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44.初战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拿下数百县兵防守的阳邑没任何难度,甚至都没生战斗,现黑山贼大军压境时,阳邑县长、大户全选择了逃离城池而不是坚守。

    有阳邑县长逃出相告,又有斥候回报,输粮大军行到晋阳便止步,民夫车辆全躲进城内,只张懿领着官兵迎上来。

    与张懿提前对战没什么好处,若黑山贼战败,自然一切休提,若官兵战败,输粮队胆怯,再不会出城南下,不论胜败这笔粮食都难到手。斥候回报官兵动向后,张燕又带着黑山贼迅退回沾县,若张懿领兵再追来,还可退回太行中去。

    官兵全有坐骑,行军度快得多,不过黑山贼人多,太行中精壮不下二十万,张懿也害怕离得太远,一旦被张燕缠住,黑山贼分偏师取晋阳可就危险,并不敢过于bi近。

    你来我往试探两番,一时竟成僵持之局,张燕摆出一副不见粮草绝不与其见阵的架势,京师百官和卫士们可还等着领俸米,张懿不敢过多耽搁,只得又领输粮队上路。

    其 实以往已jiao手过几次,有这两万五千官兵在手,还有xiao半是戍卒,张懿有信心黑山贼就算来十万之众,他也能杀退,只是护粮草要多费力气罢了。

    果不其然,出晋阳刚过阳邑,斥候回报,黑山贼又从后面追来,官兵忙列阵以待,民夫们在各郡官吏率领下,也自持械警戒,在张懿心里,这四万民夫是他为防万一布下的后手,所调大半是服过兵役的农户,让各郡配置上器械不说,领队也全挑不缺胆略的郡吏。

    这一次,张燕没有再退让,远远结好阵势后,七万黑山贼缓缓压上。

    秋风肃杀,落叶萧萧,旷野里万物惊避,大战一触即。

    两军只隔一箭之地时,张燕方止住前些,刚稳住阵脚,官军队伍里一骑打马飞出,手举长刀来回奔驰两趟,耀武扬威好一阵,方大声喝道:“某乃西河杨居,谁敢出战”

    这就是所谓的阵前邀战了,在后世,此等行为或许被视为可笑,可命1uan箭射杀,但此时勇者挑衅单挑厮杀,最易让人热血沸腾,却是鼓舞士气的不二法门,注重礼节、君子风度的这时代人,绝不会下达射杀命令。

    见杨居出阵,官兵阵里顿时一齐喝彩,黑山贼众中左髭丈八按捺不住,飞出迎敌。

    “左髭丈八来也”

    这位名号为左髭丈八的将领,左脸上长着刺猬般硬髯,右脸却光洁无须,甚是怪异,因此得了这号,不过他向来武勇,跃马直奔杨居,不过两合,刺伤其肩臂,见杨居负伤逃回,黑山贼群中俱都大声哄笑起来。

    自家得了头彩,张燕自然大喜,令旗一挥,喝声道:“前军迎敌”

    便有骑卒飞马去传令,一会功夫,黑山贼中前军万余人便脱离本阵,往官兵阵势冲去。

    这万余人前军归刘石统一指挥,却是由三股大贼合兵组成,于羝根所部便在其中,却不少精锐之士,只是,黑山贼各部hun杂,平日又没编制过,冲起来未免阵型凌1uan,队伍里更是十八般兵器都有。

    黑山贼前军万余奔跑迎来,遍野里响起粗重的喘息声,初历战阵的新卒免不得手心出汗。官兵多为骑卒,只有盾兵和弓手下马布阵,那里肯轻易放这些黑山贼压近,待大队人马进入射程,阵中别部司马扯红脖子,吼了声:“射举盾”

    三排弓手早扯动手中利器,弓如满月,听到喝令,俱都松手放弦,漫天箭雨顿时划破苍穹,直落入山贼们的冲锋阵中,山贼中也有射手弯弓还射,惨嚎声在两面阵中骤然响起,拉开了鏖战序幕。

    官兵弓手比山贼多,也整齐得多,这一bo箭雨至少带走七八百条黑山贼xing命,有人直接被劲疾射穿定在地上,出临死前的哀鸣,但没有人肯慈悲理睬停留,全都直接从他身畔奔过,冲向前方。

    在己方弓手射出的第一时间,最前端刀盾兵们便高举起盾墙,对面稀疏射来的箭伤害并不大,在弓手第二轮箭射出的同时,后排
官场桃花运无弹窗
两翼五千重甲骑士已策动战马,往黑山贼群冲杀去。

