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逆袭者 > 第六十六节 大考前夕

第六十六节 大考前夕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从医院回到家里,已经是下午四点钟了。

    乐小陶在家也没闲着,在看她的方案设计,看到周子言回家后,赶紧放下手中的方案图稿。

    “子言,回来了?你脸色好差,是不是累到了饿了?”乐小陶一见周子言的脸色不好马上就关心起来,“你坐下,我给你做点吃的。”

    周子言点点头,也没反对也没说话,因为确实累了,饿了。

    乐小陶赶紧就去厨房了,周子言回到他自己的房间里,把手里拿了信封放在了床头柜上,然后沉默起来。

    这一趟原本是无心无意的露营却给他带来了意想不到的结果,最大的意外莫过于知道了江昊然不是江百歌亲生儿子的秘密。

    另外一方面,他也借此确证他他的确是江百歌的儿子,一想到这个他心里就腾起熊熊怒火,替他死去的妈妈悲愤,妈妈一生都只忠于江百歌这么个混蛋,一直到死,但他呢,却连儿子都是别人的,但他却依然好端端的生活着,而且还过得这么好这么有成就,他怎么忍得下这口气?

    周子言是江百歌的未婚私生子,这个秘密就是周子言心里深藏的秘密,二十七年前,江百歌跟他的母亲于蕾是一对情人,于蕾怀孕后还没跟江百歌说,江百歌的父母就出面使用手段阻拦,并给他安排了一个门当户对的亲事,女方就是现在的吴美仪。

    于蕾害怕江家对她进行迫害,更害怕腹中胎儿受到伤害,所以选择主动退出,隐姓埋名,其中的原因由来,于蕾并没有对儿子说,只在她临死前才告诉他亲生父亲是谁。

    事实上,周子言对母亲和江百歌的事知道得并不多,但有一点他是明白的,就是江百歌抛弃了他母亲,让他母亲含辛茹苦的抚养他,才三十几岁就劳累生病含恨而逝,所以周子言放不下母亲的这份仇恨,从他知道他的身世那一刻起,他脑子里就只有“仇恨”这两个字了。

    “子言,我给你下了一碗鸡蛋面条,赶紧趁热吃吧。”

    正回忆沉思中,乐小陶来敲门探头叫他,周子言赶紧把信封藏到床头柜里,然后出去吃面。

    乐小陶就坐在沙发上捧着脸蛋笑嘻嘻的看着他吃面,一副小巧玲珑小鸟依人的模样。

    乐小陶煮的面条并不是什么山珍海味,面条加一个荷包蛋,清香扑鼻,周子言吃起来很暖心,只有在乐小陶这儿他才没有任何的防患和心机,也是他最放松的时候。

    一碗面条忽喇喇的吃完了,乐小陶又问道:“吃饱了没?要不我再给你下一点?”

    “够了。”周子言摇摇头,然后准备去厨房刷碗,但乐小陶却抢着来拿了他的碗筷,笑道:“今天就算了吧,我看你很累了,一个碗而已,我来帮你刷了。”

    按照他们之间的约定,乐小陶煮饭做菜,周子言刷碗洗澡搞善后,两人分工明确,也一直是按这样执行,其实两个人现在根本就没有一开始那种防患心态了,都是你帮我我帮你,互相替对方着想,尤其是乐小陶,一旦女人母性爆发,那就好到了极点。

    看着乐小陶拿了碗筷轻快的进了厨房,然后响起水声,洗碗声,跟着又听到乐小陶哼着歌儿刷碗干活,这让周子言忽然有一种“家”的感觉。

    每每在这种感觉的时候,周子言就想就此抛开他那些深埋在心底的**恨,只想安安心心的过安静的日子,但这种念头也始终没办法持久。

    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陌生号码,但稍一思索就想起,这个号码是他给江昊然买的新号,这是江昊然打来的电话。

    “昊然,你醒了?我回家办点事,一会儿来医院看你,要吃什么吗?”

    “我什么都不想吃,子言……”电话里,江昊然的声音很落寞很迷茫,“我……我……”

    犹豫了一阵后,江昊然才又吞吞吐吐的说了:“昊然,我忽然发觉我妈对我有些奇怪了,来医院都没等我醒来跟她说话就走了,而且……而且我还偷听到她跟小雪说话,说江家产业都会留给她,一分都不会给我,只给我买一份信托基金保障生活,你说,我妈这是什么意思?是故意恐吓我还是真会这么做?”

