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逆袭者 > 第三十二节 回忆

第三十二节 回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江雪雁叫的是一辆专车,丰田凯美瑞,司机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男的,空调打得很低,一上车就是冷气扑面。

    周子言本想让江雪雁坐后排,他坐到前边去的,但江雪雁等到上车时又伸手抓着他他的手,握得紧紧的,上车也不松开,只得任由她紧抓着。

    只怪江雪雁太漂亮了,那司机都时不时的从后视镜里偷瞄她。

    司机车载屏幕上打了导航的,周子言看到离目的地只差一千米的时候就注意了,等到还剩下五百米的时候就叫司机停车。

    司机扭头说:“还没到呢。”

    “我们走着过去。”

    听周子言说要走过去,江雪雁也高兴,这时候总算松了手,拿手机给司机结了车费。

    这一带全都是豪华别墅区,林荫路下静悄悄的,江雪雁再伸手来拉周子言的手时,周子言加快了脚步,让她抓了个空。

    周子言怕她动作弄得亲密给江家人看到,所以在前边使劲走,不管怎么样,还是要把江雪雁送到家门口才敢离开回去。

    走了一阵后,没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周子言回头一看,只见江雪雁还在十几米远的原处站着没动,望着他不吭声。

    周子言不禁叹气问她:“你怎么不走了?”

    江雪雁淡淡道:“你既然那么怕我又何必来送我回家?你走吧,我不要你送。”

    周子言又叹了口气,只好回走到她跟前,低声说道:“我不是怕你,我是怕你家人看到不好,算我不对好吧,走吧,快回家了。”

    江雪雁这才露出笑容来,缓缓走过去,那一脸的笑容似乎让夜色都光彩亮眼起来,走到周子言面前停下来,看他颇为紧张的表情就觉得开心,静了一会儿才说:“我到家了,你那么怕就先走吧。”

    这时候说的话不是反话了,不过周子言还是不放心,点了点头回答:“行,我等你进去了就走。”

    林荫路静悄悄的,别墅院门前的铁栏栅门关着的,没有人,江雪雁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周子言虽然不会说些好听的话,但关心却是真的。

    周子言陪她走到栏栅铁门处,见江雪雁停下来后却没按门铃,就点点头道:“江小姐,我走了,你赶紧进去吧。”

    江雪雁静静的站立着不出声,周子言见她不按门铃,欲言又止的表情,怕被她家里人,尤其是江百歌看到就成大麻烦了,伸手去按了一下门铃,又说了一下“你赶紧进去吧,我走了”,然后一溜然就跑了。

    江雪雁就算想说什么话,周子言也不给她机会。

    回到米兰春天小区外边,周子言下车走了一小段路,天上新月半弯,微风轻拂到脸上有丝丝凉爽。

    看看时间也快过十二点了,很晚了,酒喝得不多,但感觉很困很疲倦,还是赶紧回去休息,明天上班。

    国内这朝九晚五的生活也渐渐习惯了,以前紧绷绷的神经也渐渐松驰下来,除了心里面的。

    走到大楼进门处,门亭遮挡了月光的阴影里面忽然走出一个人来,把周子言吓了一跳。

    “子言,你回来了?”

    黑影直迎向周子言,一开口就让周子言听出来是乐小陶。

    “小陶,你半夜里不在家躲在这儿干什么?吓了我一跳。”

    乐小陶迎着周子言看了看,然后才说:“那晚上你醉得不像样,我怕你今晚又喝醉了,要是在外边倒了怎么办?所以我就出来在这儿看一下。”

    这小姑娘心还是很善良,周子言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说:“没事儿,回去吧,我今晚就只喝了一点点,倒是你,一个姑娘深更半夜的还跑出来,你就不怕有坏人?”

    乐小陶从背后缩手回来,把手在他面前扬了扬,得意洋洋的说:“我拿了防狼电击器。”

    周子言吓得又一哆嗦,幸好乐小陶没有一看到人就窜出来电击,要不然他这会儿就躺在地上跟僵尸一样了。

    回到家里,周子言见餐桌上有个大罩子,乐小陶过去把罩子揭开,回头招手叫他过去:“子言,过来,吃点东西。”

    周子言摇头道:“不吃了,在外边又吃又喝的,吃多了不舒服。”

    “就知道。”乐小陶拿了小碗,打开电饭煲,一边盛一边说:“外边吃的不好,有太多的添加剂,说不定还是地沟油,吃了伤胃伤身,我买了小米煲了粥,对胃好,我以前念书放假回去,我妈就是给我煲小米粥,特香特好喝!”

