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1852铁血中华 > 第447章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hebao4.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ds_d_x();

    ds_d2_x();    12月1日上午,南京的码头外汽笛响亮,一艘巨大的游轮在小船引导下缓缓驶入港口。白色的涂装让这艘游轮看着很是气派,在船上站立的都是穿着绿军装的军人。看到熟悉的故乡风光,不少人已经忍不住站在船上对着码头上前来迎接的人群高喊。

    石谦上校和其他指战员一样激动,他也忍不住摘下军帽对着码头边喊边挥动。尽管和大多数南京居民不同,他老爹石达开是作为失败者和降将抵达南京的。但是石谦自从记事开始,就在这座城市成长。南京就是他的故乡,生于斯长于斯。作为刚参加了残酷和漫长战役的军人,重回故乡本身就让他觉得整个身心都变得活跃起来。

    然而石上校的欢喜并没有维持太久,他其实知道自己家里没人来迎接。他的哥哥姐姐们成长期视光复军为仇敌,到现在也没能改变他们的看法。指望他们前来为北美的征服者们欢呼,好像是太高的要求。今年59岁的老爹石达开倒是没有这么狭隘,他对石谦的说法是吃了人家的粮,就给人家好好效力。只是石达开当了降将之后就不喜欢抛头露面,过着低调而富裕的生活。

    想到这里,石谦上校怀念起自己那位印第安老婆。他的老婆前一段说,她家在大平原那边加入了农业合作社,租了好大的土地。因为人手不足,所以希望石谦在退役后能回去农场当个干部。石谦其实不讨厌种地,只是他希望能够在南京附近的农场种地。北美那边平原够大,但是太荒凉。那种粗犷的风格与江南真的没办法比。

    有人接船的战士们拉着亲人朋友的手,又是笑又是抱。石谦上校拖着行李包,静静的越过这些欢喜的人群,走到了出口。出了车站之后,石谦上校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在他的印象中,12月的南京是车水马龙,拥挤不堪。即便皇帝韦泽陛下下令修建的道路是那么宽阔,照样会被塞得满满的。

    现在也不能说街道上空空荡荡,只是那种热闹远不是以前可以比拟的。当然,公交车这种方便廉价的大众交通工具依旧拥挤。坐在车上。石谦看出了一些门道。街道上的自行车没变少,公交车大概还多了些。街道上的小汽车数量明显少了许多,几年前开工的立交桥都已经竣工,公交车的度大大提升。

    车上的民众对于部队的同志们很热情,有些人给指战员们让座。指战员立刻以纪律不允许婉拒了大家的善意。对于民众询问北美战争的问题,大家都是摇头不答。石谦完全能理解大家的态度,走下战场之后,他的期待是永远把那样的惨烈日子抛在脑后。就如石谦根本不想回想起清剿德克萨斯的战斗一样。

    石谦从没想到,十天里面每天都要不停的边前进边作战。德克萨斯人最后时刻表现出来的疯狂在十天里面震动了石谦,日本人管杀管埋。德克萨斯人则是把杀死的印第安人与黑人悬挂在醒目的地方,并且挂上醒目的牌子。生怕光复军看不到。在最后的奥斯丁围攻战中,德克萨斯人还公然在城外枪毙了他们手里最后一票黑人。战争打到这样的地步,石谦除了试图遗忘之外,再没有丝毫别的想法。

    好在公交车车提高,和市民相处的时间也不长。在父亲所在社区门口下车,石谦觉得轻松了许多。走在社区里面,石谦也觉得有些冷清的味道。这个社区原本人就不算多,现在更是看不到有多少人。当然,这也可能与此时不是上下班时间,而且冬天大家不想出门有关。可记忆里面热闹的社区家家闭户,再和之前街上的冷清感觉联系,石谦觉得越来越不对味。

    按响老爹石达开家房门上的门铃时,石谦突然怀疑自己老爹会不会也不在家。不过糟糕的事情并没有生,房门没多久就打开了,头已经花白的石达开出现在门口。见到自己一身戎装的小儿子,石达开脸上瞬间就露出了笑容。这笑容让石谦觉得心里面暖暖的,他情不自禁的扔下包裹,拉住父亲的手,“阿爹,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石达开笑道。然后他对着闻声而来的妻子喊道,“幺儿回来了!”

    母亲做的鸡蛋面还是回忆中的味道,石谦也是真的饿了,所以埋头吃面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母亲用手抹着眼角的欢喜泪水。吃完了饭,家里人就谈起了分别时候的事情。对于母亲的询问,石谦只是回答,“我这不是好好的么。”

    害怕母亲继续问下去,石谦掏出了两个信封,递给了父亲和母亲。里面是不少钱。战争中花不了什么钱,战争津贴也不少。石谦看到存折上的数字之后立刻就准备了这么厚厚两叠,作为给父母的礼物。

    礼物倒也起效了,石谦的老娘立刻被这么生活化的做法把思路引到别的方向上去,关于石谦是否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事情暂时被放到一边。又说了一会儿话,石达开让石谦和他去书房。石谦的老娘从来不敢阻止石达开的命令,就目送这父子两人进了书房。

    在书房坐下,石达开就问道“你们是怎么打下德克萨斯的?”