    “左翼向中接应”黑山贼各部太杂,不能如同官兵般组出纯粹的兵种,只是简单分前后左右中五军,若再要细分,那就是各渠帅统领的所部了,凭前军万余人,上前只有给屠杀的份,见官军重甲骑动,张燕忙指挥左翼上前接应。

    左翼也有万余人,是由于毒统领。邓季所部便在其中,两军上十万人的厮杀,这六十余卒在其中连朵1anghua都掀不起来,一个不慎便有覆灭之祸,由不得他不xiao心翼翼控制住战马度,绝不越过步卒上前。

    自家一身重甲显眼,形似官兵,为防止被其他山贼误认,邓季还让所有人都在头盔上包裹上已许久不用的黄巾。

    最前端,官兵重骑已突入黑山贼前军之中,所过处一片人仰马翻,凡挡在这股重甲洪流面前的,全被不留情地碾碎踢开。

    被战马撞飞的,被踏倒的,被武器砍翻的,多不胜数鲜血皮rou碎骨四下飞舞,嚎叫怒骂哀鸣充斥野地。

    “挡住挡住”

    刚一接触,前军便损失惨重,若不是张燕事前许诺所获由前军多得,才没人愿意来充当,刘石忙着大声疾呼,吆喝精壮们扑上去,两军纠缠在一起,官兵弓手威胁大降,只要挡住他们,等左翼靠上来,说不定能将这股重甲骑全歼。

    不仅于羝根部,黑山贼中好手亦不少,要止住这些重甲骑,将他们拦腰截断最能建功,十几名长戟手从旁斜冲过去,趁其不备,挥动武器去勾勒战马马蹄,亦有长枪手舍武器去绊,霎时就放翻数骑,后面官兵忙带坐骑避让,造成不xiaohun1uan,冲势终究被止住。

    山贼们顿时士气大涨,一个个舍生忘死扑上,官兵阵中张懿见重甲骑失了锐气,令旗挥动,一支四千余人的轻骑扑出,飞驰接应重甲骑。

    骑兵度快,黑山贼左翼先出,官兵轻骑则后先至,已一路砍杀进去救援,尚喜不多时于毒已领军赶上,大军冲散官兵队形,两军又陷入hun战。

    邓季领着麾下也与官兵对上厮杀,在hun战场,得xiao心被大股官兵撞上,注意这六十余卒保持不分散,还得护住近战能力不强的弓卒们,很是费心力。

    弓卒们虽然近战不强,可都是选出的好手,二十步内几乎都能做到箭无虚,自家又只有这紧团在一起的六十卒,也不怕误伤友军,好几次邓季等刚要接敌,耳边弓弦响动,前面官兵便已捂着面门倒下。

    很少有人在hun战场防备弓手,jiao手几拨xiao队官兵后,弓卒们杀伤反倒最多,韩齐等刀盾卒没长兵器,却连出手机会都没抢到。

    各处转战厮杀,不一会,终碰到一队近两百人的官兵轻骑,看见邓季等立时便打马冲来。

    轻骑无甲护身,弓卒们第一时间弯弓搭箭射去,还没照面官兵骑队中就有七八个人中箭跌下马来,可惜优势止于此,两队相距并不远,懒顾没能再开出第二弓,对方已杀到近前。

    “杀”

    战马相jiao瞬间,邓季一声如雷爆喝,长枪疾探,率先挑落一人,枪卒们亦不甘示弱,尽力避开对方向要害挥来的武器,将敌人刺下马来。

    车黍挥动大砍刀,冲入官兵骑队中大砍大杀,硬生生拦腰截下后队,韩齐等刀盾卒得了机会,忙拥上好一阵砍瓜般杀过。

    待两队jiao错而过,重整队形时,官兵骑队的军官悲哀地现,麾下已少了近八十骑,而对方,仅跌落一骑。

    “冲”

    这次轮到邓季带队反冲,没有任何犹豫,六十重甲骑踩着轰鸣声,一头撞入官兵群里,如虎入羔羊,沸水泼冰。

    两只官兵骑兵都被分割开来,眼看损失不xiao,中军里张燕看得清楚,顿时大喜,吼道:“传令右翼杨凤,挥军冲撞官军本阵;传令于毒,待中军压上接替后,自去取粮秣;杜长、孙立、王当、左校,给我杀上去,灭眼前骑兵”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