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烽火逃兵 > 第83章 竞选班长

第83章 竞选班长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马良刚刚进了屋门,立刻就被焦急的小红缨一把扯住了衣角:“怎么样怎么样团长和政委怎么说”

    “团长要带一连去引鬼子,政委让咱们抓紧时间吃饭,然后往杏花村路上警戒。”马良因为能够领到任务而感到兴奋。

    小红缨不耐烦地一跺脚:“谁问你这些没用的我问的是咱们去杏花村的借口,露馅了没有”在小丫头这个孩子心里,鬼子来不来她不觉得有多严重,九班暗地行动才是天大的事。

    马良因为一路上急着报告消息,一时忘了这茬,现在听小红缨追问,才反应过来。立刻摸着额头想了一下,然后道:“除了鬼子的事,团长啥都没问,政委也没问别的不过好像听团长说三连在杏花村。”

    “啊”小丫头立刻愣在当场。

    马良疲惫地在桌边坐下,叹了口气:“现在团长政委正在着急上火,想不起这事,但是事后,可就难说了。”

    看着马良和小丫头变成了泥菩萨,罗富贵终于开口了:“我说二位神仙,能不能别愣着了你们不饿我可是饿得慌,政委都命令咱去吃饭了,还不,赶紧去”

    小红缨让罗富贵催得不禁火大:“吃吃吃,你就知道吃你长没长心”

    罗富贵一撇嘴:“本来就是没影的事,全是嘴里说出来的,关键还是得和房东通个气,只要她愿意帮咱瞒,三连在不在杏花村又能咋样咱说去别的地方修房子了行不行”

    马良和小红缨同时看着罗富贵,还真是这么个理儿,反正是编瞎话,怎么能圆就怎么编呗,现在想再多也没用,那就吃饭去。

    房东孙寡妇,叫孙翠,其实年纪也不大,乡下人成婚早,她今年也才二十八九岁,有几分姿色。娘家虽然在杏花村,可是双亲也已过世,只在杏花村留了间房。八路军到了大北庄后,对村民做了思想工作,可是这个孙翠,仍然属于落后分子,觉悟不高。

    杏花村的百姓现在都奔了大北庄,孙翠挎个小包袱也在其中,即将进庄的时候,迎面就遇到了饭后刚出发的九班,本来月色昏暗,看不清细节,但是罗富贵那个五大憨粗的身板格外显眼,让孙翠立即就确定了来人,打了招呼。

    想瞌睡天上就掉下个枕头,马良一见是孙翠,立刻来了精神,赶紧迎了:“孙姐,是你啊还好吧”

    马良这小伙长得精神,人又利索,尤其是当初租房谈价格更让孙翠喜欢,所以立即绽出满面笑:“杏花村遭了鬼子,免不得我要回来凑合住几天,不耽误你们吧”

    “本来就是孙姐你的房,说这么见外干什么,你和我们这丫头住一屋就行。那个,孙姐,我现在正有个事要找你商量。”马良将孙翠引到路边,低声说明了希望孙翠帮助的想法。

    听马良说完,孙翠全明白了,咯咯一笑:“我当是多大个事呢,这个忙姐姐我帮你了三连是到过杏花村不假,这样,就说我让你们去南边亲戚家帮忙干活去了,不就得了。”

    马良见房东孙翠如此爽快,登时觉得满天乌云散:“孙姐,这可实在是太让我咋谢你才好”

    孙翠故作一嗔:“马良,跟姐姐见外了不是,说什么谢不谢的,你赶紧忙你的去得了”

    马良一笑:“行。孙姐,那我出任务去了,你直接回家里就行。”

    孙翠看着马良的身影重新回到九班,然后渐渐消失在月色下,不禁低声笑了笑。八路军的纪律可是很严明,你们九班今天和我串通这口供,相当于把你们的小辫子送在我手里了,简直是天上掉馅饼,我可得仔细想想,该怎么用一用才好呢

    天亮了,绚丽的霞光渐渐映红了天边,渐渐映红了连绵的荒山,映得紫气一片,俞显清冷。一条小路,无遮无拦地蜿蜒在低谷中,通向霞光之底。

    路边一侧的矮丘上,马良揉了揉猩红的眼,终于改趴为坐,夹紧了肩膀,使劲搓着冰冷双手。自己趴在这路边矮丘上监视了一夜,居然没有一个人上来换岗,这都是什么觉悟哪怕是上来嘘寒问暖一下也
嫂子合集sodu
行啊

