就是a型血,b型血和ab型血,而你的血型是……”

    停了停,周子言才把后面的话说出来:“o型,你是o型血。”

    江昊然顿时呆怔起来,他再不学无术,对这个常识还是知道的,周子言虽然没把那个话说明白,但他已经听明白了,父亲从血型上知道自己跟他不是亲生父子关系。

    这话如同五雷轰顶,一下子就把江昊然打傻了,他想说不可能,但联想到他妈对妹妹说的话,还有他刚刚跟父亲通的电话,父亲对他说的那些冷漠话,这些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