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59.名士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在平常年岁,一匹上等良马能换到百石左右的粮食,这还是在并不缺马的北地,若能运到南边荆州等地去,价格还要再翻一番,邓季开口上等良马换五十石,这是在明火执仗趁火打劫了。

    “哪里就不公了”邓季趴在榻上,心情大佳:“公平买卖,童叟无欺”

    李平面现怒色,拂袖yu走:“足下欺人太甚”

    “尊客这就要走了么”就如同前世赶集市购物,自家回的价格老板总要现出一副吃亏嘴脸,先是佯装不卖,直到自家快走出门时才又叫回,邓季心里可清楚得狠:“也罢,谷中亦不好留客,子义,替我送送”

    “你就真不惧吾等泄密”

    除了荆州粮被借到冀州外,其余有余粮的州郡粮全都运往司隶去了,哪里还有能买到粮的只是被这半大少年占据主动,李平满心不甘,回身坐下前,终又愤愤威胁了一句。

    “怎能不惧”邓季亦是配合:“做这山贼无甚出路,我亦正想往何;dǐng;点;小说 地去投官兵呢,免得终日惶惶,有这七十万粮做晋身之物,想必也能博个县尉当当”

    听到这话,韩齐倒在旁cha了句嘴:“巨鹿郡不差”

    邓季翻个白眼,这家伙惦记巨鹿那有两千精锐和他同样是京师卫士出身,见官府终于开始招安,便动了心思呢。

    韩齐说的其实是实话,不过这时却无疑更像在与邓季一唱一和般,李平只得恨恨道:“一匹上等良马往年可换百石粮,今换八十石,中等马换五十石,如何”

    李平开口谈价格了,邓季却仍是咬定不松口:“若明年足下再来,这价格鄙人一定换”

    “上等马七十石,中等马四十石,镔铁往年价格减半”

    “不换”

    “可恶”

    “嘿嘿”

    “上等马六十五石再低襄平县真拿不出了”

    “上等马六十石中等马三十五石,最低价了,回去后县令大人定不会轻饶我”

    看李平已经是咬牙切齿的模样,价格上估计再难压榨到,邓季突然心中一动。

    既然价格上已没多大余地,这时不妨提些附加条件的好。

    辽东偏远之地,有什么可附加的人参

    虽然那玩意在yao用上金贵,但适逢1uan世,如今不急,还是换些更实惠的好。

    除了人参,辽东还有什么

    辽东记得以前玩游戏时,自己可是几次都在辽东探索到同一个人,内政上好用的,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国渊

    既然几次都是在辽东探索到的,证明国渊应该是那里人才对,襄平县是辽东郡治,当能找到的吧

    田丰用不上手,老子不信国渊同样用不上

    想想后,邓季便试探着开了口:“听闻贵郡有位名士国渊,若将他请来我处,便每匹上等马换粮六十石如何”

    “名士国渊”李平疑huo道:“莫非足下记错辽东并无国姓望族,我亦未曾听过此等名士”

    邓季前世玩游戏看书向来都不求甚解的,只知有这个人,哪里知晓国渊本是青州乐安人,经玄儒大师郑玄的门徒,为避战1uan,公元189年之后才与管宁、邴原等人避居辽东的,后在乡中讲学出名,直到曹cao占据整个北方,才征辟为官,此时,他却仍跟随郑玄在青州东莱郡一边耕地,一边学习呢。

    “扑哧”

    见邓季又在执念名士,崔度之前是经历过的,忍不住便笑出声来,李平诧异看去,他忙释道:“度之兄有所不知,雷公虽出自草莽中,却甚敬名士,吾早已知之”

    解释一句,转头又问邓季:“巨鹿名士田丰先生尚在已从贼否”

    这最后一句“从贼”二字,却是模仿邓季口ěn,说得他自己亦想笑。

    “自然是在的,”邓季脸上肌rou僵硬了些:“早已从我等,朝夕
农夫三国小说5200
相处,与我甚是相得呢”

    这就是睁眼说瞎话了,崔度有几分不信,试探问道:“既如此,请田先生出来一见如何当日也算相识一场”

