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29.骂阵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邓季怒气冲冲出门来,谢允从角落里一步蹿出,笑道:“疙瘩大哥,咱们该练枪了吧”

    邓季心情不佳,骂道:“练个俅,自家玩去”

    谢允从未见邓季这般骂人过,非但未走,还好奇问道:“疙瘩大哥,可是受了谁的气”

    “还不是那田大名士”一时嘴快,邓季忍不住向比自己xiao的十岁孩子诉起苦,起了话头,又将今日种种说了。

    邓季说完经过,谢允吃惊问道:“你让这田名士在山谷里开馆授徒”

    谢允出身大族旁支,可惜在家时也没机会读书,这时代虽然还没有科举,但只有读书人才能养望,才能被举茂才、孝廉,才能被征辟为官吏,读书是神圣的,是足以被dǐng礼膜拜的,普通人要读书本就艰难,得名师指点的机会就更少,对士人的羡慕可不分年龄,听到田丰居然拒绝授徒,谢允顿时比邓季还愤怒:“这厮可恶,我去骂他”

    邓季摇摇头,面1u苦笑:“何必作此无. 用事,走罢,练枪去”

    谢允没再多说什么,将此事暗暗记上心,暂与邓季同去练枪打熬力气不提。

    邓季分了两间房屋给田丰一家,对蛾贼们来说已是殊荣,可对习惯广厦的田丰来说却甚是狭窄,居住不便,全家七口人,一间由田丰领两个儿子居住,另一间妻妾们带着女儿。

    次日五更,田丰酣睡正浓,门外有喝骂声将他吵醒,侧耳听得几句,他便勃然大怒,趿屐披衣,推门而出。

    门外,却正是谢允带了七八个孩童在叫骂,有鲁医匠家的、马皮家的,还有几个平日玩伴,谢允年纪最大,最xiao的只有四五岁。

    见田丰出来,顽童们忙哄退几步,估着田丰追不着,才又停下,你一言我一语hun骂出来。

    这个说:“沽名钓誉一名士”

    那个道:“自家吃饱,哪管得别人死活”

    这两位是年纪稍大,骂得最为文雅的,那些年纪xiao的便没什么顾忌,笑嘻嘻听别人说,冷不防才cha嘴一句,这个hua脸的骂道:“厩中倔驴田元皓”

    那个流鼻涕的拍掌说:“蠢笨如豕”

    1uo着身子的跳起来:“长得草狗儿一般”

    手拿枝条的:“厕中蛆虫,臭不可闻”

    又有人接道:“倔驴”

    顽童们一起笑,谢允怒斥:“这个已骂过了,重想一个”

    于是那孩子便去认真重新思考过。

    田丰素以名士自诩,那是骂人不带脏字的,那听得这般粗俗话语,平日里若遇到这等顽童,早被身边部曲健仆喝骂走了,如今那里去寻仆从护身

    顽童们来源又杂,有些年纪xiao的还将听过的乡间骂语倒桶出来,连骂人者自己也不甚明其意,又夹杂不少俚语土话,田大名士有些竟听不懂,虽听不明白,但对方在骂自己是明白得狠的。

    以田丰名士风范,本不待与这些xiao儿见识,谁知这些顽童不愧是贼崽儿,竟然变本加厉,越骂越粗俗,不堪入耳的话语逐渐多了起来。

    “如你这般不中用,屋内人只好送与我爹睡”

    “哥哥错了,你爹可不要的,只好送与厩中féi豕用”

    “你父生你而不幸”

    “你家中女合当嫁邻乡瘸tui老癞”

    诸如此般,让田丰怒不可遏,疾迈步追时,顽童们tui快,早一溜烟逃得远了,回屋还没躺下,门外骂声又起,足把他气得七窍生烟,如此周而复始,田氏门旁倒聚起大群犹自睡眼朦胧的看客,看名士如此模样,俱都哄笑不已。

    往返几次,终有个六岁孩童一时不慎,被田丰抓住,田大名士今日已是恼得厉害,扯开巴掌便在他屁股上狠狠给了几下,这孩子吃疼不过,顿时扯开嗓子“哇哇”哭将起来。

    还没等田丰训斥上几声,一名fu人攮开人群进来,却是这孩儿的娘,瞅了眼地上自家孩儿,纵身便
想哭的人心已乱最新章节
冲扑上来,扯头抓脸吐口水,十八般武艺齐上阵,可怜田大名士虽是个男儿,却敌不过这悍fu,不过两三个回合,脸上便多了几条血印抓痕。

