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26.山谷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鼓山上原先那支黑山贼军的营寨还在,可惜瘟疫盛名之下,没人敢住进去,众人hua了两天时间,才在清漳水东岸群山中找了个山谷坡地,算是不错的安居地。

    滏口陉北有鼓山,南有神麇山,宽约八十余丈,山岭高耸,地势险要,连接冀并,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这山谷离涉侯国城有二十余里,山中峡谷口一直通往滏口陉道路,几处险地易守难攻,山谷颇大,正中一个大缓坡地面稍微平坦,期间还有山涧流过,可给供水,是适宜的居住地。

    涉侯国城外流过的河流就是清漳水,后世称为清漳河,它源于太行山中,是涉侯国境内最大的河流,从北到南贯穿全县,到县境南端时与浊漳水汇流,并为漳水,得清漳河滋润,两岸可耕种土地不少,土地都被闲置,今年误了耕农时,能找到粮种的话,或可试试冬耕种麦。

    颠沛流离活了这么长时间,安定的生活自然人人向往,当邓季宣布从此居于此地后,队伍中欢喜无限,实在是流1ang 得怕了,老幼fu孺们脸上都绽起久违的笑容。

    选好地址,要的事情就是居所,除医匠外,队伍里的各种有用匠民都被挑选出来,开始准备修建房舍。

    老弱中的匠民,除了铁匠和木匠外,还有一名老弓匠,不过制作一张合格的硬弓至少得两三年时间,他目前只能先采集硬木准备,其余时间也和其他人一起为房屋卖力气。

    竖泥成墙,支木为梁,房瓦没功夫制作,便先束草为dǐng。人们干劲十足,在缓坡上砍去大片荆棘,平整出土地之后,精壮舂土,老人拌水,fu人担泥,孩童们打下手,只是四五天功夫,第一排近百间茅草土房便竖立起来,再打了炕,等泥土阴干便可住人。

    炕是高句丽人的明,历史不长,隋唐时才开始出现,北方寒冷,邓季在电视上却是见过炕g的,因此要求将这一新事物加入房中。

    除了木门外,木匠还给开了窗,茅屋里也就亮堂,可惜没有糊纸,不过如今正是天暖时,野外居住了那么久,也没人在意。

    这种造土屋法和后世落后地方的农村基本没什么两样,邓季也熟悉。

    这一时期,所有人的劳动强度都很大,邓季顾不得粮食消耗大,第一次让所有老弱人等敞开肚皮吃饱,大家干起活来都很拼命,大大缩短了建屋时间。

    第一排房舍建造好,为防粮食受chao,最先几间刚阴干的大屋便做了粮仓,辎重车上的粮食全都被卸下收入其中。

    除粮仓外,最敞亮位置最好的两间房屋给了田丰一家居住,不过里面锅灶家什全无,用饭时还是得大伙凑在一起,除了不许他家人走出山谷外,邓季对田丰算是最优待的,不多的被褥等用具都先给了他家,那可是绝大多数人没有的。

    最先修建的其余茅草屋分给强卒和匠民们居住,不论有无家眷,每人一间,家眷过多的还可以多分到,当然,这么多次生死下来,队伍里没有任何人的家眷过多。

    第二批分给精壮,第三批之后修建的房屋才轮到剩下的老弱。

    到这时候,很少还有保持完整的家庭,有不少人是家人全死光只剩自己还在的,他们就没有卒兵和匠民那么好待遇,四人合住一间,可以自己搭配。

    平日四处流1ang时不显,刚安定下来,数千人口的排泄就成了大问题,随地大xiao便是这时代最常见的,不几天山谷周围就臭气哄天,住宅还没完全建好,茅房问题就迫在眉睫了。

    除了卫生,茅房的另一个功能是积蓄、酵粪féi,到这一世,邓季最早现能力之内可改动的地方就是粪féi的使用,还没起事之前,在南阳家中鼓动父亲邓伯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自家田地里使用粪féi。

