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烽火逃兵 > 第84章 空城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马良平生第一次产生了后悔,后悔召开了这次民主班务会。班长现在不在,原本是想名正言顺地成为九班的主心骨,把九班这几头烂蒜拢起来,拧成一股绳,以便更好地执行任务,避免纰漏。但是结果完全出乎马良的意料,惹祸成性的缺德丫头居然当选班长这对马良的打击太大了,这个结果对九班来说,比没有班长的一盘散沙更加糟糕。马良深深地自责,觉得自己对不起班长胡义,更对不起独立团,所以马良心里不可能承认这次选举。

    刘坚强愤怒了,这还是八路军么这还叫民主么班长这个神圣的军人职位彻底被缺德丫头玷污了。当着大家的面,赤裸裸地收买了罗富贵那个自私的混蛋,这是对民主的无情践踏,简直是奇耻大辱,荒唐透dǐng,传出去会被笑掉大牙气得满脸通红,但是刘坚强没有发作,因为他知道,面前这个小丫头如果胡搅蛮缠开来,谁也比不过,所以忍了。可是,想指望我承认你小红缨这个扯淡班长,不可能

    小红缨是个孩子心,对班长这个名头没什么兴趣,存心就是要气死刘坚强,恶心马良,一时好胜心起,就把这班长给当上了。她的小心思里非常清楚,马良和刘坚强不可能承认她,那不要紧,反正目的已经达到了,既然现在成了九班班长,要是不过,过当官的瘾哪行。

    马良拍拍屁股重新爬上了坡dǐng去看路,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刘坚强憋得满脸通红,靠在一块石头上晒朝霞,旁若无人;罗富贵吧唧着大嘴,还没嚼上三五口就把那块奶糖吞进了肚,得意洋洋在喝西北风;看来,想过过官瘾,只能着落在吴石头身上了。

    小丫头扯开军毯,扔给罗富贵,晃荡着两个羊角辫就站了起来,扯着稚嫩的细嗓,故意咳两声:“咳,从现在起,我就是九班班长了都听到没有”

    没人回应,小丫头也不在乎,直接朝傻愣着的吴石头招呼:“傻子,跟我来”然后扭歪着小碎步就上了坡dǐng。

    吴石头可没那么多想法,闷声不吭就跟着走。

    马良选的这个监视位置很不错,坐南朝北的一个小山包,正当住了小路的走向,让小路呈半圆形绕过三面山脚,山不太高,坡也不算陡峭,荒草灌木相对不少,山dǐng距离下面山脚的路也就三四百米。

    “就在这挖”小丫头对吴石头下达了命令。

    “这山上打不出水来”吴石头以为新任班长要他打井呢。

    小丫头不耐烦地一翘辫子:“废什么话让你挖,你就挖,至于挖成什么样,你听我指挥。”

    吴石头立刻没话了,把背在身后的军镐军铲抽了出来,往掌心里吐上两口唾沫,然后就抡镐如飞。

    隐蔽在山dǐng附近的马良一看这架势,十分无语,缺德丫头这就开始作了忍不住开口说话:“小姑奶奶,我在这隐蔽警戒呢,你能不能到后边折腾去”

    “你是班长我是班长一边凉快去”马良的劝告直接被小丫头无视。

    吴石头的挖掘能力可非常人能比的,在小丫头指导下,片刻功夫就停了手,一个精致的小型射击掩体完成。

    小红缨背着小手围着转了一圈,然后爬进射击坑里,往四下里观察着。马良终于忍不住离开了隐蔽位置,往这边走了过来,看了看还蹲在坑里装模作样的小红缨,开口问:“这是要干啥”

    “机枪掩体啊狐狸没教过你吧嘿嘿,下来感受感受啊”

    马良当即满头黑线:“咱们是观察哨,不是打阻击,你这不是吃饱了撑的么”

    小红缨一听马良的话,立即不高兴了,正要摆出新任班长的架子,好好修理修理马良,不料马良一把扯住了旁边的吴石头,直接窜进了坑里,然后把头靠在土石堆砌的垛口前,紧紧盯着小路的远方。

