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78.闻名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回谷后,邓季自又去谢田丰,却被这位夫子好一阵痛骂,言他顾虑不周,屡将他田氏一家陷入困境等等。

    路上早从谢允那听说,自己出门后,夫子便停讲六韬,重开周礼,这事别说刚回来的邓季,便是谷中再愚钝的学童也知晓,夫子开讲治国治军的课程十有是专为疙瘩,邓季只觉得受宠若惊感ji莫名,虽被他迎头一阵痛骂,也老老实实受了,并无怨言。

    意外得了典韦,兄弟相见的ji动也还未消褪,待辞别田丰归家,洗掉一身风尘,略问过几句焦姬身体,邓季便又出门,当夜却是与二兄同榻共眠,互诉离后经历,倒让家中因他归来正欢喜期待的伍窕心生幽怨。

    次日,邓季先请来苏秀jiao易货物,北方幽、并、冀、青、凉数州都在闹饥荒,粮食涨到天价,人食人的事件早有生,荆州粮被皇甫嵩调到冀州后,粮价亦涨得厉害,得知邓季便是前年劫粮的雷公后,丝绸苏秀更情愿换粮,并不要钱。

    这批粮;dǐng;点;小说 食乃是前年劫得,已有陈味,除去救命外,并不好吃,邓季也就依他,并邀其往后可再来jiao易。

    再次闲谈时,邓季才从商人这得知,去岁长沙区星起事,朝廷封孙坚为长沙太守前往镇压,仅一月便已剿平,只是相隔得远,未传到冀州来。

    三国名人又听到一位,看来诸侯相争的日子已不远了呢。

    不管别人如何,待商队走后,邓季与伍恭、常德等在谷中先安抚一番死难者家眷,如今有了这许多丝绸,每户伤亡者与勇卒同赏,一天便将才到手的华丽之物全分出去,只留一匹与伍焦二fu用。

    之后,又到谷外看过新降的老弱。

    如今麾下虽已过两万,精壮其实并未增长几个,倒是老弱又多了六千,谷中住不下这许多人,只能将他们全安置在谷外,新入者与谷中尚不能融洽,自也少不得安抚一番。

    二兄抱怨自己先娶,邓季便从中找了两名颇有姿色的fu人带回,谁知邓仲一看,顿时大摇其头,究其原因,却是觉得比不上伍焦二fu娇丽,又没那股贵女气质,自然远逊,他摆出兄长威严,令邓季替他寻个绝色的来,否则情愿不娶。

    绝色佳人岂是那么容易搞到的对这兄长邓季无奈,却只得依他,这两fu人便jiao由霍刀儿等新晋勇卒受用了。

    说起来,王旷带的这些豪杰,倒多有一身好本事在,有近二十人选入勇卒,剩下大部分也能入辎辅兵,只寥寥几人落选,倒是邓仲身为兄长,本事只是一般,又不想听自家幼弟使唤,甘愿留在老弱中,没去参与挑选。

    若论一身本事,典韦乃是猛人一个,比车黍要高出许多,邓季也知晓他将来的名气,只是其新晋,若骤然位置便高出车黍、韩齐这两个跟随许久的,定要引得下面不满,太史慈教习戟法地位特殊还好,典韦加入后却只是名普通勇卒,不过让他随时跟在自家身边罢了。

    身为任侠头领的王旷,谷中危难之际领人救助,对自己兄弟俩都有恩,却不能亏待了,邓季便将之提拔起来,与车黍、韩齐同等。

    队率的身份虽然不够高,但邓季都只自称屯长,勇卒同伴又俱都不凡,王旷霍刀儿等倒也没什么不满。

    又在眭固部两千精壮中挑拔一番,再加上救回的伤兵,到秋收之前,勇卒第一次有了两百人之多,辎辅兵六百余。

    前次邓季所言的长铁戟,铁匠们得空倒已打出,邓季试过,果然有些沉重,他用并不趁手,典韦拿去试耍过一番,却欢喜得很,只是有些嫌长,便央铁匠打造一对稍短的双戟,待两天后造出时,足有八十余斤重,典韦拿着却如同无物,挥舞得虎虎生风,上下都遮掩得住,便是太史慈再与他放对,也真是不相上下了。

    受这丑鬼影响,车黍、郭石等力卒也立即爱上了双手武器,也都造成双铁戟模样,只是按自家力气重量上比典韦的略轻些,无事便与丑鬼、双戟客习练,一段时间下来,非但郭石武艺进步快,车黍比起以前都又要强出好些去。

