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72.设伏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邓季带队离去后,中丘县外眭固军又攻了几日,却仍旧还是不能破城。

    说实话,当初眭固暗地里可着实笑话过刘石一番,才数百郡县兵防守的xiao县城,又没外援,也能让他那近万人的队伍碰得头破血流同为太行中山贼,还真让人觉得丢脸。

    这世道谁没si心眭固明着安抚刘石,又叫嚷着前来替他报仇,还不是想着拿下中丘后扬自家名声,从此既能压过刘石一头,又有收获补充,这一石二鸟的好事谁不愿意做

    可谁知晓这中丘居然是块难啃的骨头,眼看每日往那城墙下填入许多xing命,破城仍旧遥遥无期,损耗却已让自家心惊rou跳,只怕又得步了刘石那厮后尘,这可还真是让人不甘呢

    对眭固来说,如今有些骑虎难下、yu罢不能,只是饥荒后麾下精壮已不足以往半数,再这样折损下去,便不是惹人笑话的问题了,说不定让他眭白兔从此太行除名也是有的。

    有此种种,一时让眭固 怒从心上起,恶从胆边生,自忖这次损失不xiao,中丘是拿不下了,不如换对象干票狠的,老子再另谋出路就是。

    他想来想去,要干一票的对象,便是邓疙瘩了。

    前几天亲眼所见,那xiao儿已领精锐前往张燕处助战去了,老巢中防御必定空虚,左右若论富裕,邓疙瘩比一般xiao县还要强些,不说他谷中剩下的十余万石粮,光满谷那数万牲畜就值得出手。

    xiao儿看得倒真,1uan世中什么名声人缘都是虚妄,唯有兵强粮足才是真,在这点上,眭固觉得自家还不如那疙瘩xiao儿呢

    暂停了攻城,自打起了这心思,眭固便左右坐不住了,想想后,还是聚齐麾下将领,将心中打算说出,让大家合计。

    “将军,此举只怕不妥,邓疙瘩黑山旌旗还在,若我等不顾相攻其部,可是落了张平难面皮,要与黑山为敌呢”

    这是意料之中的问题,眭固早有对策,他嘿嘿冷笑道:“非只我等缺粮,人口少了许多,张平难如今亦大不如前了,没见攻个县城也得邓季这般xiao儿相助了么”

    将领们面面相觑,张燕要别人助战,那可是为了对付巨鹿郡、中山国两地官兵的,眭将军这话说得可有些不公道。

    眭固也知自家这话说得有些夸大,只得又道:“我眭白兔在太行已施仁德数年,豪爽jiao友,如今威名反倒还不如一xiao儿,中丘城下又折戟,再不作为,这天下恐连一席之地都要没了,诸位随我数年,亦岂能甘心”

    说起来,这眭固也是有字的,他的字为“白兔”,若在后世,一赳赳男儿取这字,多半要让人家笑话,可这时白兔在人们眼中是一种瑞兽,以它为字倒不足为奇。

    渠帅眭白兔虽已下定决心,奈何下面将领对张平难的敬畏已深入骨髓,任他口舌如hua,一个个还是不敢做声。

    “再说,待劫了那xiao儿,咱们便不再在太行做山贼,张平难又能奈何”对张燕的这种威望,眭固说不上是羡是妒,眼下无法,只得将最大机密事抛出,先为下属们解huo:“朝廷许招安后,上党张太守正恐匈奴、白bo贼来攻,几次遣使来唤我,只是一时难定夺,如今正好,待咱们劫了邓疙瘩,投到上党郡去,弃了这贼身做朝廷官兵岂不是好”

    听他这么说,下属将领们这才得解huo一贯会做人的渠帅为何这次敢开罪张燕,只是大家早已做惯贼人,哪是说招安便招安的

    眭固是渠帅,他已拿定主意,铁心要招安投官,临走还要做票大的,别人自也不敢多言,只是当晚便有两名军侯领着精壮离了队伍,奔太
嫂子合集最新章节
行而去。

    人各有志,队伍中有想做官兵的,自然也不缺死心要当山贼的,眭固并不去强求,如今xiao心退兵离开中丘才是关键,否则一个不慎,再如刘石般被城中官兵在后尾衔追杀,丢盔弃甲才真是笑话呢。

