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71.旧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因有贫有富,饥荒程度不一,出外攻掠的黑山诸部并未合兵一起,大都在与冀州官兵各自为战,官兵和城中大户却早有防备,一时黑山贼在冀州竟是负多胜少,六月,张平难领两万精壮亲征中山国汉昌县,巨鹿郡重甲骑突越境助战,新任中山相亦着郡国兵来袭,两下夹攻,张燕竟吃大败,损伤过半,只得退回滹沱河重整队伍。

    张燕吃了败仗,一时怒火难遏,想及乌合之众终究难敌精锐,郭典虽已调任,中山郡国兵也不足虑,只是巨鹿这支精锐官兵重甲骑到底是祸害,便传檄召诸贼精锐之部,yu一举歼之。

    为此之故,待檄文传来,邓疙瘩因前番对阵麾下精锐给张燕留下的映象深刻,亦在被邀之列,双方如今可还没到尽释前嫌的地步,尚得仰人鼻息的少年实不敢再得罪这位大贼,一时无法,只得辞别伍窕和有孕的焦姬,将谷中诸事尽托伍恭、常德两老,自领百名勇卒、三百辎辅兵,往北而去。

    皇甫嵩留在巨鹿的这支精锐重甲骑,战后若救其伤俘,对自家勇卒可是一大补充,因此出征时,除太史慈、车黍、韩齐等外,邓季还带上李当之同行。

    李当之这位xiao名医勉强也能骑马,只是考虑之后还要拉运伤兵回来,邓季仍在谷中套二十辆马车跟着,去时正好装运辎重。

    诸事安排妥当,四百余骑,二十辆马车便启程往滹沱河而去。

    数年来受黑山贼频繁攻掠,冀州毗邻太行又尚在官军掌握中的城池全都紧闭着城门,俱摆出一副严防死守的架势,轻易可不会出来,黑山旌旗又能在各部贼人中通行无阻,邓季等一路北行,也没人来sao扰。

    途中抵赵国中丘附近时,充作斥候的懒顾等回报,侦得县城下尚有数千黑山部在围城,只不知是哪一部。

    邓季记得月前就得闻刘石部来攻中丘,已是铩羽而归,城下的自不会再是刘石,倒不知又换了何部,一时好奇,便领兵过去想探个究竟。

    待黑山旗近前,早有喽啰来问过,两下互报,却是眭固部在此,言及他yu替刘石报仇,已围城十余日了。

    得知邓季前来,眭固是个八面玲珑的,向来讨喜,忙派人将他接进中军帐来,邓季领太史慈、车黍入帐,两位渠帅坐定,相互叙话。

    眭固部不以精锐见长,此次并不得召,待得知邓季是赶去北面为张平难助阵的,倒是好生羡慕了一阵。

    邓季亦问过,这中丘虽然城xiao,却有护城河在,又得城中豪族大家死力相助,亦防守得森严,前番刘石围观月余,粮尽退兵,反倒被城中一番追杀。换眭固来围城十数日,也丝毫不见破城指望,反倒折掉不少人马,若再攻几日不破,只怕也要因粮草不足暂撤了。

    邓季陪他叹气一番,只是张平难有召,可不敢留下助阵,在眭固军中歇息了半日,与他两下别过。

    余下再无他事,待到了滹沱河,邓季入帐见过张燕,告辞出来时,背上已被人轻拍了下,他忙转头,背后站着的却是已两年不见的田麻子。

    “田校尉”在这1uan世能遇到故人,确实值得欣喜,邓季忙笑道:“却是许久不见”

    田麻子如今已比记忆中苍老许多,此时倒还有精神,面上粒粒麻子都在放光,兴奋地拍着邓季肩膀道:“哈哈,两年不见,你xiao子倒成一方渠帅了且还有名,太行如今哪个不识得你邓疙瘩”

    邓季忙傻笑着谦逊:“xiao子不过机缘巧合,适逢其会罢了”

    田麻子却不以为然,摆出一副我有功劳的模样,搂着他道:“哪里当初老子就看你xiao子是个有本事的不然能让你这么xiao年纪便当上屯长”

    说完,他又道:“于羝根军中尚有故人在,xiao子,不一起去看看”