    快秋收时,得李当之调养,
嫂子合集小说5200
田畴母亲果然疾病渐减,让年轻士人感ji不尽,已尽信这位名医能治好母亲顽疾,便令随从部曲回右北平家中,竟要将家中族人部曲全数迁来,从此安心跟随邓季报恩了。

    右北平无终田氏一族人口并不多,只有二十多人,此外倒有两百部曲,田畴年纪虽轻,却已是族长,可全权做主,当然,知闻从贼,田氏族人也不一定全数会来。

    到谷中月余,田畴已大致了解这里情况,随从们赶往右北平那日,他与邓季恳谈了一番,开始献计。

    虽活过两世,邓季却并不知如何管理这许多人口,只学之前的渠帅,认定在自家麾下讨食的便是自家部众,人口牲畜等数量知道大略便成,其内若有争执,可由头目们听缘由断曲直,随意xing相当大。

    争对这些,田畴只提出两件事,一是造册统计人口牲畜,按户划分成屯以便管理;二则明定法则,处理各类事件时有据可依。

    少年贼这才知道,自家运气果然不差,这位应该确实就是游戏里那田畴,在历史上留过名号的,虽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却也是有真本事的,运筹帷幄或许不如田丰这等军师级人物,但安定地方、处理日常政事一点也不弱。

    田畴提出这些事情,邓季之前偶尔也曾想过,只是太过繁琐细碎,他自家可做不到,只能作罢,他既然主动提出,那是有意来做了。

    与田丰至今难驯不同,田畴肯这般出力,邓季当然感ji不尽,便让伍恭与常德当他副手,又从队伍中找些识字的帮忙,专责这两件事情,想必等他梳理过一番后,谷中定要有秩序许多,不过这是水磨功夫,短期还看不到效果。

    谷中杂事琐碎处理一番,又到了一年收获季节,今年涉侯国土地上雨水却足,老弱们精耕细作下来,平均亩产居然达到一石六,八万余亩土地共收割到粮十三万石,这还仅只是作物、瓜果时蔬,这数字还要多些。

    随着秋收,苏秀领商队又来过一次,这之后,谷中已有半数人穿上丝绸制衣,被涉侯国周边xiao股山贼往来结jiao时现并宣扬出去,太行诸部山贼中便开始流传一句话:“黑山百部,疙瘩最富”

    同时,外界消息又逐渐传来,公孙瓒被乌桓大人丘力居围困二百余日后,双方皆粮尽,终于罢斗,丘力居听闻幽州牧刘虞宽仁,遣使求降,公孙瓒得闻,派兵中途截杀使者,不许其jiao往。

    八月,京师中天子为分兵权,重设西园八校尉注。

    八校尉之名始于武帝,为保长安设置的中垒、屯骑、步兵、越骑、长水、胡骑、射声、虎贲八校尉,当今天子所设却有所不同,其众尽归宦官xiao黄门蹇硕统辖。

    开始邓季还不以为意,直到听闻其中几位校尉名字,才引他不得不关注。

    最值得关注的,自然就是未来北方的霸主曹cao曹阿瞒,他以议郎之身担任了八校尉中典军校尉,此外,原虎贲中郎将袁绍为中军校尉,兼司隶校尉。

    除了两位如雷贯耳的人物外,八校尉中还有右校尉淳于琼,这名字好像也在演义中看到过,是袁绍属下武将,只是邓季记不清他的作为。

    汝南袁氏一门,四代人中已有袁安、袁京、袁汤、袁逢、袁隗五人高居三公之位,所以当世称为“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及天下,乃是一等一的望族。

    袁绍为司空袁逢庶子,母亲只是婢女,地位很低,但他幼时便过继给袁逢之兄、早逝并无子的袁成,凭此提高了家中地位,并不能再以一个庶子去看待他,八校尉消息传来时,比袁绍地位高贵的袁逢嫡长子,他血缘上的同父异母弟、名义上的从弟袁术接替了他原来的虎贲中郎将位置,并兼河南尹。

    注:汉灵帝设置的西园八校尉分别为:

    上军校尉:xiao黄门蹇硕

    中军校尉:司隶校尉袁绍

    下军校尉:屯骑校尉鲍鸿

    典军校尉:议郎曹bsp;助军左校尉:赵融

    助军右校尉:冯芳

    左校尉:夏牟

    右校尉:淳于琼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