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逆袭者 > 第二十六节 任务

第二十六节 任务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周子言回到大厅后,拿了杯子去饮水机处接水,正好副总周青山经过,看到他后脸色一沉,朝着几个在座位上小声聊着的女职员喝斥道:“上班就上班,交头接耳的干什么?我最看不得不守规矩的人了,别拿自己当回事,小心栽个大跟头!”

    几个女职员给吓得赶紧埋头做事,不敢吭声。

    周子言哪有听不出周青山指桑骂槐的搞头?端着杯子对周青山道:“周副总,天热,多喝点水好,降温又安神,工作嘛要放宽点心,别气坏了身体不划算。”

    周青山听得周子言话里藏针,哼了一声,不理会他,径直回他办公室了。

    反正也算是撕破脸了吧,周子言不去想周青山的事,想也没有用,没办法讲和,他现在就只华山一条路,撞过去就能留下来继续下一步,走不通他就得滚蛋,一开始就树敌太多,这些人都等着看他的笑话,都等着他滚蛋,把这个方案做好也就是他唯一的筹码。

    下午还得做报备提案交给夏明珠审批,明天跟金秀泽签约后得给他们公司打前期的款项,签约后他就有得忙了。

    吃午餐后花了三个小时把提案做了出来,不过夏明珠去工地上验收质量没回来,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夏明珠还没等回来,倒是等来了一个人。

    是绿树林广告公司的业务经理杜锐,杜锐眼里闪着恼怒的火花,看了看旁边,强忍着火气,压低了声音对周子言说:“周经理,我们……找个地方谈谈吧。”

    周子言指了指大会议室说:“那就在会议室吧。”

    一进会议室,杜锐“啪”的一声把门用力关上了,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来,盯着周子言很是恼火的问他:“周经理,我真不敢相信,你还真把广告合同给了别的公司,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做会得罪很多人?我们也就算了,你得罪的还有你们锦湖苑的高层,你得罪他们了以后还怎么混?”

    周子言似乎是很认真的听着他的话,杜锐又说道:“周经理,你现在也不是不能回头,你只要推掉给金凤凰广告公司的合约,然后再给我们,只要没跟金凤凰那边签正式合约都没问题,另外……”

    杜锐说着停了下来,把脸向周子言凑近了些,低声说:“周经理,我们公司老总叮嘱过我,只要你把广告合约给我们,你也不用得罪那么多的人,我们公司可以给你一百万,你要现金还是转账都可以,一百万,你想想看,上班打工的人,有几个时候能赚到一百万的数目?”

    周子言淡淡一笑,道:“杜经理,一百万的数是不少,但我觉得吧,做人也不能尽向着钱看,该有的职业操守应该还是要有,我选择金凤凰广告公司的方案绝不是因为跟你们绿树林有什么恩怨,我选择他们的方案是因为他们的方案比你们绿树林的好,仅此而已,另外,你今天跟我说的话我就没听到过。”

    杜锐的脸色顿时更难看了,不知道是该拿话威胁他呢还是温言软语求他,周子言油盐不进,恼怒归恼怒,但他还是不敢跟周子言翻脸,这私下里的肮脏交易都是犯法的,闹出去只有他们吃亏的。

    犹豫了一下,杜锐还是软了下来,几乎用求的语气说:“周经理,如果你不满意的话,我们还可以商量一下,要不……周经理,你开个数吧,只要在我们能承受得起的范围里,我们就尽量满足你……”

    周子言淡淡道:“我已经跟你说了,不是钱的问题,是原则问题,你们的方案达不到我们需要的要求。”

    杜锐脸色铁青,咬牙切齿的盯着周子言,几乎就想就想把他撕碎来吃了。

    周子言没有丝毫会妥协的意思,看来是没有缓和的余地了,杜锐把拳头捏得格格直响。

    “对不起,杜经理,我还有事。”周子言站起来往门外走,留下不知所措的杜锐一个人在会议室里。

    下班了,许丽丽收拾完把挎包斜挎在肩上后对他说:“周经理,那我先走了。”

    “好的,拜拜。”周子言挥了挥手跟她告别,把办公桌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也准备走人了。

    出去在路边等车的时候,见公司其他员工大多都往前边的公车站过去坐公车,他想了想也准备过去,“嘎”的一声,一辆红色的保时捷停在了旁边,夏明珠那明艳动人的脸蛋正望着他:“周经理,上车吧,我载你一程。”

    周子言沉吟了一下说:“我在北区米兰春天小区,跟夏总不顺道吧?我搭车就好,不麻烦夏总了。”

    “上车,顺道呢。”夏明珠又说了一下,依旧等着。

    周子言迟疑了片刻,看到夏明珠瞄着他的眼神有点儿古怪,还是没再说什么,绕到她车子另一边拉开车门上车了,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说:“夏总,正好没钱坐车,夏总你帮我省车费了。”


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无弹窗


    夏明珠“噗”的笑了一下,撇了撇嘴道:“别给我扯这些有用没用的,我问你个事,你这几天跟江……昊然有联系吗?在一起没?”

