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46.良机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于毒领军押牲畜粮车浩浩dangdang撤回自家后队的时候,正jiao战的两军人马都有看到,粮秣被劫,事后天子问责不说,在老对手面前也输了一合,张懿说不出的沮丧,救出陷阵中的骑卒后,率先鸣金收兵。厮杀了这许久,士卒们渐疲,张燕亦随之收兵罢战。

    回营查看过,左翼诸军这次得了四十余万石粮,此行总算不亏,免不了将领军的于毒夸赞一番。

    见其余诸渠帅面1u不忿,还有人道对阵一群民夫,却未竟全功,该重罚才是,官兵手里尚有八十万石,张燕也不愿放过,战事仍旧未歇,少不得他这平难中郎将一一排解,将情绪引导到官军身上去。

    于毒冲那些不满的瞪大眼,却也无可奈何。

    四十万石不是少数,jiao战时也没个放置地,若被官兵再夺回反倒不美,想来想去,张燕派杜长领军一万,先将这些粮秣押送回滹沱河老巢去,待战后分配,顺便再召人马来相助。

    新降未附,人 {2}{3}{w}{x}.心不稳,邓季俘到的三百弓手留下也不妥,便让韩齐领刀盾卒、弓卒押送,与杜长一起上路,到中途再转道回涉侯国山谷去。

    张懿一战丢了四十余万石粮,此后再不肯轻出与战,张燕少了一万精壮,也不敢太过bi人,此后两军走走停停,相互对峙,几番试探,局部厮杀,手段用了无数,却都无可奈何。

    战线绵延,竟一直前移,不两天便出了太原,入上党郡。

    以黑山贼对太行周边地界的了解,张懿想要在前路设伏亦无可能,好在一路南下,入上党境内后,上党太守张杨亲领八千郡兵来援,才让他稍微安心。

    官兵援军到来,却是一只生力军,张燕提了xiao心,控制贼兵不上前太过bi近,得了这空,张懿忙让郡吏们催输粮队快行。

    可惜好景不长,输粮队行再快也有限,又两天后,黑山贼杜长粮秣还没送回滹沱河,已派偏将另领三万余精壮赶来,张燕与张懿这对本家老对手,如今还得加上个张杨,三张领大军在涅县东南又大战一番,却都没讨到什么便宜,因兵疲而再次罢手。

    涅县城矮民少,并不可守,张懿等叹息一番,只得又继续向前。

    涅县之南便是浊漳水,仗着比官兵还要熟悉地势,张燕早派军绕路将河上渡桥尽数烧毁,官兵也无法在数万黑山贼面前成功搭桥,只得沿河北岸缓走,过不了河,连襄垣城也不能进,直入潞县境内。

    沿途所遇也有不少大户村寨,难得黑山贼大军出动,反正官兵有粮车拖累,度不快,有所遇张燕必下令掳掠,数万大军之下,未逃离的那家抵挡得住还好他不是个嗜杀的,取下村寨掳走钱粮也就罢了,后来有人学了乖,主动献上钱粮劳军,张燕才放过。

    一路相互厮杀试探sao扰,双方士卒皆疲倦不堪,邓季也是如此,涅县一场苦战又损失了八名卒,他自是心疼不已,这时距涉侯国已不远,官兵手中粮食虽多,但等夺下来再分到自家手中却有限,若不是恐张燕怒,又想nong明白那自称张文远的少年是否就是张辽,他真想领人转道回谷了。

    阳邑郊外一战后,邓季再没见过那张文远,想来以他武艺,民夫又甚少出战,应该不会死于阵中。

    演义里提及,张辽是能领军独挡一面的,以邓季理解,这就是帅才,比那些将才还要好上许多,又这么年轻,若能俘过来,呵呵,想想就让人淌口水。

    追名人的少年却忘了,想要俘张辽,就算围攻,自己的卒起码也要搭进去不少,说不定连自家xing命搭上也不能成功,就算侥幸俘到,以自家贼人身份,他不愿乞降,如同田丰一般也没多大用处。

