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24.胁裹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田丰”

    邓季一声突兀尖叫打断文士下面的话,他张大了嘴巴怔怔看着这自称田丰的文士,不一会,一丝亮晶晶的水液便沿着嘴角淌了下来。

    这模样,就像后世hua痴少女突然直面崇拜多年的偶像明星。

    好笑前些天在鄡县,他还念念不忘名人沮授,如今大才就在自己面前却不识,差点生生错过。

    这家伙能抵多少石粮若真拿他换了一千八百石粮,自己不亏到死

    当然,这位大才的“才”是否有八斗那么高,高在那个方面,他同样是不知道的,只是名人效应下,既然是史书都夸过的,岂能不大才不八斗

    “田先生”

    这下,邓季翻身从马背上跳下,攀到牛车前,脸上已满是谄媚:“刚才可真是得罪了”

    田丰微微一怔,他出身望族不假,郡县传名也不假,但田氏还算不得真正豪族大家,就这xiaoxiao巨鹿县,比田氏门望高的也就 . 还有四家,天下名士多得是,那点名声也算不得真有多高,可面前少年蛾贼一听自己名字,态度转变之快,却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了。

    邓季在路边奉承了一会,料定巨鹿县兵是不敢出城的,索xing让老弱人等都来此地扎营,却是冒着暴1u全军行踪的危险也要和田丰结jiao。

    好在入安平国之后,郭典便没在将这点老弱放在心上,再回巨鹿郡,安全不少。

    见到后队老弱,田丰才明白自家这番落入贼手实在冤枉,这少年带领的骑卒竟已是这支蛾贼的全部精壮,若将部曲留下,未尝不可一战,至不济也能退回城内。

    营寨安扎下来,邓季令将腌制的野物取来,又杀了头羊,辎重车中找出坛羝根藏的好酒,设宴款待大才田丰父子。

    几个被擒部曲自由精壮们招呼,崔度、车黍两人伤势略好了些,便请崔度陪客,己方车黍、韩齐、郭石等人,也算热闹。

    在冀州多年,田丰的名望车黍也是听过的,可他和韩齐、郭石等人见邓季对这这田丰态度竟比当日初获崔度时还要恭敬几分,言必称先生,动必让箸,饮必请樽,都忍不住啧啧称怪。

    田丰本就是看不惯京中权贵才辞官归乡隐居的,对朝政不满得狠,当日范县城头说动韩齐投贼那番话语隐晦些略一撩拨,顿时引出两人无数话题来,说到兴头竟都停箸不动,只顾jiao谈,倒便宜别人埋头大吃,尤以郭石和那xiao田峑为最,直嚼得满嘴油光。

    宾主1u天席地中好一番话说,只可惜邓季前世今生所知都有限,对政局又实在说不出什么深透道理,只得以附和为主,不时赞一声“先生大才”或者“先生高见”之类的话。

    待见田丰酒到酣处,兴致甚好,邓季觉得时机成熟,才顺嘴请其从贼,谁知人家大笑几声,冷笑答了句:“汝yu污吾清名乎”

    琢磨了好久,邓季才回过味来,他对时政不满是真的,若有明主也愿跟随建功立业,可像自己这般大字不识几个、身背贼名的黄巾来说,连明主的边都沾不上,若从贼只是污了人家名士声望,和崔度当初那句话一样意思。

    即便百年之后,在这些士人眼中大汉正统仍旧深入人心,而蛾贼始终上不得台面,对这时代的士人来说,投谁都好,就是不可能从贼。

    后世说穷文富武,可在这时却恰好相反,造纸术没能推广,印刷术更不用提,书籍仍以竹简为主,传播知识的渠道狭窄,一册珍贵书籍甚至千金难求,非富豪之家读不起书,优秀士子自然就集中在大家族中,想要他们为历来被自己踩到脚下的贱民效力,实在是件非常需要想象力的事情。

    按历史老师的说法,这是封建社会地主阶级和农民阶级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

    nong明白一切的邓季顿时勃然大怒,老子遇到个名人容易么,想要收复就一点机会也不给再说老子又不是用他一辈子,将来说不定还便宜曹阿满的,还可改改他的命运。

    邓季狠,便唤郭石领田峑换地方去用飨,自家换了脸色,一脚踹翻大才田丰,唤几个精壮来绑了,这变脸度非但把车黍韩齐笑得打跌,就连崔度见曾经在自家身上故事在这巨
民调局异闻录5:赌城妖灵小说5200
鹿名士身上再次上演,也笑了好一会。

