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56.大旱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燕回巢,草长莺飞,却又是一年万象更新时。

    在山中窝完冬,过了岁注,如今已是大汉中平四年。

    这本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可播过去还没一月,学堂里又被停了课。

    冬耕时不算,今年播才被叫停了一次,这才没多久,又给停了,如今学堂里除了田丰,还多了两位伍氏的夫子,当然,还是田夫子说话最抵用。

    三天两头停课,岂是求学问之道,伍家两名夫子便求田丰找邓疙瘩理论一番,田夫子本不yu出头的,可老闲着也无事,再说这些贼童里确实也有几个聪慧的,让他打不到板子,若真荒废了,未免有些可惜。

    邓季并不指望学堂里真培养出满腹经纶的学子来,在他眼里,那些可没有勇卒抵用,不过让顽童们识字明理,将来有机会抛开这贼人身份时,能用到也就罢了,且眼前的事实在重要,便正言拒绝了田丰。

    田夫子本以为自家是可有可无的态度,被这贼头。dǐng.点。小说 拒绝,心中还是有不愉之感,可他也无法,只好怏怏而回。

    邓季所谓重要的事情,便是集中一切力量救灾,播后最后一场雨到如今,已有二十余天滴雨未下了,天上还是晴空万里,对于靠天吃饭的农夫们来说,这无一是个噩耗。

    冬耕只种了两万余亩xiao麦,如今谷中不缺粮,为改善谷中生活,开时种下的多为麻,还移植了不少桑树,受瘟疫影响,涉侯国之前民众已尽无踪迹,遗留下的野麻、桑树不少,这些自然成了贼人们的产业,去年秋fu人们便采下了麻种,今刚种下没多久,便看着一天一天仍没有雨水到来。

    xiao麦是最怕受旱的,如今刚chou出穗来,绿油油的正看着喜人,若被大旱毁了一番劳作,岂不可惜。

    为此之故,谷中人等又有了事情做担水浇地。

    气温高时浇水只当灭杀植物,时间便只能在每日早晚时,邓季下令之后,老弱人等们吆着牲畜,从清漳河中汲水,牛驮人背担水救灾,有了前车之鉴,便是伍氏子弟也没几个敢再偷懒的,好在田地离清漳河都不甚远,虽没什么水渠引水,也还赶得及。

    日子便这样一天天过去,旱情也越来越严重,如今人们起g第一件事情便是看天色,却都丝毫看不到有雨模样,不免尽是叹息。

    气温越来越高,泥土抓在手中根本就不能捏成团,水泼到地上,会出“滋滋”的声音,转瞬间就被干渴的土地吸收完。

    就连清漳河水,水流都在逐渐减少,退出原河岸一大截。

    人们已在拼尽全力挽救,老人、fu女、精壮、幼童们全忙得不停,可泼下去的水毕竟不可能浇透土地,种下的粮食虽不至于颗粒无收,减产却已是绝对的。

    常德几次找过来,要求屠宰牲畜祭祀求雨,都被邓季摇头拒绝。

    向龙王求雨的风俗起自唐朝,如今求雨乃是向社稷山川祷求,这老头居然要求向大贤良师去求,那位还能管到这块邓季能同意才怪了。

    自打劫粮之后,为保安全,谷中对外界的联系沟通便一直没断过,中平四年这一场大旱,不仅是涉侯国地界遭殃,大汉帝国黄河以北的司隶、幽、凉、并、冀、青都受到了重创。

    天灾不歇,又起。

    五月间,司空张温领兵北上幽州,途经魏郡,西凉又反的消息便传开来。

    据传,年初,韩遂已杀死边章、北宫伯yu、李文侯等人,吞并其部,部众达十余万,进兵包围陇西,陇西郡太守李相如不战而降,自黄巾起事后,终于出现了第一位向贼众投降的郡守级别官员。

    之后,凉州刺史耿鄙率六郡之兵征讨韩遂,却又任用贪官程球为治中,引得士民不满,麾下官兵也造起反来,杀耿鄙、程球两人,耿鄙的军司马马腾聚结官兵,与韩遂联合,据说两人已结为兄弟,合兵劫掠三辅之地,威胁到了汉室中央。

