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39.草堂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

    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大早,几间草堂内就传出朗朗读书声,唯有最西侧一间内没什么声响,却是因学生太多,老师却只有一个,不得不分开授课,此时,夫子田丰正在这间草堂内察看学生课业。

    “下一个”

    捏着戒尺,田丰的脸色有些难看,叫唤下一个学生。

    夫子脸色不好,并不是因为学生功课太差,恰恰相反,刚才那被叫上去的童子将问到的字全规矩地写了出来,虽然字体扭斜,但考虑到才开始习字十余日,这是正常的。

    田丰面色难看,正因为在那学生身上没挑到o病。

    挑不到错处,可就打不了掌心,打不了掌心,田大名士就失落。

    入学十余日来,学生们已经现,成绩越好,先生面对时脸色就越差,这位大名士只有打板子时是笑yinyin的,笑得越开怀,板子落下{ 来就越狠。

    名士突然成了笑面虎一般,这让所有求学的男童想想就不寒而栗,他们如今才开始学习论语,可是尚书中“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几句却已经提前领悟到。

    值得庆幸的应该是女童们,夫子不打女童,当然,也只肯让她们随堂听课,学业是很少去看的。

    如今形势已骤然转变,也没那个顽童再敢胆大到咒骂夫子,念唱童谣,否则不用田丰出手,听到的大人就能治得他再脱去一层皮。

    上次与田丰大名士抓扯了一番的悍fu,她孩儿入学堂第二天就挨了三板子,举着红肿的xiao手回家哭诉,不料母亲非但没再出头,劈头盖脸又是一顿蹂躏,据说木棍都chou断了数根,xiao家伙到如今走路都还一拐一拐的。

    在学堂吃夫子板子,回家父母祖爷再附赠一顿,这样的人家绝不是只有一个两个,同伴们又不是能管得住嘴的,自家想隐瞒没曾在学堂挨过板子都不行,有如此多的前车之鉴摆在那里,由不得学生们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就是那些家里人死绝了的孤童都不例外。

    残酷的双重压迫,让学生们变得异常勤奋,当然,也让田丰的脸色难看次数越来越多。

    再叫过几人后,这一次上台的是谢允,他的xiao脸上,也很难看。

    看见是他,田丰居然就笑了。

    若论自己教授的贼童学生中,田丰打起谁来最解气,谢允当排在第二位,谁叫是这xiao子当初挑头闹事的呢,再加上他更喜欢练枪练力气而不是练字,犯错的几率高,可是老撞在夫子手里的一位。

    “子曰:巧言令色,鲜仁矣。”

    站到台上,一边大声将先生布置的课业读出,谢允拿起枝条在沙坑上“刷刷”将这九个字书写出来。

    木简难制,给启门g学生练字1ang费了,沙坑是检查文字书写是否正确的地方。

    “这鮮字从鱼从羊,如何将“鱼”下写为横而不是四点”

    今天只错一个字,可这一板子也不好过,谢允顿时大恼,转身委屈道:“疙瘩大哥,你骗人”

    草堂最后一排,邓季忙将脖子缩了缩,他心里也委曲,想老子前世可就是这么写的,怎知到这里便是错字。

    邓季是草堂中年纪最大的学生之一,说起来,前世他已经读书九年,算是有知识的,可到了这一世,文盲或许称不上,半文盲却是绝对的。

    就前世的教育来说,语文这门课程能学到的常用简体字不过两千五百多字,到了这时代,繁体字难书写且有许多不认识不说,还有众多后世所谓生僻字,是这时代常用的,再加上断字句的难度,初中后进生学识的人实在太勉强了。

