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74.损失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眭固领兵一路杀到涉侯国的时候,伍恭常德等丁点防备都没有。

    在各人意识中,张平难亲口答应过的事情,在太行比天子旨意还好用,即便知晓有别部山贼过来,也只当人家是路过罢了。

    大意到这种程度,若不是眭固麾下的精壮们眼界xiao,到涉侯国后先劫了放牧在外围的牲畜,又连杀遇到的老弱,才惊动到谷中,只怕第一bo冲击就得丢了谷口关隘。

    山谷外一阵掳掠,眭固部斩杀老弱数百人,得牲畜近千,顿时成功ji起山贼们的贪yu,开战之后,攻得甚是卖力。

    说起来,眭固此时也不过五千精壮,双方实力悬殊并不大,这时候防守方本应占优才对,只是缺了邓季这渠帅,谷中人等对本为友军却突兀来攻的山贼不知缘由,自有诸般猜测,少不得人心惶惶、士气低落,再者勇卒和辎辅兵全被带走,少了精锐在,伍恭与常德又都是年迈不通战事的,一时竟敌不过来犯之敌,谷口处频频告急。

    还田丰心道覆巢之下无有完卵,危难之际再度出手,调动谢允等学童沿各家奔走打气,俱告谷外山贼违背张平难之令,便是谷中投降一时得安,待邓疙瘩领张燕黑山大军回来,也难逃一死,山谷又只得谷口一条道路,若被破开,内里这万余人口将逃无可逃。

    田夫子一番解析大有道理,数千精壮这才开始振奋精神,背水一战。

    之后,田丰上谷口处替换伍恭与常德指挥,这两老头战阵上犯怵,安抚人心控制局面却都不差,待他们chou出身来各处巡查一日,谷中才安稳下来。

    只是两日尚未攻下这xiao山谷,眭固亦开始心忧,此番举动定触怒张燕,若等他与邓疙瘩领军回来,自家可没甚好结果,心中焦虑起来,让亲兵砍杀了之前领兵攻谷却不利的将领,传级于全军,他自己再亲自上前督战,不计伤亡誓要一举破谷。

    有眭固bi着,山贼们俱都亡命向前,一bo接一bo如chao水般冲击谷口,田丰等立时陷入危机,谷口狭窄,双方都只能拼命往里面添补人手,前排人等如割草般倒下嘶嚎,空出的位置很快就被后面人补上。

    谷口已几次被冲破,又几次将其杀回去,甚是凶险。

    若真个战阵厮杀,田丰自然不成,他只能调动精壮们轮番防守,谷内粮秣牲畜充足,又每日宰杀ji牛羊犒劳,趁谷外搬运尸体的功夫鼓舞士气。

    两年前俘虏来的并州弓手本应在后射之,此时却早已与敌短兵相接,箭塔被生生拆散架,里外双方俱在拼命,死伤皆重,厮杀到后来,谷口处几乎每一寸土地都被血浸透成紫黑色,尸体堆积拥堵道路,眭固亦不得不隔几个时辰便停下来搬运开再攻,每到夜间休战时,谷内外伤者与遇难者家眷老xiao的哭泣哀鸣声数里外尚能得闻。

    当号为阔儿的邓仲历尽曲折,终于领兖州数十豪杰寻到谷外时,远远看到的便是这番景象。

    豪侠在市井中与人一言不合既拔刀相向,最是亡命不过,这队伍中五六十人倒大半有人命在身,只是如此惨烈战事谁也没见过,自然震惊不已,其中有个面白黄须的便咋呼起来:“邓阔儿,看模样你兄弟处也不甚好hun呢”

    豪侠们脾xing大都如此,最受不得ji,倒不是他存了怯意,说这话多半反是兴奋得按捺不住了,在汝南和邓季失散后,邓仲与他们hun迹两年,早知如何应对:“果然,看模样我兄弟这也不好hun呢,若有胆怯的,尽可与霍刀儿离去”

    “啐”队伍中好几个人顿时就吐出口水来,以示不屑,方才说话那人便是霍刀儿,他本名霍鲁,只因杀人向来喜用刀捅,便得了这雅号,这时早已持刀在手,更是跳起来道:“说罢,哪边是你弟”

    虽然路上已找人问过,谷中的多半才是邓季队伍,可邓阔儿一样初来乍到,可拿不准,若是自家等上前厮杀一阵,帮错了人才是笑话,还是头领王老大cha口道:“捉个人来问问便清楚”

    “谁去”

    “我”

    刚有人问,旁听的丑鬼已翻上一匹健马,沉声应过后,双tui一夹马腹,疾冲而去。

    “这丑鬼”

