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逆袭者 > 第四十八节 烟花

第四十八节 烟花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两个人说说笑笑,江昊然最终还是开了周子言的车,得意洋洋的跑在了前面。

    周子言开了他的奔驰g500跟在后面,一会儿,江昊然又打电话过来。

    周子言一只手掌握方向,一只手接电话:“马叉虫,这是你的车,没连我的蓝牙,开车打手机是违法的知道不?”

    江昊然笑嘻嘻的说:“小屁事,再说这路上人毛都没一条,怕什么,我跟你说个事,子言,我想邀请李安妮一起去,要是她也去了,这一趟才有意思,深更半夜,月黑风高的时候,丛林里再跳个怪兽出来,哇,安妮吓得钻进我的帐篷里把我抱得紧紧的……”

    “做你的白日梦吧,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幼稚得跟三岁小孩一样?”周子言没好气的说,“你赶紧给我打住这个念头,不准给李安妮打电话,你也不想想,要是她去了,你跟在她屁股后头嘘寒问暖献殷勤,那夏明珠还能好好的玩下去?你把夏明珠气跑了,回头她还不得把气都撒在我身上了?”

    江昊然似乎咬牙切齿的道:“合着你就是把我给卖给夏明珠了是不是?”

    “我可没有卖你啊。”周子言笑着回答,“我又没要你跟夏明珠谈恋爱,也没要你跟她亲近,就是一起玩这一趟而已,这也叫‘卖’?”

    江昊然呆了呆,周子言确实没说那样的条件,但夏明珠要他叫上自己,那意思还不明显吗?

    再说还有另一个原因,夏明珠不是丑女啊,这样一个美若天仙的女人耳鬓厮磨的,迟早玩出火,他自己可是很清楚他自己的意志力,但同样也很清楚,夏明珠是个美丽的炸药包啊,就好像烟花一样,在天上散开炫丽无比,但射在身上那就致命了,好看却是炸药。

    江昊然顿了顿又说道:“我不管啊,挂了,我要跟安妮打电话。”

    说道理,讲长篇,他自然讲不过周子言,但他会撒泼撒野啊,虽然他不会真的给李安妮打电话,但吓一吓周子言也好。

    周子言见江昊然挂了电话,笑了笑也不理他,对江昊然的性格,他清楚得很,别看他闹得凶,但却不会真的忤逆他。

    一想到李安妮那娇媚动人的模样,那冷傲又有些刚烈的性格,江昊然就忍不住动情,确实,以前周子言曾经对他说过,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李安妮就跟其她女人不一样,其她女人对他就是**,一点就着,当然,那些女人也自然是冲着他的钱来的。

    而李安妮知道他是个富家公子,但却不知道他是百歌集团这种大型财团继承人的身份,不知道他就是个超级亿万富豪继承人的身份,不知道她知道后,又是怎样的态度?

    周子言跟在江昊然后边,回到城区后,江昊然没有停下来,也没有往他家的方向去,心想他是要去哪儿吃了饭才回家吧,也就没打电话问。

    江昊然开着车居然去了心缘酒吧。

    周子言不禁好笑,江昊然叫不了她去,临行前这一晚也要来见一见她,这家伙几时变得这么多情了?

    假如这个李安妮被他追到手了,恐怕也就没这份心情了吧?

    酒吧这时候不是旺点,客人稀稀拉拉的很少,不过江昊然却更喜欢,人多的时候,李安妮也就忙了,没时间应付他的瞎扯,人少的时候跟他扯一扯,那也无所谓。

    江昊然也不浪费时间,拉了周子言坐到柜台前的高脚凳上,对闲着正擦杯的李安妮说:“安妮,我这朋友你上次不知道有没有见过,今天正好,把你的什么四季啊,初恋啊,都调出来给他尝尝。”

    李安妮看了看周子言,摇了摇头,她没有印象,不过酒照调,先调了一杯四季出来,江昊然把酒小心的推到周子言面前,说:“子言,你尝尝,这可是安妮的绝技。”

    周子言把酒杯端起来对着光看了看,酒杯里,四种颜色分明,看起来倒确实像那么回事,不过确实也有些小技巧,酒是液体,密度轻重是一样的,要让四种颜色的酒不混合在一起,这还是要有一点手段技巧的。

    而且这漏斗形的玻璃酒杯容量并不大,完全喝的话,其实只有一大口的容量,如果容量大,酒份量多,也许还好调一些,但正因为容量小,酒杯里盛的量小,再要四种颜色不混合就更难了。

    欣赏了一会儿四季的色彩,周子言轻轻摇晃了一下,只见酒杯里的酒随着他的摇动而晃动,但颜色依然各是各,并不混合。

    周子言赞了一声,然后张口把酒一口喝了,他喝这杯酒是一次喝进嘴里了,不像上次江昊然是分了好几口慢慢喝的,所以把四季的味道慢慢品尝出来。


妻奴txt下载
    但周子言是一口把酒全喝了,看得江昊然皱着眉头心道这真是牛嚼牡丹啊,浪费了安妮的手艺!