    周子言已经闻到了香
嫂子合集帖吧
味,很清香的味儿,还真是勾起了他的食欲,见乐小陶执著,也没再拒绝,走过去到餐桌边坐下来。

    乐小陶熬的小米粥金黄金黄的,他接过碗来尝了尝,小米粥有微热的温度,一点都不烫了,喝着口感正好,清香有点甜,小米粥里还加了南瓜,花生,核桃,芝麻,黑豆,吃到嘴里的感觉特别好,与之前在外边吃的那些纯粹是两个极端,外边吃的味道特别重,而小米粥清淡,就像旅游过繁华的大都市后回到清山绿水又清静的乡间家里那种感觉。

    说是不想吃,但这一吃,周子言竟然一边串吃了好几碗,最后还是乐小陶怕他吃撑了不给他装了才停下来。

    不过乐小陶见周子言表情有些古怪,笑着问他:“怎么,瞧你这表情沉重得,是我粥不好吃吗?”

    “不是……”周子言摇摇头,有些低低的说,“我小时候我妈也喜欢给我煲米粥喝,感觉好像……好像……”

    乐小陶哈哈一笑顺口说道:“像你妈?哈哈,那你叫我一声看看……”

    这话一说,她也知道不妥,瞟了瞟周子言,却见他面色沉了下来,把碗一放,转身头也不回的回房间了,一进门把房门“啪”的一声关上了。

    乐小陶有些后悔,呆了呆后又跑了过去,在门上敲了敲,说:“子言,对不起哪,我不是故意的,就是不小心顺口说的玩笑话,你别当真……”

    房间里没有一丁点动静,乐小陶又说了几下,里面还是没有回音,她顿时又是后悔又是埋怨自己,怎么会说那样的胡话?

    本来是担心周子言来着,给他熬了小米粥等着,然后还想跟他说说那笔奖金的事,她还是想把奖金分一半给他,这时候也没法说了。

    在沙发上呆坐了半小时,乐小陶自怨自怜的想了许久,又感觉周子言并不是个小气的人,即使她先前开的玩笑话也不至于他发这么大的脾气吧?

    但周子言就是生气了。

    明天还要跟老板去锦湖苑跟周子言那边签约,乐小陶很担心,要是她惹恼了周子言,他明天反悔了怎么办?他要是反悔了,那这个合约肯定就废了,老板肯定会要回他给的十万块奖金,另外还给了她一万块买衣服和化妆品的,那些钱用了一半,十万块奖金也寄了五万块回家,准备给妈妈治病用的,另外五万是打算给周子言的所以才留了下来,要是他反悔,老板又要钱,这可怎么办?

    她会被抓去关起来吗?

    乐小陶胡思乱想的安静不下来,患得患失,又忐忑不安,在沙发上发着呆发着傻,最后困得连什么时候睡着了都不知道。

    “小陶,你怎么在沙发上睡?在这儿睡了一整夜?”

    早上,乐小陶给叫声唤醒,睁眼看了看,眼前的脸是周子言,她呆了一会儿才醒悟,忽然想她是在沙发上,赶紧坐起来问:“怎么了?”

    抬头一看,窗外红光扑面,那是初升的阳光,房间里也相当明亮了,已经是天明时分,她竟然在沙发上睡了一夜?

    忽然间,乐小陶又是一颤,因为她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情,今天天亮了,等会儿就要去上班了,上班后等着她的就是“合约”,要是周子言生气而反悔了,那她就一下子从天堂跌进地狱里面了!

    “子言,对不起……我……我昨晚不该乱开你的玩笑,对不起……”乐小陶忍不住道歉了。

    周子言瞧着她一脸惶恐的表情,忍不住莞尔笑道:“你昨晚一宵睡在沙发上就是因为害怕这个?傻丫头,你未免把我想得太小心眼了吧,赶紧准备一下去公司,然后去我们公司那签合同,签合同的时候还得再敲定一下细节,有你忙的,赶紧儿吧,瞧你这一脸困的,怎么去上班啊?”

    听到周子言这些话,原本紧张发呆的乐小陶心里一松,抓着他的手就问道:“你……你说真的?没骗我?真的……真的要跟我们签合约吗?”

    周子言伸出手指头在她额头上一敲,说:“当然是真的,难道你不想签了?”

    “签,签,当然想签。”乐小陶顿时欣喜若狂,先前的阴霭一扫而光,脸上的倦容也因心情而消失得无影无踪,跳起来直奔卫生间,一边跑一边说:“我洗洗脸,你等我……”

    看着欢呼雀跃的乐小陶,周子言默默叹了口气,他当然不是生乐小陶的气,但乐小陶的话确实引起了他的凄凉往事,他想起了他的妈妈,想起了他最心痛的回忆,而那些事,他又绝不可能对乐小陶说出来。

    其实也不是针对乐小陶,而是他对任何人都不会透露他的心事。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