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3.屯长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这么多仗打下来,邓季在1uan军中捡到过的战利品无数,不过如今就剩身上枪、刀、弓各一,长枪最差,木柄铁枪头一般货,枪柄虽是硬木造就,却连打磨抛光上蜡都没有;刀次之,是把百炼钢刀,用了半年还未崩口;弓最佳,可说过万的这支黄巾队伍里,和他背上两石牛角弓一般的绝对不过三张去,至于左腰上吊的xiao手斧,不过是在农家随手拿的。

    武器优劣不一,邓季的本事却恰好相反,他深明战场上武器越长越占便宜的道理,枪法着实请教过几位有本事的,下过一番苦功,如今已算得上颇有章法;刀就只能胡1uan劈砍几下,当不得真;至于背上的牛角弓,一年前力气还xiao,拉不开,如今勉强可以张弓,不过若是搭上箭支,射到那里去就只有天知晓了。

    当然,hun战时邓季也不是没有杀手锏,除了装死求饶外,最厉害的保命本事反在左腰不起眼的xiao手斧上,他前世曾看过有关黑社会斧头帮的电影,这xiao手斧就学 了里面的暗器用法,临战时扔出去用,虽不说百百中,五六丈内准头却是有的。

    有时连邓疙瘩自己也觉得好笑,背上的牛角弓和腰中环刀自己明明就不能用,偏要一路从宛城背到这里,谁都舍不得给究竟是为何。

    等饭菜做好,邓季带着一身宝贝,挤进人群中去胡1uan吃个七八分饱,又找棵榆树靠上继续生闷气。

    一路逃亡过来,雍丘之后队伍再没能攻下任何村寨城池,上万人的吃食便有限,能得七八分饱已比其他屯强上许多,至于那些没有统属的雍丘1uan民,估计每人能hun上一口就不错了。

    靠在树上,邓季有些咬牙切齿。

    这次真躲不过去了老子也要上前搏命去

    在许独目手下虽然是个队率,但只管那些fu孺,一刀一枪去拼杀还真没几次。

    嗯,随1uan军逃出宛城时算一次,西鄂精山闯敌阵时也算一次,除此再没有了吧,可就那两次,不是为了保住xiao命而不得不拼命么

    校尉田麻子的脾气,邓季还是清楚的,前些天虽然没能啃下雍丘县城,从周边几个村寨里胁裹出来的村民却着实不少,至今还有三千多人,大家刚才嘴里吃的就是他们家中的存粮,里面精壮汉子也有六七百,虽说新组几个屯要多耗掉些粮食,可田麻子所部在雍丘城下损失实在太大,再不补充他便该狂了,如今这1uan世,每多一分力量都是好的。

    可你选谁当屯长不好,偏偏要选上老子

    老子今年才十四,细胳膊细tui,给你跑跑tui使唤一下还可以,上前拼命那成

    该死的田麻子,真该全家遭伤寒瘟才是

    被邓季在心里不住咒骂的田麻子,此时正与其他几个校尉一起围聚在羝根身边,来不及立起营帐,羝根手下的心腹喽啰们便将四周人群驱逐开,让出一片空地来给几位将军议事。

    身为渠帅的羝根,此时脸色有些阴沉,待四周人群都躲得远了,他才缓缓开口道:“罗黄巾他们回来禀告,这上下几十里地内莫说渡口渡船,连人烟都看不见丝毫”

    羝根手下第一得用的校尉是刘满刀,他身体彪壮,四十余岁,是个直xing子人,羝根刚说完,他便开口接道:“前年,冀州咱们地公将军的大队人马也散了,听说皇甫嵩那厮已因功受封槐里侯、冀州牧,有他在,咱们还往冀州去做啥不如南下去青州,听闻那边咱们人马还势大,占着好几个城子,有不下二十万人,咱们去投正好”

    仓惶逃窜中,渡河去冀州是羝根一个人的主意,下面都不知道他的心思,免不得有些怨气,听到刘满刀的话,几个校尉都轰然叫好,只羝根压低声音怒道:“好个屁瞎嚷嚷什么”

    待校尉们面面相觑,羝根才道:“咱们这支人马不多,官府自然懒得理会,可青州黄巾势大,官府难道还能容他们闹下去”

