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84.破围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苦蝤面皮甚白,与山贼中大都黄粗糙的肌肤不同,下颌有须却不多,身子很ting拔,声音软软的,很好听。

    后面是数万官兵围杀,可不是去赴宴,连于羝根那厮都退让了,关系不大的他为何还愿同赴于难莫非也有遇救的故人邓季有些惊讶,只是说完这句,苦蝤又回复到以前那种沉默不语的状况,不像会解释的。

    既然苦蝤不肯说,邓季便不再追问,管他呢,其部亦是精锐,肯出力相助自然大善,求之不得

    有苦蝤加入,再问过麾下也无人肯退出,邓季深吸口气,大喝道:“好,那诸君便与我杀进去救人”

    苦蝤乃是客军,自不能让其打头阵,说完话,邓季高举青龙戟,双tui一夹马腹,第一个冲了出去。

    身后,是逆人流跟上的铁骑们

    黑山贼大队溃军已翻过隘口去,并不见回头,落后的山贼们被团团围住,官兵俱都放心,自然料不到这时还有人敢来闯阵救人。

    {2}{3}{w}{x}.   与苦蝤部相合,人马已有千人,且全都是重甲骑精锐,待迎这面的官兵听到马蹄轰鸣声,回头看时,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这股洪流已迎面撞入。

    邓季本在最前,只是最后冲刺前调整马,典韦已悄然越过他一个马头去。

    两军相撞,只在一呼吸间。

    铁骑们一个个直撞而入,官兵接触这面顿时就如同被犁过的土地,要么爬下,要么直飞出两边去。

    数十被战马踩到脚下的,生生化为rou泥。

    被撞飞出去的,随在地上如何挣扎,再也爬不起来。

    典韦是第一个触敌的,他马术还不太精,此时xiao心翼翼控制着战马,一路直撞翻七八个人,又撞在一军官马上,直到两匹战马都受不住这股巨力,jiao缠在一起轰然倒下。

    有邓季前车之鉴,战马倒地前典韦双tui已从马镫中chou出,此时纵身跃下,挥舞大铁戟先将撞到的军官一下刺死,身子一旋,左手挥动铁戟砸断刺来的两根枪头,跨步上前,右手铁戟再动,其中一个脑袋已凌空飞出,大铁戟去势未消,再扎进另一人头颅中去。

    丑鬼典韦骑术不佳,脚踏实地却是如鱼得水,如若狂般杀入官兵群去,有邓季在,这次赵云不愿出城,典韦手下哪还得一合之将

    典韦当先撞入,邓季战马所受压力便xiao得多,不过亦撞飞数人,待他挥长戟刺翻两个,再往前几步,放眼一看,竟已入了被围山贼群中,这方数百拦截的官兵不过片刻便被屠尽

    便是麴义也不防这个时候还有人回救,官兵占据着绝对优势,可分散开来包围,便被分薄许多,这面还是因靠近西面山隘,布置得比较厚实的,只是哪值得重甲骑一冲。

    如今可不是寻田麻子的时间,邓季忙高声招呼周围山贼步卒:

    “撤”

    有重甲骑回来相救,包围圈内人们齐声欢呼,邓季等开出口子来,山贼们便忙往外涌去,许多已弃械投降的山贼也忍不住精神大振,又再拾起地上武器,随人流再次与身畔官兵厮杀。

    只围住这点人马,麴义岂能让其等过去,并不见来救的重甲骑身后还有援兵,这些山贼精锐们肯入围一起来送死是最好不过,他不怒反喜,忙令数千骑兵先头拦截,又调步卒上前,死死卡住那xiao山隘。

    只要能逃入太行群山,便是麴义也得放弃追击,见前路拦截者甚多,邓季招呼一声苦蝤,领军又往北突,待杀透重围,官兵骑兵却又已出现在侧面,只要大部人等涌出去,势必又是一番堵截。

    除巨鹿重甲骑与他自家的弯刀轻骑,麴义从各郡召集来的普通骑兵本有万三,战到如今折去五千,还有近八千骑兵在,拦截他们并不困难。

    与丑鬼这猛汉比试过几次,太史慈与他相惜,杀退官兵后,早在官军中抢过一匹战马与他,让其
春梦欢迎您无弹窗
跟上队伍。

    眼看不灭了这些骑兵,被围山贼们就别想逃出生天,邓季大喊:“苦蝤,咱们先灭了眼前骑兵”

