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43.聚会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黑山群盗大xiao渠帅们聚在一起,足有百余名。

    自家人马虽然少,但邓季现在身份好歹也是一方注1渠帅,还是有一席之地的。跪坐在属于草席上,他对“一席之地”这成语也有了更深入的理解。

    对后世人来说,长时跪坐确实让人感觉不习惯,刚在涉侯国野外山谷安定之初邓季也曾想过让木匠造些凳子、椅子出来,可思来想去,这时代对礼仪的执着实在固执到一个难以改变的地步,就他所知,不少俘将就是因为对方礼待而投降的,无礼、失礼能轻易就与人仇怨,跪坐正是一个人对待别人态度端正严肃的表现,表示你对他人的正视,传统绝对不是说变就变的,要扭转这种认知和风俗,得穷数十年之功才行,邓季自认没这个本事。

    人前必须得跪坐,人后坐椅子不如靠榻随意舒适,因此椅凳这种简单的明也只好搁置,委屈自家膝盖去适应。

    大大xiaoxiao足有百余位渠帅跪坐在原县衙大厅里,草席连成一片自然拥挤,肩并着肩,人擦着人,最前列、最靠近平难中郞将张燕的自然是大股山贼的各方渠帅,有识得的轻声指点,那是杨凤、刘石、雷公、司隶、眭sui固、于毒、于羝根等,至于后排xiao渠帅们,人马只有数百、甚至如同邓季般只带数十人来参加的也不在少数,不过大家相互没有隶属,身份上还是平等的。

    不同后世某些场合身份最高者总在最后才登场,张平难来得比所有人都早,端坐在主位等各家渠帅到齐,有专人点过,便开始军议。

    “诸位,”他的声音刚响起,下面人群中顿时就鸦雀无声,大家都认真倾听:“秋收已毕,具探马来报,并州刺史张懿督雁门、西河、太原三郡官府,征调民夫四万,共输今年租赋,合计有百二十万石,yu经上党到洛阳去jiao付”

    没有任何废话,张燕开口就直奔主题,下面诸家渠帅却被这突然听到的消息震得目惊口呆,乖乖,一百二十万石粮食,那得堆多高,得装几个粮仓

    “押送官兵多否”

    “三郡太守如何肯听刺史的”

    “往年不是各郡自运,走西河达东河转洛阳的么”

    “官兵如今在何处”

    “何人押运可有细作hun入”

    片刻后,大厅里便如同炸开了锅,前排渠帅你一言我一语抢问着各种问题,后排没资格提问的则相互jiao头接耳,宣泄自己的讶异和兴奋。

    群情汹汹,县衙大厅里1uan成一团,邓季坐在最边远的角落里,也被这消息雷到,惊讶得不成,前两月还在为熬过青黄不接的夏季、填饱肚皮拼死拼活,如今便听平难中郞将要领大家干一票上百万的大买卖,如何不惊

    养活一个人口,年耗粮也不过才六石,一百二十万石足够二十万人白吃年余,若是节省着用,两年也没问题。

    输粮民夫四万,那就是四万辆运粮车,四万头拉车的牲畜,这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张懿这是那般疯调集这么多财富一次运送,不是摆明请山贼们来抢么

    邓季有自知之明,在座没他的说话余地,耳朵里听着大方渠帅们不停抢问,脑中则迅消化着得到的各种信息。

    提出的问题层出不穷,张燕却只是笑而不语,一概不答,等嘈杂声音渐渐沉寂下来,才又开口道:“诸位当知,并州各郡以往俱是各自输粮上京,张懿本也没这般能耐调动诸郡。”

    到这世后,邓季也知晓了一州刺史并非比郡守更高的行政单位,在郡县制度下,西汉初设刺史监察诸州郡县官吏,有举报权而无处置权,只是将所见凑给天子而已,人选也由天子临时指派,俸禄只六百石,相当于县长,还不如县令,后来职权俸禄渐渐增大,在地方上也有了常置的行辕,到这时俸禄已涨到二千石,与郡守和国相平级,但与郡守还是没有直接的隶属关系,这位张懿能调动三郡力量,当真是不易。

