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烽火逃兵 > 第64章 谁有资格

第64章 谁有资格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不用想都知道这句话是谁说的,苏青差点当场就被气炸了肺,此时此刻,当着友军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来,让苏青觉得丢了军人的骨气,也丢了独立团的脸面。冰寒着脸回过头:“九班现在是由我指挥,轮不到你说话”

    “九班的任务是保证你的安全,我有权力执行我的任务”胡义的回答波澜不惊。

    “你”苏青被胡义一时噎得说不出话来。

    王连长也是一愣,不禁多看了那人一眼,粗眉细眼古铜肤色,一身普通的八路军装居然让他穿出了一份挺拔感,看起来有气势有个性,似乎还带着一股莫名的阴寒。王连长心想,这也印证了一句话,不可以貌取人,这小子看起来有模有样,可惜胆子却是泥捏的。注视着胡义开口道:“呃,这位是”

    胡义也看向了王连长:“独立团九班班长胡义。”

    独立团九班王连长头回听到这么稀奇的番号,从这番号上分析,这个九班就是直属团部下辖了,数字居然还能排出个九来,你们独立团究竟是穷疯了,还是闲的蛋疼居然用一个最小的部队建制单独成军,这不扯淡呢,么王连长心里不仅对胡义,连对独立团的看法也降了一个档次。再说眼下这场战斗,自己的队伍就足矣,面前这个独立团九班,人没几个,连女人带孩子的,真要打起来那就都是累赘,巴不得他们少添乱呢。

    “呵呵,班长也是长革命分工不分高低,谁都有权力发表意见。我觉得胡义同志说得没错,战斗你们就不要参加了,找个安全的地方先躲一躲,我现在要去指挥战斗了。”王连长脸上一副笑呵呵,话说得不疼不痒,语气里却透着一丝轻蔑,随后转身就带着自己的队伍前往阵地。

    六个人还站在山坡下,谁都没动,因为苏青没动,她铁青着脸狠狠地盯着胡义,她为胡义给独立团带来的耻辱而愤怒。

    胡义没动,静静地直视苏青的愤怒目光,看得出这个女人处于爆发的边缘,所以胡义在等待风雨来临。

    小红缨、马良、罗富贵和刘坚强也都没动,他们站在几步远的一边,呆呆看着场中的两个主角,下午的气温不算太低,可是现在他们都觉得有点冷。

    一阵漫长的沉默后,终于开始从苏青的秀唇里传出第一句话。

    “你不配做班长你不配做独立团的战士你不配做八路军你甚至不配做一个中国人”

    “”

    “你只配做一个贪生怕死的逃兵你只配做一个没有人格尊严的逃兵你只配做一个没有灵魂的逃兵一辈子被人唾弃”

    “”

    “你为什么不说话还是你也懂得你没脸说话”

    “”

    “你是个混蛋你是个懦夫你是个流氓你是个败类你是个王八蛋你哪里还有脸”

    苏青的这番话让旁边的四个观众震惊了,他们并不知道苏青与胡义的事情,所以都被惊掉了下巴。这话说得也太狠了吧,虽然班长拒绝了参加友军的战斗,这事看起来确实很没面子,让四个人也想不通,可是这事也不至于让班长做不成中国人吧也不至于变成了流氓王八蛋吧苏干事可是政工干部,能骂到这个份上得有多大仇到底什么情况

    四位观众还在稀里糊涂的琢磨着滋味,胡义的声音淡
夫妻性爱小说吧
淡响起了。

    “我的故乡很冷,但是我喜欢我的故乡。为此,我的刺刀曾经折断在长城的方砖上,我的鲜血曾经流淌在长城的缝隙中,我没你那么高尚,不是为国家民族大义,只是因为长城那外面就是我生长的故乡,所以我舍不得离开长城,一旦离开,我怕再也见不到了她了,所以我愿意死在那,哪怕是死去了也要看着她。”

    “长城上的风很冷,比这里冷得多,可是我没死,但是失去了我的故乡,心却死了。那时候你在做什么是不是也和别人一样,扯起标语高举口号,悠闲地站在大街上,慷慨激昂大骂东北军是卖国贼,说我们是懦夫,朝我们吐口水可是你们有谁的心像我一样碎了么”

    “我战斗在中原,战斗在津浦路,我每时每刻都前行在弹雨硝烟里,身边每时每刻都有人在倒下,哀嚎,然后痛苦死去,我装作看不到。我不怕死在那里,因为我渴望复仇,为此我不介意损失一切,包括我自己的生命,也包括我身边的人。可是我没死,我身边的人却都死了,我再也看不到一个熟悉的面孔,一个都没有,除了孤独我什么都没再剩下,也什么都没有得到,复仇的心仅仅使我变成了一个陌生人,让我觉得我错了。”

    “那时候你在做什么是不是也和别人一样,忙着把一个微不足道的胜利夸耀成一次大捷,印成漂亮的传单撒遍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欢欣雀跃地庆祝着,早已忘记了战场上的血河。究竟是你更冷漠还是我更冷漠”

    话说到这里,胡义的指尖不由开始微微颤抖,语气也在不由自主地持续上扬。

    “没错,我是一个逃兵,可是我想知道,有谁敢站出来说他杀过的鬼子比我更多我这个逃兵有没有资格做一个中国人我想知道,凭我所失去的,为什么还要被人唾弃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有资格唾弃我”

    “什么人才有资格成为八路军”胡义激动地抬手一指秃山的方向:“那个指使新兵送死的王连长吗在你的眼里他那样的废物才有资格是不是”

    胡义的话不仅深深触动了四个观众,也第一次真正触动了苏青的心,她对胡义的恶劣态度纯粹是主观仇恨导致的,口不择言就发泄出来。当胡义这番发自肺腑的声音进入苏青心里后,苏青的情绪终于有了变动,但是心底暗藏的那份恨意在不停地告诉自己,不要听,他说的都是借口,不要听,他说的都是借口,他对我所做的就是值得被唾弃的却又找不到话语来反驳,总不能把这件事也放出来说罢

    等胡义说到这里,终于找到了一个反驳的机会。但是语气和表情却完全没有了最初的那股狠劲,反而带着一种狡辩的意味,她想要把焦点转移一下,重新掌握话语的主导权,结束这场由自己引发的尴尬境地。

    “你当逃兵的倒成了英雄,王连长要打鬼子的是废物。你还要不要脸了”

    “如果自不量力催着新兵去送死是英雄,那我宁愿不要这个脸”

    “你凭什么说他们是送死你有什么资格”

    “就凭我从长城打到江南”说完了这句话,胡义那逐渐激动的情绪猛地缓解了,刚才被苏青的恶语相向搅乱了心绪,所以有感而发地进入状态,可是一提到江南,终于想起来,好像,苏青还真是一个有资格唾弃自己的人她有资格。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