    苦蝤已打马过来,两军不顾身后山贼,合力先冲官兵骑兵,只是还未冲到,邓季呼哨一声,人马绕行一圈,又再次退了回来。

    这股骑兵足有三千余,不知来自何郡,虽亦有千人着重甲,不过战力一般,冲散他们不难,只是在另一端,巨鹿重甲骑与弯刀轻骑亦都靠了过来,相距已不过数十步,若被眼前之敌缠住,自家反倒要陷入困境去。

    这次杀回山贼中,田麻子已从人群里挤出,冲邓季大声叫道:“疙瘩”

    老子可就是为你田麻子才杀回的,没死就好,邓季打马过去,问道:“庞双戟呢”

    “那厮”田麻子摇摇头,一脸不忿:“投官兵了”

    1uan世中能保命就不错,邓季也不以为意,他手指外间两股骑兵,回头问苦蝤:“先冲哪股”

    骑兵是这些人等逃出去的最大障碍,这话虽问得无头无脑,苦蝤却知其意,回道:“不冲精锐”

    这人话少,邓季也明白他的意思,自家人马才千余,本来就有限,若先与官兵精锐对敌死碰,伤亡必多,劣势将会更大。

    邓季也是如此想的,他又回头对田麻子道:“能否使步卒们缠住巨鹿官兵与那支弯刀轻骑,容我等先杀散郡县骑兵”

    田麻子麾下还剩三百人,别部人马又难听他调动,看眼周围如散沙般各自为战的山贼们,他咬牙道:“要想活命就得拼命,于羝根留下的老蛾贼精锐还有不少,待我去找其他校尉招人”

    “不止于羝根部,”邓季忙道:“各部都招,告诉他们,不听你田麻子的,突围时就别想跟在老子后面”

    “诺”

    邓季用了命令口气,他这原来的上司也很正常的应声。

    当下田麻子便去寻幸存渠帅们,准备召集人手亡命一博。

    1uan哄哄人群中召集人手不知要多久,待重甲骑稍回复下人马力气,邓季与苦蝤再次出击,东西突杀,果然每次只要破穿敌阵,麴义都会调骑兵来前面拦截,巨鹿重甲骑与弯刀轻骑也会赶来,是铁了心要将他们留下。

    鏖战到现在,包围圈内原有的万余山贼,降者与被斩杀的已过大半,厮杀仍在继续,圈中还能战者才剩五千余,不过多为老贼,都不愿降官军,好在原先没器械的又都在1uan军中拾到,勉强都有一战之力。

    待再冲杀过两遭而回,田麻子寻来,表示已准备好。

    有重甲骑在内左右冲突,官兵包围也谨慎了许多,不如之前放得开,便由山贼步卒们先dǐng上,争取时间让邓季、苦蝤等再下马歇息一番,将精力回复再说。

    几番冲杀下来,他们有意避开会给自家造成大伤亡的精锐骑兵,此时几乎没怎么减员,只是接下来才是拼命之时,苦战在后面。

    四周喊杀嘶吼声不断,不停有人在倒下,有官兵,也有山贼,鲜血与哀鸣本就是战场上永远不缺的元素。

    此时正是旭日初升,放目远眺,朝霞满天,红得似血。

    当第一缕阳光照在邓季脸上时,他站起来,翻身上了战马,青龙戟往外围一指:“诸君随我破围”

    “破围”

    四周田麻子等山贼一起欢呼起来,车黍、太史慈等领勇卒翻身上马。

    “破围”

    青龙戟所指,是南方,邓季再吼一声,声如霹雳。

    “破围”几乎所有山贼都在回应他,响彻云霄。

    邓季、车黍、太史慈、典韦、王旷、苦蝤催动战马,群马齐嘶,一起往外围突去,这次,选择的是南方。

    昨日一天苦战,半夜被袭,再被围,殊死搏杀到现在,许多山贼都已疲惫得很,只是生死一线之际,大家又从身体最深处压榨出力气来,拼命随在重甲骑身后。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