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2.平生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老子怎还未死”

    自己是屯长,许独目哪听得少年这话,顿时就怒吼出来。

    许独目岁数比自己大出一倍还有余,又是亦师亦友的关系,平日相jiao不错,见他真个动怒了,邓疙瘩倒不敢再多说,抿抿嘴将剩下的话咽回肚腹。

    你是没死,不过却丢了只眼睛

    有田校尉话,这次看来是真躲不过去了,难倒真要当什么屯长,带士卒上前冲杀去了么

    邓疙瘩打xiao就知道,自己和身边每一个人都不一样,因为他来自于另一个时空。

    前世本是二十一世纪西部山区的普通农家子弟,十七岁,刚初中毕业,本待等父母给自己定门亲事后便到山外的城市里去打工,谁料一天在乡上三舅家开的黑网吧里玩得晚了些,归家走夜路不慎跌了一跤,醒来时就变成一个刚出世的婴儿。

    这种神秘莫测的事情,就算是大科学家也不一定能解释得清楚,更别说一个只有初中文凭而且初中:dǐng:点:小说 知识也只学了个皮o的后进生了,因此,初时的惶恐不安一过后,他便忘记本来面目,好奇地打量起这个陌生世界,并开始融入其中。

    这一世,他投生于南阳郡一户邓姓农家,出世时排行老四,上面还有三位兄长,父亲邓伯早年曾请教过一位夫子,长子给取名邓昆,次子邓仲,三子邓叔,到邓疙瘩时,自然是邓季了。

    襁褓里,从身边人闲谈中,邓季知晓自己出生于大汉熹平元年,大约知晓是东汉,绞尽脑汁回想许久,初中历史教科书上汉朝皇帝总共就只介绍过建汉室的高祖刘邦、文景之治的两帝、大一统的武帝、立东汉的光武帝、修黄河的明帝几位,若不是中考后无聊刚将三国演义翻过一遍,自家满月酒时又听宗族里的半吊子士人提到大儒卢植、蔡邕的名字,还真不知道这就是东汉末年。

    可是熹平元年是哪一年nainai的,历史书上就说东汉末年爆了黄巾起义,东汉末年和熹平元年是什么关系

    前世在三舅的黑网吧里,他也曾玩过一段时间单机版的三国类游戏,谈不上精通,离大城市那些所谓的骨灰级玩家差得更远,因此虽明知自己变身到了1uan世,还被紧紧捆在布帛中连伸伸xiao胳膊xiaotui都不可能的xiao邓季自然没任何反抗余地。

    南阳邓氏是望族,三国后期魏国大将军邓艾也出身于此,后世中国姓邓的人家绝大多数都是从这里繁衍开来的,几处遗留下来可称文物的邓氏祠堂,对联上还写着“南阳郡望”等字样,当然,作为一个大族,自然也是贫富不均的,邓季这一世的父亲邓伯就只是个普通农户,有薄地十余亩注1,所产粮食根本不够自家人吃,还得找富户地主再租种一些。

    怀着对1uan世将到的恐惧,邓季逐渐长大,这一世的新奇过后,社会现实的残酷也让他咋舌不已,除兵役外,徭役、赋税之重是他这个后世xiaoxiao初中生绝难理解的,虽然田租仍旧延续三十税一算比较轻,但之外户赋、口赋、算赋、更赋、献费、刍稾税等等不可凡数的杂费让人眼hua缭1uan,这还只是需缴纳国家的,不计地主家的地租,相比起后世国家非但已未再征农业税,反而对农业补贴来说,后世的农民绝对是生活在天堂。

    除此外,这个时代的灾害之多、危害之烈也让人咋舌,地震、洪灾、旱灾不停歇轮番上阵,比这些更令人恐怖的是瘟疫,在邓季知识范围之外,东汉末年死亡二千多万人的“伤寒”大瘟疫,仅从建宁四年到中平二年短短十四五年间就爆了五次,邓季成长到如今,亲身经历过四次,若不是南阳不算重灾区,在这些带走全国一半人口xing命的恐怖瘟疫中,邓季一家说不定也要遇难。

    除三兄邓叔早夭外,全家都有幸躲过瘟疫,即为人子,为父解忧自然是应当的,可惜作为后世教育制度的牺牲品,邓季肚子里其实并没什么货,他前世出生在西部比较落后的山区,xiao学是一位代课教师,本身只读到xiao学四年级,却在村子附近的点校身兼语文、数学等同年级所有学科科任教师和班主任数职,托他和九年制义务教育的福,在每科满分一百情况下,邓季前一世以两科总分四十五的成绩上了乡中学,当然,这并不是他自身不够努力,只能怪老师误人子弟,父母亲又都是在“扫盲”中识得几个大字的农民,对教育的重视程度也就可想而知,从来没在成绩上指望过他。

    xiao学底子实在太差,
韩娱之制作人大亨最新章节
初中数学、物理、化学几科成绩每次考试能突破个位数便已是巨大成就,英语选择题多,估着能碰对一些考到二十分以上,政治开卷考成绩算是最好,历史语文因为兴趣且不用听天书能勉强hun个及格,穿越到这一世,什么玻璃féi皂之类家致富的东西却是想都别想的。