    远远的人影,开始模糊地
超次元掠夺笔趣阁
出现,渐渐能够分辨,二十多个人,好像走得很慢,正在接近。

    “是鬼子”那些黑乎乎的半个头影,肯定是钢盔,让马良确认了目标。“傻子,赶紧去把坡后面那俩货叫上来”

    三个鬼子端枪行走在前,然后是八个鬼子顺次抬着四副担架,担架上躺着四个不能行走的伤兵,随后是几个裹着绷带的伤员,和几个满脸憔悴的病患,队尾跟了一个医务兵。

    这就是昨晚被大队留在杏花村里的鬼子伤兵和病号,为了不耽误追击,他们不能随队伍行进。所以天一亮,他们就向东启程,要抄近路离开山区,返回山外的梅县县城。

    “姥姥的,不是说团长领一连要把鬼子引走么那这又是啥”刚刚挤进掩体的罗富贵愣愣地看着远方人影,诧异地嘀咕着。

    马良目不转睛地看着目标,对身边道:“二十多个,抬着担架,走得这么慢,肯定是伤病员。看来团长真把鬼子引走了”

    “别说那些没用的了,现在咱赶紧回去报告才是正事”罗富贵一边说着话,一边就准备从后面爬出坑去。

    “站住我看谁敢走”冷不丁传来小红缨的稚嫩喝声。

    这一声不止把罗富贵吓了一跳,连坑里的其他人也跟着吓了一跳。

    “别忘了,现在我是九班班长要走要留,那得由我下命令。服不服都没用,现在这是战场,谁敢不听,站出来我看看”小红缨是个孩子不假,可是从她在娘胎里起,就身在军队中了。命令与纪律的严肃性,她耳濡目染,比在场的任何一个大人都明白。此番话一出口,立即惊呆了在场人。

    罗富贵愣着大眼,吧唧吧唧嘴:“我说,丫头,咱不带这么玩的啊,鬼子就要来了,你可别胡搅蛮缠,老子现在是真没工夫陪你扯淡”

    刘坚强也出声了:“死丫头片子,别说你还是个小屁孩,就算你是大人,你那选票也是收买来的,你还真敢把自己当班长了”

    马良一看眼下这架势,果不其然,这丫头就是个敢抓着鸡毛当令箭的,不闹出点事来那就不是她了。于是朝着小红缨道:“丫头,别胡闹现在不是时候。”然后又对罗富贵说:“骡子,你也别光顾着你自己,把丫头背上,咱准备撤。”

    罗富贵连忙点头,伸出大手就要来扯小红缨。

    话说得这么上纲上线,居然还被他们当胡闹,归根结底就是欺负自己小。小红缨终于怒了,一对小辫子气得直翘,猛地一把拽出那把大眼撸子,啪啦一声拉动枪机,把正要伸手的罗富贵吓了一个跟头,直接坐坑里了。

    “一群新兵蛋子,敢把命令当儿戏知不知道战场抗命是什么下场”小红缨的声音虽然稚嫩,但语气却显得格外铿锵,她抬起小手一指马良:“我问你,咱们庄里现在还有几把枪就算回去报告了,又有几个人能派上用场难道就让这些病怏怏的鬼子,逼着团部和老乡去逃荒,让他们发现大北庄有操场那团长和一连去引鬼子,还有啥用”

    不该是孩子说出的一番话,偏偏出自孩子的口。正因为小丫头整天在独立团招猫逗狗,所以她对独立团的家底随时都掌握得门清;正因为小丫头跟随着红军整天反围剿,整天被追击,直到被迫长征,所以她对撤退这两个字有着超出自身年龄的警觉认知。

    马良惭愧了,惭愧得冷汗直流,不是因为小丫头拔枪威慑,而是因为她最后的话。执行命令是军人天职,自己满脑袋都是政委交付的命令,因此忽略了最简单的事实。如果九班按照命令,直接回去报告,那么接下来要做的肯定就是被迫撤离,大北庄就得放弃。除了九班,就剩下团部的几个警卫员,即便是在庄头上打一场,那就必须全歼鬼子,一个不留,否则大北庄也暴露了。

    “我愿意服从代理班长的命令”马良紧皱着眉头,终于说出了这句他不想说出的话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