    “昊然?”周子言怔了怔,瞧了瞧夏明珠秀美艳丽但略显冷傲的侧脸,忽然间明白了,夏明珠对江昊然有意思!

    一个豪门富二代,一个美貌才女,一个是追逐美女的情场浪子,一个是向望豪门生活的职场佳人,一个够有钱,一个够有野心,郎财女貌,各有所需,正好配一对。

    不过周子言又似乎有些感觉,江昊然花是花,但他也不是什么女人都上的,比如夏明珠吧,他好像没有心思去粘惹她,或许他也知道夏明珠跟他那些露水情缘的女人不一样,轻易碰不得,碰了是麻烦。

    沉吟了一下,周子言才回答道:“前几天联系过,这几天忙了,没跟他联系。”

    “哦”了一下,夏明珠继续开着车,沉默了一阵后才又说道:“我看他把你当长辈大哥一样对待,你说什么他基本上会听的吧?”

    心里嘿嘿一笑,周子言自然不会钻进她的圈子里,摇摇头道:“他怎么会听我的?昊然心眼儿多得很,别看他花,但很有主见,我们也就是谈得来吧,都是成年人了,都有各自的想法主见,谈不上他听我的,我听他的。”

    夏明珠“嗯”了一下,又沉默下来安静的开车。

    看来夏明珠也并不想过份的暴露她的内心情感,再说她跟自己并不是同一阵线的朋友,今儿个只不过是她想从自己这儿掏一掏江昊然的情况吧?

    周子言心里猜测着,想了想又说道:“夏总,我跟昊然是在国外认识的,相处几年算是比较熟悉他的为人,人不坏,富家子弟,花钱如流水,心有点花,不想把自己困在家庭的束缚中。”

    对夏明珠,周子言还是用了些心思,多个朋友肯定比多个敌人好,况且夏明珠还是个很棘手的对手,所以想了想,还是说了些真话,客观的把江昊然的性格评价了一番。

    当然,夏明珠并没有问他江昊然的性格,她只是问了一下江昊然跟他有没有联系,再装作不经意的问了一下江昊然会不会听他的话,这说明夏明珠还是很掩饰的,话意提到就好,不能说得太明白了。

    夏明珠眉头儿一皱,说:“周经理,我今天有点烦,晚上请我吃饭吧。”

    周子言一愣,你烦跟我有屁关系啊,你烦就要我请你吃饭?

    夏明珠瞟了瞟他,哼了哼说:“看你不情不愿的样子,是不是又要说没钱?你不请我,那我请你行不?”

    周子言脸一红,顿时讪讪道:“不是不是,好吧,我请你吧,要吃什么?”

    “吃烧烤,喝烧酒。”夏明珠随口说了两句,然后又加了几句:“最近看了几部韩剧,韩国美食挺不错吧,我知道有一家韩国烧烤很有名气,只是没去过。”

    “行,你爱吃什么就吃什么吧。”周子言一听她要吃韩国烧烤,嘿嘿一下,心想夏明珠倒也不算敲他了,这也花不了几个钱,要是她说想吃海鲜,那恐怕就得被痛宰一刀了。

    夏明珠见周子言痛快的答应了,笑了笑说:“别一副皱眉挨宰的表情,还有,你不应该感谢我吗?要不是我给你开个道,你那方案就那么容易过了?”

    周子言一怔,瞄了瞄她,心里疑惑不定,她这是什么意思?

    明明是她把自己带坑里去了,还逼得他不得不钻这个坑,但她现在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夏明珠淡淡道:“你啊,总拿你那小人的思想来看别人,别人要不觉得我是给你设下大难题,你那方案我怎么答应?要是拿到公司讨论,你替换的方案铁定是通过不了的,你想过,自然得剑走偏锋嘛,别看公司里那些老家伙表面一副很服我的样子,背后里哪个不是想把我掀翻下去?”

    她这是套自己的话么?又或者是什么新的诡计?

    夏明珠叹了一声又说道:“周经理,晚上还是把你那兄弟也带去吧,他能说会道的,说不定听他说些笑话儿我就没那么烦了。”

    周子言又是一怔,这夏明珠绕来绕去,原来还是想借他的手把江昊然请来啊,她自己不单独请江昊然,却拿自己当枪使,怎么办呢?

    要是讨好夏明珠的话,就得出卖江昊然,明知江昊然不愿意跟她纠缠,自己要是给他搭这个桥,他还不得恼自己啊?

    “周经理,”夏明珠瞄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道,“你叫他来可别说请了我啊,要不然……”

    她话虽然没说完,但周子言却猜得到,她的意思自然是说要先说了,可能就请不动江昊然了。

    周子言不由得苦笑起来,夏明珠不仅仅是要他卖了江昊然,还要骗他往坑里跳,当然,这个话无论如何也是不能说出口的。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