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79.麴义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除去听到有曹cao、袁绍在内的西园八校尉并河南尹袁术之外,还有一条消息也从冀州传来。

    并州已无嚼头,黑山诸部今年改往冀州,肆扰得厉害,尚在与马腾、韩遂jiao战的皇甫嵩得知,令西凉人麴义为别驾从事,前来冀州协同各郡剿杀。

    得知这情报时,别部山贼不过一笑置之,邓季却不得不打起xiao心提防,令侦骑四处,每日探报。

    倒不是邓季前世记忆中对这位麴义有多重视,初听这名字时,邓季还以为是曲义,没听过的,即便搞清楚两者之间不同,他也不见得还有演义或游戏里这位武将的记忆。

    令邓季不得不xiao心应对的缘由,却是这位新到的冀州别驾,行辕便设在魏郡治所邺城,也不知是他自己厉害还是借皇甫嵩虎威,刚一到任,便开始从黑山甚少袭扰到的河间、安平、巨鹿、渤海、清河等郡国chou调郡县兵,到魏郡来统一练兵,准备合力绞杀黑山。

    涉侯国乃是魏=dǐng=点=小说=郡所辖,距离邺城并不远,有这么多人马云集魏郡练兵,目的又是剿匪,万一人家将目光放在早已成贼窝的涉侯国来,那就是泰山压dǐng之势,自己身处虎狼便,焉能不防

    就手中这点人马,可不会因有太史慈与典韦两名虎将便忘乎所以,邓季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反正秋收已毕,若这些官兵人马真攻杀过来,无他,带齐老弱早日逃命尔。

    为此,邓季派出斥候不少,随时关注邺城动静,精壮固然不停往北面去背煤准备过冬,同时牲畜、车辆、物资俱准备好,只要邺城官兵向西开来,立时便逃。

    好在这位冀州别驾志在张燕,没理会他这等xiao虾米,让邓季提心吊胆两月后,其领三万大军北上,直扑井陉滹沱河而去。

    听到这情报,邓季终于长出了口气,不论战事如何,事不关己,如今本部粮足,又不需外出掳掠,便在家中好生休养,也顺便陪陪家中两名孕fu。

    焦姬身孕已有五月,早显怀出来,不能shi寝,伍窕便得享独宠,经邓季努力耕耘,十月里也终于成功播下一粒种子。

    当本月天葵未至,急冲冲请李当之来确认后,身为大fu的伍窕自然欢喜,焦姬、伍恭等也陪她高兴,邓季却少不得又大宴一回,再次把自家灌醉。

    只是家中二fu俱有孕,再cao持不得家务,之前陪嫁来的婢女又都已shi人,邓季便让丈人于新降老弱中挑几名shi女来帮忙,伍恭寻来两个,却都容颜甚好,想来是怕女婿夜里寂寞,颇费了番心思。

    屋里两个女人有孕,俱不能再陪欢愉,夜里果然孤枕难眠,不过孕fu最为敏感多心,邓季不想惹她俩生气,丈人一番好意也只有心领,装出一副正人君子模样苦苦熬过。

    在谷中的日子,早晨到草堂听田丰讲太公六韬便是风雨无阻的必修课。

    田丰已讲到武韬卷,邓季如今知道,六韬中文韬论治国用人的韬略,武韬讲用兵韬略,龙韬论军事组织,虎韬论战争环境以及武器与布阵,豹韬论战术,犬韬论军队的指挥训练,都是自己用得上的知识,又感夫子一番好意,听得格外认真,但有不懂内容,不敢去问田丰,下来必要找田畴问个明白。

    母亲身体大好,田畴自然欢喜,他虽是大族出身,在谷中也住得自在,此时并不以贼人身份xiao视邓季,除了之前安排的事情尽心尽力外,邓季请他解huo,也要将自己理解的全讲述出来,他的学识也够,又比田丰讲得浅显,往往让少年贼茅塞顿开。

