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82.夜袭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两军jiao错纠缠得厉害,得了张燕军令,孙轻、邓季、苦蝤又只得领军再往内冲,杀进重围去通告其中被分割开的友军。

    四处皆在死斗,甚是hun1uan,重甲骑精锐战力虽不弱,但所需通告处实在太多,有些被围的xiao团人马则需要他们去解救,领出被围困的两xiao群人马后,见不是事,孙轻一声呼喊:“左右散开,从内到外省力,我往右翼,你两部往左翼,先不管被围困者,让他们自守,出来再救”

    麴义还在不停变阵,若都这般带出人马,每出来一次,杀过的路径又被官兵堵上,不如穿凿到最里边领其等一起杀出省力,也才能让各部如同滚雪团般越滚越多。

    被困在最里端,人马最多的便是先前张燕令出击的左右两翼,孙轻说过后,三部重甲骑分散开来,邓季与苦蝤杀往左翼所在。

    左翼山贼军乃是于毒与刘石等领二十余山贼在,冲杀来时有两万五千人,如今远远看去,应已不足两万,且被分割成数团,好在阵中官兵终究人不多,邓季又有典韦、太史慈、车黍等悍将猛人开路,一路总算接近过去。

    苦蝤向来话少,不过亦为身侧少年麾下的战力震惊,上次合力追杀巨鹿官兵,他已明了对方麾下分为勇卒与辎辅兵,此番靠得近看得清楚,本部虽也号称精锐,然单兵战力别说最出色的勇卒们,便是比那些辎辅兵也不如。

    当然,麾下人马是苦蝤自己一手带出来的,他亦有自信,看这些人马未经训练,单独个人比较自己是不如,不过两部真拼杀起来却不一定便输。

    苦蝤还在这般想着,先前元氏城中出来的那支千余轻骑在1uan军中斩杀完一股两千余山贼,在1uan军中已现他们,统领一声呼喊,便又都挥舞着弯刀扑来。

    这队人马是轻骑来挑战重甲骑不说,竟敢用短兵器对长兵,苦蝤不由嗤鼻,还真是不知死活,默默调转坐骑方向,身畔有亲卫替他吆喝一声,其部便全都打转马头迎了上去。

    苦蝤在前,两军jiao错时,他提枪刺向敌军中一名骑士,那人在马上却甚是灵敏,一个仰倒已让过,手中弯刀却仍诡异地顺枪身劈向他手腕处,刀奇快,苦蝤吃了一惊,忙撒手弃枪,左手再闪电般探出,又将枪柄再次抓住,略力一甩,震动之下,枪身如弯弓模样绷起,枪头则xiaoji觅食般疾点而下,这次那人没再能避开,枪尖正点在他咽喉上,顿时便裂开一个xiao血dong。

    虽杀了这名骑士,苦蝤也有吃惊,回头一看,并非只有与自家对敌的这个难缠,出乎初时意料外,弯刀骑兵所有人的身体似乎都很灵活,在马上能灵活避过刺来的长枪,相反,弯刀却都异常诡异,麾下被斩、断腕者不少,丢头的失去生命变成一具冰冷尸体,自然没了声响,失腕的老兄弟们却正在惨叫。

    两队骑兵人数相差无几,jiao错而过后,弯刀骑队被刺中跌下马的人有百余骑,苦蝤麾下失去战力的数量也差不多,但这是以重甲骑长武器对轻骑短兵,说起来是自家占下风。

    他却不知,这支轻骑乃是麴义带来,全由麴氏部曲组成,由于常年在西凉与羌人作战,学的是羌人弯刀用法,所选亦全为悍勇敢战之士,称得精锐。

    邓季在一侧也早看见苦蝤不利,一声轻喝,勇卒与辎辅兵亦都打转马来,又与弯刀轻骑们jiao错一次,这下弯刀轻骑等却吃了大亏。

    这次随同出征的没有刀盾卒和弓卒,戟卒原来都是练长枪的,入选勇卒与辎辅兵关键本就在这一刺上,千锤百炼下来,其实那么容易避过的

    戟卒用青龙戟,力卒多为双铁戟,与太史慈、典韦学过这许久本事,这时大放光彩,就算敌人有异常灵活能避过刺杀的,在马上却正处于极难平衡之时,月牙钩再顺势一带,轻轻便将其拖下马来,随后又补上一刺,便能结果。

