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6.过河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到这时候,方门g才知道自己的屯长是认真在挑卒而不是招什长的,不过此时没得后悔机会,只好在旁出力维持场面,邓季每打翻一个,他就冷冷喝道:“下一个”

    刚开始时雍丘民们排起的长队里足有三百多人,邓季还真没可能把他们一口气全部挑翻,好在连续二十余人被打翻后,这xiao屯长虽然没有真个伤人,他那长枪chou打在身上出的响声还是让大家知道这口饱饭并不好hun,有人相互对比过,觉得自家没什么机会的便开始主动退出队列。

    邓季一路挑下去,打翻三四十人在地后,也觉得有些力竭,便换方门g上场,他在一旁回力。

    方门g的枪法比邓季有过之而无不及,再挑翻十几个,大多雍丘民都不再心存侥幸,等邓季再次上场,很快就将这场测试结束掉。

    或许雍丘民中本有几个武艺出众的,却已被前面几位屯长带走,剩几个本想凭一把力气胜过这xiao屯长的,却不知这少年力气并不比成年人dǐng〈点小说 差,测试最后结果:到打翻末尾最后一个,邓季一个士卒没招到。

    这让少年屯长有些哭笑不得,究竟该庆幸自己武艺果然出众呢,还是叹这帮雍丘民都是废柴。

    再扫视一遍,或躺或卧着的雍丘民全都避开了少年的目光。

    “我来”

    绝境处有惊喜,邓季都要准备开口招老弱了,一道虚弱的声音突然在在株榆树下响起。

    若不是全场哑然,邓季都不可能听到这声音。

    往出声的地方看过去,一个虎背熊腰的壮汉喘着粗气扶树站起,手里还紧紧提根足有碗口粗细的木bang。

    这汉子虽然连站立都困难,但看到他的时候,邓季还是忍不住双眼一亮。

    他年纪在二十许,足有八尺高,全身肌rou紧绷,似乎连一丝多余的赘rou都看不到,铁实得紧,最让邓季心动的,还是他那一双比常人粗出倍余的手臂,一看就是臂力惊人之辈。

    “生病了”

    看这壮汉模样,还没比试过邓季就已忍不住心动,开口问了一句。

    “没有,”壮汉晃晃头,咧嘴苦笑:“饿的”

    这就好,现在这支黄巾中,可没人敢收留一个病因不明的人。

    “学过武艺”

    在邓季失望的目光中,壮汉摇摇头。

    真是白生了这副好身板

    “那咱们比比”看壮汉连站立都困难,邓季有些吃不准,那他还和自己比什么。

    “我没力气过去,”壮汉咧开嘴,是一口少见的白牙:“你来”

    今天这次招卒注定是要失望而归了,不过既然有人愿意尝试,邓季也不好厚此薄彼,早点结束招足老弱才是正经,他欺身而上,一枪直刺壮汉臂膀。

    汉子手中木bang斜撩,枪bang相jiao,“碰”地一声,虎口传来巨震,邓季吃力不住,长枪甩手抛出老远去,吓得附近几个雍丘民忙起身避让。

    好大的力气

    论力气的话去年底起邓季就不再输人,这结果顿时吓了他一跳,捡回长枪来看,枪柄受力处已裂开。

    这枪柄和邓季昨日折断那柄一样,也是桑木所制,同样没能打磨上蜡,但一下便打断,还能使邓季脱手,看壮汉样子似乎并未用足全力,真让人咋舌不已。

    继昨日之后,邓季却又毁去一柄长枪,虽然有点心疼,但已身为屯长,也算有点家底的,想想也就将断枪抛给方门g,转身问壮汉道:“什么名字以前做什么的昨日怎么没被招走”

    这壮汉或许没什么武艺,不过难得天生神力,少年便一连问了三个问题。

    “郭石,庄稼汉,昨日饿晕了,不知道招人”

    壮汉也回答得简洁,看他摇晃样,说不定一会又要晕倒。

    “方门g,”邓季很满意,转身吩咐道:“扶他到昨日你遇到我那里找许独目,就是你见过的那个独眼屯长,先找点干粮垫吧垫吧,一会老子就去找田校尉领粮”

    郭石连家眷也没有一个,饿成这样,想必饭量大得惊人,方门g其实也饿,当下带着o氏、谢允,扶壮汉先找食去了。

    若这些人中有猎户能用弓倒也不错,可惜邓季叫了两遍也无人应答,想必也是被前几位屯长捷足先登了。

    看一眼这些雍丘民,邓季又大喊道:“好了,现在老子招老弱”

    这种招人法倒稀奇,别屯都只招精壮,老弱算
引牛入室帖吧
附庸,这少年居然摆明招老弱。

    名为招老弱,邓季喊的话却是:“有没有医匠入屯自身等同士卒,家眷为老弱”