    这是邓季到这世后,第一次听到马腾这位名人出现,只是这位未来军阀的身份却与自家一样,也是个贼人,还是从官兵转为贼人的。

    三辅有难,天子自然紧张,皇甫嵩已被削爵降官,得用的便是张温,他前年对付过韩遂,因此功从司空升为三公之太尉,便派他前往平叛。
千年玄冰全文阅读吧


    天子诏令岂敢不从,只是要平叛,大汉京师的兵力已有不足,无可奈何,张温只得献计,往边郡之地借异族兵前往,得准行,这次北上,他便是去幽州借乌桓骑兵的。

    张温过境,黑山贼诸部都安分下来,若惹得这位领军不去攻西凉而转伐黑山贼才真是无妄之灾,可没过多久,当错过农时的雨水姗姗来迟时,官、民、贼们还来不及叹息出声,另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又传了来。

    张温到北地后,借得乌桓三千突骑,刚离开幽州没多久,中山相张纯又反了。

    此后陆续传来的消息,张纯联合渔阳豪族张举、乌桓大人丘力居,劫掠幽州广阳、渔阳诸郡,攻蓟县时,斩杀了闻讯来援的乌桓校尉公綦稠、右北平太守刘政、辽东太守阳终等人,聚众已至十余万人,屯兵辽西郡féi如县。

    据传,张温借乌桓突骑yu伐马腾、韩遂时,张纯曾向他自荐为将,yu与同行,然遭张温拒绝,反以公孙瓒为将同行,同为北地两大豪杰,这位太尉居然弃他而用公孙瓒,张纯甚是不忿,这才反了。

    不论造反的理由多不可思议,天下总之又多出一股反贼是真的,一bo未平一bo又起,大雨飘零之中,1uan世方兴未艾,这颓势便是个傻子也能看出,当邓季将这消息传给田丰时,他也不由得黯然失魂好久。

    从北面传回的消息,张纯、张举两位的称号强得雷人,已是盖过张燕这些反贼前辈许多,据说张举自称“天子”,张纯称“弥天大将军”、“安定王”,这是何等的威风煞气

    太尉张温是受诏令平韩遂之1uan的,未得上命不敢回军,得报后,只得让刚与之同行到并州的公孙瓒领骑兵归还前往平叛,可怜公孙瓒只有白马义从三千,却要对十万之众。

    幽州战事起,这距离邓季还遥远,可等夏季收割完田中麦子没多久,受今年大旱影响,冀州各地也开始出现不少流民,他们都是黑山各部撵出的老弱。

    每逢青黄不接、粮食不足时,黑山各部便会将队伍中无用的老弱撵出太行去,今年更糟,眼看秋季收获惨淡,做贼的便是想抢也没个抢处,那里还收容得下他们。

    若放任下去,估计冀州又将有一场大祸,这个时候,身为冀州刺史却不在其位许久的皇甫嵩,终于忍不住出手了。

    除司隶外,今年受旱灾严重的西凉有马腾、韩遂,并州有匈奴、黑山,幽州有张纯、张举,青州则遍地是黄巾余党,皇甫嵩这位大汉中流砥柱,yu凭借一己之力,安冀州之1uan。

    他的举措很简单,便是动用个人关系从荆州借粮三百万石到冀州,除了救灾外,还说动诸郡太守,出榜招徕流民垦荒。

    荆州向来富足,平黄巾1uan后安定了两年,三百万石粮尽拿得出,皇甫嵩又说明是借,还说动三公作保,刺史王睿与他关系不差,得信后便答允下来,其余郡守亦未为难,将这笔粮勉强凑出。

    天下之贼已是剿不胜剿,连皇甫嵩这样的一贯强硬派,也不得不改变做法,他的所为,就是要用粮吸引太行山中数十万山贼从良,稳定冀州局面。

    所谓流民,便是贼人们的另一种称呼的,有这三百万石粮做后盾,官府一改之前不肯纳降贼人的作风,换个名目招安了。

    这种做法立即便在太行中掀起轩然o,到了现在,各部粮都将尽,这个时候,痛恨去年盗走七十余万石粮的可就不是一个两个了,今年冀并两州大旱,许多地方颗粒无收,劫无所劫,张燕也无法救助,得了这救命的消息,非但被撵出太行的老弱们纷纷往周边县城汇集,一些名头不响的xiao股贼众甚至渠帅以下,尽数出降。

    除了太行贼众,幽州动1uan造成的流民、灾民也纷纷涌入,如同邓季一般,各郡官府准备安置他们冬耕,一时间,冀州人口户数大涨,野外一片生机勃勃,再非邓季等刚到时所见荒凉景象。

    皇甫嵩的作为无疑是在尽最后的力量挽救大汉,可惜独木难支,没过多久,同样受旱灾的匈奴又在并州掀起bo澜。

    十二月,匈奴休屠各胡起事,攻略并州西河郡。

    注:秦以孟冬为岁,即冬季第一月,农历十月。汉朝改为正月,一年的第一天,后渐演变成今天的节。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