    矮丘后几十米远的低处,有个人工挖掘的深坑,虽然此时天色已经亮了,仍然能隐约听到坑里面传出的阵阵鼾声。让马良越听越气,抓起身边的土坷垃,甩手就往后面的坑里一通狠扔。

    哗啦哗啦阵阵碎土顺着坡滚落下来,然后掉进坑里,几个横蜷竖卧在坑底的人被碎土砸得静不住了,终于惺忪地醒来,一个个从坑里爬了出来。

    “我个姥姥的,到底还能不能让老子睡个囫囵觉了死丫头片子踢了我一宿,刚才好容易睡着了,你又折腾个啥”罗富贵不满地揉着眼,一边走向坡dǐng一边朝马良发牢骚。

    看着几个人晃悠着上来了,马良没好气地说:“我是该你们的还是欠你们的全指望我一个啊能不能换一班岗”

    “班长又不在,换哪门子岗”

    罗富贵的理由差点把马良活活气死:“换岗和班长有哪门子关系要照你这么说,我凭啥在这上头看一宿”接着马良又把脸转向刚上来的刘坚强:“流鼻涕,你不是觉悟高么,这一宿,你那觉悟都哪去了”

    刘坚强随便找了块平处,一屁股坐了,把枪靠在怀里,双手抄进袖口:“马良,你少装大瓣蒜,你凭什么管我”

    平日里,马良俨然是胡义的香饽饽,这让刘坚强十分不忿,你不是能耐么,冻你一宿也是活该。

    马良被呛得无语了,如今班长不在,九班就是一盘散沙,一个都指望不上。平时没事倒也无所谓,可现在是在出任务,真有情况的时候还不得乱成一锅粥

    马良瞪眼看了刘坚强半天,总算把火给憋住了:“行行。我谁都管不着现在我提议,开个民主会,临时选个班长行不行”

    马良在说这话之前,其实已经考虑好了,为了不让九班一盘散沙,就必须得选出一个代理班长,这个人选,马良当然觉得自己最适合。民主选举的话,估计只会在两个人中产生,一个是自己,一个就是刘坚强,因为他毕竟名正言顺当过前任班长。但是如果投票,罗富贵是自私鬼,肯定是弃权,吴石头没长脑子,应该也是弃权,关键点就是小红缨,她肯定是看不上刘坚强,所以,赢的机会很大。就算小红缨也弃权,那就还是平局,无关痛痒,起码得争取这个机会。

    几个人一听马良这个提议,互相呆头呆脑地看了看,闲着也是闲着,那就选四大一小五个人当即围拢在一起。

    马良头一个发言:“我选我自己,我觉得我最适合代理班长。”在九班这几头烂蒜面前,马良一点都不觉得这话有什么说不出口的,事实么。

    刘坚强一撇嘴:“切我也选我自己,原来我就是班长,从哪方面说,都是我最适合”

    罗富贵打了个哈欠:“我看你们就是闲得蛋疼,爱谁谁,老子不管。”

    吴石头发现大家忽然都在看着自己,根本不知道该说啥。班长不是不在吗为啥还要选班长憋了半天才冒出来一句:“俺听班长的。”理所当然,这算弃权了。

    马良和刘坚强立刻将视线转向了小红缨,这是最后一票了,也是关键一票。

    小红缨将仍然裹在身上的行军毯紧了紧,不紧不慢地抬起头,瞪着大眼瞅了瞅刘坚强:烦人再扭着小辫朝马良眨巴眨巴眼:上一次就想用狗屁的民主会坑我,这笔账我还没跟你算呢,想当班长做你的大梦

    “我选我自己”

    马良一愣,你也要当班长这不是预期的结果啊不过,也差不多。于是开口发言:“没办法,三人参选,每人一票,选不出来了,那就”

    “谁说每人一票”小红缨立刻打断了马良。

    马良和刘坚强对视了一眼,然后都看着小红缨,不明就里。

    只见小丫头紧裹着军毯扭歪了几下,似乎在里面掏摸什么,然后探出小手来,甩手就把一个东西扔进罗富贵怀里。

    罗富贵慌忙接住了,抬手一瞧,一块森永奶糖,正在鼻子底下散发着淡淡的奶香,头都不抬地喊:“我同意丫头当班长”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