    典韦蛮力更甚,他的大铁戟用来砸人厉害,在他手里又轻巧,基本用不到月牙。

    八百余弯刀与不足四百戟骑jiao错过后,邓季方伤亡二十余名辎辅兵,这还是因对方人多,麴氏部曲出身的弯刀轻骑则落马三百余。

    苦蝤还想领兵再围过来,却不料这些轻骑本就是部曲si兵,领比他更心疼麾下死伤,见人少的这支重甲骑更不好惹,死死瞪过两眼,不等他再来夹攻,已领兵退去了。

    二十多
嫂子合集笔趣阁
名辎辅兵邓季亦心疼,见他们yu走,便勒马不追,苦蝤也就止住,轻骑度快,挡在路上的黑山贼步卒的乌合之众们敌不过这些弯刀,也只能看他们离去。

    弯刀轻骑离去,苦蝤与邓季都停住,戒备四方,待麾下断腕的伤员们包扎好伤口,方才又行。

    一路所遇各部山贼,让他们一路杀往外侧去与张燕汇合,也有些厮杀得只剩残部被围的,顺路救出,他们没信心杀出去,便跟在重甲骑马后,典韦、太史慈、车黍、王旷、苦蝤等左冲右突,hua费半个多时辰,总算杀到左翼部。

    1uan军中寻到于毒、刘石,将张燕军令传于他们,合军一处,再去回合其余战团,待将左翼剩下的一万八千多人汇聚起来,才又厮杀回去会张燕。

    左翼只剩一处战团,官兵们便俱都围上来死缠,那支弯刀轻骑在外巡游,亦不时上来偷袭。

    于毒等领步卒断后,死死dǐng住,邓季、苦蝤则上前开路,那支弯刀骑兵也不敢太bi近,只吊在后面拣步卒便宜。

    有两部精锐重甲骑沸水泼雪般dang开道路,于毒、刘石等才一路跟着杀出去,半途汇合进来的人等越来越多。

    待回到张燕处,虽是寒冬,厮杀了这许久,来回只是数里地,苦蝤、邓季并麾下人等却俱都累得汗流浃背,战马亦在大口喘着粗气。

    过了一会,孙轻领右翼亦来会齐,张燕让各部严防官兵死扑。粗略估算一下,来时十余万人马剩下已不足七万,缺了的不是被斩杀就是已被俘,七十余部渠帅亦少了近半旗帜,遭此一挫,各部士气低落,已无力再攻,只能围成一大团被动防御。

    加上常山国郡县兵,官兵还有三万许,数量虽还是不到山贼半数,但此消彼长下,却俱都士气高昂,攻势仍一bo接着一bo,每一次上来,都要带走近百人命。

    直杀到黄昏,麴义方才鸣金收兵,大军有序退回元氏城中去歇息。

    死战半日下来,饷食也尚没用,贼兵们都又累又饿,若这就撤兵,再被官兵派遣精锐吊后追杀,恐怕伤亡更重,张燕虽沮丧,却也无法就走,只得打起精神,率军退后十里,chou调人马起灶造饭,造营扎寨准备过夜。

    七万大军的营寨,方圆足有三四里,这一夜,各处营帐中伤兵呻yin、痛骂、鼾声响彻。

    除以前随败兵四处逃亡外,邓季已两年未有这般劳累过,反正张燕自会派人巡夜,用不到他ong些麨团食下,等辎辅兵们竖起营帐,扯下披甲便躺下,刚合眼就进入梦中。

    吃了败仗,张燕虽情绪低落,对这麴义却不得不重视起来,xiao心翼翼防他夜袭,大军俱都驻扎在元氏城西门外十里处,天黑前又在另三道城门外都安排了斥候,若有官兵出城,自会快马来报。

    不料四更天外,盯着四道城门的探马俱没回报,营寨后方却已传来喊杀声,待张燕一个ji灵醒来,顾不得披挂衣甲,急出营帐一看,西北两面已火势大起。

    张燕已看到,这时才有亲卫慌1uan来报,营寨西北两面俱遭官兵袭击,直让这位平难中郎将恨得咬牙,心知又被麴义算计了一遭,想想便明白其中缘故,那厮借收兵回城时,己方心1uan,已让一部穿城而过,从东门出来埋伏在野外,待自家派人去盯防,却已晚了,这时再突来难。

    一日苦战下来,山贼们大多睡得沉,熟睡中和披挂不全便被袭营官兵第一bo斩杀的山贼竟有七八千之多,黑山贼各部本就杂1uan,待喊杀声和四处火光将他们惊醒,黑暗中更是敌我难辨,逃命的、找武器的、找同伴的、找自家渠帅的、惨叫的,一时间,各种杂1uan声音此起彼伏,各种惊惧恐慌不可抑制地在队伍中产生,惊慌一旦形成,便会迅bo及开来,hun1uan已越来越大,山贼们开始四处奔逃,而这种行为,又让hun1uanbo及到更远的地方。

    “传令孙轻、苦蝤、邓季,整队来见”

    这外出袭营的人马绝对不会有多少,孙轻等三部精锐都随在主帐旁,若想稳下,必先击退这等,只是张燕刚传令下去,又有探子飞驰来:“报元氏城内西门大开,大队官兵又复杀出。”

    不幸中的万幸,是张燕退后十里才扎营,元氏城中大队官兵一时还赶不到,只要能击退袭营官兵,剩下的人马应该能逃出大半去。

    或许吧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