    当年风光过后,其实羝根这些黄巾都已被官府打怕,羝根这句话说得很是丧气,诸校尉却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对,只是想到羝根一意孤行
嫂子合集txt下载
要带队伍到冀州去碰皇甫嵩,大家又很是不解,有个姓庞的校尉cha嘴道:“将军说得确实不错,青州黄巾如今看来最风光,自是引官府注意,死得却也快,再说地公将军遭难,青州离得这么近,也没听他们过去救援,却不顾念香火,咱们何必去赔死只是冀州有皇甫嵩”

    在这些溃军将校们的眼里,皇甫嵩和朱隽是两尊不折不扣的大杀神,想到他们带领的官府精锐士卒,人人都会觉得背上寒。

    “嘿嘿,”去冀州只怕皇甫嵩,羝根得意一笑,这才揭开谜底道:“我已得密报,去年西凉边章、韩遂在陇右造反,皇甫嵩被召回去平叛,可惜他得罪了十常shi的赵忠和张让,又被罢免,连左车骑将军印绶都已被收回不在冀州呢”

    黄巾军大股被镇压后,去年初西凉边章、韩遂又在陇右起兵,皇甫嵩和东汉主要力量都调回西部平叛,可惜这一重要情报身为溃军的羝根也是月前才知晓,所谓密报其实早已过时,只是这天下造反捣1uan的人越来越多,朝廷又自毁栋梁,大家日子说不定就要好过上几分,他话音刚落,几个校尉顿时大喜,刘满刀兴奋问道:“那咱们怎么办既然皇甫嵩不能再带兵来,去青州岂不是更好”

    “造木筏过河去了个皇甫嵩,别忘还有个朱隽”羝根白他一眼,咬着牙齿道:“皇甫嵩从冀州撤走,战1uan之地,那边能对付咱们的州郡兵定然不多,咱们被打散的人马四野里却不少,过河之后,咱们收拢四野败兵,自又有一番作为,总好过去青州仰人鼻息”

    最后一句话才是关键,黄巾起事之初,各股力量便开始心怀鬼胎,冀州、颍川、南阳三股最大的黄巾各自为战,友军有难无人肯相助,才导致被官府各一击破,羝根死活不肯去青州,不过是同样心中存着si心,打定宁为ji头不为牛后的主意罢了。

    人家几十万的队伍在,这股万把人的黄巾残部,去了屁都不是,见羝根拿定主意,几个校尉也就点头同意,留在兖州早晚会被官兵追上,如今缺吃少用,渡河去冀州是比较好的。

    大事上田麻子一向没什么主见,刚才便一言不,等众人定下行程,他才开口问道:“将军,那些雍丘民如何”

    羝根眯起眼,沉yin一会后问道:“咱们还有多少粮”

    田麻子记得清楚,答道:“已不足千石,省着吃,还够旬日所用”

    一旬就是十日,自己的家底羝根心底有数,他又自语道:“雍丘民全编屯后,就最多只够吃八日,不过只要没有官兵追来,过河去啃下两个村寨,粮食便不成问题,那就都编了吧”

    “将军,如何编属”听闻羝根同意,田麻子顿时大喜,他的队伍在雍丘时损失最惨重,原本十一屯最后只合编了五屯,就指望这些雍丘民能补充上。

    雍丘一战田麻子是狠拼了家底的,羝根也不愿亏待他,便道:“编十屯,给你先挑五屯,刘满刀两屯,孙驼子、庞双戟各一屯”

    这四人就是羝根麾下的四个校尉,上次雍丘血战各部都有死伤,只是没田麻子那么惨重罢了,还剩下一屯羝根没有安排,众人知晓那是留给他自家的。

    除了田麻子,编屯的事情其他三位校尉倒不急,反正能拖一天就多节省一天粮食,倒是造木筏的事迫在眉睫。

    既然决定造木筏渡河,军议一结束,几个校尉都开始安排下面伐木准备,好在不缺木材,身后又暂时没有官兵追赶,只是伐木工具不太趁手。

    晚饭的时候,邓季已得了确认,田校尉果真提他做了屯长,让他在过河前组编好队伍,归属田麻子的侄儿田xiao侃军候之下。

    在邓季眼里,连宛城时的老黄巾和电视上的人民军队相比也差得甚远,更别说这些饿得连走路都会晕的雍丘民了,他知道,羝根之所以还愿意耗费一点粮食养着他们,还给他们配上简单的武器,不过是预防在官兵追上时,让他们去当炮灰拖住步伐罢了,过去东奔西逃的一年里,一直是这样干的。

    难道说以后真要带着这样的民众精壮上前拼杀,将xiao命完全jiao到老天爷手里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