    田丰家中尚有一妻二妾,此时都忙出来帮忙,她们也是大户出身,刺绣掌勺教导孩儿管理家产什么都会,就是不会打架撒泼,好不容易拉开这悍fu,人家一屁股坐到地上,与孩儿一起扯开嗓子大哭,这位的声音可比邓季雷公也不逊色,一边哭,一边还能咧嘴咒人,什么一家人欺负她没汉子的啊,什么合该遭雷劈啊之类的。

    田大名士惊怒jiao加,还带着几分臊意,见四面全是围观人群,自己又扯白不清楚,半晌才悟道:“我跟这悍fu恶童们较劲,可不是蠢了合该去找雷公那贼来才是”

    邓季早听到田丰门前闹声,也曾去看过一眼,见是谢允带头闹事,他本待喝止的,后来突然想道:“这位名士架子大,老子求不得,说不定谢允一番胡闹,这歪郎中还就治好头偏风了”

    想想后,趁田丰没注意自己,他转身走了,打定主意在家中只装作不知。

    等田丰来寻,看他模样,今日未来得及戴头冠,素的带子散了,头凌1uan,脸上三条血印抓痕显眼,脚上布屐不见了一只,如此狼狈,终究再装不下去,邓季忍俊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田丰瞪着他,愠声问道:“他们是你遣来的”

    “非也,非也”怕这老xiao子飙,邓季忙撇开关系:“先生莫冤枉人,真和我无关”

    “哼”

    田丰也不在这问题上纠缠,只是摆出名士谱道:“他们是你治下,还不快去遣散了”

    邓季忙点头出门,田大名士不放心,忙在后面追着道:“今后再不许人到我门前噪呱”

    或许这就是卤水点豆腐,邓季只觉得所受憋屈一扫而光,大笑道:“尽力而已,这我可不敢担保”

    邓季上去一番喝骂,终将众人遣散,只是背地里没人的时候,免不得要拍着谢允肩膀夸奖几句,又告诉他以后只管继续。

    从此后,得了邓季暗中鼓励,谢允更是得意撒野,一群顽童换着hua样闹腾,第二天便牵头o驴到他家门前骂驴,还特意请识字的韩齐在驴脸上写了元皓二字,尤其可恨的是,到最后田丰怒不可遏唤邓贼来牵走o驴时,少年贼还嘀咕了句被田丰听见:田先生长脸还真有几分像这驴脸。

    第三天,改成骂唱了,也不知那个有本事的,编成童谣,顽童们在外唱得起劲,有个还胆敢冒着一天不得吃饭的危险,在他门前先拉了泡屎,让急着出门的田丰不慎踩中。

    每日都是五更天刚亮就开始,早饭时才结束,听到风声,主动找谢允加入的孩子不在少数,顽童的队伍规模越来越大,hua样越来越多,谢允竟俨然成了孩子王,在其中一呼百应,那是威风凛凛。

    骂是骂不过的,怕再惹出悍fu来打又不敢打,才几天下来,倒把个智计过人的名士田丰nong得焦头烂额,两个儿子也再不敢出门,他俩已挨揍过好几次,即便回家找父亲求助,也只能换来一声长叹,田丰那里敢去找别人家长理论,再说,好些顽童本就是没家长的。

    如此过了些时日,一天,田峑找过来,弱弱问道:“父亲,天阉是什么意思”

    入了贼窝,两个儿子的功课早已停下,田丰可从未曾教过这个,顿时怒了,挥巴掌狠狠教训了他一顿,田峑呜呜哭着,好久才委屈道:“是他们骂我的,他们骂我天阉,还说就算不是天阉,也要把我jiji割掉”

    田丰一声怒吼,舞起的巴掌再也拍不下去,转身出门去。

    这该死的贼窝,该死的蛾贼,该死的贼崽子们

    这次去找贼雷公,田丰已打定主意要是他再不制止这些孩儿,说不得就要有人血溅五步。

    当然,这血可以是他的,也可以是贼人们的。

    邓季房门外,谢允之母o氏平静地告诉他,邓雷公出谷了,不在家。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