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火影之想得太多 > 第三十六章 雏田的心

第三十六章 雏田的心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三十六章雏田的心

    中忍考试,是下忍晋级中忍的考试,但是实际上更是大国之间观察国力、大国对小国的震慑的场合。

    实际上很多很多人都没有通过中忍考试就成功晋级为中忍了,这也是大部分中忍的来历,不然仅凭那晋级的几个人,哪里能撑得起一个庞大的忍村体系呢

    就算是所有参加考试的下忍全部晋级为中忍,也不过两百有余,还要分给诸多国家的村子,相对村子数万的忍军,担当基础长官级别的中忍实在是太少,更何况又不是所有参加考核的都能通过成为中忍

    当然,中忍考试对下忍来说是一个最佳的成为中忍的途径,每一个参加考试的下忍都是精英,这也就意味着能从中忍考试中脱颖而出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这样的人材很容易得到村子里高层的认同,被认为是高层的接班人,而同时大家族也需要用中忍考试来证明自己家族的天才,给自己家族的人铺建通向上层建筑的楼梯。

    所以虽然中忍考试实际上被录取的人并不多,但是大家族们都死命的往里面送自己家族的精英,平民忍者也是更多通过这个考试来争取更多的资源,上忍老师们通过这个考试证明自己教导学生的能力,并以此希望日后还可以继续担当老师,,这样才好拉拢一些天才忍者,积攒足够的人脉。

    同时忍村也想通过这样的表现来争取到更多的任务,所以这样大家都把中忍考试看的比较重一些,弄得好像原著中不通过中忍考试就不能成为中忍似得。

    当然,对于夜神月来说,这个中忍考试他必须参加。

    首先,牙和雏田肯定收到了家里的通知,他们肯定想参加这次考试来表现自己,特别是雏田,肯定希望好好表现来获得家里的肯定。

    其次,夜神月也想以此获得更多的资源,更多的忍术,获得更多的自由,中忍考试很明显就是夜神月唯一的途径。

    所以虽然此次中忍考试危险程度堪称历史第一,但是为了不会再像之前一样被人毫不在意的利用,夜神月也只能咬紧牙关也要参加。

    至于夕日红老师会不会推荐这种事情完全不在夜神月的考虑范围之内,先不说日向家和犬冢家会不会对红老师施加压力,也不说同时期老师的卡卡西和阿斯玛的推荐会不会让夕日红产生比较的心态,就说夜神月三人的表现就足够让他们参加这场考试了。

    可不是什么人都有在下忍就参与到上忍战斗中的经验,更何况夜神月三人表现还不错,仅仅这一个理由就足够夕日红不会将他们留到下次去了。

    当然,危险是肯定的,尤其此次,所以夜神月只能更加努力的熟悉自己的忍术了。

    而且目前夜神月三人虽然都是下忍级别,但是单纯从力量的角度上来看,同时期的展现相当强势的12小强个个都是接近中忍级别的忍者,弱一点的如丁次、井野是精英下忍,强者如宁次、李已经拥有接近精英中忍的实力了,夜神月虽然不及宁次,但是也是在十二小强里面数一数二的,实力等级也完全处于中忍级别,在不算宁次和李的上届人物情况下基本上属于最强的一批人里。

    当然,虽然12小强的实力大部分是中忍附近,但是经验相对其他花费多年打拼的中忍弱了很多,但是有小强光环普照,在一些情况下爆发起来还是很可观的。

    果不其然,第二天下午,夕日红就通知了三人关于中忍考试的事情,虽然说是自愿参加,但是三人中没有一个人退出。

    中忍考试在不过三天之后,也只有木叶这个东道主才还没有完全选定参加的队伍,其他国家的人已经到了木叶村了。

    其中夜神月也想过先去见识一下小熊猫,至少混个脸熟,说不定考试的时候熊猫会绕自己一命呢,不过很可惜,木叶村虽然只是一个村子,但是也是人口超二十万的大村子,在其中找一个善于隐藏的忍者实在是太难了,更何况他想碰见的鸣人和勘九郎闹别扭的那个场景谁知道在哪

    好吧,实际上是夜神月弄混了时间,夜神月在红通知自己之后才开始寻找,而这个时候鸣人那边的冲突已经发生完了......

    没办法,这么多年过去了,夜神月也无法记得住全部内容,特别是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

    三天真的很快,尤其是对十分忙碌的夜神月来说。

    恩,顺便一提,在这三天中,第二天受到伪装成敌村忍者的伊鲁卡被压力压的有些狠的夜神月狠狠的教训了一顿......

    今天一天被自己教导的n多学生一顿教训的伊鲁卡实在是好可怜,丝毫没有身为老师的尊严啊。

    夜神月三人自然不会迟到中忍考试,实际上这种考试连卡卡西这类迟到大王都不会迟到,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一副欺负人样子的人,和三个看起来被欺负的人......

    李在夜神月三人刚进门,被一名不知名的忍者打飞到自己的脚边。

    “你们就这样也想参加中忍考试啊我看你们还是别考了不过乳臭未干的小鬼,趁早回去吃妈妈的奶好了。”一个看起来也就比夜神月年纪大一点的带着木叶护额的忍者说道。

    “求求你们了,让我过去吧。”头上带着两个包子的天天,声音显得非常的柔嫩,怎么看怎么像是弱小的女孩。

    天天径直往前走,但是她完全高估了自己的魅力,直接被一拳打了回去......

