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火影之想得太多 > 第四十九章 香磷和夜神月

第四十九章 香磷和夜神月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四十九章香磷和夜神月

    不用说,夜神月分配的任务自然带着强烈的个人意图和香磷这个未来强有力的忍者长时间接触来处好关系,可惜,不知道这一点的牙和雏田对此都没有提出问题,香磷更是如此,或许她更想和夜神月相处吧。

    对身负花痴属性的香磷来说,夜神月就像原著里的佐助,不仅仅救了她,本人长的还帅还温柔,查克拉又很受到香磷喜爱,这样的人,对于香磷就像一把火把,不断的吸引香磷这个飞蛾扑过来。

    如果香磷和夜神月是同一个村子的,说不定现在香磷已经开始考虑要不要试着追求夜神月了,只能说,英雄救美这种经典案例在一个男人极其符合女性的兴趣爱好的时候,让那个女人喜欢上男子的可能性太高了,经典之所以是经典,就是因为这种事情太经常发生,尤其对于一个不过13、4岁的小姑娘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诱惑。

    “不过,可惜啊,这么好的男人竟然不是和我一个忍村的......”香磷有些可惜的想着,一边捡着柴火,她被夜神月命令让她收集柴火来烧,夜神月则去收集食物,毕竟估计牙他们是不会安心让香磷收集自己等人食用的食物的。

    “喂,香磷,为什么感觉你这么弱,还来5,.♂加中忍考试啊。”夜神月抓着两只兔子问道,对于忍者,抓一些野外动物还是很简单的。

    实际上这也是夜神月感到奇怪的,明明这个考试有许许多多的怪物,木叶都不去说,不管是大蛇丸还是小熊猫都强到一定程度了,就算连大蛇丸麾下的音忍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可是和这些强人相比,香磷这种连酱油都不能好好打的人是怎么来考试了呢

    香磷沉默片刻,眼神黯淡的说道:“没办法,是老师的命令,我们必须遵从。”

    “命令”夜神月有些好奇的停下脚步,“考试这种东西还有人命令的”

    “怎么会没有,真正的天才,怎么会去参加这种考试”香磷的眼神中含着怨恨,愤愤的说道。

    夜神月沉默,也对啊,不是砂之国和木叶这样的大国,怎么敢随随便便把真正的天才放出来,就不怕被大国针对吗,要知道,可是有不少天才都死在成名之前啊。

    当年雨之国出了一个成长起来的天才山椒鱼半藏,直接弄得雨之国国力大增,逼得周围几大国都不得不要经常在雨之国内开战,就是为了减少雨之国忍者的底蕴,省的在忍界数一数二的忍者半藏加上奋发图强的雨忍村使雨之国成为除水之国、风之国、火之国、土之国、雷之国之外的第六大国。

    大国虽然也会被针对,但是好歹会有一定的保证,不会让自己的天才被完全设计,这样的锻炼反而可以激发更多的才能,成为真正的精英。

    “那你的队友是怎么一回事明明渣的要死,怎么还这么傲慢”夜神月不解的问道,明明应该是真正的天才不在,但是你怎么好像比真正的天才还嚣张啊,连佐助这么龙傲天的人都知道面对大蛇丸的危险要妥协,是谁给你们的胆子见一个猖狂一次。

    香磷撇了撇嘴,眼睛一侧,显得异常可爱,“不仅仅是傲慢啊,那已经是狂妄了他们那是被忽悠的,被村子里的长老们说的什么参加考试的都是精英,就自以为是精英了,实际上弱爆了。”

    夜神月眨眨眼,没好意思说虽然他们已经弱爆了,但是你比他们还弱爆了之类的话,反过来安慰道:“没事,那种自以为是的人会因为他的狂妄付出代价的,就像他们那么欺负你,而现在不也付出代价了吗”

    “你都看到了啊。”香磷捂着脸,羞涩的想着,“完了,他会不会因为刚才我的大言不惭而觉得我是一个报复心很重的女生啊,我可不要快想想,怎么把形象改变过来”

    在香磷绞尽脑汁想办法的时候,夜神月却好奇的问道:“你的头发的颜色很特别啊,深红色,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香磷却是一惊,“完了,他也嘲笑我的头发的颜色......明明是看起来这么温柔的人,果然世界上人们都不喜欢红头发,不喜欢我的头发......”

