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烽火逃兵 > 第74章 瞒天过海

第74章 瞒天过海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胡义的世界里,原本是一片无边的漆黑暗夜,是一片冷漠的冰雪荒原,他就是一个没有方向的行者,在一片漆黑里摸索,在冰雪中艰难前行,孤独漂泊在自己的世界里。后来,出现了一轮皎洁的月,虽然不能带给他温暖,却使他的世界里有了光;后来,出现了漫天的星,闪烁着,点缀了天空,虽然渺小,却使他的世界里有了颜色。

    不知道为什么,人们都喜欢看流星雨,当无数光芒坠落的时候,人们都不去在意,那是星的生命在消逝,那是绝望的最后艳丽,是星的泪痕。

    此刻,胡义那荒凉冰冷的世界里,正在下着流星雨,那些原本可爱顽皮的璀璨,正在大片大片地坠落,变成消逝的光芒,然后再变成寂静的黑暗,灰烬,轻飘飘落进胡义的怀里,紧贴在他悲伤的胸膛。

    门口的二连战士懵住了,下意识重复喃喃着:“我不是有意的我不是有意的”

    炮楼底层,一盏油灯昏黄,光线照在墙壁上,一部分反射进晦暗的入口回廊。隐约中,那个身影轻轻放下了紧抱在怀里的羊角辫,慢慢地站立起来,隐约的光线中,不能完全看清他的,脸,但是门口那个二连战士,开始颤抖着后退,因为他看到了狰狞

    尽管也历经战场,尽管也历经生死,但是此刻,这个战士仍然被震慑了,这感觉不是生死那么简单,因为他觉得他所面对的不是人。当那个狰狞的恶鬼狠狠冲过来的时候,他只来得及大喊一声“救命啊”,然后就被当胸踹得飞起来,重重摔进炮楼里面,直接撞倒了一个正在清点物品的战士。

    这一声凄厉的救命声,和两个人沉重摔倒声,惊呆了炮楼里所有的二连战士,他们惶恐地扭过头的时候,狰狞的胡义正怪物一样冲进来,扑向地上那个正在痛苦呻吟的战士,古铜色的大手狠狠扼向他的喉咙。

    “我x他娘的又是他上啊”

    炮楼里的二连战士并不知道门口发生了什么,底层的几个只看到胡义恶鬼一样地冲进来,扑向倒地的二连战友,脑海里立刻反应的,是无名村的操场一幕,毫不犹豫就冲了过去。

    胡义的双手刚刚扼住地上呻吟的那个喉咙,后背上就猛地传来一股力量,将他踹得向前滚倒出去,借着冲力疾速翻身爬起来,另一只拳头就打到了胸前。没必要再格挡了,迎着拳头狠狠回过去一拳,嘭嘭,两只拳头分别打在两个胸口,胡义踉跄,对面的倒下。反身,正被一条腿踹中,那就扯住这条来不及收回的腿,狠狠地抡他,直接抡向墙壁,后背被人猛地抱住,想也不想,反手用肘狠狠地砸,然后带着他一起狠狠往墙上撞

    咚咚咚伴随着急速跑下木质楼梯的声音,高一刀终于从上面冲了下来,原本在底层的七八个战士,已经躺下了四五个,剩下两三人正和胡义狠命地撕扯在一起,低喘着搏斗。

    高一刀怒了,当场血灌瞳仁,六十七军的杂碎,你反了,老子今天就灭了你狂风一般地冲了过去,利用强大冲力,把一侧肩膀摆在前面,直接撞向胡义的身体。

    嘭噗通

    胡义被撞得离了地,倒退着重重摔了出去,连撕扯中的两个二连战士也一并被冲力带倒,滚成一团。

    一阵眩晕,呼吸几乎停滞了,胡义撑着身边的墙壁艰难站起来,一个魁梧高大的身影再次直扑自己。

    嘭高一刀的拳头重重捶在胡义胸口。

    嗡胡义的视线瞬间恍惚,全身痉挛的一紧,痛苦地弯下了腰。

    嘭高一刀第二拳重击在背上,噗通胡义趴下了。

    高一刀抬起腿准备踏下,一个敦实的黑影从侧面的入口回廊疾冲过来,一把抄住了高一刀的腰,强大的惯性推动着两个人,直接撞在墙壁上。嘭哗啦啦高一刀躺在地上眼冒金星,那个仍然死死抱着他的,是傻子吴石头。

    吴石头不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到现在他也没看懂,但是,吴石头知道胡义是自己的班长。班长打别人,或者打自己,可以,因为他是班长;别人打班长,或者自己打班长,不行,因为他是班长。

    吴石头试图把高一刀压在地上,不让他起来,可是,他和高一刀的身板不是一个级别的,根本压不住,所以他横下一颗傻心,死死搂住不撒手,迫使两人纠缠在地上。

    高一刀用拳头狠砸他,试图摆脱这个累赘,没反应,第二拳,第三拳,仍然没反应,第四次举拳的时候,高一刀被一双大手猛地扼住了咽喉,一副狰狞的面孔浮现在高一刀眼前,麻木地看着他
嫂子合集无弹窗


