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7.破城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对范县来说,羝根这股突然渡河来黄巾队伍在意料之外,不过这两年黄巾贼、黑山贼的折腾没完没了,黄河之北的兖州东郡也身受其害,城门处盘查得比较严密,摆出一副但有风吹草动就紧闭城门的架势。

    羝根召开军议,这一次连屯长级武将都受召集,邓季第一次参与军议,不过人微言轻,没什么言权就是了。

    这股黄巾粮食所剩不多,若再无所获,大家用不了多久就只能饿肚皮,校尉军侯们1uan哄哄言,意见分成两派,一派认为县城并不好啃,攻打的话死伤必重,不如转去掠周边村落;另一派则认为县城虽然难攻,但收获也要大些,1uan了两年多四野萧条,掠夺村落收获不大。

    邓季虽是老蛾贼,却还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军议,见场面1uan哄哄的没个章法,很快看到草寇和官兵的区别。

    说话的人很多,但最终拿主意的还是羝根,他最后决定折中处理:先打一打,能打下来最好,不行则改去掠夺四野村落。.

    大基调定下,接下来就要决定由谁主力攻城,这两年在官兵手里吃了那么多亏,将领们对战阵还是比较了解的,都知道攻城的话死伤必然惨重,比起平日厮杀不是件好差事,便开始互相推诿起来,就连第一得力的刘满刀也不愿拿人命去填。

    几番商榷,最后攻城任务便落在新组的十屯上,反正他们都是才加入的雍丘民,死光了大不了以后再补充就是,再说作为新卒,他们急需见血磨练一番。

    “cao”后面的角落里,邓季不得不吐一句脏话出来。

    两年来为保住自家xiao命,邓季已是无所不用其极,这当上屯长才两三天,就要被别人叫上最前拼命去,真真让人情何以堪。

    黄巾本来纪律不严,但这时候违抗军令可不是好耍的,等军议结束,邓季垂头丧气走出来,许独目这厮好歹过来安慰了两句,神情上总有些幸灾乐祸。

    攻城最少也得有云梯,战阵凶险,但雍丘民昨日饱餐两顿,做起云梯来还算热情饱满,很快造好,大军开拨,晌午阵就围了范县。

    县城城墙不高,守军也只有五六百人,老蛾贼都知晓,若时间拖延久时,城里大户们便要派部曲来协助官兵守城,刚合拢包围,羝根旋即命吹响牛角,攻城开始,打城中个粹不及防。

    其他三面有人佯攻,新组十屯受命全力攻杀西城墙,田xiao侃军候一声暴喝,邓季屯只得带着方门g和郭石两个仅有的卒,四十名辎辅兵,抬两架云梯跟在其后向前冲锋。

    进入射程,城墙上守军弯弓搭箭,顿时箭如飞蝗,在攻城人员中带起几处血腥。惨叫声不时响起,有人倒地、有人嘶嚎,雍丘民们月余前还都是老老实实的庄稼汉,少有上过阵仗的,几个tui软想要开溜,没退后几步就被羝根亲卫骑兵砍翻在地。

    “啊”

    惨叫声也在邓季身后响起,那是两个倒霉的辎辅兵,一个伤在肩膀处还能大声尖叫,另一个则是xiong口中箭chou搐着倒下,眼见是不得活了。

    “娘的”属下们惶恐成一片,邓季总算上过好些战场,自己虽也怕得要命,却不得不用他那尖锐的声音大声打气道:“羝根将军在咱们身后立有监察,退后就是死人命贱如狗,想活命的跟着老子冲”

    邓季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响亮尖刺,在喊杀生中盖过了周边的呼声。

    方门g和郭石紧紧跟在邓季身后,辎辅兵虽然不情愿,但也知道后面还站着六百将军亲卫骑兵,也看到退后者被砍杀,向前才有活路,只得无奈肩扛云梯,提木bang锄头跟在后面。

    “射”

    紧跟在攻城士卒身后的,还有全军仅有的五百多弓手,进入射程,便在刀盾手遮掩下开始与城头对射,减轻攻城士卒压力。

    城头弓箭手被吸引开,攻城士卒们放开脚步,全力奔赴城墙下。

    最先开始搭上城墙的几架云梯很快被守军用撑杆叉翻,接着巨石滚木砸下,城墙下顿时死伤一片,好在邓季嘴上虽叫得厉害,却是有意放慢脚步,避开第一bo攻击,将云梯搭上。

    今日局势不同往时,容不得自己再开xiao差偷jian猾,邓季左手提枪,右手执手斧,当先登梯而上。

    邓季屯另一架云梯上,当先攀上的是方门g。


嫂子合集帖吧
    人刚攀上云梯,城墙上便有官兵注意到这边的云梯,有人高声呐喊,有人则直接取撑杆来叉,所幸城墙只有三丈高,邓季右手用力一甩,手斧旋转着飞出,正中那拿撑杆官兵的面门,只不知斧头劈中还是木柄打上,那官兵哀嚎着抱面门倒下,撑杆则从墙头跌落下去。

