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15.撞马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邓季等数百骑士不打招呼便一窝蜂冲上去对敌,羝根没法,又怕自家吃亏,只得将麾下最重要的战力,那六百骑亲卫骑兵也派出来,就剩步卒还远远落在后面。

    眼见黄巾援兵的骑兵就要冲到,已脱困的官兵中分出三四百骑来拦截,余者则回马去救助被拦下的后队袍泽。

    邓季骑术不佳,冲刺过来时马很快,战马上虽同样披着马甲,却只是hua架子,他可不敢直接就撞上去,待官军重甲骑轰隆隆迎来时,忙策马奔往外侧,避其锋芒。

    两军jiao错过,战力高下立马就显现出来,大多数恶贼比官兵更爱惜坐骑,军纪又不好,都如邓季般拉坐骑闪过对冲,一时落在下风。

    马嘶人嚎一片,轰隆对撞上的骑士骨骼破裂摔倒在地,其中多半都是心存畏惧的黄巾,两队骑兵jiao错而过,邓季立马,回身出枪,斜刺里直探jiao马而过的一名官兵门面。

    这些重甲骑马术比邓季等要好得多,身手也灵敏,势在得的一枪被轻轻让了开去,坐骑移动,彼此都已换了对手。

    hun1uan中双方绞杀作一团,黄巾人数虽多,却无力突破这支官军精锐骑兵的拦截,马战邓季和方门g等都还不太精熟,只得打起精神xiao心应付。

    战场瞬息万变,战场另一面在损失十余骑后,官军终又稍杀退黄巾,与陷入的那几十骑会合在一起,救出同伴后,有个军官模样的一眼看见蛾贼中鹤立ji的那掷尸壮汉,暗恨其让自己折了不少弟兄,伸手一指,大声喝道:“杀了他”

    这铁塔般得汉子身高八尺有余,膀大腰圆,身披重甲,手提把丈许长的大砍刀,在蛾贼群中显眼得很,几名重甲骑听命,打马上前将他围住,长枪只管1uan刺,汉子砍刀一挥,顿时磕飞两柄长枪,几个虎步欺身近前,一刀向距离最近刚没了武器的官兵劈去。

    那官兵虎口渗血,手中长枪刚飞走,双臂犹自麻,这下措手不及,只来得及出一声惨嚎,便被劈下马来。

    虽有重甲裹身,但铁塔汉子双臂巨力只怕不下千斤,跌下马的重甲骑官兵吃这下重击,内脏已破裂,再没了气息。

    铁塔汉子的威势让周围几个重甲骑都吃了一惊,才记起这汉子力气不xiao,几条长枪顿时xiao心起来,再不肯和他大砍刀硬碰,只围着他身子前后翻飞寻破绽,汉子手中砍刀左右支吾,却也守得泼水不入。

    羝根所部大队步卒逐渐迫近,先前喝令属下杀汉子的军官在旁刺翻两个黄巾喽啰,见属下久战不下,一时急了,拉转马头,轻叱一声,围攻的重甲骑们让开空来,他驰胯下战马迎头便撞了过来。

    这军官坐骑也算得良驹,足有丈许高,见它撞过来,铁塔汉子嘴里“嘿”一声怪叫,竟不避让,也斜着肩头迎战马撞去。

    两下里碰到的一瞬间,连仍身在十几丈外的邓季都听到“嘣”地巨大响声,脚下土地似乎也颤了一颤,对撞过后,铁塔汉子“蹬蹬蹬”连退数步,幸而身后有黄巾同伴抵住,那战马却折了条前tui侧翻倒地,马背上那军官一条tui被压在马身下,正在用力挣扎。

    好看到这一幕的人脸上皆忍不住变色。

    “这疯莽汉”

    邓季眼睁睁地看着刚才那一幕生,只是被重甲骑们挡住,他一时不得近前,心里佩服这铁塔汉子一身神力,郭石再不服气这时候也能看出来,别说武艺差这汉子远甚,就算引以为傲的力气,自家只怕也比不过他。

    稳住身形,铁塔汉子便张口哈哈大笑两声:“痛快”

    甩开身后搀扶自己的同伴,铁塔汉子提砍刀迎那战马身下的军官便冲过去。

    那些重甲骑官兵这时才醒悟过来,忙蜂拥上来抵住,却不料这壮汉子一撞之后,竟似了狂,手中武器1uan披风般砍杀过来,重甲骑兵们都招架不住,反又被他砍杀一人。

    军官一条tui被紧紧压在马下,那战马并未毙命,几次挣扎却都站不起身,累军官也逃不出,铁塔般壮汉几步bi近,眼见就要靠近他,官兵队里突然又有一重甲骑斜刺冲出,掌中武器冲壮汉直刺过来,壮汉忙挥砍刀去挡,却挡在空处,接着后背上一股大力传来,竟将自家带倒在地。

