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逆袭者 > 第二十八节 豪门

第二十八节 豪门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一会儿,女服务生就把江昊然带到了,在门上轻轻敲了一下,然后推开门,再恭请江昊然进来。

    江昊然笑嘻嘻的进来,夏明珠也满脸灿烂的笑容相迎,不过还没说出话来,就见到江昊然身后还有一个人,亮身出来后,似乎令房间一亮,是个女孩,清丽绝俗,连夏明珠都有些嫉妒她的容貌,而且这个人她是认识并且熟悉的,是江雪雁!

    夏明珠脸色一滞,原本兴奋的表情顿时消失了,半张的嘴话也没能说出来。

    江昊然怎么把他妹妹给带来了?

    周子言心里一乐,心想这江昊然倒是有手段,不声不响的把他妹妹搬出来,这就令夏明珠的计划落空了,有江雪雁在,她怎么说得出来那些话?

    不过周子言也有些不好的念头,江雪雁是江昊然完美的挡箭牌,不过对他来说可不是好事,就算没什么,只是吃顿饭,但如果给江百歌知道了,他能这样理解么?

    江昊然接到周子言的电话后很头疼,美女他喜欢,但不喜欢麻烦的美女,他喜欢自由身,扔钱无所谓,绝不去碰惹扔钱都甩不掉的女人,而夏明珠就是这样的女人,所以他不敢碰。

    但他不能不管周子言啊,这顿饭肯定是要去才行了,在家里愁眉不展的想了一阵,直到看到妹妹江雪雁从门外进来后,忽然就想到了个法子,赶紧把她拉到房间里悄悄说帮个忙。

    江雪雁从来就不愿意掺和哥哥的事,她不喜欢他那些花天酒地的狐朋狗友,但听到他说是帮周子言时,忽然就点头答应了。

    于是兄妹两就开车过来了,而江雪雁的到来,周子言也不知道。

    江雪雁进了房间后见夏明珠滞着脸色的表情,走过去坐在了她身边,笑吟吟的问:“明珠姐姐,怎么见到我好像不乐意啊?”

    “哪有……”夏明珠露出笑容来说,“江总,我是没想到你会来啊,你可是我请都请不到的客人嘛,怎么会不乐意呢,服务生,倒茶。”

    等服务生来上了茶,又推荐了店里的特色烧烤肉,夏明珠虽然没心情,但还是打起精神来跟江雪雁聊天说话。

    对面,江昊然跟周子言有说有笑的,表情正常得很,一脸正气凛然。

    倒茶的女服务生给江雪雁送上菊花茶时,又不禁多瞄了她几眼,今天好奇怪,店里经常也有漂亮女客人来,但这两个女客人实在太出众,而且还是一起来的,忍不住偷瞄了又瞄。

    江雪雁只化了淡淡的妆,夏明珠妆化得稍浓一些,不过淡妆浓妆,对这两个女人来说都好看,浓妆淡抹总相宜。

    进进出出的女服务生只觉得江雪雁和夏明珠都是极漂亮极漂亮的,但夏明珠自己就不那么认为了。

    江雪雁淡淡的妆,穿的是一套迪奥女装裙,提的是lv限量版的包,这个包,夏明珠认得,要人民币三十八万元,她很喜欢,但没舍得下手。

    其实她提来的包也是lv牌子的,但不是奢华限量版的,人民币三万多元,虽然是同样的牌子,但区别就相当大了,就好像车子一样,就算同样是奔驰的,她的就像是三十万的北京奔驰,而江雪雁的则是进口的全球限量款,价格至少也得贵上十倍。

    夏明珠从小就很聪明,也很努力,她从小的梦想就是要把自己变成“豪门”,现在的她年薪过百万,穿的用的也都是名牌,有房有车,房子是高档住宅区的单元,车子是一百多万的保时捷,穿的也都是成千过万的名牌时装,挎的包包也是价值过万的名牌包包,但她从心底里就还是很明白,虽然她再努力,但她依然还不是“豪门”。

    而江雪雁并没有炫耀,她很随意的穿,随意的买,但她就是再随意,这随意表现出来的就是“豪门”,这让夏明珠很嫉妒,很嫉妒!

    可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她就算再努力,她也不是一个真正的豪门,而江雪雁就算再随意,她不用努什么任何的力,她依然是个真正的豪门。

    这就是区别,就算心里发泄,就算自我安慰,江雪雁只不过命好,生在了那样的家庭中而已,但羡慕嫉妒之余,夏明珠还是很悲哀,现实还是现实。

    而另一个豪门江昊然也是,他穿得也很随意,花花公子的衬衫,阿玛尼裤子,腰间系的是爱玛仕皮带,左手中指上还戴了个碧绿的玉面戒指。

    再随意,他也是个豪门,这种气质是与生俱来的,假如他这一身换给另外的男人
战神狂飙全文阅读
穿了,那也是虚有其表,再有形也不会有他的神,她之所以想追到江昊然,她其实并不是有多喜欢江昊然这个人,她也明知道江昊然这种花花公子的性格并不是她所喜欢的,但她就是喜欢江昊然的豪门身份!