    在这个没有染发剂的世界里,与众不同是要付出代价的,比如香磷和玖奇奈的红发,比如秋次的肥胖,这些都是一群人的嘲笑对象。

    香磷的眼睛不由得带着失落,但是却没有怪罪夜神月,因为她已经习惯了,从小就是孤儿的她根本没有什么反抗的余地,别说她,就是连初代火影的老婆的族人的玖奇奈都一样的被人嘲笑,但是并不是所有班级都有一个四代来照顾她们的。

    “挺好看的红色啊,就像火焰一样。”夜神月微笑着说道,他根本没有想什么,在前世,别说红色了,什么蓝色、白色都有人染,他已经司空见惯了。

    “你说好看......我没听错吧”香磷红褐色的眼睛里透露着那以置信的抓住了夜神月的手臂。

    “怎么说你头发好看很奇怪吗”夜神月对香磷的反应吓了一跳,幸亏香磷没有做出再多的事情,不然夜神月说不定还以为香磷生气了呢。

    “说我头发好看,你是真心的”香磷眼睛里面的渴望直接流露于表面,闪闪的大眼睛让人实在不好拒绝。

    更何况夜神月也没打算拒绝,故而他道:“当然,你难道以为你又让我欺骗的价值吗”

    语言和不客气,甚至有些不像夜神月以往的温柔表面,但是香磷却因此而十分开心,她怀里抱着木柴,却如同前世小女孩抱着柔软的抱熊一般温柔,笑眯眯的咧着嘴,“呵呵......哈哈......嘻嘻......”语无伦次,根本不像之前一般的冷静。

    “至于吗......”夜神月有些纳闷的道,就因为自己一句话,至于这样吗。

    夜神月不知道是,这种属于别人对自己的认可的承认在火影这个远比前世现实的世界十分难得,比如鸣人,他只是想得到别人的认可,故而选择成为火影,故而天天蓬勃向上,用自己的热情带动身边的人,故而每一个认可他的人他都会用最诚挚的态度对
天字号保镖笔趣阁
待。

    就连夜神月今生也受到过类似的差别对待,明明夜神月和佐助的外表相近,帅气程度完全不低于佐助,学生时代本着留一个好印象而异常温柔的他对谁都是暖暖的,但是在几乎所有女性眼里,都只看到了战力超群,拥有宇智波血统的佐助,不仅仅是因为佐助冷冰冰的外貌更加吸引小女孩们,还有从现实中考虑的各种因素,比如佐助战斗力强,未来地位一定不低,身为宇智波一族的人,自己与佐助的血脉肯定会有超乎常人的优秀等等等等。

    不然你以为怎么会有那种几乎全班都疯狂迷恋佐助而无视其他帅哥的事情发生那些看起是佐助脑残粉的人群中不仅仅有着单纯喜欢佐助的人的小樱,还有不少是迷恋佐助的前途的女人。

    或许正因如此,佐助才一直用一副高高在上的眼光看待小樱等脑残粉,毕竟认可自己的人和认可自己的身份、地位、财富会让人有两种心情。

    所以夜神月认可香磷的头发的魅力,虽然只是说出去一个短短的句子,甚至语气也不是那么温柔,但是香磷却满心欢喜,看着夜神月的眼光也越来越温柔,就像对待情郎一般,弄得夜神月都有些吃不消了。

    “快点回去吧,牙他们还在等着咱们呢。”夜神月实在吃不消,只能摆摆手说道。

    “恩”香磷欢快的回答着,一蹦一跳的往回走,开心的不成样子。

    夜神月看着香磷这种欢快的表情,摸了摸头道:“女人啊,真是莫名其妙......”