    麾下没有练兵人才,通宵一些当代军事知识后,偶尔,邓季也会考虑若
嫂子合集吧
是自己来练兵,该如何组织列阵,只是还没学到犬韬,总不得个头绪,直到最后才醒悟,除了刀盾卒外,自家勇卒、辎辅兵,大多都可走骑兵路线,列阵不一定起多大作用。

    当然,邓季也明白,练兵还有一个目的是要下面做到令行禁止,只是现在勇卒、辎辅兵数量都还少,不听军令的情况从还没生过,也不用太急。

    早晨认真学习,朝食后,会与田畴或邓仲、伍恭、常德四处巡视一番,处理视线内的一些问题,又或与车黍、太史慈、典韦等上山去狩猎。

    这些人中,邓仲身为渠帅兄长,本事虽然不济,xing子却是个豪爽的,从别人称他“阔儿”就可看出一般,只要他高兴,走到哪里都会慷邓季之慨,将库存的丝布、酒水、蜂蜜、ji卵等物散出去,便是邓季知晓,拿他也无可奈何,到谷中才数月,已很得人喜欢。

    丑鬼典韦则勤练骑术,他骑术不精,自打试用过马镫后,高兴得不成,不过邓季有规定,骑术不精者不得使用,只得自家先去苦练一番,争取早日给自己的坐骑配上。

    狩猎过两次,太史慈有三石硬弓在手,箭无虚,邓季手斧也能偶尔建功,猛汉典韦也不由羡yan,又央铁匠们打出十余支xiao铁戟,试练数天后,射程准头都与邓季手斧相似,但手戟不打旋,不会出现手柄砸到目标的情况,又惹得邓季大羡,讨两支来自家也练,从此弃了手斧不用。

    饷食后则是练武时间,如今长戟的用法太史慈都已讲解完毕,由大家自己练习,只是参与练武的人增多,原先场地早已施展不开,便按四类勇卒自然而然的分为四处,跟着太史慈、邓季等练习长戟的人仍然最多;其次是与懒顾、伍宁勤习箭术的;再次是与韩齐等练刀盾防御;最少的一群全是大力士,在与车黍、典韦练习使用双铁戟。

    练武人群中,xiao田峑得了田丰允准,跟着人群将长戟挥舞得欢,眭固部新降老弱中亦有近千男童,没几天,又大都被吸引过来,害得铁匠、木匠们又是一番好忙。

    有疙瘩渠帅和谢允、田峑等顽童领头,成年人中又有谁肯落后谷中习武风气渐浓,弓卒们都以能使硬弓为荣,便是练习箭术的人群,天黑后也要学着打熬力气,更别说其他人了,hua在练武上的时间都很长,直到酉时末,才精疲力竭地各归家洗去一身臭汗。

    屋子里只有两张g,两名shi女白日来忙过,也得到别处去歇息,直到这时,才是邓季与伍焦二fu独处的时间,待洗涮过,一家人随意聊聊,有时猜测二fu怀中孩子是男是女,起什么名字之类的话,有时邓季笑听伍焦谈论其他fu人那听来的笑话,有时则安静地看着她俩为腹中孩儿制衣物xiao屐。

    亥时中躺下歇息,这时都是邓季最难熬的时候,怀中搂着fu人偏生要苦熬一夜,焦姬还好些,看他憋得实在难过,会用手嘴替他泄一泄火,若是伍氏陪他则想都别想。

    这样的生活日复一日,不过身处其中的人也不会觉得枯燥,反而有一种1uan世中难言的安乐,只是这年冬季第一场雪降下来后,各种消息又自传来。

    十月,青徐两州黄巾各部起事,攻略郡县,官兵不能制。

    十一月,天子令八校尉中屯骑校尉鲍鸿进讨声势最大的葛陂黄巾,双方大战于葛陂,鲍鸿军败。

    十二月初,张燕与麴义大战于滹沱河畔,张平难兵败,领兵暂退,麾下老弱精壮降官兵者甚多。

    张燕败了,黑山各部又要受其影响,没过多久,驰檄的骑士便到了邓季谷中,张平难邀各部助阵,yu与麴义再决一战。

    今年的岁,看样子不能在家中过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