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32.引狼入室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cp:174h:2ooa:lu:c.{0,10}o.{0,10}8242747.jpg按几个族老的意思,在婢女中挑选两个颜色出众的,想来这贼也就该从了。

    可在伍恭想来,自家献出的美女最好还要有为质的意思,分量可以比伍宁略轻些,但必须能让贼人们知晓秋收时还能从伍家获粮,才会点头答应。

    婢女再美,也抵不过救命之粮。

    伍恭思来想去,觉得适宜的人选只有一个,此举虽会引得壶关焦氏一族不满,可为自家xiao儿xing命,就顾不得了。

    他拿的主意,几位族老一向没什么意见,待计议定,伍恭奔回大厅,冲蛾贼们陪笑脸道:“需带之物过多,耗时颇久,让各位久候,老朽已让奴仆去杀ji,待诸位用过,先在寒舍歇息一晚,明日再上路不迟”

    伍宁要带的物品再多也不用收拾到明日,此地可不是久居之所,尤其听说这伍恭的亲家还是铁面小说 县丞,若被人家带人马堵住这伍寨,可就大事不妙。

    伍恭赔笑得近乎谄媚,邓季等却有些不安,生恐有诈,夜里那肯停歇,连饭也不吃了,起身要走,伍老头见左右拦不住,这才忙对邓季道:“老朽yu献一美人于足下,因此挽留,别无他意,别无他意”

    “美人”

    邓季怦然心动,见他模样,车黍等全都哄笑起来。

    虽来自男女平等的后世,不过邓季可不是什么好人,在这1uan世里连xing命都难保,正该及时行乐才对,万一那天不幸死于中途,自己两世人活过,却还是货真价实一处男,岂不冤死难道还等下一世么

    若不是之前觉得自家还xiao,有心无力,说不定也已如同方门g般在流1ang中抢一fu人,了结这bsp;如今十四岁,若在后世还是未成年人一个,可两千年前的这个时代十四岁成婚的男女比比皆是,就算在后世,十四岁未成年指的也多是心理因素而不是生理机制,两世为人,见过三十一年世面,就算抵不得三十一岁那般成熟,邓季心理年龄也绝对能算得成熟了。

    下曲阳一战之后,邓季就知道,自己这幅身体已完全成熟了,每天早上的晨勃、五六天一次的梦遗便是证明,最后的屏障也终究除去。

    不能怪邓季心动,按后世说法,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只是处于青期的少年罢了,这一时期少年最憧憬的,应该就是异xing。

    没有感情基础没谈过恋爱就上bsp;前世活于偏远农村中,若不是等待家中父母给自己定下亲事,他早出门打工去了,连后世时邓季都不在乎婚前感情,抱着先结婚后谈恋爱的态度,今世会在意至少在中国大部分地区,男女谈恋爱的历史还不足百年,历史长河中那么多没谈过恋爱就成亲的先人,婚姻不幸的固然有,恩爱的就更多,至于离婚,一千户里也不一定有一家。

    当然,不能妄谈古人比今人幸福,也不能说今人就一定过得比古人好,特别是在男女关系上。

    道德标准不一样,扯这些离邓季有点远,听到伍恭话的那一刻,他已是八成糊,只剩两分清醒了。

    糊到前年这一世的父母才遇难,按礼应该守孝三年都忘记了,不过这是1uan世,人命如狗,按礼连门都不该出呢,就算邓伯夫fu还在,也定会说传宗接代是大事的。

    有人给老子献美人了

    脑子里除了对美人的臆想,还有几分身份拔高的飘飘然。

    有人献美女,说明自家开始有地位了。

    邓季就差流口水的形象实在不佳,韩齐看不过眼,重重咳了几声,这才将他惊醒过来。

    将这初哥样看在眼里,伍恭也有些后悔了,这少年贼眼界如此之xiao,说不定随便给个婢女,他便什么都依了,如今却是亏了。

    “美人,嗯,美人在那呢”

    “还请足下稍候,老朽这便使人唤去”

    伍恭在门外xiao声吩咐仆人去唤,一时好奇,连被绑缚的伍宁在内,厅中人都将脖颈伸长往外看去,邓季尤甚,车黍便和郭石嘻哈笑个不停。

    过了好一会,在婢女接引下,一名白衣fu人如九天玄女般盈盈步入厅中。

    这fu人身着白襦裙注,头梳垂云髻,许是听仆役说了要将自己送与贼人,仔细看来,fu人面色有些苍白,粉面薄怒,却也掩不住天生丽质,她身量高挑,体态腰柔tunféi,柳眉樱,肌肤如酥,虽不施粉黛,更有天生一股雍容气质,进厅后
嫂子合集吧
,冲伍恭微微一礼,随即便低头肃立一旁,只引得邓季并一干贼众口中生津,咽喉蠕动不已。

