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73.良医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朝阳初升的时候,一支足有六百余人的队伍从蠡吾县城出来,缓缓往北行。

    这是一支商队,如今世道不宁,到处都有大xiao贼人,有的甚至灾时为贼,平日为民,在这种环境下,为保路途平安,其中大部分人都握着明晃晃的武器,当然,若遇到大队人马,也抵不得甚用。

    骡马背上驮运的货物都是上等丝绢,这些华丽的物事深得边外异族喜爱,商队将它驮运到边地去,换取当地马匹、貂皮等物回来再贩卖,一趟来回便是三四倍以上的利,若非如此,可没人不顾xing命出来跑商。

    这支商队的主人姓苏,南阳人,年近半百,跑商已有三十年了,这时候,他正开口与中途搭伴的一名少年文士攀谈着:“我们本从河内来,若不是黑山贼猖獗,绕路走巨鹿、平安、中山这条线,早到了涿郡,这世道,便我等商贾之徒也难hun迹,不过若非如此,也无缘得识足下这般俊杰。”

    这少年文士只得十岁模样,面容清秀,只&dǐng&点&小说 {.{23}{wx}.{}是此时双眉紧锁,面有忧色,驾马紧伴在一辆牛车旁,在他后面,还跟着四五名部曲随从,他们是在蠡吾遇上商队并与之同行的。

    旁边牛车上有厢,其内时有fu人咳嗽声传出,每一次听到都要让少年关注,咳嗽的fu人是少年母亲,除此外,他的妻子也在内。

    听到苏姓商人的话,少年文士随口道:“啊哦多谢多谢”

    这少年分明没听清自己在说什么,姓苏的商人微有些尴尬,只是人家年岁虽轻,毕竟是士人,看不上自己这等商贾也是有的,且他母亲重病中,此行往安平国寻医又不成,无心搭理自己也是常情。

    商人很善解人意地自己替少年解了围,想着能认识这样的人物乃是自家荣幸,又鼓起劲对少年道:“我行商多年,也知天下名医甚多,足下孝心可嘉,四方仔细寻访,定有所得”

    这话终于引得少年关注过来,他冲商人感ji一笑,又回头对牛车道:“苏老丈的话,阿母可听到这病终究可治,阿母切勿挂怀才是”

    车厢里又咳过两声,旁边有人忙替她轻抚xiong腔,待平下气来,老fu人才弱声道:“不挂怀,我儿也不要挂怀才是”

    过了一会,老fu人又缓缓道:“直打去岁你成了亲,便是今日死了,我也别无牵挂,媳fu儿是个贤淑的,只是这病拖累了她”

    牛车中又一个女声轻声道:“这是为子女本分,阿母何出此言”

    少年亦道:“儿虽娶妻,尚未有子,母亲慈恩,当康复常在,让儿孙尽孝,得享天伦才是呢”

    听这话,车中老fu不由轻笑起来,只是又引得她咳嗽不止,少年忙道:“是儿之过,不该惹母亲”

    待车厢中咳嗽终停下来,老fu虚弱声音才道:“我最近常梦到你父,想来时日不多,只怕是等不及看你生子啦,生死有命,咱们也别再四处折腾,回无终安心将养就是”

    少年张嘴想说什么,只是喉咙处如被梗到,眼中已有泪水泛出。

    这两年遍访周边名医名巫,皆不能治好母亲的病,闻安平国有良医,往寻后亦不能治,眼见母亲一日日衰弱下去,还要每日受病痛折磨,真让少年心痛如绞。

    姓苏的商人也叹口气,子yu养而亲不待,回天无力,这揪心之痛,他亦知之。

    说着话,队伍一路往北,眼见再有百十里便进入涿郡,西南远方突然隐约传来有人马嘶喊声,姓苏的商人吃了一惊,忙让探子打马前去查看。

    不一会,探子回报,那方竟有两支人马在厮杀,观其形,一方似为官兵,另一方则应是黑山贼,战况对官兵不利,正且战且逃呢。

    “此地为何会有黑山贼”

    姓苏的商人大吃一惊,黑山贼虽然猖獗,却向来只在太行边沿活动,怎么就到这中山国来了看来连这条商路也不安稳了,若能跑完
嫂子合集txt下载
这趟,自家还是歇息几年再说。