    周子言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江百歌拿到亲子鉴定报告后,自然会去找他太太质问,虽然不知道她到底怎么说服了江百歌,但她去医院对江雪雁说
乡野小村医帖吧
这种话,那说明她跟江百歌之间的问题是解决了,要不然以江百歌的身份地位和面子,他怎么会忍受得了太太给他戴这么大一顶绿帽子?

    很有可能江昊然也不是吴美仪亲生的,只有这才能说明吴美仪对江昊然的冷淡,吴美仪对江雪雁好,对江昊然不好,这已经能说明问题了。

    “昊然……”周子言沉吟着说,“也许是你懒散和花天酒地的行为惹恼你爸妈了吧,改改吧,也许改了就能讨他们喜欢了。”

    在这一瞬间,周子言忽然兴起了要帮助江昊然的心思,以前江昊然是他利用和攻击的潜在对象,因为他是江百歌的儿子,自然也就是他周子言的敌人。

    但现在事情反转了,江昊然如果不是江百歌夫妻的亲生儿子,那他必然会被江百歌“抛弃”,当然这个抛弃并不是说江百歌把江昊然驱除出家,而是从江家各方面的受益中排除,变成一个江家无关紧要的边缘人物。

    江昊然以后只要知道他的身份底细后,必然会想尽各种方法去谋夺江家的产业,成为江百歌的对手。

    周子言很清楚,对他来说,敌人的敌人就是他的战友,这还不能说是“朋友”,只能说是站在同一阵线上的战友,他们有共同对付的敌人,至于双方的最终目的自然就不为外人道了。

    江昊然沉默片刻又说道:“昊然,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害怕了,我妈的话让我害怕了。”

    能让江昊然都害怕的事情确实罕见少有,周子言对自己的安慰都觉得假心假意,江昊然这个遭遇他不说百分百清楚,但至少是清楚最主要的原因,那就是江百歌通过亲子鉴定方式确定了他不是亲生儿子,这就必然会导致江百歌会逐渐疏远他,这时候周子言不知道的就是吴美仪是怎么应对江百歌的质问的。

    这个猜测有两点,一是吴美仪给江百歌戴了绿帽子,跟别的男人生了江昊然,但这一点周子言觉得可能性并不大,只是不能排除,第二种可能性大一些,就是吴美仪抱养了别人家的孩子,然后又瞒了江百歌等所有人,至于她的真相是什么,现在可能只有江百歌才清楚了。

    江昊然的事情对江百歌肯定也颇有打击,至少他没有“儿子”的事就能打击到他了。

    “子言,你在哪儿?你来医院陪我吧,我心里好烦,好烦!”见周子言沉默着没回答,江昊然后又说道。

    “好,一会儿我就过来。”周子言马上就答应了,以后当江昊然发觉真相的时候就是他彻底跟江家貌合神离的时候,他跟江昊然在那个时候才会站在同一阵线,但是谁也不能确定,假如江昊然知道他周子言的底细后,他能当没这回事?他能原谅自己对他的欺骗?

    换了他自己,如果江昊然对他有这些行为,他能原谅江昊然么?

    回答是不能!

    所以说,江昊然倒不一定就能成为他的盟友,而且他也很清楚,他的秘密无论如何都不能透露出去,稍有一点不妥,他的计划就没办法成功,以后可以利用江昊然成为江家对手的事,如果江昊然暗中对付江百歌的话,那一定会很有杀伤性,毕竟江昊然可以毫无阻拦的随便进入江家所有范围内。

    把手机揣进裤兜里,周子言见乐小陶把厨房收拾干净后正出来,见他要走,马上就说道:“子言,又要出去吗?等一下早点回来吧,商量一下明天的方案,这第一次的方案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哦!”

    “好,小陶,我把我们锦湖苑销售部的经理电话给你,你在细节上和需要注意的方面跟她多协商一下,我们售楼部周末不休假,准备方面的工作今天必需要准备好,我先出去办点事,然后去车行那边,把车辆奖品清单全部落实,明天,我们要玩一场大的!”

    乐小陶也很兴奋,她主持的方案明天就是第一次考试,不知道成绩如何,确实很忐忑,想了想又说道:“子言,明天活动做出来的广告宣传单我们已经在全城散发了五万份,我计算了下,就算只有千分之一转化实际机率,只要能有五十位真正下单买房的客户,对于你们的房源量来说,这就是及格了,毕竟明天只是第一次活动,第二次和第三次活动才是真正的大热重头戏。”

    周子言的神经其实比乐小陶绷得更紧,周末露营本意是舒缓一下心态,但却没想到反而惹出了祸事,不过因祸得福的事情是,他发现了江昊然的真实身份!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