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52.变革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不知生了什么事情,听到在谷中数处同时吹响的牛角号,按人指引,精壮、fu女、老翁、幼童们一个个停下手中正做着的事情,往房舍后半坡上聚去,就连奉命坚守谷口的卒兵都大半被召回。

    头上阴云遮住骄阳,只是有些闷热,坡脚一块巨石是刚叫车黍郭石等人合力从坡上搬来的,足有丈余高,邓季站在上面,环顾四下全是黑压压的人头,有些像前世学校开校会的场面,只是人要比那时多许多,领导不是那么好当的,除了上次鼓动逃溃老弱与官兵拼命外,他还是第一次站在这么多人面前准备讲话,自然免不得有几分紧张。

    站在最前列的是田丰、伍恭、李当之、常德、车黍、韩齐、郭石、马皮、懒顾、伍宁、谢允等人,一个个看过去,还有悄悄跟来藏在人群中的伍窕和焦沁,不知不觉,自己身边竟然已聚起了这许多人。

    之前只要保住自家一个就成,待做了渠帅,每一个决定似乎都关系着这五六千老弱、千余精壮的生死,由不得他不xiao心翼翼如履薄冰。

    劫粮成功之后,在邓季眼里,他们全都成了不安定因素,所有人都不被信任,就连看守谷口的卒兵,也要他们互相监督,彼此防范才放心。

    还是伍窕不经意的话提醒了他,自己此时想的,不应该是防范,与面前这些人一路走来,和他们是能连为一体的,能生死与共的,即便真有宵xiao生出异心,领旁人来打秋风,拼他个鱼死网破、yu石俱焚也就是了,丈夫行于世,岂能畏畏尾到如斯

    如今出入有人前呼后拥,有了这许多家当,有了家室,倒忘记自己还在1uan世挣扎,便在家中安坐,也不定何时丧命的。

    要活命,机会从来都是自己争来,不独这时,每一次死里逃生都不容易,何必还如此不安。

    心中思绪万千,直到估着人们已来得差不多,邓季才轻轻吐出口气,大声喊道:“诸位”

    这不是有麦克风的时代,说话也并非让邓季得名雷公的那种怒吼爆喝,他声音一向很大,但后面也难听见,还好提前安排了,人群中每隔五丈便有一名精壮,他们会将邓季的话一字不漏地往后传下去。

    “诸位原为农夫、匠人、官兵、部曲、豪族子弟,可如今身份一样,都是山贼,我有些规矩、有些话要说一说”

    一旦开口,初始那种紧张感便消失了,待一声声“诸位”传到最后面,他接口道:“自明日始,铁匠、陶匠赶制镬、甑、鬲、釜注等物,分各家,谷中老弱按人头每两月领粮一石,各人自家造饭”

    之前流离失所,队伍中一直实行的其实是公有制度,如今谷中人又增多,倘若还合在一起吃,难度可不xiao,且要想调动人们积极xing,必须让si有制存在,因此这是他提出来的第一项改变,当然,这也是一种在配给制下的si有,并不纯粹。

    对于老贼们来说,这可谓是重大变革了,按人头两月一石粮,大多数都能吃饱,当声音传下去时,人群里便嗡嗡议论起来。

    下面议论一阵稍微安静下来,邓季才接着道:“即日起,谷内卒兵更名为勇卒,非悍勇者不得选入,每月俸二石粮夫子、医匠、弓匠、甲匠、能制百炼钢铁匠、有大功之匠人老弱,同例”

    让他们每月领二石粮就是老弱的四倍,可卒兵是邓季的最大武力,要保证忠诚,除了更名让他们显得与众不同外,还得有差距彰显。

    田丰站在下面,初始的时候只当是看戏,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待听到这话,脸色立即就变了。

    这能每早坚持到学堂的贼的打算,他亦能猜明白,并不以为异,可这厮居然提到“俸”,将他也算入此列,田丰初时不过为意气之争才愿意出来教授学生的,若是接受了这俸,就表示是为贼效力的,真是岂有此理

    田丰不知邓季真好意还是别有他意,趁这厮下面的话还未出口,忙开口拒绝:“谢阁下好意,丰愿与老弱同例”

