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逆袭者 > 第二十节 步步是坑

第二十节 步步是坑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蒋依睫很明显的没打算跟周子言搅和,一是知道他是新来的,二是更清楚夏明珠对他排斥,她自然不会傻到跟周子言混在一起去惹恼夏明珠。

    周子言笑笑道:“蒋经理,我知道你觉得我说的像是画饼充饥,但我觉得你不妨跟我合作拼搏这一把,你想想看吧,你现在的业绩在目前的环境状况下显然不可能有大的增长,而夏总那儿显然不会给你多的解释和机会,你要达不到她定的目标,你觉得你能好得了?”

    蒋依睫顿时沉默下来,这倒是实话啊,夏明珠几乎给她下了死命令,业绩增长不起来她就得走人,即使不跟周子言和稀泥,她也依然会被赶走,但如果她跟周子言握手搏一把而成功了呢?

    周子言见蒋依睫沉默,沉默在某些时候其实就等于默认,所以他又加了一把火,浇了一桶油:“我觉得啊,蒋经理现在没有什么退路,不如跟我联手拼搏一下,成功了就加薪升职,不成功离职了,以你之前的经验和业绩再去其他公司也不愁找不到好的工作,你说是不是?”

    蒋依睫倒是欣赏起周子言的口才来,不过对他的拼搏一说还是并不看好,想了想又问他:“你觉得你的计划靠谱么?反正我是觉得不怎么靠谱,感觉你就是把我往贼船上拉,拖我跳泥潭钻陷阱。”

    周子言摊摊手道:“是啊,我也不骗你,我想在这儿呆下去也只能搏一把,成功了我就转正了,失败了我就滚蛋了,你虽然比我的处境好一些,但也好不到哪里去,我们可是同病相怜啊,怎么样?”

    蒋依睫忍不住皱着眉头咬着唇,也不知道是为难呢还是想答应。

    周子言只能等着,有些事急也急不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太心急更可能适得其反。

    蒋依睫左右为难,周子言的话的确很有道理,但她患得患失的心思,想搏一下吧,若失败了又舍不得以前打下的基础,但如果不搏吧,又如周子言所说的那样,夏明珠可不是吃素的,业绩上不去,那她依然得滚蛋啊,该怎么办?

    办公室的窗外就是售楼大厅,这个窗的玻璃从里面可以清晰的看到外面,但大厅里却看不到她办公室里面。

    大厅里的售楼小姐们坐在会客的圆桌沙发上聊天,这时候没有客人,大家都闲着。

    以前很累,但累得值得,有钱,那时候总想着能清闲一点,而现在真的清闲了却又心不踏实了,因为人清闲荷包就瘪了。

    看到她的这些下属这份清闲样了,蒋依睫就心头堵得慌,咬着唇扭头对周子言说:“周经理,晚上请我们销售部的人喝酒唱歌吧,好久没去放纵了,行不?”

    “ok,时间你定,地点你挑。”周子言笑着伸手过去跟蒋依睫握了握,很爽快的答应。

    蒋依睫也并没有回答周子言的条件,但周子言是明白的,她主动要他请客,这其实跟答应他没有什么区别了,当然也不是绝对,但蒋依睫这种行为肯定是好兆头了。

    第一步很顺利的就通关了,周子言心情舒畅的回到办公处,许丽丽迎过来说:“周经理,周副总找你。”

    周副总全名叫周青山,是锦湖苑的副总经理,建筑工程师出身,今年五十一岁了,以前在建筑公司做过老总,对建筑工程和设计以及品质方面的工作很熟,到百歌集团后一直在锦湖苑项目管质量方面的工作。

    “周副总,您找我?”周子言对许丽丽点了点头,然后问周青山。

    周青山就在旁边的座位上坐着,看脸色有些黑,周子言心里猜想他找自己可能不会有什么好消息。

    周青山左右看了看,然后站起身对周子言招了招手说:“去我办公室聊聊。”

    话虽然说是“聊聊”,但他的表情却没有一丁点的轻松,相反板着脸严肃得很,站起来就虎虎的往前走,也不管周子言在后边有没有跟过去。

    瞧他这个架势肯定就不是好事了。

    周子言跟着他上了二楼,周青山的办公室离夏明珠隔了好几间房。

    周青山别看年纪不轻,走路却虎虎很快,进了办公室就在门口里转身等着周子言,等他一进去就把办公室门关上了,然后指着沙发招呼他:“坐。”

    周子言坐下了,也没有开口问周青山,既来之则安之,周青山既然来者不善,他就不会把话憋在肚子里,等他自己说更好,后发制人嘛。

    周青山几乎是“狠狠”的姿
嫂子合集帖吧
势一下子坐在周子言的对面,眼里带有一些怒色,这时候才对周子言愠道:“小周,你怎么回事?为什么把绿树林广告公司的合同意向取消了?”