    “好过分......竟然对女孩子下手。”一群不明真相的无知群众纷纷议论道。

    
艳欲十二宫吧
“你说什么听好这可是我们的温柔啊”那忍者带着嘲笑的说道:“中忍考试可是一大难关。”

    旁边很明显和他一起的忍者也配合的说道:“我们已经看到了不少因为参加这个考试而身受重伤甚至放弃当忍者的人了,还有人因此而残废。”

    “而且中忍考试选拔的可都是部队的队长级别的人物任务的失败部下的死亡这都是队长的责任”

    “而你们这群小鬼能靠得住吗啊”那人说着说着不由得略带气愤。

    “反正你们这群小鬼也考不过去,干脆从这里赶走你们有什么不对的”

    “你说滴对啊。”夜神月三人缓缓走过来,“不过啊,还是别耍这种低级手段的好。”

    “低级手段”那忍者听了大怒的道。

    “还能请你赶紧把幻术解开了吗他们的队友里面可是有日向家族的人这种低级手段还是不要拿出来的好”夜神月毫不留情的说道。

    这是那个忍者所施展的幻术罢了,这里还是二楼

    这样的幻术实在低劣,不说拥有白眼的雏田和宁次,就是夜神月自己刚刚进来就立刻发现了,也就是下忍里面还算不错的幻术罢了,对于感知类型也好对于学霸也好,这都显得太简单了点。

    “恩”那忍者也有些反应过来了,有日向家族的忍者跟着怎么可能中这种低级幻术呢

    “还有你们”夜神月扭过头来,对着还在地上的李和天天说道:“好歹是能参加中忍考试被上忍推荐的人,这么轻易就被打成这样是不是有些太过了,伪装装过头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按照夜神月的话就是你们的演技实在是太浮夸了

    “切,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吗”李不以为意,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道。

    “李,都是你啊,说什么要隐藏实力,结果按照你的想法害的我还是白白遭罪,而且还一点用处没有。”天天不由得抱怨道,不知什么时候,两人身上的伤势都消失了,就好像一开始都没有过似得。

    “喂。”宁次却不知什么时候出现,旁若无人的说道:“没办法,李那家伙本来就不是什么能伪装的人,都这么久了你还不知道吗”

    ”宁次......哥哥......”雏田略带惧意,声音不大的说着。

    “恩”宁次却对此冷眼旁观,甚至眼神凌厉的扫了过来,更加把雏田吓的后退一步。

    “喂喂,你对我们的队友干什么啊”夜神月向前一步,挡住了宁次的视线,淡淡的说道。

    夜神月怕再不斩、怕小熊猫、怕大蛇丸,但是他可不怕宁次

    “哼,你就这样一直在别人的保护之下吧,雏田大小姐”宁次冷冷的一哼道。

    “那边那个装逼的,你在找架打吗”牙可不会看着自己的队友被欺负,看着就要毫不犹豫的上前。

    “牙、月......”雏田在两人的身后,看着两人毫不犹豫的替自己出头,心里带着温暖。

    和原著中雏田被鸣人的坚强鼓舞不同,雏田这次没有太过在意鸣人,甚至连与牙的关系也比和鸣人好的很多,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夜神月身上。

    最开始,由于身为大家族又胆小懦弱的雏田一直属于被欺负的对象,不管是平民还是家族子弟,能欺负一个木叶第一家族的嫡系的继承人的优越感让很多小孩子都经常欺负雏田,虽然本身受到了优良的训练的雏田如果真的打起了未必打不过,但是雏田本人却没有那个胆子反抗,直到夜神月发现后,赶走了那群总是欺负雏田的孩子之后才好一点。

    当然,不要想夜神月是什么纯洁的喜爱帮助同学的人,实际上他帮助雏田更多是想和这位未来的火影夫人保持一个好的友谊,就像他对鸣人的投资一样,没有什么别的想法。

    同时也算是看着雏田实在太过内向,夜神月就介绍了未来的几个小强给雏田认识,其中就包括牙在内。

    而牙也是一个豪爽的人,知道雏田经常受欺负之后,好打抱不平的牙和夜神月不仅仅教训了一顿那些总欺负雏田的人,牙又利用自己在家族忍者的影响力警告了那些人一番,这样雏田才得以好好的上学,没有再被人欺负。

    然后雏田本人在日向家的地位本来就不高,经常被她爹训斥,虽然雏田很努力,但是有些东西她就是学不会,经常带着伤心的心情在学校上课。

    这个时候安慰雏田的是夜神月,本来就是成年人思想的夜神月虽然情商不高,但是对于那种很明显的伤感还是看的出来的,所以他一直在开导雏田,安慰雏田,这样雏田才对夜神月抱有好感。

    当然,这个好感有点像小孩子的感情,并不是什么爱情,虽然未必不会转化为爱情,不过夜神月情商不仅仅很低,还因为原著就坚定的认为雏田一定是喜欢鸣人的,肯定是喜欢鸣人的,所以有时候他还会故意将鸣人和雏田凑到一起去......

    实在是有些犯二......

    实际上在雏田眼里,鸣人和其他如鹿丸啊、小樱啊什么的差不多,两人的关系还不如雏田和牙之间更加亲密一点。

    所以说虽然雏田对夜神月有一种类似喜欢的感觉,但是他们还小,这种感情未必就是真的喜欢,很有可能是夜神月大哥哥般照顾她的感情,不过这也足够雏田鼓起勇气了。

    于是雏田定了定心神,走出夜神月和牙的身后,虽然害怕,但是还是坚定的直面宁次,好像宣誓一样的道。

    “宁次哥哥,我们一定会通过这次中忍考试,成为中忍”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