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逆袭者 > 第六十七节 兄弟就是拿来出卖的

第六十七节 兄弟就是拿来出卖的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周子言把蒋依睫的手机号码给了乐小陶,让她们进行细节协商,当然,周子言在周五就已经给蒋依睫交待过周末要办的事项,明天误不了事儿。

    到医院之前,周子言又去附近的餐厅给江昊然买了一盒营养汤煲,到医院后,病房里就只江昊然一个人。

    江昊然半躺半靠在病床上,病床是电动的,把头腰部位升起了一半,由躺变成了靠,江昊然就这样靠着盯着窗口。

    窗外的光景是一片园林,医院住院楼后面是医院自己建的绿化园林区,相当大。

    周子言从来没见到过江昊然会有这种沧桑感的出神模样,对江昊然来说,他的世界里没有烦恼这两个字,只有痛快痛快再加痛快。

    但是现在这样子可是与痛快两个字相差甚远了,看来沧桑大变确实能改变一个人。

    “昊然,饿了吧?来喝点汤,还是热的,我刚从餐厅打包来的。”周子言把保温盒放下,然后给江昊然盛汤。

    江昊然缩回视线来,看着他的眼光居然很伤感,而且他的眼里似乎有泪意流动。

    周子言停了停才笑道:“昊然,表现得这么伤感干嘛,放心吧,我问过医生了,你的小弟弟还在,没受伤,过几天伤好后就龙精虎猛的,又是好汉一条,很多美女在等着你的召唤呢。”

    江昊然终于忍不住笑了,不过是苦笑,他有这样的表情,周子言同样是没见过的。

    “子言,跟你说吧,我今天就感觉自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从来没有现在想得这么多,以前的日子就感觉像是浑浑厄厄的,想一想,就好像行尸走肉,你说,我怎么会是那样一个人?”

    周子言心里多少有些吃惊,江昊然能有这样的领悟,确实很难得很特别了,想了想才安慰道:“你说这话我都感觉有些不认识你了,来喝汤,喝了营养汤好得快,过几天等你好了我陪你花天酒地去。”

    江昊然摇了摇头,低沉的说道:“没心情了,再也没有心情过以前那种日子了。”

    周子言嘿嘿一笑,把盛好的热汤递给他,江昊然接过喝了一口,不烫嘴,但热度刚好,新鲜,味道也不错。

    喝了几口后,江昊然忽然落下泪来,一滴滴的落到碗里。

    周子言吃了一惊,问道:“昊然,你到底怎么了?”

    江昊然伸手拭了一下眼泪,哽咽着说:“子言,以前我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只知道花钱如流水,但不管怎么样,我爸我妈还是关心我,出了事会找人找关系解决,我爸也毫不例外的把我叫去喝斥一顿,教育一番,我以前害怕我爸,总觉得他对我太严厉,但是昨天我受伤住院后,我爸凌晨来医院,不到半小时就离开了,我妈今天来了医院,她来之前给我妹打了个电话,我那时醒了,但却装没醒,想给我妈一个惊喜,但我妈来医院后对我妹讲了一些话,我在电话里跟你说过,但是你不知道,我听到那些话有多么伤心!”

    周子言见江昊然说得泪水迷朦,这个他从没见到过流眼泪的花花公子居然流泪了,可见他是真伤了心,但又找不到什么话来安慰他。

    “我妈到医院后讲了那些话后,我真的很伤心,我不懂她为什么会对我绝情,还有我爸,今天也不来医院,到现在,我喝到的不是我家人给我送的食物,而是你送的汤……”

    周子言沉默了一阵才道:“可能他们忙吧,你也不能就仅仅这个事就垂头丧气的,这可不像你哦!”

    江昊然摇摇头,脸色悲戚,把碗放下了,又抹了抹眼泪,一会儿才说:“子言,你不用安慰我,我知道这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要不然我爸妈不会对我这么冷淡。”

    周子言又劝道:“别想那么多,再喝点汤,把身体养好才是正经事。”

    “我喝不下也吃不下。”江昊然表情很凄凉,盯着自己的腿很恼火,“子言,我想了一下午了,等我腿伤好了后,一出院我就找我爸去公司上班,正正经经的做事儿,绝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耗下去了。”

    “这挺好啊。”周子言笑着说,“我当然赞成,估计你爸妈也很高兴,能看到你正儿八经的上班也是个新鲜事啊。”

    话虽然这么说,但周子言心里却是很清楚的,江昊然确实还是有些敏感性,对他妈的冷淡有感觉,但就算他再怎么改变自己,再努力让自己变成个有为青年,他爸妈对他的冷淡也不可能再改变回去。
嫂子合集小说5200


    江百歌那么传统思想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把家产交给与他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更何况江昊然还是个出了名的花花公子。

    不过自己以后可以慢慢培养他的战斗力,可以帮他在某些方面变得强大一些,把他培养成一个能够伤到江百歌的敌人,那也是一种报仇,现在想到江昊然以后把江百歌伤得遍体鳞伤的情形就很有些激动!

