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逆袭者 > 第十节 不按规矩出牌

第十节 不按规矩出牌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杜锐脸上虽然堆着笑容,但周子言却捕捉到他眼里那一闪即逝的“轻视”,看来这个杜锐对他其实是不怎么在乎的,这个见面恐怕只是个很寻常的对新任经理的拉关系做法,对广告合约,他可能根本就不需要自己的点头。

    “周经理,今天我是顺道经过来会一下你,以后我们与贵公司的合作还请多多关照,毕竟我们也是很多年的老交道嘛,上上下下都有感情的,另一方面呢,呵呵,就是请周经理晚上吃个饭,然后唱个k,洗个脚泡个澡的,轻松轻松……”

    周子言笑了笑,说:“这个就免了吧,今天还有事要办。”

    这个杜锐可能真是绿树林公司的人了,虽然他这话跟卫杰的意图差不多,但如果是试探他的话,江百歌绝不会做得这么直白,所以他觉得这个杜锐是真的。

    杜锐笑着说:“那行,今天不行有明天嘛,明天不行还有后天嘛,是不是,咱们也有的是时间,周末去玩的话更尽兴。”

    周子言索性断了他的退路:“杜总,如果只是玩乐的话,你就不用再打电话给我了,玩得再多也不会给公事加分,省得我吃了喝了你们的却又办不了你们的事,广告合约还是要看你们的方案内容。”

    杜锐一愣,周子言的直白出乎他的意料,这些话摆到明处双方脸上都不得色,其实谁都明白的,但周子言这么直白的就回绝了,是什么意思?

    杜锐沉默了片刻后,收起了笑容,有些玩味的盯着周子言说:“周经理,你这话……呵呵,我有些不明白,我们公司跟你们锦湖苑的合作可是多年的关系,我们除了技术上的优势外,还有跟你们锦湖苑上头的关系过硬,我这样跟你说吧,比如我们要的某个合约,跟你们打招呼,那是走过场,你们答不答应其实都无关紧要,合约就是我们的,你明白吗?”

    杜锐这个话颇有些“警告”的味道,周子言哪能听不明白?

    他无非就是说合约只要是他们要的,早从高层拿到了,跟他们这些下面的小领导打招呼也就是给个面子,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好都无关紧要,但如果会做人,识相的话,不给他们添堵添乱也还是能得到些好处,大的吃肉,小的也能喝汤嘛。

    周子言眨了眨眼,杜锐的“警告”让他脑子里反而清晰了起来,原本对几家广告公司的了解不多,说实话,对绿树林从资料上的印象来讲是最好的,但杜锐这个“警告”让他对绿树林减了分。

    杜锐见周子言沉默着,以为他有所顾虑了,也就顺势下了台阶:“周经理,识时务者为俊杰嘛,这件事情只要你那儿不添乱就行了,不用你担责,当然,后面还是少不了你的好处,只是你明白这事不是你拦阻得了当得了家就好。”

    周子言笑了笑,摊了摊手道:“既然如此,杜总还来跟我这么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谈什么谈?我还是那句话,我这儿只能用设计用方案说话,既然你们根本就不在乎不需要我的意见,那你们就玩你们的,找上头吧!”

    周子言陡然翻脸似的回答,杜锐吃了一惊,以为他妥协了,却没想到他更折腾起来,呆了呆后脸色顿时难堪也难看起来。

    周子言站起身道:“不好意思杜总,我还有事情要忙,失陪了。”

    杜锐一张脸黑得像锅底,眼看周子言头也不回的往外走,犹豫了一下又忍不住道:“周经理,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挡不住,又何苦跟钱过不去呢!”

    周子言停了一下,不过没有回头,一秒钟后又继续往外走了。

    杜锐脸色又黑又难堪,马着一张脸考虑要不要打一通电话出去,想了想还是没掏出手机来,这个周子言,留着慢慢收拾,慢慢给他点颜色看看,绿树林跟锦湖苑的合作不仅仅是表面上的,还有私底下的,周子言这是自找难堪!

    回去坐了一会儿,周子言又让许丽丽给他把几家广告公司的资料都拿来,包括被淘汰了的广告公司,然后一个一个的仔细阅览,核对,分析。

    周子言在国外一直做的是投行职业,回国来做这个工作,虽然一来就感受到了来自上司和同事的压力,但还是能应付,至少这个压力他感觉还是不及国外工作的压力,比起那种高强度的工作压力来说,国内的工作压力还是缓慢松散了许多。

    淘汰了的几家广告公司实力确实要弱一些,这没有什么问题,剩下的三家广告公司,绿树林,天马,杰邦,这三家广告公司实力最强,其中又以绿树林和杰邦这两家公司实力最强,而杰邦广告公司有美式风格和背景,杰邦的老板是留洋博士和他在美国的朋友合资创立的,其设计和行事风格都比较洋化。