    邓季脸皮甚厚,倒不怕田丰拆穿自家,他要见,便让车黍去请,不一刻两人施施然进来,崔度忙冲田丰施礼,笑道:“年前一别,田先生风采依旧,吾却难料先生真做了雷公僚属”

    听闻这话,田丰脸色顿时就变了,yu要为自家辩白两句,但想到自家吃用俱仰赖贼人,又在贼窝中为幼童启门g,这清名竟是早已受污,辨无可辨的。

    见这位名士半天不一语,脸色先是煞白,然后chao红一片,最后化为铁青,竟真是已作了贼,李平心里顿时便多了几分不屑。

    什么巨鹿名士都没听过,这年头不太平,还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敢称名士了

    眼前叫雷公的少年贼却也是个短见识的,不安心做自家的贼,去爱慕什么名士名士也是你这样的人物能结jiao、能用的

    到最后nong个不伦不类,结jiao到的也是如眼前这人一样,这种货色骗骗你等老粗还成,真遇到如我和崔度这般有学之士,还不立马现行不过有求与人,咱不拆穿,给你留点面子罢了

    国渊没听过,却不知又是哪里道听途说来的了

    无知贼人只知道学人家爱名士,攀附风雅,我等这次路上倒救了一个,据他自己所说故事,倒也是位“名士”,定然合这些草莽之辈脾胃的,不如将他卖给这等贼人,省得他咬定粮价不松口,自家回去也好jiao差

    想定主意,李平便不理会出来的这位田“名士”,开口冲邓季道:“不想雷公有君子之风,虽在草莽,亦如此敬重名士,倒让吾等叹服,只是听闻名士,才想起伴众里亦有一位名士,可荐与足下”

    辽东除了国渊,还有什么出名人物了且甘愿做伴众留在屋外对那些没听闻过名号的,邓季兴致实在不大,懒洋洋问道:“却不知是哪位”

    为吸引这贼注意,李平决定多费些口舌,将这名士故事说出:

    “这位名士只才二十一岁,当得少年俊杰,也是位好学之士,后担任其本郡奏曹史。年初其郡与本州刺史之间有嫌隙纠纷,是非曲直不能分,结案判决惯例多以先使有司知事者有利。其时州刺史的奏章已先去有司处,郡守恐落后不利,于是郡中求取可为使者,选中这位奏曹史为使,其乃日夜兼程取道,抵京师洛阳后,先至公车注门前等候,待见州吏亦至,才求通上章,并问州吏道足下前来yu求通章州吏答:然其又问:奏章何在州吏答曰:行车之上也。其假意道:题署之处确然无误可否取来一视州吏殊不知其乃郡遣使者,便取奏章相与。谁知其先已藏刀于怀,取过州章,便提刀截而毁之。州吏大惊高呼:京师天子脚下,有司门前,何坏我奏章其便将州吏带至车间,出言恐吓之,州吏乃于即日逃亡,不敢回报,其却潜遁回郡城通传郡章,jiao完使命。州刺史知其事,再遣吏员往洛阳通章,然有司却以先得郡章为由,不复查察此案,于是州家受其短。其由是知名于世,然他亦成州家仇视之人,为免受无妄之灾,乃避难于辽东也,吾等出行前,遇其冻僵于道左,乃救之,如今做了吾等伴众,亦随前来”

    这李平故事说得有趣,邓季不由便往屋外看去,却那里看得到。

    田丰听得入神,忘了自家尴尬,忍不住拍掌赞道:“此慨然之士也,可比专诸、要离”

    邓季不知田丰拿来比较的两人是谁,又看不见屋外情况,终究好奇,问道:“却不知这位大才姓名籍贯”

    见终于成功勾起贼人等兴趣,李平也不免得意,笑道:“其人乃东莱黄县人也,复姓太史,名慈,字却与这位韩兄一般,同为子义”

    注:公车,为卫尉的下属机构,设公车令,掌管宫殿司马门的警卫。天下上事及征召等事宜,经由此处受理。后以指此类官署。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