    江昊然情绪低落的低声回答了一句:“但愿吧。”

    江昊然的情绪实在是低落,周子言陪他聊了几个小时,江昊然话很少,但又不舍得让他走,直到天黑后精力撑不住又昏昏昏入睡后,周子言才离开回家。

    回去后,周子言其实也不好受,很有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痛楚,江昊然虽然花天酒地不成材,不学无术,甚至是好色成性,但江昊然对他却是一片真诚,把他当兄弟。

    而周子言却是一开始就有目的性的接近他,阴谋,其实是把双刃剑,既能刺伤对手,但同样也能割伤自己!

    如同某个电影中的台词一般:“兄弟,就是拿来出卖的。”

    可真出卖了兄弟后,会开心吗?

    以前接近江昊然,是知道他是江百歌的儿子,是要连他一起报复的,但现在确证了,他并不是自己那痛恨的老子的儿子,不是他的亲兄弟,把他害了还有意思吗?

    回去后,乐小陶没在家,周子言准备打电话问一下的,但又想到还是跟她别走得太近,自己就是个炸药包,到头来还不知道会炸伤多少靠近他的人。

    乐小陶是个纯朴的女孩,说实话,如果果他不是背负了这一身的仇恨,他真想爱上这么一个姑娘,在乡村间盖一栋房,每日里爬爬山,看看风景,养两个小孩,一家人过那神仙般的日子,可就是这么个普通愿望他却是难以企及。

    其实他的妹妹江雪雁也是个纯真的好女孩,善良,不做作,有钱人家的小孩还能保持善良的心态,在现在这个社会中来说,已经是很难得的了,可惜她喜欢上了自己。

    周子言心疼,自己仇恨的人两个儿女,他却偏偏都纠缠上了,儿子拿自己当兄弟,女儿又爱上了他。

    但周子言又知道,江雪雁可是他嫡亲的妹妹,她再喜欢自己,都不能拿她在感情上报复,所以只能想法拒绝她的感情。

    江家人中,周子言原本是报着报复江百歌一家人的心态,但现在他却有些改变了,不想报复江昊然,只因他不是江百歌的亲生儿子,不想报复江雪雁,只因她善良,又喜欢上了他。

    在客厅里坐到晚上八点多钟,乐小陶还没回来,周子言感觉到眼皮有些沉了,睁不开,也就到房间里睡了。

    在大青山的经历还是太累,回来只是在江昊然的病房中睡了几个小时,虽然补充了些睡眠,但实际上还没恢复到完全的地步。

    估计乐小陶是去会她的朋友了,最好不去问她的私事。

    八点半上床,周子言连手机都没拿来催眠就睡着了,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七点半,睡了整整十一个小时,一晚上甚至连个梦都没做,这一觉算是把他的精神恢复好了,也把他的睡眠亏空完全给补上了。

    早上起床洗脸刷牙,出来后见乐小陶还没起床,有点奇怪,以往她总是比他要起得早,沉吟了片刻后就去她房间门上敲了敲,叫道:“小陶,睡醒了没有?该上班了!”

    今天要去锦湖苑那边做活动,乐小陶作为方案的总设计师,这第一次的活动项目是必不可少的,不过她可能不会直接去锦湖苑那边,可能会先去她的公司,然后跟几个陪同做活动的同事一起过去。

    敲了两下,又叫了两声,但房间里没有动静,周子言很奇怪,乐小陶睡得这么沉?

    停了停,周子言又敲了几下,叫的声音也大了些,不过房间里依旧没有反应,他伸手扭着门锁柄一扭,本以为房门是反锁住的,但他这一扭居然就扭开了,乐小陶没有锁房间门。

    推开门后,周子言先瞄了瞄床上,奇怪,床上是空的,房间里没有人。

    周子言呆了呆,忽然警觉,乐小陶是一夜未回吧?难道她出什么事情了?

    要不然乐小陶可绝不会在外面过夜不回家,这一惊之下,周子言就忍不住掏出手机来拨打乐小陶的电话。

    手机是通的,但一直到停止拨号,乐小陶始终都没有接电话,周子言顿时有些不安和慌张了,她真出事了?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