    过得一会,厮杀声竟隐约在往此地移来,商队中人人大急,骡马都驮着货物,度不快,可逃不脱,若被卷入战局,结局可想而知。

    那少年也急,他不心疼商人的货物,只是母亲与妻子所乘牛车度更慢,且牛车上母亲的身子可经不起颠簸。

    少年身后一名随从立到马背上站稳,四下打量一圈,只西北六七里地外有一大片树林,忙指给少年看了,少年冲到苏姓商人面前,大声道:“西北处六七里外有片树林,快躲到那方去”

    听得有遮蔽处,苏姓商人忙指挥着队伍奔过去,那少年文士母亲受了这颠簸惊吓,咳嗽得更急,一时竟连血都咳出来,又引得少年夫妻忧虑不已。

    好在两军一路厮杀过来,移动得慢,待商队全藏入林中,半时辰后视线中才见到厮杀双方。

    这时候,自有人给骡马等牲口套上防出声的衔环。

    待厮杀双方再近些,少年从林中缝隙里能隐约看到,探子所言不虚,战场形势果然对前面官兵不利,只是非官兵为重甲骑,贼兵亦是以重甲骑追击,旗帜却有好几面,一时识别不清。

    双方绞杀向前,官兵虽然狼狈,被纠缠上时却总能组织人马回头一番厮杀,待杀退贼人后再继续向前,少年看得明白,贼众人数虽多,心却不齐,竟大多留有余力,官兵又骁勇,几次貌似围上都被挣脱。

    “贼人们貌合神离呢”

    每次缠上官兵,并没人肯与其死磕,少年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虽有留手,贼人们战力却也不弱,若黑山贼都如此类彪悍,只怕雒通“洛”阳城中的天子从此没安宁之日,应该也是贼众中精选出来的,尤其其中一部尽使长戟的,甚是抢眼,每次上前触敌总要勾十余名官兵落马。

    一路跌落的骑士,即便不死也很难再次爬起,多数被贼人们纵马踩成rou泥,让商队中第一次见这般血腥的人面色苍白。

    两军一路厮杀向东北,竟就从这支商队藏身的密林里许外经过,苏姓商人已被吓得心惊rou跳了,若被贼人们现林中商队,货物保不住不说,能否留得自家等xing命都还难说。

    密林外,当先的千余重甲骑兵队伍麾旗被风刮得飘扬开,1u出上面的字来,仔细辨认,却是“巨鹿”二字。

    少年不由诧异,暗忖道:“听闻巨鹿重甲骑兵俱是皇甫嵩留下的精锐,国之卫士,贼甚惧之,缘何到中山国来”

    好在两方都只顾对敌,一路竟过去了,密林中众人稍放下心来,只不敢就此出去。

    xiao半时辰后,远处又有xiao队重甲骑护二十余辆马车缓缓行来,看模样仍是贼人,吓得林中人等忙又噤声不语,xiao翼地观察着。

    这队骑兵俱持刀盾,一路行得甚慢,每见地上有人,必要上前探查一番,未死的都抬上马车,然后停下前行步伐让医匠紧急救治,,竟是在救伤兵。

    贼人医匠医术甚好,轻伤者早已自己寻无主之马走了,地上的伤者大多伤得不轻,少年默数,所见抬上马车十余名伤者,却只两人救治无效,又给扔下。

    待到林外不远处,少年看得更清楚,恰有一嘴里还在咯血的官兵也被抬上马车,卸去盔甲长袍后,那医匠仔细检查一会,取银针在他xiong腹上扎过几针,随即在他xiong腹上不住轻按,想来是在将错位的肋骨移回去。

    这伤兵不住呼痛,可这时候,他嘴中咯血居然已停住了。

    处理好这伤者,医匠吩咐了一声,队伍再次缓慢前移,不多时,已越过这片密林去了。

    少年只觉得xiong中“砰砰”跳得厉害,仿若溺水者最后看见的那根稻草,思量许久,咬咬牙,“驾”一声吆喝,已打马冲出密林。

    苏姓商人一把没拉住,见少年文士已冲出去了,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一片。

    惨,今日停电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