    如果能嫁给江昊然,那她夏明珠就是真的一步跨入豪门了,她就是真正的豪门了,但就是这么一步,她却跨得那么难。

    在夏明珠以往的印象中,江雪雁是个不讲私情,冷傲的富家千金,江雪雁也跟她有过很多交集,都是公司的事,江雪雁的表现跟江昊然远为不同,江昊然是管不了事的花花公子,但江雪雁是真有才干能力,在她身上很难看到富二代的烙印。

    比如两人开的车吧,夏明珠是一辆一百多万的保时捷帕拉梅拉,而江雪雁的却是一辆四十万的奥迪a6,一般人哪看得出来江雪雁真正的身份?

    再看看江昊然吧,花天酒地不说,他开的车就是一辆三百多万的法拉利跑车,这还是江百歌不同意他买兰博基尼,不是舍不得钱,而是担心儿子的安全。

    夏明珠有时候也很奇怪,同是一家的兄妹两个人,为什么区别这么大?

    服务生送餐上来,一边着手夹肉烧烤,烧烤器是用电的,很方便简洁,夏明珠是不伸手的,倒是江雪雁满有兴趣的在一旁帮手,夹着肉片翻面,一会儿就内香飘飘了。

    江昊然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哇,好香啊,小雪,我发现你很有天份啊,要不我们也整一套用具回去给妈烤来吃吃?”

    江雪雁笑着回答:“你呀你,总是闹得凶,别把家里弄得乌烟瘴气的,想给妈弄来吃,明儿我们把妈带来在这里吃,人家弄的才正宗。”

    夏明珠瞄了瞄江昊然,有意无意的说了一句:“怎么就不提给你爸弄来吃?”

    “我爸?”江昊然嘿嘿一声,说:“看着我爸那张严肃的脸,你还能吃得下东西?我只要跟他坐一块儿我就紧张冒汗,再好吃的东西都不好吃了。”

    “哥,你怎么说爸的……”江雪雁嗔了一声,怪着江昊然在外人面前说父亲。

    一直没作声的周子言也在帮手翻着烤肉片,夏明珠一直注意的是江昊然,无意瞄了瞄周子言时,忽然似乎感觉到,周子言并没有她想像中的“自卑”,似乎反而感觉到他跟江昊然并排坐在一起时,那气质气势并不弱给他,这倒是有些奇怪。

    女服务生又适时的来问了一下:“几位要喝什么酒吗?”

    一边说一边又介绍了几种酒,大抵是有名的洋酒和红酒,周子言见夏明珠和江雪雁没吭声,抬眼问她:“有没有烧酒?”

    “烧酒?”女服务生怔了怔后还是点头回答,“有,正宗的韩国烧酒,不过比较烧喉,口感是没有别的酒那么好……”

    “就要烧酒。”周子言摆摆手吩咐,什么正宗的韩国烧酒嘛,在韩国,所谓的烧酒就是最低劣最便宜的白酒,跟国内那些所谓的“苞谷酒”,“高梁酒”差不多,都是乡村民间自酿的土酒,便宜,酒劲大,这烧酒弄到国内来就加了个“正宗”,似乎就变得高大上了。

    女服务生把烧酒送来,然后一人一杯,倒了四杯。

    酒杯很小,韩剧里喝烧酒吃大排档的都是普通人,烧酒用玻璃杯装,江昊然见酒杯比大拇指大不了多少,捏了一杯一口就喝了。

    酒一到嘴里没尝就吞了下去,顿时喉咙里就像火烧一般的感觉,火辣辣的,忍不住张了嘴直喷气。

    “好辣!”

    夏明珠赶紧把茶杯递过去:“赶紧喝点茶吧,不能喝就慢慢喝……”

    周子言嘲道:“大少,这个烧酒可没有你喝的洋酒那么润喉啊,吃块烤肉吧,俗话说得好,喝烧酒,吃肥肉,拿肉一填就好。”

    江昊然没接夏明珠递过去的茶水,抓起筷子挟了一片烧肉塞到嘴里,顿时肉香满嘴,看着挺肥的五花肉吃到嘴里一点儿也不觉得肥腻,越嚼越香,烤肉的味道把喉咙里的火辣感也盖下去了。

    “好吃。”江昊然禁不住赞了一声,又吃了几片烤肉,烤肉下肚后,情不自禁的又端了小酒杯喝了一杯烧酒。

    这时候他才感受到,喝烧酒吃烤肉原来是这么“配套”的感觉!

    江昊然还是家庭条件太过优越,从小就没吃过苦,即使喝酒,也是喝的高档酒,尤其是红酒葡萄酒等等。

    倒是周子言小时候喝过白酒,对劣质白酒并不陌生。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