    夜神月一行四人中,牙乃是野外训练的大家,集合的地点就是他寻找的,有大石遮阴不说,旁边还有小溪流水,附近设置陷阱也是很方便,堪称易守难攻。

    所以夜神月和香磷带来柴火和肉食之后,大家很自然的拉起篝火,烤着肉,甚至牙还带着一些盐和调味品,让烧烤的味道更佳。

    “应该差不多熟了吧。”夜神月翻转着自己烤的兔子,不确定的说道。

    “肯定熟了,你那个再不拿出来就焦了。”牙扫了一眼,说道。

    一共有两只兔子,又肥又大,在保证不能因为吃饭后不好运动而受到敌人攻击的情况下,已经够四个人吃的了,所以正好牙和夜神月每人烤一只,当然,和牙烧烤的那种焦黄脆皮堪称艺术品的烤兔子比起来,夜神月这个完全就是丑八怪啊。

    夜神月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撕开一条大腿,递给了香磷。

    “喂,自从你们从寻找柴火回来似乎就是异常的亲密啊,不然怎么烤熟了第一个就想起她呢老实说,你是不是对她有意思,我可跟你说啊,她可是咱们的俘虏,还是别的村子的人,虽然长得不错,可是你可别犯什么错误啊。”牙看着,笑哈哈的开玩笑。

    “真的么难度说月真的对我有什么好感对呀,他刚刚才说喜欢我的头发。”香磷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当然已经知道夜神月三人的名字,不过她由于之前第一次得到人夸奖她的头发,明明夜神月说的是红的很漂亮,她却用自己的脑袋脑补成了喜爱。

    雏田脸色微微有些僵硬,手里握着的木柴不由得用力握断,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夜神月,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然后看看香磷,明显比雏田年纪大却还不如雏田波涛汹涌,脑海里一偏混乱,“难度月真的喜欢小一点的也对啊,他好像和井野啊小樱啊关系不错,她们就不算大,可是,那我怎么办这个东西怎么能变小啊”

    “喂,瞎说什么,她可是俘虏,优待自己虐待俘虏不是理所当然的么咱们只有两只兔子,当然要把烤的不好的那只分给她一半,烤的好的那个当然是你和雏田吃了。”夜神月笑着说道,因为他的确是这么想的,他也不怕香磷会有什么坏心情,不说她本来就是俘虏,就说夜神月吃的也是这个快焦了的另一半,就不能找出生气的理由。

    “切,谁知道你怎么想的,不然怎么不让她自己烤,非要你烤了送给人家。”牙吐出一根骨头,并撕下一块肉喂给赤丸,说道。

    “我可是很独立的啊,目前还没有习惯麻烦别人照顾我。”实际上却是一直孤身一人的夜神月目前只有给鸣人他们做饭的命,从来没有哪位美少女来他房间做给他东西吃的。说起来实在让人伤心啊。

    “月,真是坚强啊,他是因为忍者必须独立自主,故而从不麻烦他的父母吗”要怎么说喜欢的人所做的一切都是好的呢,香磷明明就在夜神月附近,就听着他说什么虐待俘虏什么的,却一丝一毫都没有生气,反而却因为夜神月的一句话联想翩翩,自动给夜神月脑补出一个坚强的铁人形象。

    当然,香磷还不知道夜神月也是还是孤儿一个,即使想让别人照顾也不太可能,在香磷眼里,恐怕更多注意那些受家长照顾的孩子吧,因为羡慕他们,所以经常觉得那些孩子都是非常幸福的,所以更多的关注他们,这样难免会造成一种有家长的孩子很多,而像自己一般孤儿则很少,别人过得好的十之八九就是父母俱在的错觉,所以下意识以为夜神月的父母也是俱在。

    “月......好可怜,都没有人照顾。”这就是在两种人眼里两种不同的看法,知道夜神月是孤儿的雏田被夜神月的话语弄得心酸,对于温柔的雏田,她特别的有爱心,或者说是母爱吧,对别人很是关心,所以了解夜神月的生活,都很想多照顾一下他。

    夜神月当然不知道两人的心里活动,大口咬着兔肉,说道:“快点吃吧,明天咱们还要继续狩猎敌人呢,会很忙的。”

    “明天啊,剧情已经完全被我改了,现在牙的一组根本不像原著一样早就到中央之塔了,不过根据我爱罗的实力来看,恐怕就算运气差一些也不过是比原著晚一点,现在肯定已经到了中央之塔。”夜神月一边吃,一边暗暗想道。

    对此夜神月还是很确信的,小熊猫和现在的考生实力差距太大,遇见一组,就能解决一组,然后就可以直接到中央之塔,根本不会被缠住什么的。

    “快点吃吧,早点睡觉,明天会很忙的”夜神月想了想,就又重复了一句。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