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80.陷阱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太行中难保就再没有第二个眭固出现,得了张燕檄令又不敢不应召,邓季只好将勇卒与辎辅兵中刀盾卒、弓卒全数留下,由韩齐领懒顾、伍宁等看家,自领四百骑前往。

    数日前一败,张燕领部退往太行群山中,麴义不敢追,张燕便驻军上艾,只等诸部会齐,再出山决战。

    属常山国的上艾县亦在太行群山中,与涉侯国县城遭瘟疫被弃不同,这里三年前便被山贼们攻破,也没人敢来收复,城中早成了贼窝。

    麾下人马折损近半,自起事到今已有近五年,张燕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大亏,邓季领兵到,进中军帐见礼,却见这位纵横太行的平难中郞将已不似往日从容,须凌1uan,眼布红丝,连声音都有些嘶哑,已不知几日未眠了。

    见这位大当家如此,邓季可不敢冒然胡言安慰,老实报道过后,自领军扎营,等待其他还未到的山贼。

    有上次共对巨鹿官兵jiao情在,孙轻倒来拜访过一次,与邓季说起,才知道 前几日对阵,却是因麴义布下大阵,以整齐有序对杂1uan无章的山贼,才得大胜。

    得了这信息,邓季倒觉得新奇,前世什么八卦阵、十面埋伏阵之类的神奇可都还记得,真有这神奇倒要见识见识。

    张平难动雷霆之怒,黑山各部俱都有邀,没人敢不来,只是一年动1uan下来,旗号还在的黑山贼只剩七十余部,不过待他们到齐,张燕麾下又有十余万可战之精壮。

    得探马来回报,麴义已不在井陉,领军撤到常山国治所元氏去了,整军两日后,张燕便领军出山,到元氏寻其再决一战。

    随大军到元氏城外,邓季看那城池,却是故地重游,不由生出些感触来。

    两年前为见赵云,自己曾到过元氏一行,虽有幸见到名将赵子龙真容,但他乃是郡吏,请其从贼的话最终也没能说出口,反赔进一匹良驹去。

    两年过去,子龙安在

    张燕大军到时,麴义已在城外摆出阵势。

    诸郡调集来的官兵只训练过两月,战力竟提升这许多,十余万山贼对三万官兵,对方居然不据城而守,反出迎求战,这是并州刺史张懿都未曾敢的,是山贼的战力在麴义眼中不堪呢还是真有所持

    邓季前世看演义、玩游戏,对这麴义映像居然不深,真是怪哉

    十多万人在元氏城外对阵,双方旌旗遮天蔽日,人马一眼望不到头,真是壮观莫名,还好上次并州夺粮邓季也曾经历过,不是太紧张,其余太史慈、典韦、王旷等自然咋舌,好在那霍刀儿是刀盾卒,没随军前来,否则还不知要说出些什么来呢。

    邓季部精锐与苦蝤、于羝根等紧随中军,他骑在战马上,身旁就是张燕等将领,往敌军营中仔细观察一番,对方阵中还很是hun1uan,山贼们都已到箭外之地,大战一触即,其阵内竟然还有官兵不停移动,声音嘈杂。

    麴义也不过如此嘛

    张燕却紧锁眉头,苦笑出声道:“这麴义真乃人杰,短短两月便让士卒能布下两个大阵”

    这已是阵法别人都肃然不语,邓季看不出名堂,自然大奇,转头问道:“此为何阵”

    “阵内旌旗众多,鼓声似错杂,其军形似hun1uan,步卒往来,终日不绝,以此huo人,乃是玄襄阵”张燕喟然一叹:“前次对敌还是钩行阵,我道他只来得及练出一阵,如今又换更杂的玄襄,此人真不可xiao觑”

    数万人的大军布阵可不是一件简单事情,这么多人马都要能按照指挥者的意图走位、控制,后世有资信手段相辅或许还成,这时代却不容易,至少能说明麴义治军不弱。

    这已是阵法邓季看不出所以然,只得又问:“将军既然识得,想必能破”

    张燕笑道:“这却是你无知,大军压下,任何阵法皆可破”

    邓季还以为阵法必须得以相应手段破解,原来这么简单,并不神秘

    冲xiao儿解释过一句,张燕又道:“这麴义未免也太过xiao视我,前番兵力不多吃他大亏,如今我领十万众到,竟还敢摆出阵来,若他坚守城池,我或许还要头疼一番,如今么”

    “传令大军上前,左翼攻其阵左,右翼攻其阵右”

    战斗力不强,兵多势众,以众凌寡才是贼人们一贯作风,除了中军与后队看管辎重的,这次张燕差不多都让全军压上了:“前军亦上前”

    随他几声令下,山贼阵中旌旗晃动,鼓声与牛角号俱都响起,左右前八万大军随着鼓声嚎叫,蜂拥上前。

    八万多人黑压压冲上去是什么概论,邓季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除了远处元氏城池,他只知道视野中看到的全是人头。

    远远可以看到,这么多人马冲过来,官军阵中亦有惊1uan,这次是真正的hun1uan,并非阵法佯装,有军官模样的人在内大声呵斥,挥鞭笞人,很快又将hun1uan平复下去。