    见石谦讶异的说不出话,石达开轻描淡写的说道“我在军中也不是没有故旧,而且新闻里面也说了,我们攻克德克萨斯,完成了对美国大平原地区的控制。我只是想问问你们到底是怎么打的。”

    老爹石达开曾经是石谦心中的英雄,湖口战役是石达开指挥的经典之作,逼的曾国藩投水后差自杀成功。进了军校之后,石谦慢慢明白老爹石达开在光复军面前是真的不行。不是某个方面不行,而是全方位的不行。即便中世纪的军队拿起火枪,也不是现代军队的对手。然而石谦依旧很尊敬的老爹。

    见老爹还在关心军事,他就把摩托化步兵的战术告诉了石达开。对于依靠卡车实施机动的事情,石达开只是静静的听,却没有表意见。直到听了德克萨斯铁壁合围战,光复军把几十万美国佬合围在德克萨斯府奥斯丁的时候,石达开才开口问道“你们只用了两天就攻克了奥斯丁?”

    “是。”石谦答道。

    “怎么攻克的?”石达开的声音里面有些热度。

    “我们用了一种新型的火箭炮。”石谦倒是不激动。回想起奥斯丁战役对他来说是一种痛楚,二十万部队在奥斯丁外围布下了密密麻麻的铁丝网,把这座在北美算是有年头的城市围了个水泄不通。

    城内的火炮也尝试对城外的光复军实施阻拦,为了完成铁丝网封锁,光复军也付出了些代价。第二天天一亮,炮兵就对城内开始倾泻火力,猛烈的炮火让整座城内烟雾腾腾。上午九左右,炮兵停止射击,进攻部队出。石谦不用亲自带队冲锋,但是他还是按照自己的习惯抵近最近的位置进行观察。

    然后他就理解了现代的防御体系到底有多么强悍,哪怕是被炮火犁地般的给扫过一遍。美国佬看似残破的外围还是突然出现了很多射击口。远远看去,那些黑孔犹如小小的芝麻粒,然而布置的非常有层次的射击还是让进攻部队遭到了来自
嫂子合集sodu
前方、左方、右方的火力。战士们面对如此窘境时候依旧顽强的作战,让观察战斗的石谦忍不住热泪盈眶。他这个上校是因为战争打的激烈,所以晋升的快。哪怕是成为上校,石谦的本心还是那个奔行在第一线的营长。只是看了看,他就对前线战友们的困境感同身受。

    进攻最后还是失败了,最让石谦感到痛苦的是,尝试去增援的部队遭到了敌人炮兵火力的杀伤。在部队损失很大,不得不撤退的时候,依旧遭到了敌人的火力拦截。如果不是敌人在炮弹的使用上很吝啬,部队的伤亡只会更大。

    即便如此,一个营的部队不到两小时的战斗中就阵亡了近百人,受伤两百多。石谦被气得七窍生烟。这愤怒当然不是针对浴血奋战的部队,而是对他自己的无能感到了强烈的不满。

    就在部队总结问题,准备针对性的采取新的作战模式之时,围攻奥斯丁的司令部下令让部队暂停进攻。有了时间之后,四个方向上的攻城部队指挥员们一起开了个会。石谦才知道每一支进攻部队都遭受到了惨烈的损失。石谦在会上起身对司令员说道“请司令员一定给我们一个机会,让我们参与进攻。牺牲了这么多同志,若是最后我们没机会为他们报仇,我是死也不甘心!”

    石谦话音刚落,其他部队的指挥员们都起身向司令员提出了同样的请求。进攻受挫不仅没有让这些在战争中成长起来的年轻指挥员们有丝毫的退缩,反倒格外激了这些人血战到底的狠劲。

    “你们先做好接下来的准备。我们准备动用更多火炮来解决问题。”司令员说的轻描淡写。

    “咱们哪里有那么多炮弹!难道要长期围困不成?”石谦并不认同。他希望的是能够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面组织起第二次抢功,他心里面已经决定,自己要更靠前,带领第二队动进攻。

    “你们服从命令,做好继续战斗的准备就好。”司令员命道。

    当天的进攻终止,部队每隔一段时间就对着奥斯丁城来一次炮击。除此之外再没有丝毫进攻。在石谦的阵地上,有其他部队开始布置一种古怪的导轨。再过一天,上午八左右,大量的粗大火箭就被送到了这里。石谦虽然沸腾着复仇心,可看到这些火箭之后还是被吓住了。身为军人,简单的一看就明白了这种比较短粗的火箭的目的。

