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逆袭者 > 第五十八节 受伤

第五十八节 受伤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江雪雁抓着江昊然的手又哭又叫,但她的身体也跟着被下滑的江昊然的拖力带着往坡下滑去。

    因为江雪雁没注意她的姿势,她是趴在地上伸双手抓着她哥哥的,两只手抓着江昊然不敢松开,全身再没有一个地方可以着力,所以被水流和拖力带着往坡下滑去。

    周子言早看得清楚,第一下隔了距离搭救江昊然是够不着,但给江雪雁拖着江昊然阻碍了一下,也就是这一点点的时间就让周子言够着了,拼命的跑过来刚好抓着江雪雁的腰部。

    周子言的经验可比江雪雁强得太多,再加上他又是个健壮的男人,一抓到江雪雁的腰部时,双脚蹬着地用力后仰,一双手紧搂着江雪雁的腰往后拖,一边拖一边叫道:“江小姐,抓着昊然千万别松手!”

    江雪雁一双手死死的抓着江昊然的右手,暴雨中,只感觉到四面八方都有洪水的冲击,江昊然给从上而下的水流灌得晕头转向。

    “小心……昊然……”

    周子言忽然看到一截手臂粗细的树枝被积流成河的水流中直冲下去,挨着江雪雁一划而过,直奔坡下的江昊然。

    但他腾不开手去阻止,江雪雁也是一样,这时候她不敢松手,她已经竭尽全力了,哪怕松开一只手,那她也会抓不住哥哥江昊然,一旦松手让哥哥滑落,他就死定了,坡下面虽然看不清情况,但轰轰隆隆的山洪水声震耳欲聋,听声音就知道下面的洪水厉害庞大,帐篷和食物器具只怕已经被洪水冲得无影无踪了。

    “啊……哎哟……”江昊然惨叫声中,那树枝尖尖的一头很大力的插在了他的大腿上。

    撕心裂肺的惨叫让周子言和江雪雁慌了手脚,江雪雁更是吓得魂飞魄散,周子言也就在那一瞬间暴发了,咬牙切齿的吼了一声,双手不知道为什么暴发出比以往大几倍的力气,一下子把江雪雁和江昊然拖动了,蹬蹬蹬的一连往后拖动了好几米远,彻底把江昊然从危险的斜坡上拖到了公路上来。

    江昊然痛得抱腿惨叫,江雪雁吓得抓着他只是叫“哥”,树枝尖头深深的插在他右腿根部,看着鲜血冒出来染红了裤子,然后又被水冲走,一遍一遍的循环。

    周子言一看这个情形就知道严重,这口子太深,还不知道有没有伤到动脉,要是伤到动脉那就太危险了,树枝有一米多长,这应该是哪个山农砍的一截做陷阱猎野物用的工具,手臂粗细,一米多长,一头削得很尖,正好是尖的那一头插进了江昊然的大腿中。

    “江小姐,你扶一下。”周子言弯腰小心的把江昊然抱起来,本已累疲了,江昊然体重至少超过一百五十斤,抱起来很吃力。

    虽然很小心了,但江昊然还是疼得大叫,江雪雁哭着安慰:“哥,没事的,我们马上……马上送你到医院……”

    插在腿上的树棍也不敢轻易取下来,周子言拼着力气抱着江昊然往他车子的地方过去,好在距离不远,到了后,伸腿在尾箱下边踢了一脚,感应尾门自动打开了。

    “江小姐,你赶紧把后边两排座椅放倒,放平了我再把昊然放进车里。”

    “好好好……”江雪雁手忙脚乱的爬进车里,好不容易才把两排座椅放倒,放平后车子后排跟尾箱连在一起就成了个超大的床位。

    周子言喘着气把江昊然放进去,江雪雁又在里边帮手拖着江昊然的肩往里使力拖,已经钻进车里坐在前排发颤的夏明珠也吓得脸色青白,听到江昊然不停的惨叫也不知所措。

    其实夏明珠也算是个应变能力很强有自制力的人,但她面对的都是工作上的情况,对工作上的急事紧事她都应变自如,但今天这个情况却是自然天灾,而且关系到她自己当前的生命安全,这也是她生来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所以心乱而不知所措,更不知如何应对了,她心里唯一的印象就是“怕”!

    周子言见把江昊然弄进了车里,夏明珠和江雪雁也都上了车,赶紧爬到驾驶位上,先把尾箱门关上,然后开了车下山。

    雨刷忽喇喇的直是刷雨,能见度也就是四五米的样子,周子言也不能开快了,当然也不敢开快了,稍一不慎就会开到坡下去了。

    江昊然的奔驰车也只能暂时放在这儿,现在没办法顾及,江雪雁和夏明珠虽然都能开车,但她们两个显然都吓坏了,全身发颤,这个样子肯定没法开车,强行让她开车恐怕更危险,所以周子言也没打算
九王一后吧
要她们去开江昊然的车,眼前最着紧的是要把江昊然送到医院去治伤,车子过两天再来取,再说就算这辆车毁了不要了也没多大关系,对江家来说,一辆车算得了什么?