    但江昊然并不知道,周子言把酒喝到嘴里混合了后,嘴里味觉触感的感觉却是四种味道纷至沓来,层次感很强,很明显的四种味道,似乎春夏秋冬连番而至。

    “好酒。”

    周子言由衷的赞了一声,看来能在这种大型酒吧里做调酒师还是有些真本事的。

    江昊然恼道:“这酒要一口一口的慢慢品尝,你这一口就喝了,哪里尝得出来四季的味道?”

    “没事,小口喝有小口喝的感觉,一口喝有一口喝的感觉,都不一样的。”李安妮笑着解释。

    江昊然见李安妮对他的表情没那么冷淡,笑着问道:“是吗,那我再试试。”

    李安妮当即把已经调好的酒给了他,江昊然像周子言那样仰脖子一口喝了,然后在嘴里尝着味道。

    果然,一口喝的感觉跟上次慢慢喝的感觉大不相同,不由得赞道:“安妮,你怎么就这么厉害呢?我真想把你给娶回家,然后天天喝你调的酒,这日子多舒服啊!”

    周子言差点没一口喷出来,还娶回家喝酒,那还不喝成酒鬼了?

    李安妮却是脸一板,正正经经的说:“江先生,你没喝醉吧?还要调别的酒吗?”

    要是换了在别的地方,估计江昊然就发作了,在酒吧还嫌他喝多了?看她的意思就是嫌他不要说调戏话,放正经点,但是在酒吧里,遇到喝醉酒调戏女人的事情不是很正常吗?

    但江昊然没有生气的意思,陪着笑脸道:“安妮,我就是开个玩笑,当然还要喝别的酒了,就把你上次调的那个‘初恋’调两杯给我们喝喝。”

    李安妮没有做声,继续调酒。

    江昊然则悄悄对周子言说:“子言,这个更好喝。”

    周子言笑了笑,心想调酒师也是凡人,不是神仙,自然不可能调得出来跟名字一样神奇的酒,所谓取的名字,比如四季啊,初恋啊,也都不过是按她自己的想像用相应的材料调配出来,这就跟百人读红楼一样有百种不一样的解释。

    因为初恋跟四季不一样,四季是四种颜色搭配,所以要分四次调酒,但初恋没有颜色层次,所以不需要花几次调配颜色,但酒里的味道包含的东西却比四季更多,所以也并不简单。

    初恋调出来,李安妮把酒分倒在周子言和江昊然两人的杯子里,刚刚好两杯的份量。

    酒杯里的酒没有颜色,透明,就像一杯水而不是酒。

    “试试,子言,你尝尝看。”江昊然示意周子言尝酒,很期待的表情。

    周子言心里一动,江昊然这时候倒是很像一个未经世事的学生一样,有点纯,这倒真是难得一见,难道他对这个美女调酒师李安妮真动了情?

    一边想,一边端起酒杯喝酒,既然李安妮没有特别说明这酒是要一小口一小口的慢慢品尝,还是一大口就喝完,那就表示跟四季一样,随便怎么喝都可以。

    不过周子言还是没像前一杯那样一口喝了,先小小的喝了一口,慢慢品尝。

    酒喝到嘴里后,入口有点“涩”,就像吃了一口还没成熟的柿子一样,那种涩口的味道很明显,不过一会儿后,那涩口的感觉就慢慢变化成甜蜜的味道。

    周子言算是弄懂了李安妮的想法,所谓四季和初恋也就是她自己的想法而设计出来的鸡尾酒产品,那四季和初恋的含义其实也就是她个人的想法,再用酒解释出来而已。

    李安妮对初恋的看法就是,没恋爱过的少男少女就像是吃生涩的柿子一样,少男少女的青涩,然后慢慢变得甜蜜,而这杯酒,应该就是调取了生柿子汁之类比较生涩的味源,然后再加了蜂蜜之类的甜味源,这就是她对初恋的诠释。

    虽然不是很百分百的感觉,但对于调酒师来说,还是很不错了。

    “不错,很好!”看到江昊然那很期待的表情,周子言还是没吝啬的赞美了一下。

    江昊然这才高兴的笑着把酒喝了,他喝了酒后就毫不掩饰的赞美,反而把李安妮弄得很不好意思了。

    她旁边的女同事,另一个调酒师斜睨着多少有些不屑的表情,同行相嫉啊,江昊然压根儿就没注意别人,他自然看不到,但周子言却看得清楚,这个调酒师化了很“妖”的妆,眼角化了泪滴,脸上还修饰了几片金彩鱼鳞,贴着长长的人工睫毛,嘴唇涂的是黑唇膏,再加上一身黑色的西式套服,这个妆的确很妖异,李安妮穿的跟她一样的服装,但妆化得就清淡了些。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