    没了手斧,邓季腾出只手,攀爬得更快,“呼”地一声,这下却是有官兵抱巨石块扔下,邓季忙用枪挑开,眼看要落到扶梯辎辅兵的头上,凭空里一只巨木bang飞出,“碰”地将石块砸开,却是郭石。

    三两下的功夫,邓季已攀到墙头,官兵的第二根撑杆亦到了,却被邓季长枪轻轻挑开,翻身跃进城墙。

    见邓季第一个杀上墙头,田麻子忍不住用力狠捶了下自己的大tui,新组十屯中一半在他麾下,若能破城,也当是他麾下建功才对,不过眼看邓季上城墙,他还是忍不住兴奋,大吼道:“羝根将军有令,先入城者重赏,田xiao侃,快给老子往上冲”

    新组五屯归田麻子侄儿田xiao侃军侯统属,忙喝令其余诸屯猛攻城墙,几架云梯拼命厮杀,让官军四处防备不及,亦陆续有人登上城头,hun战一起,两边弓手都已失去用处。

    打了范县官兵个措手不及,没料到能一鼓而破,羝根忙大喊一声:“全军破城”

    羝根所部亲兵乃是这只黄巾最精锐所在,有半数是重甲骑,听得他话,六百余骑兵同呼一声:“破城”

    本作呐喊佯攻用的黄巾都是惯打顺风仗的,城墙已被攻破,根本不用羝根下令,已chao水般往城墙处涌去。

    邓季上了城头,守军们自想把他bi下去,周边四五个官兵身着两裆铠,红着眼一起扑来,邓季手中长枪抖过,将离得最近的官兵刺翻,跃进城墙,努力保住云梯不失。

    他枪法不弱,在城头自由腾挪闪避,dang开攻来的刀枪,不过官兵人多,想要完全摆脱也是不易。

    “好手斧”

    正左拦右支有些狼狈,方门g也自另一架云梯上来,一声赞后,矮xiao的身影舞起枪hua一片,眨眼功夫便刺倒两人,立时替邓季解围。

    两人在汇合一起,长枪前后配合,背抵着背,竟在城墙上站稳了脚跟。

    “闪开,某来也”

    时间拖得越长对官兵越不利,后面有人一声怒喝,提刀执盾冲进战圈来。

    新加入的官兵身材够魁壮,足有七尺八寸高,满面刺猬般胡须,与别人不同,却着札甲,听到他的声音,周边围住的军士果然都让开来,他欺身近前,钢刀直劈方门g门面。

    刀锋带起的风声有力,方门g吃了一惊,不敢用枪抵挡,退后一步让开,旋即被身后官兵缠住。

    一刀bi退方门g,那重甲官军举手盾牌“当”地一声挡住邓季刺来的长枪,再身子一转,环刀钢刀抹向邓季咽喉。

    邓季忙仰身后翻让过,还未起身,身上有股巨力传来,却已被那军官用盾牌狠狠撞了一下,“蹬蹬”往后退了两步。

    邓季还没站稳,军官得理不饶人,迎面一刀又凶悍劈来,邓季只得身子一扭避开要害,手中长枪刺出,直奔那军官面门而去。

    这一枪再次被盾牌“当”地一下挡住,左肩一痛,却已被刀锋抹伤,顿时鲜血直流。

    军官提刀再劈,邓季忙举枪抵挡,这三天流年不利,刀锋过后,手中枪杆“咔嚓”下一分为二,坏了第三只枪柄。

    幸而方门g刺杀了纠缠的官兵,回身一枪bi得这重甲刀盾兵回身自救,邓季才捡回一命。

    邓季受伤,勉励执断枪与方门g两人双战这人,才堪堪战个平手,不过云梯上攀上的黄巾军越来越多,与周边官兵厮杀hun战在一起,度太快,城中还未见大户部曲来援助,官兵败局已定。

    郭石砸开周边人群,靠过来时,一眼见邓季、方门g双战那军官不下,提巨木bang抬手就打,那重甲刀盾手见来势凶猛,闪让不急,忙用盾来挡,bang盾相击,刀盾兵顿时虎口迸裂,铁盾“磅”一声掉落在地。

    方门g瞅到机会,抬枪直刺,重甲兵回刀架住,邓季chou半截长枪来打,他纵身跃开,郭石巨木bang又砸来,左支右挡,好不狼狈,再招架两手,被郭石一bang砸在肩头,口吐鲜血飞跌出去。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