    “大嫂”

    伍宁一声怒叫,不能置信地看向自己老父:“父亲,这可是”

    邓季倏然一惊,双眼微眯,转头看眼伍宁,心念回转中,他顿时明白了伍恭老头行美人计的打算。

    这时代,向强者献上自家妾室女儿都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更别说一个寡居并无子的儿媳。

    伍宁之兄在前年瘟疫中死了,待守完夫孝,这fu人的娘家大概会将她接回,让她改嫁,到那个时候,她就不再是伍家的人,伍恭将她送人也说得过去。

    老狐狸不过用她来换儿子罢了,说不定还想赖掉粮食,邓季脸上似笑非笑,问道:“这位是”

    “却是家中长媳焦氏,可惜我儿无福,没能”

    美人固然难得,可邓季更关心那四千石粮,不客气地打断伍恭:“伍老可是想用她换回儿子那说定的粮”

    伍恭忙不迭点头,赔笑道:“正是,还请足下放心,两百石粮伍氏已准备好,余下秋收时定然奉上”

    伍家儿媳以前也可说重要,但在这时代,关键时她不过是个弃子,何况送给自家后,她的身份便不再是伍家儿媳了,在邓季心里,那些粮食并不保稳。

    不过,这可是难得的美人啊,看看她那柳腰酥xiong,嗯,若能到手,每日为自己暖g叠被,嗯,喔,呵呵

    可是粮食要不,以后再去绑架别家

    一时间,邓季犹豫难决。

    面前几人在决定自身命运,fu人低着头,始终保持沉默。

    “父亲”邓季脸色阴晴不定,厅中气氛沉静,伍宁便大声吼叫起来:“身为男儿,岂可避于fu人之后父亲这是孩儿之辱”

    伍恭狠狠瞪他一眼,黑了脸,并未搭话。

    伍宁哀声道:“孩儿求父亲了,这些壮士并不要孩儿xing命,不过陪他们走一遭而已,求父亲莫害了大嫂”

    “住嘴”伍恭勃然大怒:“若不是为你这xiao畜牲,老朽”

    “父亲”

    伍恭还未说完,厅外又有黄鹂般清脆声音响起,这次却是个女声:“父亲,阿丑乃是男儿,缘何反倒要送大嫂给贼来换他”

    随着声音,一名身着留仙裙的女子也走进来,听见她的声音,伍恭惶急转身,与伍宁一起怒吼道:“你来做甚还不退出去”

    邓季眼前一亮,这进门的女子年约十岁,眼眸明亮,身材也不低,同样清秀动人,虽少了少fu焦氏的那种风韵,却更胜在青bsp;伍家父子那惶急模样,邓季倒不由好笑,这老头,自家的女儿藏得紧,别家女儿却大方。

    见伍恭yu急赶女儿出去,他便不由打趣道:“伍公有此佳女,却不使见人,是为何故”

    车黍在一旁顿时接口道:“恶婿上门,岂敢不藏”

    蛾贼们一起哄笑,听到这些话语,进门的女子才醒起满屋都是贼寇,听到父亲要将大嫂送人,这般不管不顾急冲冲跑进来,岂不是将自家也陷进去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女子这才反应过来,吓白了脸,忙又转身逃出大厅,听后面厅中哄笑声又大了几分。

    伍恭擦着头上冷汗,讪笑道:“却让足下见笑,xiao女已许了人家,年内便要成婚,所以贵客上门,也不敢使之见人”

    “就是许了潞县丞薛家的年纪可有些大了”

    先前听介绍说薛常是他家女婿,邓季还道已然婚配,却是想差了。

    这时代女子十岁还未婚可是大龄了,伍恭忙点头:“三年前定下婚事,适逢薛常丧母,婚期便被耽误了,老朽那女婿孝期刚满没几日,这不,便来约xiao儿出猎”

    邓季哈哈一笑:“也算赶巧”

    伍恭怕再节外生枝,忙问道:“焦氏美貌,老朽献于足下以换犬子,秋收时再献上余粮,如何”

    邓季笑yinyin答道:“伍公有佳女在室,何求他人贵女我却笑纳了,待即日成亲,你我便是翁婿,博高乃是妻舅,还能再为难他”

    伍恭老头目惊口呆中,听这贼大叫:“兄弟们,咱们今夜就在我丈人家住下了,韩子义回谷备礼登门,明日老子便要成婚”

    注:襦裙,上襦下裙的女服样式,中国fu女服装最主要的形势之一,早在战国时代已经出现,汉朝曾一度流行,后来随着深衣流行,穿这种服装的fu女才开始渐少。留仙裙,有绉褶的裙类似今之百褶裙。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