    江雪雁坐在江昊然身边,小心翼翼的扶托着插在哥哥腿上的那根树棍,生怕晃动会加剧他的伤势,一边流泪一边安慰。

    周子言一边开车一边问:“江小姐,别让昊然睡着,跟他讲话,再检查伤口……”

    江雪雁托着树棍都不敢动,稍一动江昊然就会叫痛,夏明珠赶紧把座椅放倾斜了些,然后爬到后面,她来帮着检查伤势。

    伤口看不到,但伤口处的裤子染得绯红,血的外流没有开始那么厉害了,但还是往外冒,又没有医疗器具,甚至连剪刀都没有,要检查江昊然的伤势,必须得把他伤口部位的裤子剪开。

    而且夏明珠还有些晕血。

    一看到鲜血,夏明珠就晕呼呼的,又是头晕又是恶心,她晕血。

    就是江雪雁也差不多,只是太关心江昊然了,亲兄妹自然关心,她只是努力撑着不让自己晕倒。

    周子言集中精神开车,暴雨闪电让他格外小心,在路上不能出任何问题,因为他明白,只要出一点点问题耽搁了就会出大事,江昊然的伤不容许有耽搁。

    路很窄,又是泥泞路,周子言开得慢,但又心急,可是又没办法,主要是能见度太差,几公里的泥泞路花了半个小时才开出去。

    上了水泥乡道后就好走多了,能见度虽然还是一样的差,但好在这条路上本来就很少过路来往的车子,又是这么恶劣的天气中,就更没有人出来了,所以周子言尽可能快的开着车。

    暴雨一直不停,在乡道上花了半个小时上了国道,车速就更快了些,周子言把所有的灯都开了,当然,起作用的主要是雾灯,能见度再低也能在十来米外看到闪烁的雾灯。

    快要进城区的时候,周子言听见江雪雁还在跟江昊然低声说话,紧绷绷的心也松了些,又对夏明珠叫道:“夏总,你打电话看看,哪个医院离得近,这时候有人值班的。”

    这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周子言担心医院没人值班,所以让夏明珠先打电话问一下,先有个准备最好,直接去有能马上手术的医院,省得再耽搁,只怕江昊然也经不起耽搁了,他很清楚,江昊然失血太多,从大青山赶回来,这一路也耗费了一个多小时,但没办法,在大青山手机没信号,报不了警,他们自己开车回来,能见度又太差,这个速度其实已经不慢了。

    其实周子言也更明白,即使报了警,警方和救护人员和车辆过去,那一样也得费一个多小时,再回去更得多一倍的时间,这样的天气,不管是汽车还是直升机,速度都快不起来,他们自己直接开车回去反而是耗时最短的方案。

    唯一有医别的是,他们车子上没有专业的医务人员,没有急救工具和药物。

    夏明珠把手机掏出来一看,不禁啊哟一声,手机被雨水淋透了,屏幕上全是雾气,机都开不了,已经废了。

    “拿我的看看,这边,裤袋里。”江雪雁把身体挪了挪,示意夏明珠把她的手机取出来看看。

    夏明珠低头找到后,伸手取了出来,打开一看,又摇了摇头道:“没用了,也被水淋坏了。”

    周子言腾开一只手,把他的手机摸出来试了试,也一样,那会儿那么大的暴雨,什么电子产品也禁不住淋,现在的手机防水性能又不好。

    好在已经进了城区,打不了电话就不打,直接去医院。

    雨还是那么大,不见减弱,但回城区后,似乎能见度要稍好一些,夏明珠又爬到副驾座上给周子言指路,拣最近的医院去。

    这时候也不管红灯还是绿灯,周子言一路前行,好在车辆很少了,到医院的入口处,还好是自动取卡通行,保安亭里的保安窗口玻璃都没打开,保安睡得跟猪一样。

    周子言把车停在大门应急通道处,下车后大声叫道:“医生,医生,有急救……”

    值班室的医生给惊醒,跑出来到周子言的车上看了看,然后赶紧通知留院值班的外科手术医生,一边准备一边又跟周子言说:“他这个情况不轻松,具体伤情还要详细检查,手术必须马上进行,你……费用问题……”

    周子言一下子打断他的话:“费用问题你别管,我马上交费,能刷卡吗?要交多少?”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