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逆袭者 > 第三十节 俗套的情节

第三十节 俗套的情节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从周子言的工作能力来看,他明显不会是个智力有问题的人,既然是智力没问题的人,他怎么会看不出来她的“示好”?

    看着江雪雁还是犹豫中,周子言赶紧叫服务生来进来结账买单,出去后江昊然正好叫了代驾来开车,他自己则叫了辆出租车送夏明珠回去。

    周子言等江昊然和夏明珠上车走了后才走出来到路边准备拦车,江雪雁扯了扯他衣角,指了指前边道:“我想走走路,吹下风。”

    周子言苦笑了笑,想说点什么,但江雪雁已经加快了脚步走到前边去了。

    看着她有些发泄,有些奔放的动作,周子言没奈何,只有跟了过去,一个喝得半醉的女孩子夜里到处乱跑,毕竟还是不放心,更别说还是个极其漂亮的女孩子。

    江雪雁走到前边,弯腰嗅了一下路边花台里一株盛开的花朵清香,然后把束发的彩色丝带解开,扬头甩了甩,把一头秀发尽情的挥洒。

    周子言在后面看得有些痴了,迷迷糊糊中叫了一声:“妹妹。”

    江雪雁却听见了,回眸一笑,歪着头儿问他:“你叫我妹妹吗?你对多少女孩子这样叫过?”

    周子言脸一红,摇摇头道:“我从不这样叫别的女孩子。”

    江雪雁似笑非笑的盯着他,半晌才说:“真的还是假的?”

    周子言沉默着没回答,江雪雁嗤的笑了一声,说:“好吧,我就当你说的是真的了。”过了一会儿又问道:“嗯,听你说我是你唯一叫‘妹妹’的女孩子,感觉还是很高兴的,不过……”

    江雪雁一边说一边忍不住的笑意:“感觉要是我叫你哥哥的话,好别扭呀……”

    周子言脸色渐渐严肃起来,似乎在想什么严肃的事情。

    “哥哥……”江雪雁轻轻的叫了一声,又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似乎这一声“哥哥”把她内心里所有的笑意都惹发出来了。

    “哟,这情哥哥情妹妹的叫得挺亲热嘛,来,叫一声我听听看……”

    江雪雁扭头循着声音一看,只见就在她身后边有三个男人盯着她和周子言嬉笑,流里流气的样子,路灯下,三个人的脸上就只差没写“流氓”两个字了。

    三个男的本来还只看到江雪雁背影,她一转头,三个人瞧见她的相貌,顿时都张了嘴“哦”的一声,还真很出他们的意料,没想到这个出言调戏的女子这么漂亮!

    江雪雁瞄了瞄这三个男人,脸上浮起一缕笑谑,说:“想我叫你一声哥哥吗?那也得你配才行呀。”

    三个男的一听这个话,很明显的是讥讽他们不配的意思嘛,脸色一沉,中间那个瞟了一眼周子言,嘿嘿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不配,这小子才配是吧?老子看他也就那么回事,要不然就跟老子比划比划,我瞧他也就是个软皮蛋,这好白菜啊,还真就是都给猪拱了!”

    周子言忍不住又好气又好笑,这三个男的也都满嘴酒气,混混喝了酒基本上都是胡天胡地的,以为他们天下第一了,路边看到个女的就调戏一下,看到女的有男友一起就讥讽男的一顿,占点便宜,男的如果不敢跟他们对抗,只要觉得脸上有面子,占点女人便宜就ok,但要是男的稍微有点对抗的行为,那自然就是一场架打了。

    江雪雁扭头望着周子言忍不住笑的说:“真的好有意思,他们说你是猪,你觉得像么?”

    周子言毫不在意的道:“管他说什么,走吧,江小姐,你该回去了。”

    江雪雁摇着头回答:“我不回去,我不回去,家里让我太压抑了,你瞧瞧,就算碰到他们三个这样的混混也比在家里好!”

    三个男的听到江雪雁竟然当面说他们是“混混”,本就有挑衅戏弄的意图,听她这么一说,更是惹发了他们的势头,三个人不由分说的就把江雪雁围在了中间。

    “mb的,敢骂我们是混混,那今天老子不做得像混混一点,那还真对不起你说的这个话了。”

    “泰哥,她说我们是混混呢,说我们是混混呢……”

    三个男人一边说一边没头没脑的就伸手往江雪雁身上摸去,他们似乎也只看到江雪雁一个人,对在旁边的周子言根本就无视了,在他们的印象里,在他们戏弄调戏的女孩子中,如果只有男友一个人在一起,没有别的朋友在,那个男人基本上都不敢吭声,忍气吞声的把女朋友拉走算了,但拉扯中
嫂子合集小说5200
,女朋友自然被他们揩够了油。