    笑归笑,崔度、车黍、韩齐骨子里那种尊重士人的心理仍旧站上风,齐阻他继续为难下去,邓季冷笑道:“老子却不为难他,只是使个绝户计来,将这名士也胁裹了做贼,看他清名还在不在”

    自家到三国好不容易见到的第一位名人,岂能轻易放了杀了,蛾贼胁裹良民从贼也不是一次两次,其后还不是都被融入其中,邓季倒不妨再多加一个名士。

    邓季前世虽没看过水浒,但后世家乡爱谈水浒故事的不少,东听一段西听一段,好多典故倒也知道,什么智多星使间反秦明,鼓上蚤盗甲赚徐宁,反正梁山要bi身家清白的好汉入伙,总是先断了人家后路,他所谓绝户计,不过学其中故事,学不来使间反秦明,学赚徐宁总是成的吧,想个法子把田丰家眷胁裹来,看你这名士还从不从贼。

    不过这时代狠人还是很多的,不仅对别人狠,对自己狠,对家人也狠,记得三国里好像就有几个自家战败,先杀光妻儿老xiao后再自尽的,还有位杀妻割rou做菜款待刘备的,刑法如此严苛,冒着诛九族之险铤而走险的也不是一个两个,他让捆了田丰,倒是怕这家伙也是个狠得下心的,一个看顾不到他想不开自尽了,否则对一个手无缚ji之力的文士何须捆绑。

    田丰也想不到少年前恭后倨,翻脸这样快,自家从座上宾沦为阶下囚竟只是转瞬间事情。

    先前把田丰幼子田峑支开,为的就是不让他看见这一幕,那孩子贪吃,捆了田丰,邓季便提条獐tui去寻,不一会便将家中人口多少哄问到。

    田氏家族大,不过田丰自己除了老父与兄弟,只有妻子和两名姬妾,再就是二子一女,这田峑是年纪最xiao的。

    将他们骗出城也容易,一条獐tui哄好田峑,邓季手提环刀,1u几分凶煞模样出来,让韩奇叫来先前那胆大的田氏部曲,冲他冷道:“你家主人出言不逊,已被我杀了”

    邓季身旁的辎重车脚有大片紫黑血迹,却是刚才屠羊后留下的,那部曲不知,只见车轱辘下1u出两条人tui来,虽看不见那人面目,可脚上那双布屐、tui上绔ku袍角,无一不是田丰身上之物。

    田丰的臭脾气这些部曲都是了解的,说话从不怕得罪人,被贼人杀了也不稀奇,他对田氏却忠心,顿时就红了眼“呜呜”哭起来,邓季道:“杀了他老子还损失八百石粮,不过他毕竟也是名士,明日我会好生葬,你回去禀过家中就是,等葬礼毕,派人来接你xiao主人回去。”

    这部曲一路哭泣回城,得先前逃回者报信,田氏族中已都知外出耕队被劫,连田丰父子都给蛾贼掳了去,正聚齐族人商议,听这部曲来告,都是惊1uan不已。

    这世道死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只是田丰老父听闻其被贼人杀害,也是悲痛垂泪,田丰之弟田沛忙着安慰不已。

    初时田丰同意拿八百石粮换自己父子回去,这粮食自然是族中公产,听田丰已被杀,族中气度xiao的便想能省下这笔开销也是不错,只是蛾贼也太无礼了些,有田家人在,那里轮得到他贼人来办葬事,只是那人是贼,不通礼数也说得过去,又有好几千人马在,谁敢找人家理论去。

    田丰好歹是族中梁柱,蛾贼给办葬礼,可见是敬重死者的,既如此,这葬礼田氏是要参与的,不合礼处得指点这些蛾贼,顺便还能接回田峑。

    族中计议定后,便让田沛领几个族人出城,当然,死者妻妾子女也是得到场的,田丰妻年过四旬,颜色已衰,倒不怕贼人起心思,虽有个姬妾貌美,可那不过是妾媵,并不受重视,若真被夺了,认晦气就是,而田丰女儿不过才九岁。

    于是乎,次日一早,田沛带三十名部曲,领着一家子披麻戴孝,悲悲戚戚出了巨鹿城。

    待到了蛾贼营中,见到虽捆绑着却活得好好的田丰时,自然就由不得他们做主了,贼人抢了田丰家眷,将田沛和族人部曲赶走,临出门前,有个蛾贼少年还笑嘻嘻对田沛道:“令兄从贼去也,其父亦是你父,当好生奉养,莫使令兄挂念才是”

    另:田丰家人史书未载,其中田沛、田峑等人名皆作者杜撰。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