    周子言眯了眼沉默着,周青山这个副总忽然冒出来向他发难,这件事应该还没有几个人知道,除了夏明珠,蒋依睫,蒋依睫照说不太会把这个事说出去,那么说出去的大概就是夏明珠了,但夏明珠给锦湖苑管理层通知这个消息,或者说是决定吧,也不能说不应该,很明显,夏明珠一面给他通过方案,一面又给他设置各种障碍,周青山副总就是第一个跳出来的拦路虎。

    “周副总,我觉得……”周子言慢吞吞的说着。

    周青山一下子就打断了他的话,几乎是吼的说道:“你觉得什么你觉得,瞎搞,你才进公司几天呐就想着出风头,你知道冒然换一个成熟的方案要担多大的风险?出了问题你负得起那个责吗?”

    周子言沉默下来,任由周青山发泄着他的狂风暴雨。

    周青山噼呖啪啦的吼了一阵,见周子言居然没有反驳辨解,有点意外,又觉得周子言可能是怕了,这才放低了些声音道:“小周啊,新人有上进心是好的,我也很理解,但也要适度适量,这样吧,你把方案的事撤销了,继续换回绿树林广告公司的方案,晚上我请客,好好犒劳犒劳你,顺便跟你好好聊聊天,你我都姓周,五百年前是一家,一笔写不出两个周字来嘛!”

    你能一笔写出两个周字来?

    周子言心里鄙视了一下,张口道:“周副总,您的好意我肯定是接受的,不过方案的事没法撤销,也没法改变,我给夏总打过可行报告了,她说由我全权负责,我也只能尽心尽力去办。”

    “你……”还以为周子言畏惧了,退缩而改变心意了,周青山没料到周子言忽然说出这么硬这么刚的话来,让他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来!

    周青山愣了半晌,盯着周子言那平静表情的脸,半晌后才恼了出来:“你怎么就那么不知好歹呢?硬要跟大家对着干?”

    周子言摊摊手正色道:“周副总,我没有也绝不会跟任何人有对着干的意思,我只是想做些对公司发展更好的选择。”

    “别废话了,马上撤销这个方案。”周青山急了,对周子言也更不客气了。

    周子言依旧淡淡的回答:“那真不好意思,周副总,方案是执行定了,除非我不在这公司了!”

    周青山愕然盯着周子言,这个新人的“硬”超过了他的想像,但他就是不识抬举,这怎么办?

    要他去找夏明珠,那还是算了吧,要他去找总部的高管,那也还是算了吧,他来找周子言是存了私心的,总不能把他这份私心对高层泄露出来吧?

    “你……不可理喻!”周青山愣了半晌后忍不住狠狠恼了一声,本想拂袖而去吧,又想起这是在他的办公室。

    周子言站了起来,很礼貌的说:“周副总,没事的话那我出去办事了。”

    周青山气得呼呼呼的喘气,瞧着周子言离开的背影无可奈何。

    离开的周子言也清楚,周青山虽然没有开除他的权力,但却有给他工作上使绊子的权力,夏明珠那儿虽然给他开了“绿灯”,但公司里只怕会有更多的人给他设置红灯了,周青山是第一个。

    得罪了太多人显然对以后的工作是不利的,但周子言也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回到办公区做了会儿文档资料,到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江百歌的秘书关慧娟给他打了个电话,叫他去外边见个面。

    关慧娟找他干什么?而且还不到公司里来,是她私人找自己还是代表江百歌?

    估计就是替江百歌当传声筒的,但是弄不懂为什么还要偷偷摸摸的,以江百歌的身份,要罚要斥,还不能公开直接的吗?

    周子言猜测着出去,关慧娟开了一辆黑色的尼桑轿车停靠在路边,向他招手叫了一声才看到。

    周子言走到她车边,还没问她,关慧娟就递了一张似乎是“票”一样的东西出来,说:“周经理,这是今晚国际剧院的一张话剧票,江董希望你去看,他有另一张票。”

    周子言接过票,心想江百歌约他去看话剧,这倒是有些奇怪,他应该相当讨厌自己才对,怎么还要自己陪他去看话剧?

    不管怎么说,周子言有一点是明白的,江百歌绝不会好心好意请他看话剧,必然是有什么其他目的。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