    大军中机会渺茫,可少年还是咬牙领所部一路跟随。

  
嫂子合集最新章节
被余下的输粮车束缚住手脚,官军一路被动,张懿日渐忧虑,也终于同意张杨的建议,派出使者到河内河东去求援。

    就算河内官兵肯来援助,也还相隔甚远,更别说河东了,他只得沿浊漳水缓慢前行,没几日,竟然到了邓季丈人家伍寨门前。

    再往前将入太行群山,浊漳水两岸多陡峭之处,大军根本不能再沿河前行,张懿张杨亲自到伍寨门前看过,这数百年前便修建的寨子所选地势实在好,两面夹山,且全是悬崖峭壁,根本就无后顾之忧,比一路所见的村寨都要好守得多,官兵可据此以待援军。

    唤开寨门,又见内里颇宽,张懿张杨便俱都欢喜起来,召身为族长的伍恭来借地,两军厮杀却将伍氏带入兵祸之中,眼见又是贼众势大,其中还不知有无自家女婿在,将来官兵撤走贼人们还有报复可能,邓季丈人心中自是咒骂不停,只是并州刺史、上党太守两位大员亲自开口,那容得他嘴里说个不字出来。

    官军最后居然选定丈人家,在邓季目瞪口呆注视下,粮车、牲畜和伤兵全都迁入寨内躲避,由大军先警戒,民夫在伍寨之外再立起一层营寨,团团将伍氏寨子护在身后,官兵大军与民夫共驻于营寨中防备,只留数千刀盾于伍寨内。

    见官兵摆出一副坚守模样,张燕免不得挥师急急攻打,可官军阵中虽少了弓手,却连三郡民夫也拉出摆阵,精锐戍卒也不少,那里还轻易下得去嘴,反倒xiao败了一场。

    待重新收拾残军,再来对阵时,张燕一时了狠,也开始造营围守,做出长期围攻的打算,又让诸方渠帅遣信使回去,俱召集家中留守精壮前来。

    不几日,各路山贼便源源不断补充加入进来,若聚齐太行山贼,少说也有二十余万,司隶相邻两郡援军却还没见踪影,张懿没法,只得连寨中留守的数千官兵也调出,用心防御。

    自家留守老巢的精壮邓季倒并未使人去唤,自打官军以伍寨为后盾立起营寨,他便一直在纠结,是否要将伍氏密道报与张燕知道。

    非但是他,车黍等亦几次提起,毕竟邓季丈人家的密道卒兵们人人知晓,只是事关渠帅丈人,他们也不好太造次。

    任谁都知道,张燕若得了那密道,遣一军从中杀出,前后夹击,官兵非大败不可,粮食和牲畜全要归入黑山之手,邓季有此大功,分到的钱粮必然不少。

    可若真如此做了,伍恭与邓季关系再保不住,伍氏一族亦只得从贼,那可是他们这些人家万万不愿的,人家娇滴滴的女儿让自己睡了这许久,焉能真不顾情面且一日夫妻百日恩,好歹也得看顾伍窕颜面。

    待寨中官军俱都调出对阵,邓季便不再纠结,他已经糊了,可以想象,伍寨中如今只剩伤兵与少数兵卒官吏,犹如那绝世美女剥开身上最后一缕纱,那副yu拒还迎的模样,不不就是等自家扑上去么

    眼看最后的官兵都从寨中调到阵前对敌,邓季顿时就心chao澎湃,不能自抑,两世为人,他还从未有过这般能一夜暴富的良机,出自本能,一个疯狂又大胆的计划迅在腹中成型、完善。

    这一刻,七十多万石粮食、两万余牲畜的重量立刻压过了对伍氏的怜惜,nainai的,从贼又如何,老子做贼,还不是一样活得好好的

    贼老天好不容易将这机会摆在自家面前,若不取,必遭天谴

    待稍微冷静下来,还没与车黍等商量,邓季就拿定了主意。

    对阵这么多天下来,亦有不少渠帅部属死伤惨重,甚至全军覆没的也有,因伤亡过重、士卒疲倦向张燕辞行的不少,反正已卖过xing命,如今不缺人,张将军也不会再为难,反倒许诺只要参战过,之后俱可到滹沱河分一杯羹,再多邓季一个,也不打眼。

    向张平难禀过后,邓季一行绝尘而去。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