    呼吸的停止,迫使高一刀本能地收回拳头,攥住脖子上的两支手,用尽毕生力量想要扯开它们,可是,那双魔爪的力量竟然出奇的大,虽然被自己拼命地扯松了一丝缝隙,却再也掰不开。

    被胡义打倒的二连战士缓过劲来了,其余的战士也从楼上赶下来了。连长躺在地上,被傻子搂住了腰,压住了腿,上半身被胡义那个恶魔压住,喉咙正被扼着,脸色青紫。全都惊呆了一下,然后立即一窝蜂冲过来,拳脚相加,撕扯拖拽,暴风骤雨。

    胡义和吴石头两个人,如同狂风巨浪中的两叶扁舟,被风浪冲击,在风浪中摇晃,随风浪颠簸。他们仍然都没撒手,但是,高一刀的咽喉却在风浪肆虐中,透进了救命的气息。

    罗富贵一直站在门口回廊里看着。起初,他看到小丫头倒下了,他茫茫然,手足无措;后来,他看到胡义魔障了,变成了恶鬼,肆虐二连,他庆幸,自己没有身处其中;后来,他看到恶鬼倒下了,他惊讶,原来他也是血肉之躯;后来,他看到傻子冲进去了,恶鬼重新站起来了,高一刀即将殒命了,他居然从心底冒出一丝快意;后来,他看到二连的人变成一团风暴,席卷那不肯放弃的两个九班人,一个亡命的恶鬼,一个执着的傻子,他就再也说不清楚感觉了。

    “姥姥的来就来吧”一声大喝的同时,一只熊也冲进了风浪中,十几个人,终于全堆在一起了。

    高一刀呼吸到空气了,但他却看不到光线,因为他被压在了最底层;胡义的手失去了想要攻击的目标,只能奋力撑着自己的躯体,因为有十几只手在扯着他,背上也不知道被多少人压着,他根本动不了,罗富贵有心要冲开人团,把胡义和傻子捞出来,但他纵有力量,也终于笨拙地跌倒在人海中,再也没爬起来

    马良和刘坚强在炮楼远处的位置警戒,炮楼里的响动听不清楚,他听到了有人似乎喊了声救命,然后里面变得有点嘈杂,这让他有点纳闷,不过并没多想,因为里面人多着呢,也没有枪声和爆炸,也许是有伪军幸存了喊的吧,班长让自己放哨,任务在身不能管闲事,有好奇心也得忍着,继续监视。

    直到远处的黑暗中,开始隐约晃动着几柱光线,他才警觉起来,敌人的增援来了,应该是车灯。可是扭头往炮楼方向一看,里面仍然有点嘈杂声,却不见一个人出来。二连在dǐng层肯定也该有观察哨吧,应该比外边的我看得更清楚,为什么还没反应

    “流鼻涕,你继续盯住了,我去通知班长”马良撂下话就跑向炮楼。

    匆匆跑进入口,马良就懵了,十几个人撕扯拉拽地纠缠成了一大堆,呼哧呼哧地全是喘息声,鼻青脸肿地搅合在一起,根本就没人理会他的到来。什么情况叠罗汉

    情况紧急,顾不得管这场面了,马良扯开嗓子大喊一声:“鬼子来了”

    这一声大喊终于惊醒了这群昏头昏脑的人,稀里哗啦地全都跳起来散开。高一刀终于见到了光线,正要挣扎出来指挥撤退,猛然间,那双挣脱束缚的魔抓再次出现在眼前,直奔咽喉。

    那双细狭的眼仍然麻木冰冷,仿佛无视一切地直视着自己,这一次有了准备,高一刀慌忙中攥住了对方的手,让两人形成僵持,然后愤怒地朝胡义吼道:“疯子杂碎敌人来了你有完没完”

    胡义的回应却淡然冰冷:“谁都不能走”

    全场人都愣住了,这不是疯了么

    “为什么”高一刀额暴青筋,咬牙切齿,已经准备好命令二连人当场毙了这个杂碎疯子了。

    “因为你们二连杀死了小丫头。”

    “什”高一刀惊了。

    全场都惊了,好像这座炮楼猛地就被冰封住了,寂静得可怕。

    虽然二连恨胡义,与九班不睦,也因此对小红缨多了一点隔阂,但是,小红缨依然是小红缨,依然是被独立团捧在手心里的大人物。这件事太大了,相当于捅破了独立团的天,二连扛不起,绝对扛不起,高一刀瞬间就傻了,二连战士全傻了,瞬间变成了一群僵尸,比麻木中的胡义更麻木。

    咚咚咚传来连续急促的楼梯踩踏声,打破了诡异的寂静,吸引了僵尸们的目光。

    一个娇小的身影,挎着两个鼓囊囊的帆布包,冲下楼梯后停住,一对羊角辫下,草草裹了几层纱布,一对贼溜溜的大眼,映着昏黄的灯光,朝着被施了定身术的胡义眨巴眨巴,然后在一群僵尸的目瞪口呆中,撒开小细腿就冲出了炮楼。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