    虽然肚子里没货,跨越近两千年的优势还是相当巨大的,等邓季绞尽脑汁让父亲邓伯相信自己这个四五岁的黄口xiao儿不是胡言1uan语信口开河后,想尽各种办法终于改善了一些家中状况,可这时候,能用法术、咒语为人医病,使人不yao而愈的活神仙、大贤良师的名声已传到荆州,瘟疫肆虐下能出现这样一位福星,在茫众人眼中自然是一根份量相当重的救命稻草,许多人为了到冀州投奔这位活神仙,不惜变卖家产,千里迢迢,争先恐后,将沿途挤得水洩不通,据说半途被踩死就有万多人。

    信盲从的力量是巨大的,不用多久,富户、官吏甚至京城里的阉宦都有不少人加入活神仙创立的太平道,邓伯虽然没有举家迁往冀州,却也不顾邓季这xiaoxiao娃儿反对,为求家人平安信奉了太平道,还很快领到“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的神谕。

    于是,光和七年初,唐周出,官府追拿,大贤良师驰敕诸方,天下共反的黄巾起义爆了,到这个时候,邓季才知道历史书上所说的东汉末年原来是指光和七年,这一年自己才十二岁,根本掀不起任何1anghua,随bo逐流,也成了一个xiaoxiao的“蛾贼”注2。

    作为南阳郡的太平道弟子,若想不被官府缉拿,邓伯自然得带着家人投奔本地渠帅张曼成,可惜战1uan下来,宛城之战邓伯死于疾石,邓季之母张氏又随后病亡道途,大兄邓昆没于西鄂精山,二兄邓仲亦在汝南失散,邓季先后随过张曼城、赵弘、韩忠、孙夏和如今的羝根五位渠帅,从南阳到宛城、败走西鄂精山,逃汝南、雍丘,到如今的济阴郡鄄城地界,一路走下来,一家人就只剩得一个,他也年满十四,变成了壮实的少年郞。

    天下汹汹的黄巾起义不到一年大部就被镇压下去,年末地公将军张宝又被皇甫嵩和钜鹿太守郭典联手斩杀,明眼人都能看出,曾经声势浩大的黄巾贼如今已没几天好蹦跶了,和早前义军将领都用自己真名不同,还苟延残喘的xiao股黄巾军将领们如今唯恐自己祸及宗族,再加上有个外号也威风些,多数将本名隐去,如现在这支残兵的渠帅,因其一脸浓密胡须,人都只称其羝根将军而不名,却是连姓氏也隐去了。

    将领如此,xiao蛾贼们自然也是上行下效,许独目、邓疙瘩之流也是如此,邓季才入伙时只得十二岁,身体远没今日魁壮,xiao胳膊xiaotui的,同伴只叫他疙瘩,便一直沿用到今。

    在蛾贼中随bo逐流两载,邓疙瘩仗着年纪xiao,战1uan中装死、诈降、临阵退缩无所不用,总算还能保住一条xiao命,若不是黄巾所过之处人烟不留,官府、大户亦不肯收留这样的1uan民流寇,他早就做了逃兵。

    如今居然让邓季去当屯长,不是让这条好不容易才保下来的xiao命又断送掉么

    其实大xiao战役参加过无数,邓疙瘩早已杀过人,当然也并无什么显赫功绩,可架不住人家资历老,如今榆树林里的这一群上万蛾贼,多数是汝阳、雍丘和济阴郡新入伙的,二千余是西鄂精山一战后逃出来的,夺取宛城之前的老黄巾还剩下的已不过五十,再刨除老弱fu孺,邓季这么一个才十四岁的少年老资历蛾贼不做屯长还真是没天理了。

    论起资历,别说许独目,兴许连羝根将军都不如他,虽说邓季年纪不大,可这资历只在许独目麾下hun个队率,专管几十号fu孺,也实在太过寒酸了些。

    注1:秦统一之前各国的“亩”并不统一,范、中行氏以长宽16o步为亩,韩、魏2oo步为亩,秦、赵24o步,西汉初国家实行大xiao亩并用,xiao亩1oo步,大亩24o步,汉武帝之后才统一使用大亩,六尺为步,每尺23厘米,一亩地465平米,比今天的一亩666.67平米xiao得多,汉时一个劳动力平均种地2o亩,由于落后的生产技术,粮食产量很低,每亩产量一石左右,大概12o斤左右每斤才225克,折合现代重量单位还不到6o斤,缴纳各种苛捐杂税后,所剩不多。

    注2:“蛾贼”,时人对黄巾贼的称呼。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