    这时代的粮食产量过低,最最重要的原因是农作物的种子,按生物学来说,数千年将粮种优中选优,一代代进化下去,粮食产量才会逐步提高,解放前夕,粟的产量亩产到了近两百斤,大概是这个时期的三倍,到了近现代,科学家再对种子改良杂jiao,才有亩产上千公斤
有奶寻欢txt下载
的产出。对于穿越者邓季来说,所知实在太少,凭他本事要想对种子有任何改进改良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除了种子,就是地féi,虽然商朝时便有“汤有旱灾,教民粪种,负水浇嫁”之说,但只有少数地区坚持,我国直到宋朝才开始大面积使用农féi,化féi就更是现代才有的了,若不加地féi,长期使用会使土地越来越贫瘠,这时代的人们采用的是休耕法,大多为每三年一轮耕,休耕的土地荒置三年,任由蒿草杂生,等积攒够了féi力再使用,邓季所能做的事情便是使用粪féi避免休耕,提高土地使用率和粮食产量,凭这个,当初就让家里可用耕地变多三分之一,产量也有所提高,只可惜好景不长,最终在邓伯带领下,全家入了黄巾,再没了种地的机会。

    要求这时代的平民讲卫生不随地大xiao便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何况他们还是脏1uan的蛾贼,可féi料又如此重要,以至于邓季亲自指点,修建好四间大茅房后,叫齐所有人仔细jiao代了男女厕位置,严令大xiao便所有人必须如厕,互相监督,若有人违背,一天不得吃饭。

    用饿肚皮威胁,强力压制之下,这才能得坚持下来。

    不管如何,入厕的习惯大家迁就了邓季,但邓季迁就这时代的东西就更多,最难以启齿的事情是厕筹注的使用,连书写纸都不多见的时代,更不要说卫生纸,入厕后使用厕筹是他幼时还在南阳就学会的了,当然,这只是题外笑话。

    人的住所修建完后,接着是牲口房,牛舍、马厩、羊圈一排排都建起来,它们的粪便也是重要的粪féi来源。

    等这些事情初步做完,让铁匠和木匠抓紧时间赶制曲辕犁锄头等农具,邓季领着车黍,快马出了山谷。

    麦是大麦和xiao麦的合称,在比这时代更早的时候,xiao麦被称为来,这种从西域传入我国的农作物耐寒但没有粟和黍耐旱,可以在冬季播种来年夏季收获,今年节农时已被耽误,自然只有指望冬耕,不过队伍里所有的xiao麦已都被磨成面粉,不能做种,若能找到足够的麦种,今年冬季就可以尝试着种上了。

    麦种或许可以解决,但目前农具也奇缺,涉侯国城周边的村寨中虽然有许多被遗留下的农具,可是害怕染上瘟疫,邓季没敢派人去拿,只得靠自家制作。

    队伍里有这么多牲口,最重要的农具自然是犁,这时代还在使用直辕犁耦耕,每垄土地犁完,调动犁头方向转回时,需得将犁取下再次套装,很不方便,农业史上出现曲辕犁是在唐朝,这个历史书上只有简单介绍,不过邓季自己就是农民子弟,后世时家中就有犁,对其构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亲自指点过木匠,让他们制作出来,至于铁匠们,则要负责把破坏的铁武器融化,制作犁铧,等有闲暇时,再制作些锄头铁锹之类的。

    山谷中的人们都还很忙碌,劳动强度大粮食消耗也大,初步估计存余的粮食够这支队伍吃到夏末,但除了粮食,这时还有更迫切的事情需要邓季去做。

    羝根已经死了,其他队伍基本不可能收留这支老弱残军,再说蛾贼和黑山贼都是没有什么出路的,邓季已死了五个渠帅,现在的他,实在不想再将自己命运jiao到别人手里,虽然艰难,但他还是想自家做渠帅。

    黄巾中只要部属们同意,当渠帅便没问题,在太行却不行,这里是黑山贼的势力范围,要想存在下去,必须得平难中郞将张燕先同意,得到他的庇护,其他贼军才不会觊觎。

    山谷附近现在虽然没有黑山贼队伍存在,但什么事情都保不齐有个万一,万一这边瘟疫已过的消息传出去,有队伍过来眼红这些牲畜,灭掉他这支老弱不过举手之劳。

    联络并求庇于张燕宜早不宜迟,安定下来后,其余事情托福给韩齐,邓季便在辎重中找出两块掳掠来的佩yu做礼,让车黍领路,出谷前往太行北端寻那张燕。

    注:厕筹,又称厕简,简单的说,就是大便后用来拭秽的木条或竹条。这种厕筹上个世纪还在中国和日本的部分地区使用。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