    周子言相当了解,欧美式洋化风格有
嫂子合集吧
好处也有坏处,国外先进的管理和创新模式是好的,但有些东西在国内却并不一定就行得通,国内的生活环境和文化传统习俗与欧美有较大差异,导致工作也有较大的差异,那些方法直接照搬是行不通的。

    就好像当年战争年代,中国学欧洲搞以城市为中心放弃农村的战术彻底失败,小米加步枪赢了洋枪大炮,这就是个很好的教训。

    看看杰邦合作的企业公司也大多是洋企业,国内企业合作的极少。

    绿树林算是资历较老的纯典型东方色彩的本土广告公司,与电视台,影视公司和媒体都有相当深且多的合作,关系熟络,确实是第一选择。

    而天马广告公司则是后起之秀,在资本和资源上比绿树林逊色一筹,不过在广告方案上也不乏亮点,跟他的公司名一样,颇有些“天马行空”的味道。

    虽然跟绿树林广告公司的杜锐闹得不欢而散,但实际上周子言并没有把情绪带到工作上来,看了资料后,他心里基本上还是偏向绿树林广告公司。

    今天是周五,锦湖苑除了售楼部会安排部份人员轮班外,其他部门都会周休,到下午五点后,大部份职员都陆陆续续的收拾办公桌用品后下班走了。

    周子言没在意,他看资料看得入神,许丽丽的声音把他从沉思中拉了回来:“周经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下班了!”

    周子言抬眼瞄了瞄她,许丽丽穿戴整齐,连包都挎在了肩上,一副马上走人的味道。

    “走吧。”周子言摆手示意,没有为难她,如果故意给她再安排点活儿,只怕她会把自己祖宗都问候个遍了。

    看看时间,他自己也该下班了。

    锦湖苑的高管大多都是开私家车来的,其中又以夏明珠的保时捷帕拉梅拉最拉风,周子言站在路边等车的时候,公司高管的私家车一辆接一辆的从里面开出来,开车的高管见到在路边等车的周子言时,都是毫不停留的开着车走,没有哪个对周子言打招呼。

    周子言很清楚这些高管同事不是没看见他,而是排斥他,这几乎是新人必经的过程。

    接着又听到保时捷发动机那特别味道的声音,一抹火红掠入眼中,这车是夏明珠的。

    夏明珠车子开过周子言身边时,车窗没关,周子言看到夏明珠一边开车一边在打电话,眼睛瞄到他时也点头示意了一下,车子缓缓开过去了。

    公司基层职员基本上都是乘公交和搭地铁,周子言拦了辆出租车,在酒店前边下车后瞧见有一间房屋租售的店面,当即进去看了看。

    店里的员工都已经下班走了,只剩三十来岁的女店长在检查电源关闭情况,准备关门下班,一见到周子言就问道:“先生,买房还是租房啊?”

    “租房。”

    女店长拿了笔记本和笔走过来问:“我们已经下班了,这样吧,我给你登个记,明天上班后我打电话,你再过来,保证给你找到你满意的房子!”

    “也好。”周子言当即说了他的联系号码。

    女店长快速的在笔记本上记下来,也没问他有什么要求,看来也是下班心切啊。

    出店漫步回去,还没进酒店又接到江昊然的电话:“子言,在哪儿呢?酒吧去,给你介绍几个妞。”

    周子言笑道:“下班回来,刚到酒店,你是不是才弄到的几个银子又在跳了,不花出去就不舒服啊。”

    “还是你懂我。”江昊然哈哈一笑,“人生嘛就是讲享受,现在不享受难道等你老了,走不动了才去想啊?”

    “那我回酒店洗个澡换套衣服。”周子言也不扮清高,痛快的答应下来。

    “我半小时后到酒店。”江昊然打了个口哨,听着电话里的声音应该是在车上。

    周子言回酒店房间里洗了个澡,再换了一身比较休闲的衣服,一身轻松的下楼。

    江昊然的车已经停在酒店大门口了,敞着蓬,白色的法拉利911跑车吸引着酒店门进出所有人的目光,几个打扮入时身姿摇曳的女朗满脸艳羡的盯着他。

    这年头,超跑豪车装逼才够格,女人们的眼睛毒得狠,不像前些年,拿个苹果手机出来就得瑟半天,现在基本没人鸟,很多人前人模狗样,一派大款样,其实兜里没半个钢蹦,女人们也是自个知道自个事,她们个个穿着名牌衣服,挎着名牌包包,省吃俭用省出来的。

    但一辆豪车都几百万起,伪富豪是装不了这个逼的,所以不管开豪车的人穿得有多烂,只要开了豪车那就是身价,烂的衣服穿在他们身上那就是时尚,是品味!

    看到周子言出来,江昊然得意的扬了扬手:“子言,上车。”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