    微微一怔,田
昨夜西风吧
丰这顽固名士不识趣就算了,邓季倒没想得那么多,也不愿此时与他多费口舌,点头同意后,再继续道:“除勇卒外,谷中即日组建辎辅兵,入选规矩按四类勇卒稍减几分,此各由各部勇卒议出,月领粮一石,其余匠人,有功老弱,同入此列落选精壮只按老弱例”

    挑选卒兵的时候,邓季就现精壮中有些人虽达不到标准,所差却并不太远,归入精壮中未免可惜,便想将之前的辎辅兵再组起来。

    下面少不了一阵欢喜,邓季挑选四类卒兵太过严苛,许多精壮自度绝难入选,这辎辅兵待遇是老弱两倍,入选条件降低,便是没本事的,自家练练说不定也有机会能入选呢。

    前世初中学科中政治最好,从中感悟了一些,再糅合这世经验,他才苦思出这种等级制度,目前也只得这些,闭门造车,还不知效果如何。

    待人群消化得差不多,邓季又大声道:“吾等归来那日,便有人yu偷潜出谷,诸位应明白他yu做何事,若不是被勇卒阻住,今日谷中已遭涂炭”

    这事下面大多人都还不知晓,此时听闻,顿时便有忍不住开口怒骂的,其中倒数常德老爷子骂得最凶。

    “老子不知他贪图什么”若不是谷口防备森严,下面报一样心思的绝不仅有一个,邓季肚里冷笑两声,喝问道:“贪权势么”

    没有人回应,他便自顾道:“便是到别部做屯长、军侯,一样得上阵搏命,且这般无义xiao人,事成后那位渠帅又敢重用”

    “贪女色么”说得ji愤,邓季已是口沫横飞:“我谷中数千fu人,还有谁找不到家室的比别部差么”

    “贪钱财富贵么我等贼人,便有钱财万贯,何处hua费贪饱腹么如今何部有老子粮多”

    “便以此功如那唐周般投了官府,天下传名,贼人俱念尔命,暗杀不休,一世能得安稳么大汉已势弱,天下动1uan,官府能护尔几时”

    这一串问题却是要让想再出者考虑清楚,接下来才是威慑手段,他站在巨石上手指身后山坡树林:“老子十日后开谷,不禁出入,yu去者轻便即日起,精壮于此林中建粮仓,将此番所得七十余万石粮,尽藏于此处”

    粮食就藏于谷中,这是邓季最后的决断,他面色狰狞起来,冲下面大喊:“老弱伐薪寻禾,皆堆于粮仓之外,谷外但有敌来,老子先燃火焚了此处,再与之一战”

    这就是从伍窕一句yu石俱焚得来的想法了,这样做,无非就是告诉有异心的人,即便他告密,别人也休想夺走这些粮去,到时大家竹篮打水一场空,只怕人家也饶不了他。

    “哈哈哈,痛快”车黍一阵大笑,大叫道:“但有敌来夺粮,死战而已”

    有车黍带头,韩齐等刚更名为勇卒的卒兵们亦随之狂吼,接着是满谷老弱不甘示弱,全都一个声音:“但有敌来夺粮,死战而已”

    注:我国古代炊具有鼎、镬huo、甑zeng、甗yan、鬲1i、釜等。鼎,最早是陶制的,殷周以后开始用青铜制作。鼎腹一般呈圆形,下有三足,故有“三足鼎立”之说;鼎的上沿有两耳,可穿进棍bang抬举。可在鼎腹下面烧烤。鼎的大xiao因用途不同而差别较大。古代常将整个动物放在鼎中烹煮,可见其容积较大。夏禹时的九鼎,经殷代传至周朝,象征国家最高权力,只有得到九鼎才能成为天子,可见它是传国之宝。镬是无足的鼎,与现在的大锅相仿,主要用来烹煮鱼rou之类的食物;后来它又展成对犯人施行酷刑的工具,即将人投入镬中活活煮死。甑,是蒸饭的用具,与今之蒸笼、笼屉相似,最早用陶制成,后用青铜制作,其形直口立耳,底部有许多孔眼,置于鬲或釜上,甑里装上要蒸的食物,水煮开后,蒸气透过孔眼将食物蒸熟。鬲与鼎相近,但足空,且与腹相通,这是为了更大范围地接受传热,使食物尽快烂熟。鬲与甑合成一套使用称为“甗”。鬲只用作炊具,故体积比鼎xiao。这些炊具都可分为陶制、铁铜等金属制两大类。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