    王老大只来得及叹了一句,倒辨不清是何意。

    眭固只顾着攻谷,老弱人等都留在精壮后面,并无人看顾,丑鬼打马而来,早被人看见,但他只得一骑,倒没引起什么sao1uan,只都在疑huo这人究竟是谁。


嫂子合集sodu
   待他靠近些,看马上这魁梧高大汉子须硬如刺,面容实在狰狞可怖,人们才吃了一吓,却已被他策马冲入人群,弯腰如捉xiaoji般提起一名老翁,带转马头,径自又去了。

    突兀直来,捉人后转身就走,过程中这丑鬼一言未,待去得远了,才有人醒悟过来大声叱喝,只是老弱们谁又敢去追了。

    不多时,丑鬼归回,刚将所提俘虏扔下,霍刀儿已上前冲老翁大喝道:“呔吾正yu来取邓疙瘩那厮xing命,尔等何人,敢来搅局”

    老翁本是没见过多少世面的,被丑鬼往地上一扔,直跌得七晕八素,眼冒金星,连身在何处、周边有几人尚未nong明白,又吃他这一喝,哪还清楚这等市井手段,忙不迭答道:“邓疙瘩不在谷中,我家将军正要劫他老巢呢”

    分清楚敌我,霍刀儿笑道:“既如此,我等倒好与你家将军合力,先破了他老巢再说,你家将军在哪呢”

    老翁手一指:“谷口外骑黄骠马督战的就是我家眭固将军,诸位”

    说到这里,才现四周只得数十精壮,百余老弱,哪里是来取邓疙瘩xing命的,这才住了嘴,惊疑不定地看向众人。

    霍刀儿哈哈一笑,将手中刀往前一摆,道:“看这把年纪份上,却懒得杀你,老货却莫道我刀不利呢”

    局势已都清楚了,王老大便喝道:“上马”

    豪侠们便忙着上坐骑,只是队伍里并没这许多马匹,有人只得骑了骡子,还有的居然两人并骑,这般杂1uan的人马,王老大却豪气不减:“咱们今日为邓阔儿xiao弟一战,不输义气,不亏朋友,若赔了自家xing命,却不许怨人”

    “诺”

    “战阵厮杀定与街头hun战不同,诸位切莫掉队”

    这是在为自家xiao弟拼命,队伍中,邓阔儿也忙着许愿:“杀退贼人,我让谷内请诸位好酒好rou快活”

    “哈哈说定了”

    “杀”

    笑谈声中,丑鬼领头,杂1uan的队伍已轰隆迈出。

    这支豪侠队伍看着虽不整齐,武器也是五hua八门,战力却不弱,待靠近后,竟迎着眭固中军直直便冲杀过去,没将领会在战事中去防御侧后,眭固也是如此,一时不防,谷外精壮阵中竟被搅得一片hun1uan。

    丑鬼一马当先,手中斧头直舞得风气,但磕碰着的便伤,他本就生得面容骇人,一路杀进去,眭固军竟无人能挡,受惊吓者无数,俱都仓惶躲避,只可惜他斧头不足丈长,只算得短兵器,在马背上用这冲杀威力尚要减些。

    贼军队伍后hun1uan起,田丰亦曾见,初时还道眭固使诈,待看清丑鬼等人一路杀过,已斩杀无数精壮,他才知真是来了援兵,一时大喜,喝道:“张平难兵来援,诸位杀出去接应”

    “张平难来了”

    人人都顾忌着张燕大军,这般形势下,但有援军来,眭固麾下山贼心惊rou跳便是难免的,1uan军中尚不知真假,谷中精壮又已杀出,hun1uan顿时扩大,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转身逃亡,到最后,大家脑海中都只剩一个念头:“张平难来了,快逃啊”

    就算知道来的不是张燕队伍,可兵败如山倒,溃逃一旦形成,任眭固有三头六臂也阻不住,两面冲杀来的队伍都直奔他这里而来,离得已越来越近,眭固见不是事,嘴里狠狠咒骂两句,打转马头,领两百余精壮便往上党逃去,竟将大部人马都弃之不顾了。

    田丰早又撒手不管,再换伍恭、常德出来,两老头见大局已定,谷中受了这番折损继续补充,忙使人四处去传话:“降者不杀”

    谷口血战数日,山贼们带来这么大死伤,精壮们积累的怨气可不xiao,为泄愤,这命令的作用便打了许多折扣,许多抛下武器的俘虏一样被不留情斩杀倒地。

    此战邓季方折损掉千五精壮,可说异常惨重,俘获的精壮不足两千,只勉强能抵过,倒是老弱fu孺之辈又多出六千余,给添不少吃饭的嘴。

    见到邓仲等,两下一说,谷中才知并非张燕派军来援,这人自称邓疙瘩兄长,面容中确与之有几番相似,又助战一场,伍恭常德倒不会怀疑其假,忙将其等引入谷中,使人唤伍焦二fu来见礼。

    伍窕清秀,焦沁靓丽,邓仲一见大恨,舍下二伯颜面怒声道:“我身为兄长,至今未娶,疙瘩这xiao子倒寻了两个娇滴滴美人,岂有此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