    黄巾们逃命惯了,队伍里只有两个医匠,逢战时根本忙不过来,自己屯里也有的话就要方便许多,邓季许下的待遇不差。

    “有有有”

    这下站出来的是一个胡须hua白的六旬老者,他ji动得身体都哆嗦起来:“老朽吃得不多,能否换孙儿吃饱老朽只求与老弱同等即可”

    “可以”

    老头哆嗦着往后招招手,走出来的却是两个幼童,生怕邓季反悔,老医匠xiao心翼翼地看着他,这笔生意有些亏本,一个换两个,被老头算计了一把,不过邓季还是咬咬牙认了。

    老医匠一家子已没精壮,若到最后也没人招收,等待他们的命运可想而知。

    “有没有会打造兵器的铁匠、弓匠、甲匠入屯等同士卒,家眷为老弱”

    这次站出来两个铁匠,都是刚才还仗着力气和邓季比试过的汉子,至于弓匠和甲匠,郡城内或许会有,想从这些村民里招到那是邓季在妄想。

    “现在招所有匠人,连同家眷俱为老弱,每人每天供饭食十两”

    其他屯老弱每天只得八两吃食,邓季不用养那么多士卒,省下的粮食倒可让老弱多吃点,其实一两才抵现代十四克,这一点点真的不多,可对这些老弱来说,就为多这一嘴吃食,也愿意跟邓季走。

    匠人毕竟有限,邓季说完,亦只出来三户木匠,一户篾匠,一户制糖匠,连同这些匠人家眷老xiao算上,仍旧差不少才到两百人口下限。

    邓季这才开始老实招精壮男子,不过他们须得同自家家眷一样,只算为老弱之列。

    前面已有四位屯长招纳过一遍,如今剩下的精壮都家眷多,有自持良家不愿从贼的饿这么多天下来早没了抵抗之心,邓季并不限制精壮家眷数量,不但很快便将人手招足,还多出几十人来。

    当然,这样招卒也导致邓季麾下精壮要比其他屯少得多,到最后,被划为“老弱”的精壮男子邓季屯只有四十余人,差不多只是其他屯的一半。

    一路都在逃亡,黄巾内部管理自然松懈,少年屯长点头后,连名册都不用造,这些雍丘民就成了邓季麾下,从田校尉处领回今日军粮,借许独目屯铁锅做了一顿羹宴,勉强让这些雍丘民们吃个半饱,总算都有了些精神。

    各屯都在赶制木筏,邓季与许独目商量好,等他的屯渡河后派人将木筏划回,让自己这新屯后面过河。

    把造筏时间省下,邓季便带着招到的两个士卒和全体精壮出门狩猎,这些精壮也不能真就归入老弱之列,心想等将来自己屯下富裕,让他们专责看管辎重,便称他们作辎辅兵。

    周边野物不少,邓季可使唤的人多了,便先设下几个简易陷阱,安排人手在外围吆喝恐吓,邓季带人伏在留下的陷阱出口处猎杀,换地点围杀两次,其余精壮都难以得手,邓季和方门g倒狍子各猎得几只。

    送两只猎物给许独眼做答谢,其余都自家留下准备炮制晚餐,这新组的蛾贼屯里顿时欢声雷动。

    油水丰富的这一顿是弥补月余来所受苦难的,雍丘民们吃得格外香甜,那郭石更是厉害,足吃了三斤粟米加两斤狍子rou,果然对得起他那把力气。

    晚饭过后,田校尉派人各屯传话,明日五更渡河。

    远远看去,河对岸虽也不见人烟,不过为防止意外,早些渡河比较好。

    明早就走,今夜各屯精壮便都忙着将辎重都搬上大木筏捆绑好,邓季屯下一清二白,倒不用着忙,便让他们各自去休息。

    这一时期的黄河仍旧水质清澈,压根没有全世界河流中含泥沙量第一的模样,水流量也要比后世大出几倍,可惜邓季前世一生都窝在西部山区里,并未到过黄河,无法在这时做出比较。

    待得黎明时分,战力最强的刘满刀校尉麾下各屯先期渡河,xiao半时辰便全部安然上岸,过一会儿后河对面升起浓烟,那是约定好的,表示并无异状。

    刘满刀派出侦骑,留在后面的各部这才开始过河,新编十屯全未造筏,要落后一步,因初附者人心不稳,羝根还派出自己麾下两个亲卫屯在后看管。

    好在河水平静,许独目屯造的木筏也够结实,邓季的人马安然渡过黄河,此时先期派出的侦骑扩大侦测范围后,已回报中军,这里是东郡范县辖地,东北三十余里地就是范县县城。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