    原来这骑士突然
白驴公子最新章节
变刺为抹,掌中武器一下勾住壮汉札甲后背上布条,立即打马变向,借马力一下便将壮汉拖翻在地,邓季才看清,这骑士使用的长武器并不是军伍中常见的枪矛,而是柄最难练成的长戟。

    铁塔壮汉不慎被戟上月牙刃钩翻,一时挣脱不开,仰躺在地上又不好借力,满身神力竟全无了用武之地,被那骑士打马拖入重甲骑中,1uan枪戳下,壮汉只能拼命让过头颅要害,不一会身上重甲未能遮掩的tui臂四肢上便中了数枪,浑身被鲜血染红,若不是他手里犹自1uan舞着砍刀,官兵们爱惜坐骑不敢纵马来踩踏的话,便有百命只怕也要丢了。

    使长戟的骑士纵马在附近重甲骑中走过一遍,见拖在马后的黄巾铁塔汉子仍未断气,yu回马再来一遭,不料刚打转马头,身后一柄手斧打旋着飞来,“铛”一下正敲在他后脑勺上,虽有铁头盔护住头颅,上面传来的力量却也震得他双眼黑,险些跌下马来。

    使戟骑士双tui死死夹住马腹,回身一看,自己驰马拖壮汉,竟不妨距离狙击后来黄巾的xiao战团只有六七丈,己方三百多袍泽正与对方七百余骑绞杀成团,一时看不出是哪个掷的手斧。

    一番折腾下来,马背后铁塔汉子只剩了喘息力气,虽还不时挥动手中大砍刀,想必只是本能罢了,使戟骑士退出挂在他札甲上的长戟,提起便往其脸颊刺下。

    “啾”

    一声破空轻响,使戟骑士右手臂上突然巨痛,却是被疾箭射中,刺下之势受阻不说,还已握不住长戟,武器失手往下跌落去,他忙弯腰换左手抄住。

    刚才已是侧身对着厮杀场,这下看得清楚,战场右侧一个二十许的年轻蛾贼面对自己,腰挎长刀,手里拿张桦木弓,弓弦犹在震动不停,射伤自己的一箭显然就是他所。

    这人弓箭不俗,使戟骑士微微吃了一惊,更多却是愤怒,那蛾贼身边被几个同伴团团护住,好让他能再次从容bsp;右手被一箭dong穿,受创不轻,但尚能一战,使戟骑士怒吼一声,丢开身后躺着的汉子,打马迎那弓手便冲了过去。

    对重甲骑士,弓手威力实在有限,除非正射在其面或脖上,否则便如同给人家挠痒痒般,牛健对迎面奔来的使戟骑士再射出一箭,被他轻轻侧头让过,双方距离便已接近到三丈内,再没了箭时间。

    牛健弃弓持刀在手,使戟的官兵靠近,方门g、邓季两骑bi开其他重甲骑,已当先迎上,两柄长枪如同毒蛇般刺出,使戟骑士力气也不弱,挥戟勉强dang开,不料面前寒光大闪,忙往后急仰身让过,却是马皮向其脖颈上抹来的环钢刀。

    生死场里走过后,邓季屯的兵卒们配合便日渐密切,几匹战马jiao错,换刀在手的牛健已策马赶到前侧,与韩齐一起将yu上来的官兵挡在外围。

    这几人都是黄巾中好手,独身一人绝非其等对手,使戟骑士还没坐直身躯,脑中便闪过这念头,第一时间拉马缰便yu回身。

    另一旁,被刚才那铁塔般黄巾汉子撞马行为所ji,郭石只觉自家此时浑身血液翻腾,急yu泄,他武艺不佳,骑术也不甚高明,见这官兵要后逃,便干脆舍了坐骑,跃下马背合身扑上去,却正扑在那使长戟官兵战马的一只后tui上。

    战马顿时暴怒,挣扎着不住往后踹踢,郭石tui上中了两下,却只是不放,使戟骑士双tui死死夹住坐骑,身随马背颠簸,也挥戟回刺,还好方门g邓季双双回枪挡住。

    双tui钉住了,郭石口中暴喝,双臂使力,身上血管经脉皆膨胀起来,“砰”地一声巨响传来,尘土飞扬,却生生将那战马掀翻倒地。

    使戟骑士身手甚好,战马倒地瞬间,他手中长戟在地上轻点,人已飞身跃了出去,不妨马皮学刚才那军官纵马撞人的故伎,也扯马头撞过来,他可没铁塔汉子那般好力气,立时便被“砰”一下撞飞出去。

    与此同时,远处“铛铛铛”几声铜锣响,官军已脱离同黄巾接触,羝根步卒又已赶近,开始鸣金召唤这边狙击的重甲骑撤离了。

    这支重甲骑虽然人数不多,却人人都是沙场老兵,精锐之师,就算撤退队形也不hun1uan,追杀上去一个不慎说不定还要吃人家的亏,邓季忙勒住战马招呼手下:“穷寇莫追”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