    在这时代,邓季都不好意思说自家其实识字,但凡给他一篇文章,只要不是前世语文课本上有过的名篇,铁定是读不出来的,偶尔识得其中几个,就这也好意思称识字


欢杀(青楼春上春)txt下载


    惟此之故,少年贼老老实实来做学生,明知田夫子最乐意打板子解气的就是自己,还送上门来讨打,只为从头学起,不做文盲。

    当然,读过书的毕竟对文字的构成、逻辑毕竟比较了解,初期犯错比别人要少得多,田丰想抓他还不容易,以后可就难说。

    昨日一时兴起教谢允写这几个字,满以为必定让其过关,谁料还是教错,此时听他在台上大喊,邓季自然心虚,更不敢出声辩解,坐前排的田峑前些日子随顽童们野惯了,一时忘了父亲威严,看谢允这幅模样,忍不住便“格格”笑出声来,待惊觉伸手去捂嘴时,已是晚了。

    “上来”

    听到召唤,田峑只得哭丧着脸,乖乖走上台去,与谢允并立。

    伸手一指谢允,田丰判道:“学业不精,错字一个;心浮气躁,扰1uan学堂。各一板”

    又指田峑:“嗤笑同窗,扰1uan学堂,一板”

    两人只得乖乖伸出手去,任他“啪啪”打过,掌心顿时都红了。

    “谢夫子教诲”

    田丰挥手让他们下去,面无表情道:“下一个”

    这便轮到邓季了,他年纪算大,身子也育得与成年人无异,在学生群中可算鹤立ji群,走上台去,对田丰施了一礼,开口道:“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论起因材施教,田丰也算合格教师,现邓季有一定底子后,布置的课业便与其他人不一样,要难上一些。

    大名士点头,表示没有记错,邓季便提树枝在沙盘上开始书写:

    子曰:弟子入則孝,出則弟,謹而信,泛愛衆,而親仁,行有余力,則以學文。

    这几个字中繁体不少,昨日也hua了xiao半时辰功夫才记住,只是前世美术课上仅上过的两堂o笔,因不是考试科目,就只顾用墨给同学抹hua脸了,此时写出来的字迹未免难看,笔画倒是一字无差,田丰无法,只得咬咬牙让他下去。

    这间学堂内邓季已是最后一个,问过课业后,田丰便拿出一卷木简,教了“道千乘之國,敬事而言,節用而愛人,使民以時”几个字,又解释了其意,这就是明日要考察的课业了,让学生将木简上文字传阅传抄,再对几个特别学生布置过一番,就换到其它草堂去检查。

    夫子出门,由负责这间草堂学业的大师兄xiao田峑起头,草堂里便不断朗朗响起子曰子曰的声音。

    一直到已时中注1,夫子宣布结束,孩童们才拥挤出草堂,这时候,谷中也该开饭了,上山狩猎、挖野菜,下河撒网的人们都是带干粮出去,只剩数百留守者与他们一起用饭。

    粮食紧缺得厉害,连邓季在内,草堂内的孩童们其实也是重要劳动力,不过读书机会难得,从上到下的贼人都同意他们每日早晨留下学习,朝食后再去山中觅食。

    这时代,民众只吃早晚两餐,早饭为叫朝食,隅中注2时吃,加上读书学习时间,未免就紧凑了些,还得出谷去帮忙寻粮,到天黑才能归来,尚不算完,邓季谢允在组织男童们打熬力气,练枪法,已不是当初那般随意耍耍,想去便去的模样,而是认真cao练,直到亥时上三刻方散,第二天卯时初起g记忆文字,应付夫子课业。

    比起后世来,这些孩子的日子不能说充实,而应该算忙碌了,每日时间紧,身子也疲惫,可是今日朝食之后,邓季却又叫住他们,额外布置了其它任务。

    注1:已时为九点到十一点,已时中,早上十点附近。一个时辰分为八刻,每刻14.4分钟,接近现今15分钟,八刻又叫做上四刻下四刻,而不会出现某时五刻的称呼,下文的亥时上三刻指21点45左右,若是亥时下三刻则在22点45左右。

    注2:隅中,指太阳到东南方,早晨9点半到1o点半左右,因地而异。

    烦请书友们顺手收藏,敬谢。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