    “啪……”“啊哟……”

    忽然间,一声拳击声响起,跟着一声呼痛的惨叫响起。

    他们三个男的没料到,周子言忽然窜起跳过来,一拳狠狠的打在正面对江雪雁的那个男的,这一拳打得狠,正打在他左脸上,那个男的猝不及防,这一拳打得他往右边一倒,嘴里牙齿都给打掉两颗,和着血水喷了出来。

    周子言一拳把那男的打倒,顺手拖起江雪雁的手拉着就跑,后面几个男人呆滞了一下,两个把被打倒的那个拉起来,三个人大呼小叫的就追了过来。

    周子言拉着江雪雁使劲儿跑,这要是给三个混混追到了,一顿饱打自然是跑不了的,只有使劲儿跑。

    三个男人又叫又骂,也是拼了命的追,尤其是那个挨了打的男人,捂着脸嘴怒火中烧,这时候要是把周子言追到了,那是杀他的心都有了。

    奔跑中,三个男的那是越追越近,周子言拉着江雪雁怎么都跑不快,急切中瞄了一眼才发现她穿的是高跟鞋,穿着这个怎么可能跑得快?

    周子言奔跑中回头又看了一眼那三个追他们的人,隔了就只有七八米远了,心里一急,回身把江雪雁拦腰一抱,抱着她跑,这样跑的速度是快了些,但也就是十几米的距离,接着就累得又喘又疲,跑不动了。

    跟着脚下似乎踢到了绊脚的东西,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周子言再也抱不动了,脱手把江雪雁放掉了,再回头急瞄,见三个人中的两个已经快到他背后了。

    周子言知道逃不脱了,用力在江雪雁背后一推,叫了声“快跑”,然后回头一蹲,将最前面追到的男人一下绊得摔倒了,另两个人也堪堪跑到,两个人扑住周子言就狂殴起来。

    周子言开始还反击,后来知道顶不住三个人的攻击,索性抱了头护住要害部位,但就在这时,又听得“啊呀”一声惨叫,比之前他打落那个混混牙齿时候的惨叫还要更凄厉几分。

    周子言抬眼一看,不由得吃了一惊,居然是江雪雁转头回来,拿了她的高跟鞋乱敲,一个男的脸上给敲破了,鲜血直流,一只高跟鞋钉在了另一个男人的肩膀上,惨叫的就是他,江雪雁发狠中,将鞋钉钉在了他肩膀上。

    “快跑……”这一次是江雪雁拖起周子言的手狂奔了,周子言跟着她跑了一阵,心里正疑惑着她怎么跑得快了些时,看了看她的脚,却见她竟然是光着脚,一双高跟鞋早给扔了。

    后面三个混混还是在追,不过这回给江雪雁的高跟鞋伤得不轻,延误了些时间,再加上江雪雁没穿高跟鞋了,跑得也快了些,距离是越跑越远了。

    周子言反手拉着江雪雁跑,瞄到前边有小巷子时,转过去就往小巷子里跑,再接着转进了另一个巷子,跑了一阵后再停下来,江雪雁喘着气实在跑不动了,他才拉着她躲到墙壁边静听动静。

    一会儿后就听到三个混混的脚步声和叫骂声,周子言把江雪雁的手捏紧了,示意她别出声。

    江雪雁这会儿倒是紧张了,屏住呼吸不敢有丝毫的动静,三个混混停了下来仔细听动静,听了一会儿后,其中一个人说道:“泰哥,听不到声音了,恐怕是跑掉……了吧……”

    然后是呼呼呼的喘气声,隔了片刻后,那个“泰哥”阴沉沉的说:“这事儿谁都不准说出去,麻比的,我们三个居然给一个男的一个女的给弄成这样,说出去脸都丢尽了!”

    “……”

    “是,泰哥,我是百分百不会说的,妈的,哎哟,我脸……我脸好痛……”

    江雪雁紧紧挨着周子言,周子言都感觉到她身体微微发颤,心想先前胆儿挺大的,这会儿知道害怕了?

    三个混混听不到动静,只道他们已经跑掉了,骂骂咧咧的走了。

    一直到听不到他们的声音后,江雪雁才一下子软软的坐倒在地,喘着气压低了声音说:“他们……走了吗?”

    周子言担心三个混混搞马后炮,悄悄道:“别出声,我们歇会儿,再等会儿看看。”

    江雪雁开始的兴奋,现在变成了担心害怕,酒也醒了,之前是压抑后的放纵,又是酒醉后,所以无所谓,也无所畏惧,又打又跑了两次后,她也很清楚,如果再给那三个混混追到了的话,说不定不死都得给打残废了。

    当然,她也明白最严重的应该是周子言,那三个混混的气多半都会撒到他头上。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