    官兵阵列正面,有弓手越过枪兵刀盾
嫂子合集小说5200
兵,上前弯弓搭箭,待黑压压的人群进入射程,军官一声令下,放开弓弦将箭枝送出。

    这么多人,根本不需要瞄准,几乎每一支射出的箭簇都能钻到一个rou体里去,走在最前排的人惨叫声此起彼伏,只是山贼们人数实在太多,中箭者就如江河中溅出的几滴水hua,马上就被后来者淹没,并不显眼。

    官兵弓手上前的同时,山贼们亦迈动双tui奔跑起来,这些年经历战阵不少,人人都知道只有迎着箭雨冲锋,才会少受些攻击。

    山贼们越冲越近,待射过三轮,冲在最前列的山贼与之相距已不过十五步,这时候,军官才下令后撤,弓手们穿过刀盾兵,退回阵中去继续威力稍逊些的仰射。

    很快,最前排的山贼已冲到近前,不过迎接他们的是相连的一排盾墙。

    官兵这次使用的铁盾足有五尺高大,两尺许宽,盾手藏在后面,盾与盾之间相距只有一拳缝隙,冲到的山贼刚想有所动作,缝隙中便有长枪急刺出,刺穿一两个人,带起血雨又急收回。

    枪刺、收回、再刺,这样的动作持续三四次后,山贼们才得破开盾墙,与官兵厮杀在一起。

    两翼山贼也终于拦腰撞入官军大阵中,麴义所在中军令旗不断挥出,配合鼓声,一部部郡县官兵在阵中jiao相进退,不让其中任何一支触敌时间过长,伤亡过大。

    官兵武器、战力本就比山贼们要高一些,麴义调遣有度,威力更显,依靠训练成果不停吞噬着进阵的山贼们。

    邓季在后睁大眼睛细看,才xiao半时辰,黑山旗帜已少了两面,有数股山贼被官兵灭杀了。

    他正猜测着,传令兵已飞来报张燕:“报五鹿部伤亡过半,渠帅五鹿身死”

    “报浮云部全军覆没,渠帅浮云战死”

    “报张白骑部”

    两军jiao战,伤亡难免,这未能带给主帅张燕任何触动,这时候,他只在马上死死盯着麴义中军。

    这一看,便是两个时辰,除了往来报战果伤亡的传令兵,除了战鼓声,这边寂静无声,厮杀场内的惨嚎哀鸣,马嘶撞击,仿佛都来自另一个世界。

    无论如何,黑山贼们人数的巨大优势还是在的,随着厮杀时间增长,对方死伤亦增多,不停转动变向,体力消耗也大,阵中运转渐滞,麴义不得不将中军各部派上前支援,不知不觉,他身边已只剩三千刀盾手,两千轻骑,千余重甲骑。

    “看官兵中军”左翼于毒、刘石两部给阵中压力大,麴义又派出一千轻骑加入战团,张燕终于打破这方寂静,他大声喝道:“王当、孙轻、苦蝤、邓季领轻重骑精锐直杀官兵中军,斩其主帅其余各部,随我杀入阵中,破阵”

    随张燕令下,诸部俱出

    王当四千轻骑,孙轻、苦蝤重甲骑各一千,邓季部四百,直往麴义扑去。

    临阵斩杀敌军大将,令人想想就热血沸腾,可是从来没有经历过的,跟在王当轻骑身后,这种巨大youhuo让邓季也禁不住夹紧马腹,想驱它跑得再快一些。

    骑兵沿战团外侧轰隆踏过,与官兵中军已越来越近,那麴义居然一时没现己等,不见其调军回救,王当、邓季等全忍不住大喜。

    铁骑轰鸣,这股山贼骑兵队伍直扑而去,直到相距不过百步时,麴义中军阵中应是巨鹿那股重甲骑这才终于动了。

    不过他们居然没上来拦截,而是往外围驰去。

    这就不顾主帅逃了邓季心中生出些许疑问,只是对面前排官兵容貌已模糊可见,这疑huo也只是一闪而过,看过身侧满脸狰狞的典韦和双戟太史慈,他大喝道:“跟紧了”

    马已放到最快,一个呼吸时间,两军相距已不过三十步。

    “起”

    官兵阵中有人大声吆喝,盾墙后面齐刷刷站起三排官兵,看他们手中拿着的器械,是比较少见的弩。

    这时代,靠机括力的弩箭没有尾羽,除非大型的踏弩和g弩,手弩射程并没有弓远,可二三十步内,它的杀伤力惊人。

    “射”

    第一排弩手扣动机括,顿时便有近千箭枝射出

    冲在最前列的是王当轻骑,此时仍在继续往前,他们的防御本就不高,第一bo弩箭很快便让数百名骑士人仰马翻,悲鸣遍地。

    将手中箭射出,第一排弩手很快蹲下装填箭支,由第二排继续再射,然后是第三排。

    看弩手站起的一瞬,邓季的心已经凉了,这是陷阱

    相距明明只有一二十步,骑兵冲刺起来不过一个呼吸时间,可这点距离,却是无法跨越的雷池。

    持续弩箭下,轻骑两裆铠甲胄根本遮掩不住,损失惨重,统领王当虽着重甲,第三bo箭雨来时,也身中数箭丧命。

    另一侧,往外围去的巨鹿重甲骑已勒转马头,往孙轻、苦蝤、邓季三部拦腰扑来。

    同一时间,元氏城门大开,有近万常山国官兵扑出,冲在前列的也是轻骑兵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