    东汉衰落,这时候的并州九郡,由于匈奴、鲜卑、乌桓、羌
嫂子合集帖吧
等外族不断袭扰,五原、云中、定襄、上郡、朔方五郡早已名存实亡,不在汉室手中,还能控制的也就剩上党、太原、雁门、西河四郡罢了,如今连雁门与西河都不甚稳固。

    “并州西有匈奴注2、东有我黑山贼,而匈奴反叛之心益显,”张燕脸上1u出个自嘲笑容,继续道:“二者选其弱,在官府看来,我等山贼可比匈奴易敌,为此故,今年便舍了西河,改走上党”

    “这等输粮入京,官府也料定我黑山要劫的,方才诸郡合力,倒非张懿一人之功”

    “据探马回报,此番有刺史所辖并三郡官兵合计两万五千人押送,由张懿亲领,三天前已到太原郡盂县”

    听到并州官兵的数字,坐前列的杨凤忍不住cha嘴问道:“将军,不知官兵是郡县兵还是戍shu,与戌xu不是同一字卒”

    “一万戍卒,其余为郡县兵,且全为骑兵”

    “嘶”

    几名渠帅嘴里都倒chou了口凉气,并州处边境,与其它州不同,除了郡县兵外,还驻有戍卒。这些戍卒常与外族jiao战,又都是服兵役长过郡县兵的老卒,战力比起京师的卫士来差不了多少,若不是他们无故不得离开戍守之地,黑山贼绝不敢如此放松。当然,邓季更不知道,日后纵横一时的并州铁骑主力便来自这些戍卒。

    “张懿胆子倒大,居然敢调动戍卒不怕天子治罪么”

    笑语接上问的是于毒,对于并州刺史张懿这位老对手,张燕还是很了解的,他点头答道:“如今天下纷1uan,只要租赋运到京师,些许xiao过,天子想必亦不会为难,且献上财帛之物,尚有十常shi之流遮掩相助呢”

    “就是,有十常shi这等jian佞在,罪过财帛可化”

    “据说当初卢植不愿贿,监囚回京议罪;张让向皇甫嵩索钱未果,免其左车骑将军位,削侯六千户”

    “若非此等xiao人,吾辈焉能做贼”

    “还有大将军何进呢据说本乃屠户,因其妹得居高位”

    “党人也抵不得甚用,如此大汉,焉能不亡”

    “阉宦外戚百年之瘤,天子不能制”

    因提到十常shi,庄重的军议顿时变成了声讨,仿佛厅中座的不是山贼而是大汉忠良。情况已基本阐明,待诸方渠帅再泄一阵,张燕才道:“若放官兵安然过去,我黑山贼定遭人嗤笑”

    山贼恐丢了颜面遭人笑话,放在后世这事本身就是个笑话,可在这时代,却是件理所当然的事。

    “况且,那百二十万石粮若能劫到,大家日子可要好过许多,”张燕顿了顿,方肃然道:“我决意与其一战,诸位若有不愿,可领军自去,燕绝不为难”

    大老远把人招来,若真就此回去了,在太行还有日子好过况且聚来的诸股人马人多势众,有这么多粮食牲口好抢,谁愿意放过大xiao渠帅们谁都不愿示弱,一时全跪伏下去,异口同声:“但凭将军驱使”

    张燕满意地点点头,战前动员结束,接下来就是布置战术:“官兵谨慎,令侦骑四出,吾等七万余众,绝难得伏击,只好结阵对敌”

    黑山贼人多,官兵精锐,正面硬碰胜负各半,张懿未尝也没有借粮草为饵,一举除黑山贼的意图,不过张燕已拿定主意,他大声道:

    “此去西南百十里地,有一xiao县名阳邑,官兵yu入上党,阳邑乃其必经之路,城外地势平坦,正好厮杀,各部明日五更造饭,已时开拨,先取阳邑休整”

    “诺”

    注1:按黄巾旧例,各部称为方,统领为渠帅。

    注2:汉末匈奴泛指南匈奴,东汉初年匈奴分裂为南匈奴和北匈奴,南匈奴依附汉室,入居河套地区,北匈奴留居漠北,受汉、南匈奴、鲜卑、乌桓等攻击,不断西迁,最后入欧洲,因欧洲人不承认引得欧洲动1uan,各民族大迁移的野蛮人就是匈奴人,有历史记载的是北匈奴最后迁到康居国,在今天巴尔喀什湖和咸海之间。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