    光复军6军部队的火炮口径最大是15,15的炮弹并不足以击破坚实的防御墙壁。虽然威力不足,可这种炮弹的重量不小。眼前的火箭弹,内部装的炸药得有几十公斤,远不是15炮能够比拟的。光是这个就足以对防御体系造成重大杀伤。这玩意倒是与传统的臼炮有些类似。都是不追求射程,只是追求更强大的投放能力。

    上午十左右,炮击开始了。喷着火舌的带稳定翼和尾翼的弹体沿着滑轨飞出去,划了漂亮的弧线飞向不到一公里远处的目标。大部分火箭弹飞进了奥斯丁城内,少部分落在城外。那震天的巨响以及强烈的冲击波让石谦觉得脚下一阵阵的软。有些不耐震的战士甚至干脆就呕吐起来。即便没有战士那么糟糕,石谦也觉得脑袋晕乎乎的有些隐隐作痛。

    炮击了一个小时之后停止,石谦他们的部队立刻接到命令再次出击。因为难受,石谦再也没有最初那种沸腾的杀意,令他意外的是,当部队靠过去的时候,城内的守军并没有进行反击。在望远镜中可以看到,敌人的射击口在火箭弹携带的大量炸药的轰击下被泥土堵死,有些掩体甚至被炸毁。

    部队攻入城内时只遇到极少数的敌人在尝试反击,如此微弱的抵抗很快就被粉碎。石谦登上了奥斯丁残破的城头向里面看去,他倒吸一口冷气。这座城市已经完全变成了废墟,只有断壁残垣可怜巴巴的证明这里曾经有过建筑物。密集的火箭弹把这座城市清洗一遍之后,所有残留的东西都证明它们曾经被何等猛烈的爆炸气流冲击过,没有什么能够在这里生还。

    向前走了几步,石谦就看到了一个还算有些完整的建筑。也就是说,砖石结构的房子在被拦腰切断之前好像挺高,四面的墙壁有三面半残破不堪。石谦经过的时候就感觉里面到处是脏兮兮的如同破布般的红黑色玩意。仿佛是陈旧的厚厚蜘蛛网。

    石谦随意看上去一眼,却见一大块这种玩意突然从墙上掉落,里面还是这样的玩意,不过其中竟然有些白乎乎的东西。定睛一看,石谦突然就明白过来,那是人类的骨头。这座建筑物里面的人被剧烈的炮击炸的稀烂,就如同黏糊糊的泥浆般糊在了墙壁上。还是好些人一层层的糊上去。

    虽然早就习惯了战场,心浮气躁加上之前炮击时候震荡波的冲击,石谦还是忍不住弯下腰干呕起来。

    在回到家里的时候,石谦回想起那座破烂的建筑,还是觉得胃里面一阵阵的不舒服。石达开只是听儿子简单的说,部队用一种威力极大的火箭弹对敌人坚固的城市进行了饱和攻击。看到儿子的不良反应,石达开微微皱眉。

    “父亲,这座城也没剩几个活人,就被我们轻松占领了。”石谦为战役叙述做了这么一个收尾总结。

    石达开的眉毛微微挑动了一下,他英俊的面庞上满是沉思时露出的阴沉。过了一阵后,石达开开口问道“真的能靠炮弹把容纳几十万人的城市给横扫一番?”

    “那个城不大。”石谦解释道。

    “你说过,那城里跑进去了几十万人。”石达开追问道。

    一提起这几十万人,石谦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他根本不想去关心那几十万人的去向,想到几十万人大概都变成了那种红黑色的破布一样的玩意,石谦就觉得胃部更加难受了。

    然后他就听到老爹石达开用不可置信的语气说道“真的能只靠炮弹就把所有人都给炸死,我不信。这得多少火药才行?!”

    石达开说的认真,石谦听的更加不能忍受。身体难受,心情更加拒绝回忆过去。石谦的眉头深深皱起,他第一次用极为厌恶的语气对老爹石达开说道“父亲,够了!咱们再也不要提这个问题了!”

    被儿子如此对待,石达开很是讶异,他问道“为何?”

    “因为够了就是够了!我不想再说了!”石谦的声音里面厌恶的情绪更重,在回国的船上,所有官兵都不提一句战争。大家只是尽自己所能去憧憬美好未来,勾勒幸福的退役生活。在如此的互相帮助下,石谦好不容易才把对战场的回忆埋葬在心里。可石达开现在又把这些玩意从黑暗中拉出来,摆在明亮的地方让石谦再次响起。石谦除了强烈的厌恶感,完全没有别的情绪。

    “在军中当上了上校,就敢这么你爹我这么说话了么?”石达开沉声问道。从声音和表情中,石谦看到了非常的不满与恼怒。

    这种恼怒与回忆中的东西一比,石谦觉自己根本不想解释。他一言不的站起身,转身开门就离开了石达开的书房。有些东西是没办法解释的,石谦所经历的一切不是视觉的回忆,那种东西仿佛烙刻在石谦的身体内部。只要回想起来,就让他浑身难受。

    一言不的背起包裹,石谦打开门出去了。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来\,..』

    

    百度搜:第四荷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