    这才知于羝根部也曾受邀,却不知还有哪些熟人在,邓季亦不由好奇
小野猫你别逃吧
,便请田麻子陪着,先回去让太史慈与韩齐领人立营帐,自家则领车黍与他去会故旧。

    同行中,待田麻子将别后遭遇说过一遍,邓季才知当日他们一路往西北逃亡,以步卒对官兵重骑,只能且战且逃,始终甩不掉追兵,最终非但羝根将军遇难身死,四校尉中刘满刀、孙驼子亦战死,如今竟只剩庞双戟和田麻子还在。

    而邓季当初的直属上司,田麻子的侄儿天xiao侃军侯,也在阵中被官兵斩杀,1uan世中人命如狗,邓季早有觉悟,如今身份又不同,也只得陪着叹过两声。

    待到其营帐中,先去拜见过于羝根,之后车黍自去找旧识攀谈,邓季则被田麻子拉去见庞双戟。

    车黍这昔日悍将随了邓疙瘩,说于羝根不心疼是假的,不过如今木已成舟,邓季年级虽xiao,名气却已不再他下,于羝根也无法。

    庞双戟其实与邓季并不熟,当初不过知道田麻子所部有名叫做疙瘩的少年老蛾贼做上屯长罢了,生死都平常的日子,换几个屯长就更不显眼,几次军议时都没甚注意,只是如今人家达了,名气、实力可比自己大得多,日后或许有仰仗之处,少不得要结jiao一番。

    相互有共同经历在,两下谈话还算融洽,只是羝根死后,所部全并入于羝根麾下,田麻子与庞双戟如今仍然还只是校尉,所部又都是战力不强的普通精壮,与于羝根嫡系精锐比起来便无甚地位可言,此时谈到,少不得要诉苦一番。

    这已是别人家事,邓季不好cha言,只转口问过几名曾经旧识,他当初认识的人多在许独目屯,别部的本就不多,历经劫难后如今竟没一个剩下。

    听到这样的结果,邓季自然惆怅,一时没了兴致,再勉强与两人闲谈一阵,开口告辞出来。

    不料到夜间时,田麻子又寻过来回访,支吾好一阵,才1u出意思来,他想领旗下数百人马来投邓季。

    田庞两位校尉在于羝根麾下被冷落得厉害,已是俱生出去意,田麻子人无大志,见识也不多,听闻邓季得势,便仗着是旧识想过来投靠,庞双戟则有意单干。

    两人看法不一,田麻子说服不了庞双戟,也不愿随他出去再艰辛打拼,这才趁夜独自来寻的。

    明白田麻子的意思后,邓季考虑了好久,方认真道:“非是xiao子不识抬举,只是其中有些关碍难处,要说与校尉知晓”

    田麻子脸上顿时难看起来,邓季顾不得许多,正容道:“校尉或许不知,我部士卒也不甚多,这次带来的四百余人已是全部,便是我自己,如今也还只称屯长,足下若到我处,恐连校尉也做不上,还不如于羝根处”

    “只得这些士卒”田麻子自然是不信的:“那如何劫得这许多粮如何杀得雷公如何拒得张平难”

    邓季少不得解释一二:“精壮是不少,如今我部已有四千余,不过其等都被列为老弱民众,仅事生产,算不得战力”

    “你尚如以前般挑卒的”

    田麻子有些呆,当初邓季那挑卒法还引得不少人笑话,他也是知晓的,听到这话,顿时明白这xiao子还在施行,这般胡为,居然也能存下来。

    “是,”邓季点头,又将如今勇卒和辎辅兵入选条件细细讲出,田麻子只得苦笑,若真照此挑选,自家数百精壮剩下的只怕还不足三十人。

    邓季接着又道:“除此外,前番xiao子才得罪了许多渠帅,张平难那里也尚有许多不快,若这便又开始吞并友部,于羝根闹将起来,只怕不能善了呢”

    邓疙瘩说的都是实情,倒不是有意不纳,田麻子只得抬手,苦涩道:“打扰了”

    却是让他乘兴而来失望而归了,邓季未送,田麻子已快步出军帐,看他落寞背影,少年一时不忍,终还是开口道:“校尉放心,若他日形势有变,校尉尚愿来投,邓疙瘩必不相负就是”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