    眭固军退得整齐,中丘官兵亦不敢出击,待将队伍带出来,想及不论这次是否成功都不会再hun迹太行中,得走得干净才行,先回自家老巢带出老弱人等、钱粮布帛,一把火将老巢烧个干净,事不宜迟,全军便往邓疙瘩xiao儿家扑去。

    到张平难升帐时,邓季才知晓这次被召来的除自家和于羝根外,尚有苦蝤和青牛角两部精锐。

    张燕的战略是直围攻中山国治所卢奴县,先断了这股官兵出城之路,料中山相必又求救于巨鹿,诸部精锐便可在中途设伏,杀其巨鹿援兵。

    这是后世说的“围点打援”,邓季等自没什么意见,遵命尾随。

    于是,张燕再点齐两万人马出山,随行出征者尚有于羝根部二千、苦蝤部千余、青牛角部八百、邓疙瘩部四百,加上他自家杜长所领四千步卒,孙轻领一千重甲骑,贼中精锐已近万,田麻子和庞双戟这些精壮部可未计算在内。

    常山国便如同张燕自家里一般,大军一路安然向东,不数日便径自围了卢奴,张燕留自家万五精壮围城,其余四部并杜长、孙轻等精锐皆派出去,在外围游移寻机,同时侦骑四处,只待巨鹿官兵来救。

    黑山贼围三阙一,只放开北门,当日便有数骑使者从城内驰出,想必是去请援军的。

    卢奴县之名,却是因其城内有池,水色黑而不流,水黑称“卢”,不流叫“奴”,合称卢奴,只是其城南通往巨鹿全是一望无际的冀州平原地,计谋虽好,要想设伏可不容易,只能靠远途奔袭。

    平原上绝难料到对方自何路来,得靠斥候侦明,指挥者临机决断才行。若巨鹿官兵重甲骑来,左右斥候会来报,邓季便与孙轻、苦蝤将重甲骑带入卢奴之南二十余里地一片树林中去隐藏等待,其余杜长、于羝根、青牛角等亦各自分散入密林中隐藏。

    为防暴1u,林中便不能生烟火,所有人都只好啃食干粮,和1u而眠,如此过了三日,斥候终于来报,现巨鹿官兵自东南来,如今已快到汉昌。

    要在平原伏击重甲骑兵,骑兵作用才大,步卒便要差些,诸部精锐中只有孙轻、邓季、苦蝤三人麾下是重甲骑,早在林中闲得慌,得报后,俱都精神大振。

    三人聚在一起,孙轻xiao翼地从怀中取出一块锦帛,摊开来,原是一块行军地图,这东西难得,顿引邓季和苦蝤眼红。

    我国地理学起源较早,远在商周时期,国家已经设置了专门掌管全国图书志籍的官员,但地图这时最大的作用在于战争,导致民间根本看不到它的踪迹,就算官府所藏也多绘制不精,错漏很多,直到三国之后,地图绘制才开始突飞猛进,最著名的人物是三国后期的裴秀,是他开创了我国古代地图绘制学,被西方人称为“中国科学制图学之父”。

    可这时候,这些错漏颇多的行军地图便是宝贝,不能怪邓季和苦蝤眼馋,实在是山贼们hun迹这几年,行军打仗都只靠记忆和向导,真是稀罕这玩意呢。

    孙轻倒不是拿这地图出来显摆的,摊开来后,只见他在注明汉昌的点上比了比:“巨鹿官兵在此,”又指着西北方一片空地:“这是我们所在,杜长、于羝根等也在这附近,如今可要分配好各自袭杀地点,务必合围,莫让他们逃回去”

    邓季甚少见苦蝤说话,只得接上道:“让步卒先靠近过去,待我等袭杀上纠缠住,他们再合围上来就是”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